icon-close

這筆記內容的衝擊讓蕭羽幾乎有點不知所措。難怪這醫院裡會有這麼多的邪靈,感情這些人都是死在這研究當中的試驗品,莫怪乎有這麼大的怨氣。

拿活人做實驗?這沈君瑤的導師也未免太喪心病狂了吧!

不過,他究竟是在做什麼研究?而且就算是重症快死的病人,一般人也無法將他們弄進來做研究的啊?難道這個研究的背後有什麼逆天的背景不成?還有那個組織是什麼?他們為什麼要讓沈君瑤和她的導師做這樣的研究?

這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沒想到,自己誤打誤撞,竟然發現了這樣的一個秘密!

不知道這個沈君瑤最後怎麼樣了?是成功逃離了這裡?還是……被她導師拿去做了研究……

不過,這都已經不是蕭羽所能知曉的了!

「看來之前在那間辦公室里看到的稿紙,應該就是記錄實驗進行的過程。」蕭羽陷入了沉思——究竟是什麼樣的實驗,能夠將一個大活人變成一具乾屍!

心裡的疑問多不勝數,一下子也理不出個頭緒來,蕭羽揉了揉太陽穴,準備繼續調查。然而這時候,眼前的打火機忽然暗淡了下來。火苗已經萎縮了下去,光線相當的昏暗。

他想起打火機已經用了相當長的時間,可能馬上就要斷氣了,當即起身準備離去!

反正這裡的一切也都與他無關!

他舉著打火機準備離開,可就在穿過走廊準備原路返回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先前查看的第一間房有些不太對勁!

他停下腳步,借著手中的打火機朝裡面照,想看看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這不看還好,一看幾乎沒把他嚇死,只見房間里,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出現了一個」人」,一張猙獰的面孔正好探了出來,恰好出現在打火機的對面。

「what-sthefuck!」

看著這張乾枯的面容,以及那雙空洞洞的眼神,蕭羽一個踉蹌地癱坐到了地上,差點沒嚇出尿來,在這樣一間荒廢了幾十年的地下室里,突然看到一個張乾枯的臉探出來,普通人恐怕能當場被嚇死。

他一邊冒冷汗,一邊就奇怪,這是什麼東西?什麼時候出現的?從他剛才離開這房間到回來,前後也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這東西是什麼時候跑到這裡來的?

枯瘦的面孔突然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伸出乾枯的雙手便向著蕭羽抓來!

冷汗像瀑布一樣下來,雖然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事情,他的身體還是不由自主地做出了應對反應——他條件反射地退後了好幾步——轉身就要跑!

然而就在他起身準備跑的那一刻,卻發現身後的走廊入口,不知何時竟也站了一具乾屍,此時也正一臉獰笑地望著自己!

還有一個?!

蕭羽心中大駭——

這究竟是什麼鬼東西!竟然還會笑?!

自己先前明明每個房間都仔細查看過了?這兩個東西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乾屍?

這兩個傢伙難道是實驗的犧牲者?可是死者不是應該會變成邪靈的嗎? 仙魔同修 這兩個傢伙怎麼……

心中雖然慌亂,但蕭羽卻並未到達六神無主的境界,他抄起地上的一塊板磚便朝著一具乾屍丟去,可是就在板磚砸向一具乾屍的時候,這乾屍竟然詭異般地伸出右手,一把將這板磚給接住了!

「這傢伙竟然還會接東西!」

蕭羽見狀,臉色一變。

他曾在二叔公的筆記中看到過有關屍體的記錄,知道最常見的屍體分別分為乾屍、靈屍與殭屍!其中靈屍擁有五感或靈智,也就是有智慧!普通的殭屍雖然沒有智慧,但五感卻是存在,可乾屍卻不這樣!因為它們的身體早已乾枯,許多器官已經萎縮敗壞,根本不可能擁有五感,更別說意識了!

可是眼前的這具乾屍竟然會接東西!

「這到底是什麼!」蕭羽怔了怔,忽然想到了什麼——難道這兩個傢伙竟是從外面的那口棺材里爬出來的不成!

就在這時,四周忽然陷入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這裡一點光線也沒有,是屬於絕對的黑暗,頓時蕭羽心就揪了起來,也不顧燙得要命的打火機頭,忙甩了幾下就再去打火。

然而打了搖,搖了繼續打,這東西就是不爭氣,怎麼搖也打不起來,只看到火星四濺,在絕對黑暗的地下室分外的耀眼,他意識到可能沒氣了。

不會這麼背吧!

蕭羽心中暗暗叫苦!看著周遭漆黑的一片,極度不祥的預感涌了上來。他摸黑著向後退去,突然就聽到前方「嘿嘿」了一聲,好像有一個人在笑。

來了?!

正驚恐之際,又聽到身後「嘿嘿」地冷笑聲!

蕭羽的心一下子就涼了,難道還有一隻,這走廊極窄,而且只有一個出口,如今自己前後左右都可能出現了乾屍,而這背後的笑聲如此的貼近,彷彿就在他耳邊一邊,他本能地轉過頭去,身後依舊是黑漆漆,根本看不到什麼!

這一回頭,什麼也沒看見,卻感覺到一個乾枯油膩的東西緊貼著自己的面頰。

「what-sthefuck!」

心知這乾枯油膩的東西極可能就是那乾屍的身體,蕭羽心中一陣噁心,一個踉蹌地跌倒在了地上!

這時候,那詭異的笑聲又響了一聲,聽著感覺有什麼東西朝自己過來了。蕭羽馬上又退後了幾步,」哐當」一下就撞到一張寫字檯上,在安靜的房間里聽起來像打雷一樣,把他自己嚇得一身冷汗。

看來自己是退到了一個房間里了!

他急忙站穩身子,再聽那聲音就沒了。蕭羽越來越緊張,那不是普通的緊張,不知道為什麼,他的渾身竟然開始發起抖來,好像是潛意識已經預感到要發生什麼極端可怕的事情,接著,突然他就感覺到后脖子發癢,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他的腦後垂了下來。

這裡面還有一隻!!

正當蕭羽準備大叫之際,忽然一隻柔軟的手掌附上了他的嘴巴,硬生生地止住了他的吶喊!

「不要亂動!屏住呼吸!」< 這聲音對他而言就恍若是天籟之聲!

能說話,說明對方是人!

此時的蕭羽已經顧不上房間內怎麼會突然出現了一個人,隨即緊抱住了對方的身體,這種感覺,就好似溺水中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你幹什麼呢?還不快給我放手!」耳邊傳來憤怒的聲音,隨即一個清脆的巴掌狠狠地扇向了蕭羽的面頰。

而這一巴掌,也讓蕭羽徹底地回過神來,隱約間可見一張嬌怒的容顏,蕭羽愣了愣,只好悻悻地放開了懷中的嬌軀。

想不到女孩子的身上這麼香,還有這手感……

就在蕭羽回味起剛才的感覺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挪動聲。

「你在幹什麼?還不快屏住呼吸?」耳邊傳來少女焦急的聲音,蕭羽愣了愣,當即按照對方的話屏住了呼吸!

做完這一切后,蕭羽剛準備說話,誰知對方的手指就按在了他的嘴唇上,示意他不要出聲。

正當蕭羽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房間里忽然就亮了——原來是那人已經打開了手機的電筒功能!

「天啊!」

在手機燈光的照射下,蕭羽看到,已經有兩具乾屍走進了這間辦公室,有一具乾屍距離他已不到一米的距離,此時它正低著頭,四處嗅了嗅,似乎在找尋什麼!

「這具乾屍竟有嗅覺!」

蕭羽的臉色瞬間變了!!

這傢伙怎麼還會學殭屍嗅人氣?

就在蕭羽詫異之際,一旁的少女對他做了一個手勢,隨後便躡手躡腳地朝著外面走去。蕭羽見狀,也學著她的模樣,悄悄地溜了出去。

眼前的情況,已經讓蕭羽明白過來,這幾具乾屍雖然不具有五感,但似乎能感應到人氣——否則兩人屏住呼吸地從它的身邊走過的時候,對方也不會毫無所覺。

兩人躡手躡腳地走出辦公室,隨後避開了走廊上的另一具乾屍,蕭羽緊懸的心,方才松下。他看了一眼同樣鬆了口氣的少女,正欲開口,卻見對方的臉色瞬間一變。

蕭羽先是一愣,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可順著她的目光望去,表情同時也是一呆——因為原來石棺槨的蓋子,竟然被人挪開了一條縫。

石棺怎麼開了?難道這三具乾屍真的是從這裡爬出來的?可是這麼小的一個縫,這三個傢伙怎麼……

「不好!快跑!」

就在這時,察覺不對勁的少女一把拉過蕭羽的手臂,便撒腿朝著黑暗的通道跑去。

蕭羽不明白,為什麼對方的反應會這麼大?不過此地確實透露著太多的詭異。他也不想多做停留,也跟在她的身後一陣猛跑!

也不知道究竟跑了多久,眼見前方隱約可見到一絲亮光,兩人方停下來緩了口氣!

也就在這時,蕭羽才有了開口說話的機會:「你是誰?你什麼時候進到這裡面來的?」可話剛出口,蕭羽整個人就呆住了!

因為他看清了對方的相貌!

這是一個十分美麗少女,她的皮膚白皙,面容秀美,臉部輪廓分明的線條,秀麗的五官,有著一張令人為之窒息的容顏。

她的身上穿著一件青黑色斜襟長衣、縐褶花裙,領邊、袖口、圍腰都以五色絲線鑲竹,在這昏暗的光線下,給人一種異常的視覺衝擊!

「我倒想問你?你怎麼會跑到這裡面來的?」少女瞥了一眼,沒好氣地說道:「這裡可不是你們這種普通人可以進來的地方!」

「我是受院方託付,前來除靈的!」蕭羽隨後將自己的目的告訴了對方!

「胡鬧!」聽完蕭羽的敘述之後,少女忍不住怒斥道:「憑你這樣三腳貓的本事竟然也想學人來除靈,真是不知好歹!」她望了一眼蕭羽,眼中充斥著怒火:「而且還敢冒充我們道家之人,道家的名聲就是被你這種人給敗壞的!」

「啥?」

聽到這話,蕭羽滿臉的鬱悶——他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生氣,更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對自己一頓臭罵!

等一下?我們道家?

蕭羽詫異地看著眼前這個滿臉氣憤的美少女,心中啞然——難道這個少女是道家的女道士?

可是看起來不像啊?

而且……有這麼漂亮的女道士嗎?

「這裡不是你能夠處理的!趕快離開吧!」過了片刻,少女心中的怒火稍微舒緩了一些,對蕭羽道:「不過如果你下次還敢頂著道家的名號四處招搖撞騙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說完,她便起身走了出去!

「額——什麼跟什麼嗎?」無奈苦笑的蕭羽,也跟在她的身後走了出去。

※※※※※※※※※※※※※※※※※※※※※※※※※※※

「你在找什麼?」

回到四樓的少女看了一眼四處張望的蕭羽,忍不住開口道。

「我在找我的同伴!」蕭羽露出一絲疑惑:「我讓他們在這裡等我!」

「我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什麼人!」少女瞥了一眼蕭羽,淡淡說到:「你的同伴可能先離開了吧!」

「可惡,小胖這傢伙……」蕭羽心中鬱悶,他並不懷疑對方的話,這個少女應該是在自己之後才進入通道的,畢竟之前這柜子是上了鎖的,最主要的是,對方根本沒有騙自己的理由!

「對了!那裡面的幾具乾屍是怎麼回事,它們怎麼會和殭屍一樣能感受到人的生氣?」這時,蕭羽問向身旁的少女:「不是說,乾屍是沒有靈識與五感的嗎?」

「你知道的不少嘛?」少女看了一眼蕭羽,露出了一絲訝異,但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如果是一般的乾屍,自然不具有五感,可若是妖屍,那麼就不一樣了!」

「妖屍?」蕭羽露出了一絲意外。

「所謂妖屍,是指那些因為妖物作祟而死之人化成的屍體,因為這些屍體的身體,蘊含了妖物的妖力,死後靈魂未散者,自然就會變成妖屍!」她頓了頓,繼續道:「妖屍因為擁有妖物的妖力,要比一般的殭屍要厲害,所以它們能感覺到生人的氣息自然也不奇怪!」

「比殭屍還要厲害?」蕭羽驚道——他記得二叔公的筆記中說過,殭屍都是極其厲害的。

少女道:「只是比普通的黑毛殭屍要厲害,雖然有三隻,但我卻並不放在眼裡!」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把他們解決了……」

少女嘆了口氣,回身看了一眼身後那幽暗的通道,臉上露出一絲心悸:「問題是那口黑色的古棺!不知為何,給我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如果我猜測的不錯的話,那具古棺極有可能與冥界有關?內中必然存在著極其可怕的妖魔!」

與冥界有關?

蕭羽心中一凜——難道這個世界真的有冥界?!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