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時,一道清冷的喝聲傳來。

眾人回頭,林晨也望了過去。

整個世界都明亮了。

楚然,一襲黑色晚禮服,襯托的本就修長的身材更加婀娜。

脖子上一串珍珠項鏈,愈發映襯的小臉光彩照人。

一片狂吞口水的聲音中,楚然來到林晨跟前。

神態有些扭捏。

「林晨,一會兒跟我出去一趟。」 離開沈家后,蕭何直接去了謝家!

到那裏,一個人都沒有看到!

因為,謝家的人都去醫院了!

病房裏,韓爽正在做手術,韓棟着急的等候在外面!

離他不遠,五步一崗,十步一哨!

都是謝家護衛里高手之中的高手,每一個都能以一敵十!

韓棟知道蕭何厲害,如今已經開始對蕭何和沈家展開報復,他自然擔心蕭何來找他算賬,護衛才會帶這麼多!

婚禮上讓蕭何偷襲得逞的一幕,那是絕對不能在發生了!

沒多久,病房大門打開,主治醫生走了出來,韓棟立刻上前詢問:「醫生,我兒子的病怎麼樣了?」

醫生滿頭大汗,對韓棟道:「謝先生,令公子的病,很嚴重!」

「他的四肢,粉碎性骨折,這需要極長時間來療養!」

「可能,五年之內,他都要在輪椅上渡過!」

韓棟聽完這番話,頓時感覺像是塌了天!

他兒子的病,竟然如此嚴重,五年之內,都只能在輪椅上渡過!

他立刻怒吼了起來:「蕭何,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你!」

他衝進病房,韓爽躺在床上,渾身都是繃帶,像是一個木乃伊!

看到韓棟,他立刻痛苦的詢問:「爸爸,我的傷,是不是好不了了?」

韓棟立刻安慰他:「胡說八道什麼?就一點小傷而已,怎麼可能會好不了?」

「再說了,我們謝家有的是錢!國內治不好,我們就去國外!」

「總之,爸爸一定不會讓你殘廢的!」

韓爽「哇」的一聲就哭了:「爸爸,你要給我報仇,弄死蕭何,弄死沈家!」

韓棟冷笑道:「兒子,你放心,蕭何不是龍王了,想弄死他的人多得很!」

「曾經他靠龍王的權勢,從我們七省聯盟手裏,強行收購走了中鐵商貿新城,現在,我們七省聯盟,會讓他連本帶利吐出來!」

「只是,這還需要一點時間!不過,你放心,你現在承受的痛苦,蕭何一定會百倍償還給你!」

韓爽聽了這番話,高興的點了點頭!

蕭何雖然不是龍王了,餘威尚在!

所以對他動手,不能太激烈!

要一點一點的來!

蕭何得罪那麼多大人物,他們會先動手的,謝家只需跟在後面,搖旗吶喊,等到蕭何一無所有的時候,再將蕭何抓來,活活折磨而死,報韓爽被他打傷之仇!

韓棟的眼睛裏,都是兇狠之色!

謝家能成千億家族,肯定曾經做了不知多少違法的事情!

只是他們現在低調了,別人就把他們當成沒牙的老虎了嗎?

那簡直太搞笑了!有這種想法的人,必然會死的凄慘無比!

「沈溫婉……那個賤人,我現在就要找她算賬!還有沈家,現在就要他們付出代價!」韓爽突然又怒吼了起來!

韓棟冷冷一笑:「兒子,你放心,我已經派人去打壓沈家了,一天之內,就會讓沈家破產,至於沈溫婉……楊殿峰那裏應該要有消息傳過來了!」

他這話剛說完,手機鈴聲就響了!

拿出來一看,果然是楊殿峰打過來的!

「謝家主,沈溫婉和沈修已經落到我們的手裏……」楊殿峰在那邊興奮道!

「好好……」韓棟連說了七八個好字!韓爽這時又掙扎吼道:「爸爸,我要去秋菊山莊,我要折磨死那個賤人!」

韓棟點了點頭,立刻就安排人護送他和韓爽前往了秋菊山莊!

好不容易,蕭何打聽到,謝家在醫院,他趕來的時候,謝家已經走了……

這次去哪裏?他就沒打聽出來了!

沒有辦法,他只能打電話找薛神醫求助!

薛神醫另外一個身份,是地下情報網絡的頭子,綽號神難擋,專門販賣情報掙錢!

他一定知道謝家現在到底去了哪裏!

「喲!蕭龍王怎麼有空打我電話?」然而,電話才剛接通,蕭何就聽到,那邊傳來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

他現在已經不是龍王了,薛神醫卻繼續喊他龍王,這樣喊就算了,前面還加一個姓,他是生怕蕭何不知道,他是在譏諷蕭何嗎?

「神難擋!我要知道謝家現在去了哪裏!」蕭何沒有跟他計較,直接詢問!

「我哪知道啊!」薛神醫冷笑道:「我又不是你的保姆,幹嘛為你服務?你以後要是沒事,就別在打我電話!」

嘟嘟……

薛神醫直接掛斷!

電話那頭,他心裏在冷笑:「還他瑪以為你是龍王?竟然還想命令老子?你真的是活膩了!」

「現在不知有多少大人物想讓你死!還想讓老子幫你?這不是連累老子嗎?」

拿着手機的蕭何,眉頭緊皺了起來!

他不是龍王了,連薛神醫都不給他面子了嗎?

真把他現在當成了沒有爪牙的獅子?

「很好,非常的好,薛神醫,我記住你了!」蕭何冷笑!

找不到謝家,只能先回沈家!

然而剛到門口,他就聽到裏面傳出一陣吵鬧的聲音!

原來,在謝家的打壓下,沈家已經破產!

沈向軍,沈明,沈龍……這些人,全都衝到沈溫婉家裏來大吵大鬧!

因為他們覺得,是沈溫婉,蕭何連累了他們!

「發生什麼事情了?」蕭何走了進來!

沈向軍一群人看到他,立刻就撲了上來!沈向軍手裏拿着龍頭拐杖,直接砸在蕭何的頭上,不過被蕭何擋住了!

蕭何面色冰冷:「想幹什麼?」

「你這廢物,你還敢擋?因為你,沈家的公司,全都破產了!我們背上了好幾億的債……你說我們該怎麼辦?」

「你這廢物,沈家養你這麼久,你不知道報答也就算了,還把沈家坑害成這樣……你真的該死!」

沈家一群人都沖了上來,對着蕭何怒罵!

蕭何臉上一點神情變化都沒有,因為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他冷聲對沈家眾人道:「放心好了,我會解決這件事情的!」

宋藍芝聽了這話,立刻也沖了上來憤怒的咆哮:「解決?你怎麼解決?我兒子女兒都被抓走了,在秋菊山莊,讓你拿三十五億去,不然就殺人!」

「什麼?」

轟隆!

蕭何腳底瓷磚直接碎裂!

他怒不可遏:「溫婉被綁架了?這些王八蛋,真的是活膩了!」

他轉身離開沈家,看着被他踩碎的瓷磚,沈家眾人都陷入恐懼之中!

着筆中文網 此為替換章,此為替換章,此為替換章。

晚點進行章節替換哦。

……

金潛眼睜睜看著莫見山與言箏消失在他眼前,他卻被這位鬼兄給攔了下來……

內心慌的一批,命運的大鎚終於還是要對他這個柔弱可憐的美男子下手了嗎?

不是,剛剛明明是莫道友先來的,與這鬼物說得話更多些,而他就是旁邊一安安分分的苟友,為什麼被攔住的反而是他?!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很快,鬼物就回答了他內心的吶喊,「我聞到你身上有納魂珠的味道,你身上帶有納魂珠,是也不是?」

金潛滿頭小問號,什麼納魂珠不納魂珠的?他聽都沒聽過啊。

他搖搖頭,有些緊張的道:「沒……沒有啊,我不知道什麼是納魂珠。」

鬼物眉頭一皺,沒有?

他這種魂體對納魂珠的感知是最強的,這男修身上明明就有極重的納魂珠的味道,且這納魂珠品質還不低,怎麼會沒有呢?

莫非這男修以為他會白拿他的納魂珠?所以就騙他說沒有?

鬼物這麼想著,便有些生氣了,他是那種會佔別人便宜的鬼嗎?

「不可能,我明明聞到你身上有納魂珠的味道,我不白拿你的東西,到時我會拿我身上最珍貴的東西與你作為交換,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那個講故事的白衣男修,我從不白拿別人的東西,況且我這只是短暫的借用一下。」鬼物對這個在質疑他鬼品的人,有些無語的解釋道。

金潛:「……」

他不是這個意思啊,他是真的不知道什麼是納魂珠,他也沒有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