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時候,前方的夏逸風突然停下,招手讓大家上前。

「這兒有一具屍體,已經被封在冰塊里。」

于飛和五女刨開地上的積雪,果然看到一具屍體被凍結在冰塊里。

于飛催動玄冰九裂,原地的冰塊迅速融化,寒氣直接被于飛吸入體內,煉化為了玄冰之氣。

屍體很快露了出來,那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修,脖子上有一條傷痕,那邊是致命的一擊。

金燕看到那傷痕,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脫口道:「這是天刀門的天羅刀法,此人應該是死在天刀門的高手刀下。」

齊曼雪道:「以此推斷,絕刀陸天德有可能在這島上,也有可能已闖入傳送陣,進入其他區域。」

夏新竹道:「這屍體被冰封完整,不好判斷死亡時間,只能從結冰程度推斷,估計應該已經有一段日子。」

秋雨道:「這是島嶼外圍,接近邊緣區域,應該是剛上島就被人殺死,算起來差不多已經有三個月。」

于飛讓大家仔細看了看屍體的面容,結果誰也不認識,估計有可能是散修,生前修為不高,成為了別人的刀下亡魂。

繼續前進,七人頂著風雪,受氣流阻礙,速度並不快。

在這寒冰島上,暴風雪肆掠,視線嚴重受阻,即便修士可以飛行,也會受氣流影響,根本快不起來。

前行三里,一座冰山橫在眼前,高不過三百米,長度也僅僅兩公里,就像一條冰龍躺在地上,阻斷了七人的前進。

于飛吩咐大家暫時停止前進,這島上暴風雪太大,五女雖然運功禦寒,卻也凍得小臉蒼白,讓他頗為不忍。

「稍後我們就在這裡開鑿一個冰洞,大家先適應一下環境,不必急於前行。」

五女歡呼一聲,主動承擔起了開鑿冰洞的任務。

夏逸風準備卻尋找食物,卻被于飛叫住。

「不急,先把冰洞弄好,稍後我去找食物,免得你去走彎路。」

于飛的神秘無人可以揣測,夏逸風見於飛這樣說,便也不再堅持。

堅冰如鐵,五女興沖沖的找了一個避風處,開始了開鑿冰洞,誰想才幹了一會,就一個個抱怨四起。

「這冰塊比鐵還硬,把我手都弄痛了。」

于飛含笑上前,將五女召集到跟前,讓她們仔細觀看。

隨後,于飛走到避風處坐下,就在那裡修鍊起來,地下的堅冰迅速霧化,變成了玄寒之氣湧入于飛體內。

僅僅三分鐘,一個高約五米,深達四米的冰洞就出現在了五女面前。

秋雨罵道:「這傢伙就不是人,我們不要和他比,那會被他活活氣死。」

夏新竹、金燕、丹影虹都一臉驚訝,唯有齊曼雪相對平靜。

于飛靜坐不動,身體卻在緩緩下沉。

這座小冰山附近的冰層很厚,足足有二十餘米。

于飛就像是一個火爐子,不斷的融化冰雪,數不盡的玄寒之氣進入于飛體內,淬鍊著他的冰玉神脈,提升他體內的玄冰真元容量,讓他的實力在緩慢上升。

五分鐘后,于飛出現在了五女身邊,笑道:「你們就在這裡修鍊,適應一下寒冷的環境,我去附近走動一下,順便找點食物回來。」

五女乖乖聽話,這冰天雪地沒什麼好玩的,只能運功禦寒。

島上靈氣不弱,蘊含著明顯的寒冰屬性。

于飛登上小冰山的山頂,眺望著四周,這兒距離海邊不足四公里,距離島嶼中心方向的那座冰山,至少還有數十公里。

依照歸魂島與火焰島的布局來分析,後方那座巨大的冰山應該就是第一防線,冰山之外都屬於外部區域,面積差不多佔了整個島嶼的二分之一。

這些都是于飛的推測,準確與否還需要進一步求證。

觀望了片刻,于飛邁步而出,凌空虛度,腳下湧現出一條白色的冰霧,自動凝聚成了一條冰路。

這是『意動天地』的一種運用,結合玄冰九裂,于飛可以輕鬆駕馭寒冰之力,完成一些小把戲。

于飛溝通島上的玄冰之氣,對附近區域展開了地毯式搜尋,意念深入冰層之下,仔細搜尋地面或是泥土中存在的一些東西。

很快,于飛感應到了靈藥的氣息,這讓他很是意外,這冰天雪地之中,還有靈藥不成?

于飛搜尋的範圍是方圓百里,從近海邊緣地帶開始,不想放過任何一寸區域。

很快,于飛發現了九具屍體,分佈在不同位置,也感應到了獸類的氣息。

冰層之下,確實生活著少數耐寒的動物,體型有大有小,很多於飛都不認識,畢竟這是上古洪荒之地,許多早已絕種的生物都能在這裡見到它們昔日的蹤影。 各有各的傷心事。。。。。。。。。。。

站在卧鋪車間的門口,我並沒有立即走進去。

我轉身重新走到了車廂接軌處,重新點了一根煙,一邊看著車窗外面飛逝的景色,一邊悶頭抽著。

這時候,我心裡的疑問很多。

我首先想到的事情就是,烏老三和黑月兒為什麼要加入到我們的隊伍中來。

按照烏老三的說法,黑月兒身上背負著殺夫之仇,精神業已不是很正常,所以,她原本是不應該出現在隊伍中的,但是現在她既然出現了,那就必然有著非常巨大的原因,或者說是有著巨大的誘惑,她才會加入進來的。

而這個原因又是什麼呢?這個時候,她為什麼不抓緊時間去為自己的丈夫報仇,反而跑來趟這種渾水呢?

我心裡不是很能想明白這個事情原因,而且,與此同時,我突然意識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這個問題,從一開始的時候,我就有些忽略了,現在由於黑月兒的事情,我才想起來。

我就想到是,這一行考古隊的十個人,每個人應該都是有著非常特別的原因,所以才會加入隊伍的,不是情非得已,正常人是萬萬不會來趟這種沒頭沒腦的渾水的。

我抽著煙,在心裡大約梳理了一下,大約弄明白了幾個人的情況。

首先,我和二子不用多說了,我是為了給姥爺治病,而二子多半也是為了這個原因。

其次是那兩個牛鼻子道士,估計他們是真心為了錢,所以才會加入進來的。

再其次就是泰岳、張三公、婁晗、周近人四個,表面上看,應該也都是為了錢才加入進來的。那個泰岳的身份有些可疑,估計他之所以加入進來,不是他的本意,他可能是大掌柜那幫人請來的高手保鏢。

最後剩下的,就是黑月兒和烏老三兩個人了。

據二子說,他們兩個是嚮導,加入進來的時候,只交了一半的定金,不過,事成之後,酬勞還是全額照付的,畢竟人家是來給咱們引路的,所以,對他們要厚道一點。

烏老三和黑月兒這兩個人。現在想來,確實是有些可疑,但是具體可疑在哪裡,我又不是很能說清楚。我只是覺得他們兩個人應該不是那種會因為錢而折腰的人,我猜他們之所以加入隊伍,絕對有著更深層次的原因。

「吆喝,在這兒呢?想什麼呢?這麼深沉的樣子?」

就在我正在皺眉沉思的時候,突然身後傳來了一個粗聲粗氣的聲音。

聽到那個聲音,我轉身看了一下,這才發現說話的人是二子。二子這時候並不是自己一個人,身後還站著一個人。

我看了看他身後的那個人,發現正是那個長著小鬍子,眼神遊離不定,有些神經質的野外生存專家婁晗,不覺微笑了一下,掏出煙盒,給他們一人遞了一根煙。

「來,給隊長點上,」二子夾著煙,湊到我的煙頭上點了,婁晗卻是夾著煙,在鼻子前嗅了嗅道:「我不抽煙。」說完,把整根煙都塞到了車廂接軌抽煙處的煙灰缸裡面去了。

我看了看婁晗,知道這種時刻想著逃命的人,不會接受慢性自殺的毒藥侵害,心裡表示理解,於是也沒在意他的舉動,只是微笑了一下,問他們道:「你們怎麼不睡覺?」

「悶,」二子聽到我的話,很鬱悶地笑了一下道:「你也知道跟我一個卧鋪間的那哥們,整一個啞巴,這可不把我憋壞了?」二子說著話,似笑非笑地眯眼看著我低聲問道:「喂,怎麼樣?你跟那個女人搞得如何了?怎麼你也跑出來了?是不是吃不消她?」

「沒有,她睡著了,我出來透透氣,」我看著二子說道,同時注意到二子提起那個黑月兒的時候,旁邊一直默不作聲的婁晗眼神里突然飄過了一絲很難為人察覺的光芒。

「睡著了不是正好嗎?嘿嘿,你小子不會偷偷咸豬手摸摸嗎?哈哈。」二子有些粗俗地滿臉壞笑著問道。

我聽到他的話,訕笑了一下,再次對婁晗投以抱歉的眼神,這才對二子道:「先別開玩笑了,我有正事要和你說。」

「什麼事情,你說,」二子聽到我的話,正色道。

「恩,我覺得我們現在必須要先弄清楚一件事情,」我看著二子,沉吟了一下,繼續道:「咱們這次所做的事情,可不是旅遊看風景,說不準會遇到什麼危險,所以,就算是有著巨大的利益誘惑,但是,最後之所以會咬牙加入進來的,必然也都是有些更為深層次的原因的。我們現在最好能夠把這些深層次的原因弄清楚點,不然的話,說不定以後會因此出事的。」

聽到我的話,二子和那個婁晗都是滿心贊成地點了點頭。

婁晗皺了皺眉頭道:「你說得很對,不過我覺得對於我來說,倒是沒什麼太深的原因,我天生就喜歡探險,我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夠環遊世界,走遍地球,所以,我需要錢。這次的行動,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這些年,我已經累積了一些錢了,只要這次能夠成功,我就可以去環遊世界了,這就是我之所以加入這個隊伍的原因。你們應該知道,我是個天生的冒險家,我喜歡自然,喜歡與最真實的世界接觸。」

聽到婁晗的話,我點了點頭道:「你說得很對,我倒是真沒懷疑過你的動機。」我說著話,對婁晗微笑一下道:「對了,你怎麼不睡覺,也跑出來了?」

「你知道我的職業習慣的,我是出來檢查消防設施是否齊全的,」婁晗說著話,對我報以無奈的微笑,接著問道:「你們準備怎麼去弄清楚那些深層次的原因?有沒有我能幫上忙的?」

見到婁晗這麼熱心,二子不覺皺眉,抽了一口煙道:「這個事情,你倒是真能幫上一點忙的,你只說說隊裡面你比較熟悉的人,說說他們是為什麼加入進來的吧。」

聽到二子的話,婁晗皺了皺眉頭道:「隊伍裡面,我比較熟悉的,就是泰岳和張三公,還有周教授。泰岳據說是因為要籌錢娶媳婦,所以才加入進來的。張三公據說是因為小孫子得了重病,需要出國治療,所以才一把年紀還鋌而走險的。至於周教授嘛,他和我住一個卧鋪間的,剛才我也和他聊了一下,知道他是想要藉機去那邊考察地質結構,所以才加入進來的。他說他很會鑒別寶石,我估計他是想藉機大撈一筆。」

聽到婁晗的話,二子點了點頭,道:「都還算是靠譜的,這三個人本來也沒什麼好懷疑的,我覺得最值得懷疑的,應該是那兩個牛鼻子,不知道他們是為啥才加入這個隊伍的。要說是為了錢吧,他們是世外高人,應該不會為了錢折腰才對的。」

「誰說出家人就不需要錢了?」這時候,靠近我們這邊的卧鋪間的房門打開了,周近人一邊往外走,一邊點煙道:「他們兩個人,身世也都是很凄慘的。先說那個趙天棟吧,他的師父原來是茅山腳下的一家道觀的主持,結果破四舊的時候,被活活整死了,道觀也被扒了,什麼都沒了。所以,他就一直想要籌錢重建道觀,同時也想把他師父好好再葬一下,所以他才會加入這個隊伍的。說起來,他也是被逼無奈的。至於那個吳良才吧,是被他們師門驅逐出來的叛徒。表面上是叛徒,其實是因為爭奪掌門位置的時候失利,所以他想要籌錢自己開山立派,爭一口氣,所以他才會加入我們的。」

周近人說著話,彈了彈煙灰,看著我們道:「其實,這就叫大觀園裡面哭姥姥,各有各的傷心事。咱們這個隊伍裡面啊,估計每個人心裡都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傷心事,所以,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問得太清楚的好,不然的話,反而會激起他們的不滿。」

聽到周近人的話,我們不覺都是點了點頭。

二子訕笑了一下道:「周教授,您老不會也有傷心事吧?」

「嘿嘿,怎麼會沒有呢?你知道我為啥要加入這個隊伍嗎?」周近人說這話,有意無意地看了看婁晗。

婁晗接觸到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地訕笑一下道:「剛才我是胡亂猜測的,你別生氣。」

「呵呵,沒事,其實你說對了一半,我確實是想藉機去那邊做一做地質考察的,」周近人說著話,走到接軌的窗戶邊,對著外面抽著煙,身影有些微微顫抖地繼續道:「另外一半的原因是因為我最心愛的人在那邊,我一直想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也留在那邊,永遠陪著她。」

聽到周近人的話,我們不覺都是一愣,半天沒反應過來,最後還是二子有些悶聲道:「沒想到教授您是性情中人,不知道貴夫人是怎麼回事,怎麼居然留在那個地方了?」

「她其實不是我的夫人,」周近人說著話,抹了抹淚眼,接著才轉身紅著眼睛,看著我們道:「大學時候,同一個班的女孩子,我們情投意合,準備畢業就結婚的,但是後來一次考古調查,她不小心滑到懸崖下面去了。這麼多年,連屍體都沒找到過。自從出了這個事情,我總是沒事就往那邊跑,而且總是去干那些危險的事情。越危險的考察,我越願意去,說白了,我這麼做,其實並不是真的要考察什麼,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夠因此也留在那裡,這樣我就可以陪著她了。只可惜,我的命實在太硬了,這麼多年了,一直都沒死,嘿嘿,有時候,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啊,哎——」周近人說著話,滿心傷感地嘆了一口氣,接著擰滅了煙頭,轉身回去車廂了,而我和二子等人,則是面面相覷地互相對望了大半天都沒能說出話來。 (二更送上,求訂閱支持,求推薦票支持。)

于飛沒有在方圓百里之內發現其他修士的氣息,這是特指活著的修士。

就于飛推斷,不管是三個月前上島的修士,還是二十多天前上島的修士,此刻應該都已經離開了這外圍區域,前往島嶼中心區域。

故而在這外圍區域找不到其他修士,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于飛花費了一點時間,將九具屍體逐一弄出來查看,其中女修有兩位,全都是姿色中上的年輕美貌女人。

這個結果有些意外,女修一向是眾人爭搶的資源,怎會被人殺死在此?

于飛細想原因,覺得這島上過於寒冷,讓人很難產生,所以女修在這島上的待遇,遠不如火焰島那麼受人吸引。

九具屍體于飛一個也不認識,但有些感覺頗為面熟,應該是當初進入葬龍絕地時,有過一面之緣,但卻沒有太大印象而已。

于飛在雪地中前行,腳下冰路自動延伸,把他送到指定區域。

此刻,于飛在尋找食物,他在一處冰層較厚的地方,發現了一頭沉睡的巨獸。

這是方圓百里之內唯一的一頭巨獸,沉睡點位於一處深谷之中,那兒結冰特別厚,足足有三十餘米。

巨獸就睡在冰層之下,像是在冬眠,體型差不多六米長,但于飛卻感受到了它身上的冰寒銳氣。

于飛全身冰霧繚繞,不斷的融化冰雪,吸取玄冰之氣,讓地面的堅冰迅速下降,很快就露出了泥土。

冰層下,有少許耐寒植物。點綴著這個世界。

于飛直接融化了巨獸上方的堅冰,露出了它的身體。

那一刻,巨獸驚醒,全身長滿雪白的絨毛,那是為了抵抗寒氣。

巨獸咆哮一聲,抖動著身上的碎冰,鼻子里冒出兩道白霧,張口朝著于飛吐出一道寒冰之氣,瞬間化為一道冰錐。直射于飛的胸腹處。

面對新事物,于飛並沒有急於下殺手,而是閃身避讓,想了解一下寒冰島上巨獸的實力。

火焰島上的巨獸可以駕馭烈火攻擊,寒冰島上的巨獸自然就能駕馭寒冰之氣。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于飛並不在意,近身展開進攻,輕柔的掌力拍打在巨獸身上,感覺有明顯的反彈之力,還透著一股冰寒銳氣。

被于飛調戲,巨獸顯得很生氣,尾巴猛然一甩。萬斤巨力撞擊在於飛身上,試圖直接擊碎于飛的身體。

誰想于飛一把抓住巨獸的尾巴,直接把它甩了出去,狠狠砸在堅冰只是。口中發出了刺耳的怒吼聲。

淡然一笑,于飛不慌不忙的脫下衣褲,放入百花爭春圖內。

隨後于飛一閃而至,洞穿了巨獸的腹部。鑽入了它的體內。

那一刻,于飛氣海穴內的萬獸精元珠自動運行。但卻並沒有吞噬巨獸的生命力,而是從它體內找出了一粒食指般大小的冰晶。

同時,巨獸的血液對於飛也沒有什麼明顯的淬鍊效果,萬獸精元珠在意的只是巨獸體內的那顆冰晶,直接將其融入了于飛的一處穴道之內。

這是于飛融入體內的第二道冰晶,就像是蛋黃一樣,位於生命精元組成的蛋殼之中,那生命之火就像是蛋清,包裹著蛋黃一般的冰晶,三位一體,渾然天成。

于飛鑽出巨獸體外,洗盡身上獸血,自語道:「這一次簡單多了,用不住沐浴獸血淬鍊,也不用吞噬生命精氣,只要收取體內的冰晶就行。」

看著巨獸的屍體,于飛用心靈之眼仔細觀察,結合之前的親身體會,很快就發現了冰晶在巨獸體內的大體位置。

「下次做個試驗,只取冰晶,不傷它性命,看有什麼反應。」

于飛並非屠殺成性之輩,若非為了增強實力,他也不願意多造殺孽。

片刻,于飛穿戴整齊,拖著巨獸趕回臨時居住的冰洞。

見於飛拖著一頭巨獸回來,五女都被他的強悍驚得沒有了言語,這頭巨獸少說也有上萬斤重,于飛就這樣整個搬回來,簡直彪悍得讓人難以置信。

「冰天雪地,食物難尋,我們可不能浪費。」

這就是于飛的解釋,更是讓人無語。

「我們七個人,只怕一年也吃不完啊。」

丹影虹俏皮的吐吐舌頭,沖著于飛做了個鬼臉。

于飛笑道:「我這叫一勞永逸,以後用不著頂著暴風雪到處找食物。」

夏逸風贊道:「這樣也好,可省去不少事情。」

隨後的時間,大家開始準備晚餐。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