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時候元元宗一路人馬就十分尷尬了,在這裡站也不是逃也不是。

林無悔此時滿臉冷汗,他不是不想逃,其實在平沙派的人被兩神獸砍瓜切菜一樣斬殺的時候,他就已經想帶著元元宗的人馬溜走了。

可是當他出現這個念頭的時候,突然一道強橫的靈識波動將他們直接鎖定,林無悔這才意識到,除了這兩頭神獸之外,恐怕還有什麼別的事物,一直鎖定著他們,當下便再也不敢動了。

當時都不敢,現在兩神獸都已經騰出手來了,四周的平沙派弟子全數被斬殺,他們自然就更加不敢逃了。

先不說這兩個殺人如切菜一樣的靈獸,就是在防禦陣法內的元境一段強者卓不凡,也不是他們所能抵擋的。

而此刻陣法內的修鍊者們也不敢先動,因為兩大神獸還沒有動靜,他們也不知道兩大神獸是想要幹什麼,唯獨聶庄等人與耿耿他們熟悉,所以神情還算比較自然。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玉唐國後方射出一道皓白色的光束,玉麒麟直接落到墨麒麟與耿耿的身旁,許多人也是在這時候才真正看到玉麒麟的本尊真容。

哪怕事前不知道玉麒麟的豐功偉績,光是它那與墨麒麟相似的外形,就足以讓人對它肅然起敬。

玉麒麟的外貌與墨麒麟類似,除了鱗甲通體如白玉一般之外,也就是身體比起墨麒麟來稍微小了一些而已,兩神獸一看就是同一個品種的。

更何況他們剛剛得知,原來之前平沙派的人自相殘殺,都是這隻玉麒麟乾的好事,就更是不敢小視它了,可以這麼說,光是玉麒麟這一隻神獸,說不定就能屠殺整個玉唐國,論這份恐怖,比起墨麒麟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嗯?小玉,你這懶鬼咋出來了?」墨麒麟看到玉麒麟出現,直接問道。

而玉麒麟則把視線望向遠方,對墨麒麟和耿耿說道:「我感應到,前方還有一支平沙派的隊伍,恐怕也是來進攻玉唐國的,有一名元境一段強者坐鎮,十來名三聖境強者,至於天境、地境,我就不多說了。」

玉麒麟最擅長靈魂方面的攻擊,也就是說它的靈魂力量十分強大,就像墨麒麟的肉體十分強橫一個道理。

靈魂力量強盛,靈識搜索的範圍自然就更廣,也正因為此,玉麒麟在戰鬥中充當著所有人雷達的功效,它既然說那邊還有一路平沙派大軍,那肯定是不會有問題的。

當即,墨麒麟長嘯一聲,喊道:「管他是不是來攻打玉唐國的!咱們這次竟然動手了,索性殺個過癮,反正平沙派每一個好東西!老子正想再撕幾個人呢!我先干為敬,你們隨意!」

墨麒麟說完,頭也不回,直接朝玉麒麟所指的方向沖了過去。

玉麒麟搖了搖頭,吐槽道:「墨麒麟一族就是如此,個個都是戰鬥狂人,耿耿,咱們也上吧。」

玉麒麟說完,又轉過頭對林無悔等人喝道:「嘿!你們幾個都給我老實點,別以為玉爺我忘了你們了!乖乖給我束手就擒,讓人民來審判你們這些民族恥辱!」

林無悔等人哪裡敢有半點意見,別看玉麒麟嘴上好像對墨麒麟見人就殺的那一套不屑一顧,可大家心裡都清楚,這貨一旦真的動起手來,可不會手下留情,平沙派那些人就是前車之鑒。

「聶大叔,這群人就交給你們了,我們先去一趟!」玉麒麟對聶庄招呼了一聲,然後與耿耿同時朝墨麒麟的方向追去。

聶庄苦笑了一聲,這三隻神獸簡直就是三個活寶一樣,對自己一口一個大叔叫的倒十分自然。

見三頭神獸已經看不到人影了,聶庄與卓不凡對視了一下,由他們組織,帶一群人將元元宗所有人全部拿下。

至於元元宗門人的處置,聶庄與卓不凡暫且商議了一下,最後決定,除了首犯林無悔等三名元元宗宗主之外,所有元元宗長老全數擊斃,至於元元宗的弟子們,則廢去他們的丹田,讓他們從此之後再也無法為惡,卻沒有傷及他們的性命。

畢竟元元宗投奔平沙派,主要還是元元宗高層決定了,那些弟子們只不過是奉命行事,倒也不算首惡。

至於林無悔三名元元宗的宗主,卓不凡等人也不好直接處置,雖然這次各大派都是受害者,但是之所以能夠順利拿下林無悔,並非在場任何人的功勞,應該是三神獸的威壓所致,所以卓不凡與聶庄決定這三人由三神獸親自決定如何處置。 說完,她直接就要吻住男人的唇。

男人微微別開臉,她親了個空。

「怎麼了,你不喜歡人家嗎?」少女一隻小手慢慢從男人身上滑落,媚眼如絲的看著男人,直接解了自己身上的比基尼上衣扣子。

薄薄的一層遮擋頓時掉了下來,上身完全赤裸的少女故意挺了挺胸膛,將自己傲人的上身暴露在男人面前。

「沒有男人能抗拒這種誘惑的,你說,對嗎?」見男人目光冷冷的看著別處,少女繼續勾著他的脖子誘惑,「我是你喜歡的乖女孩,可是在床上太乖了,可就沒意思了哦,相信我,我會讓你終生難忘這一次的。」

她誘惑著,上身緊貼著男人,故意在他胸口蹭了蹭。

柔軟的觸感傳來,男人陡然升起一陣厭惡感,抬手就將少女重重推在了床上。

「你……」少女明顯有些受驚,寶藍色的眼睛有些不開心的看著男人,「你這男人,好沒意思啊。」

「是么?」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幽光閃爍了下,男人突然上床欺身壓到少女身上,兩人的身體並未完全觸碰,姿勢卻也曖昧極了。

少女先是一驚,再是一喜,媚眼看著男人,「我就知道,沒有男人能抗拒這種誘惑的。親愛的,快來吧。」

少女完全已經迫不及待了。

「乖女孩,我會讓你滿足的。」

男人手指細細的在少女臉上描繪她的輪廓,最終,停在了她的唇上。

他溫柔的看了眼少女,突然,手掌一把捂住少女的口鼻。

少女幾乎都來不及掙扎,直接就暈倒了過去。

男人臉色幾乎在那一瞬間變得冷酷幽暗,直接從床上下來,進洗手間清洗了一下雙手。

隨即淡淡將綉著暗紋的襯衣袖口放下,袖口處淡淡的幽香,幾乎在翻捲袖口那一瞬間才能聞到,掩藏得很好。

「少主。」黑西裝男人很快進來。

看著床上幾乎不著寸縷躺著的少女,臉色有些尷尬的轉開,然後詢問的看向夜暮白。

少主如果不喜歡這個女孩子,直接趕出去不就行了。

怎麼弄暈了?

「送去實驗基地。」

夜暮白臉色淡漠幽暗,這會兒正在穿外套。

「什麼?」

男人明顯被他的命令嚇了一跳,「少主,這女孩……難道體內攜帶了病毒?」

不可能啊,巴菲國王親自安排的人,怎麼可能有問題?

敢和夜家作對,他就不擔心自己的國家覆滅嗎?

「我需要一個巴菲國正常的活體,她很合適。」

男人瞬間不說話了。

目露同情的看了眼少女。

……

「理事長,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終於找了一家乾淨的酒店落腳,這會兒天色也晚了,安秘書還還以為楚亦寒應該休息了,誰知道她才出去一會兒,又被叫了進來。

只見楚亦寒冷酷的坐在沙發上,手裡一直緊握著手機,似乎從另一間酒店過來到現在,他的手機就沒有放下過。

「安秘書,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男人像是思忖良久才下定的決心,嗓音格外沉重。 「卓不凡,你不要得意,林某能栽在你的手裡,並不是因為你比我強多少,而是因為聶甄站在了你們這一邊!」林無悔怨恨地盯著卓不凡。

雖然多寶宗山門已經毀去,多寶宗也消失在了歷史中不復存在了,可謹此一役,元元宗的高層也死的死廢的廢,再加上所有長老被擊斃,宗主全部淪為俘虜,元元宗基本上也名存實亡了。

林無悔心中充滿了不甘,他覺得自己並沒有任何失策,實際上只要一切很順利的話,他可以笑著看卓不凡怎麼哭,甚至看卓不凡怎麼死。

而現在之所以角色會完全交換過來,完全就是因為一個人,那個人就是聶甄!

如果沒有聶甄的存在,多寶宗根本不可能強大到能威脅元元宗的地步,而且卓不凡也不可能進入元境。

最重要的是,如果沒有聶甄的話,那就根本不可能出現這三頭神獸,雖然現在林無悔還不清楚這個防禦陣法的具體等級,但他自然而然以為是卓不凡等人布置的,這種防禦陣法在他看來根本擋不住平沙派的強者,如果不是那三頭神獸的話,這場戰鬥應該是以平沙派以絕對碾壓的局勢征服整個玉唐國才是。

看著身陷囹圄卻依舊不知悔改的林無悔,四周的修鍊者鄙夷地看著他,卻連一個反駁他的人都沒有,包括被他咒罵的卓不凡在內。

對於這個毫無廉恥之心的人,就是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他打從心底里就不認為自己的做法是可恥的,他還以為自己是多麼正義的一方,只不過是時運不濟而已呢。

像林無悔這樣的人,反駁他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最好的辦法就是揚起巴掌,給他一個響亮的耳光!

話分兩頭,就在林無悔的元元宗叛逆被卓不凡等人拿下的時候,墨麒麟已經朝著另一路平沙派大軍衝去了。

那路平沙派大軍,也是因為聽說玉唐國這邊似乎遇到了阻礙,這才集中了一批優勢力量,想要來協助戰鬥的,只不過他們的速度不如蘇芒、金睛他們來得快罷了。

那為首的元境一段強者,原本還自信滿滿地帶著身後的平沙派強者們快速朝玉唐國行進。

突然,元境強者抬起手一召,將隊伍喊停了。

身後的平沙派弟子不知真相,而作為首領的元境強者,正皺著眉頭朝著前方凝視,似乎是想要透過前方的霧氣,看清楚是否有危險一般。

過了片刻,前方除了隱隱約約有霧氣流動之外,似乎一片平靜,那名元境強者還以為是自己多心了。

突然,一道獸吼幾乎振聾了他的耳朵,就像緊貼著自己后出來似的。

那名元境強者剛要提醒身後的人小心,卻看到一張血盆大口穿過前方的霧氣,朝自己吞噬而來。

元境強者甚至都還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上半身就被突然衝出來的墨麒麟給咬斷,然後被墨麒麟咀嚼了兩下,吞入肚子里。

堂堂元境強者,如果是在三大帝國的話,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可現在居然一招一式都沒有施展出來,就被墨麒麟當作一盤點心給解決了。

「不好!是靈獸!大家快走!」

元境強者突然隕落,對士氣的影響十分巨大,頓時所有平沙派弟子全數崩潰,毫無鬥志,像一盤散沙一般到處潰逃。

而借著這個機會,墨麒麟正好殺得性起,一爪一個,將一個個修鍊者拍成肉泥。

隨後殺到的耿耿與玉麒麟也同時出手,在這麼混亂的情況下,三神獸根本就沒有敵手,耿耿也不講究什麼戰略,直接展開自己的雙翼,施展身法快速斬殺平沙派弟子,幾個眨眼的工夫就殺了一大片。

而至於玉麒麟,則不親自參戰,此刻它的雙眼居然出現了一道道詭異的螺旋符文,隨後一大片平沙派弟子居然大聲嘶吼著自相殘殺起來,卻原來是玉麒麟故技重施,再度用精神力量在平沙派弟子眼前製造出了幻覺。

在三神獸的協同攻擊下,平沙派的人雖然多,但根本堅持不了多久,尤其是玉麒麟的攻擊,簡直就是階梯式削減平沙派弟子的人數,殺傷範圍極廣,也最狠。

不一會兒工夫,這一路平沙派精銳部隊,居然在三神獸的摧殘下全軍覆沒,三大神獸做的十分徹底,連一個活口都沒有給平沙派留下。

「呼……爽啊!平時在玉唐國里,也不能真的鬧出人命來,這回咱們三個算是徹底爽夠本了!」墨麒麟痛快道。

耿耿也點了點頭道:「不錯,難得活動活動筋骨也是好事,平時咱們可是不能這般大展拳腳的。」

這時候一直趴在一塊巨石上的玉麒麟突然站了起來,朝著遠方看了一眼,然後對墨麒麟道:「老墨,前方好像還有一個平沙派高手的樣子,人數不過,不過是個高手,要小心了!」

墨麒麟滿不在乎道:「切!平沙派高手又怎麼樣?!我讓他領教領教墨爺的手段!」

說完,墨麒麟就朝著玉麒麟所指的方向沖了過去,氣勢比起之前來還要生猛三分,畢竟玉麒麟越是一副小心的樣子,墨麒麟越是要將敵人快速擊潰,可以以此嘲笑玉麒麟。

耿耿見墨麒麟已經竄了出去,剛要追上去與它共同對敵,誰知玉麒麟卻攔了一下,對耿耿說道:「沒事,讓那傻大個先去好了,咱們慢悠悠飛過去就行了。」

而與此同時,聶甄背著段榮,對鐘鳴說道:「師叔,玉唐國馬上就要到了!」

鐘鳴點了點頭,對聶甄背後的段榮激動道:「老二,咱們馬上就到了!」

其實聶甄與鐘鳴的速度很快,前後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就從多寶宗山門飛到了玉唐國區域,而在這段時間裡,也是三大神獸大發神威的時候。

雖然段榮丹田破碎,但聶甄的丹藥將他的丹田暫時穩住了,聶甄手頭上能匹配施展五陽鎖宮術的藥材不足,所以才打算撐到玉唐國,在看看其他人手頭上有沒有藥材。 「什麼忙?」安秘書似乎覺得這樣的回答不妥,輕咳了一下,重新道,「作為理事長的隨行秘書,我願為理事長赴湯蹈火,請您儘管吩咐。」

楚亦寒面無表情,直接將手機朝她遞過去。

安秘書愣了下,遲疑了幾秒才接過。

「給夫人發一個視頻過去。」

「什麼?」安秘書明顯沒料到,下意識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理事長,這個時間,容城應該是凌晨一點左右,夫人這會兒,該睡了吧?」

「沒有。」男人蹙了下冷眉,「她不可能睡得著。」

安秘書雖然沒有理解男人的意思。

不過作為頂頭上司,男人吩咐她的事,她必須照做。

當即就從手機里找到一個專門標記過的聯繫人,然後直接發視頻過去。

視頻響了數秒,無人接聽。

安秘書看了眼楚亦寒。

只見男人好像意料之中,「繼續發。」

安秘書趕緊又發了個視頻過去。

仍是無人接聽。

怎麼回事?

理事長和夫人吵架了?

你的心我的心 兩人深更半夜還吵架啊?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視頻無人接聽又被掛斷了,楚亦寒臉終於黑下來一些,「繼續發。」

安秘書不敢說話,趕緊又撥了過去。

或許……夫人是睡著了呢?

畢竟已經凌晨一點了。

理事長這樣不斷發視頻過去,確定不會惹夫人生氣嗎?

好在這次視頻響了差不多三十秒就被人接起了。

那邊光線昏暗,只能隱約瞧見一抹躺著的身影。

少女閉著眼睛,似乎睡得正熟。

「接通了?」男人原本都已經開始思考小女人如果將他拉黑該如何補救,視頻突然接通,他明顯有些驚喜。

可看了眼視頻里呼呼大睡幾乎在睡夢中按下接聽的小女人,俊朗的臉徹底黑到了底。

這個女人,竟然睡得著?

安秘書也有些詫異,理事長不是說夫人睡不著嗎?

看起來好像不是那麼回事啊。

「叫醒她,就說我找她有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