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是武子對柳玉凰的第一印象,實在是太狂妄了!

人無完人,沒有人什麼都比別人強,他憑什麼這麼狂妄,他真覺得自己比別人哪裡都強嗎?

武子的好勝心也被挑起來,伸了伸手掌:「這可是你說的,別後悔。」

柳玉凰伸出一隻纖長白嫩的手掌,做出了一個邀請的姿勢:「儘管放馬過來。」

「好,我和你比賭術!」

武子說完,用力往桌上角一拍,桌角便飛了起來,他出手如電,一把刀片在空中飛舞,等那桌角落地之時,便變成了三顆骰子。

柳玉凰點點頭,武子對物體細微的力道控制已經開始入門,這點很多人在他這個年紀都無法做到,這不光要靠努力,還要靠天賦。

看到武子和柳玉凰比賭術,拳擊少年和仰卧起坐少年都興奮起來,他們非常清楚,武子平時很低調,但是他的經歷豐富,一手賭術罕逢對手。

想到輕易就能夠獲得兩件幻器兩件靈器,他們很是激動,看著桌上幻器和靈器,暗暗流口水。

「賭大小,三局兩勝,你贏了我們自動退出這個宿舍,我贏了那幻器和靈器就歸我。」

武子說到,他這一手賭術乃是一位異人所教,他拿這手賭術在賭場混過,連老賭棍都不是其對手。

現在面對柳玉凰這樣的「新嫩」,武子有點欺負人的感覺,不過,他需要幻器和那靈器,所以柳玉凰提出的條件他不答應也得答應。

「你先來。」柳玉凰道。

武子看了她一眼,也不推辭,反手將宿舍之中一個實木圓凳子踢起,金色靈氣包裹著他整個左手,刀片划動不絕,木屑紛飛,等那凳子落在桌上之時,就變成了一個罩子,他將木篩子往罩子中一攏,手便搖晃起來,罩子向下,篩子居然不落地!

叮叮叮,叮叮叮!

咚。

一聲輕響,罩子打開,三個篩子,兩個六一個五,總共十七點!

整個過程,武子沒有用靈氣改變篩子,靠的是手勁,靠的是聽力,靠的是技術!

這才是賭術!

實力再強的人,賭起來,也要和尋常人一樣,什麼手段也不用,這才有意思!

看到武子搖出了十七點,拳擊少年指著柳玉凰說道:「武哥的賭術笑傲混亂區,你就不要掙扎,乖乖放棄吧!」

「小子,怪就怪你太狂,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仰卧起坐少年也嗤笑著道。

但柳玉凰卻是一言不發,拿起罩子在篩子上一抹,一震,再往桌上一放。

沒有任何花俏,就這麼簡單,但揭開罩子時,裡面三個篩子齊齊變成六點,十八點!

拳擊少年和仰卧起坐少年笑聲頓時卡在了喉嚨間,咳嗽幾聲,臉都漲紅了,他們盯著那篩子,像是要從中盯出花來,這是運氣吧,這絕逼是運氣吧!

惡毒女配身後的極品男人 不過武子卻是目光一銳。

「看來我是小看你了!」

「承讓承讓。」柳玉凰一臉謙虛。 看著柳玉凰這一臉謙虛的小模樣,拳擊少年和仰卧起坐少年氣得不行,他們可沒忘了,這傢伙是怎樣的囂張地要他們出去!

「沒想到你是個高手,是我大意了,接下來我要用我真實實力了!」

武子說著,拿過本罩子,蓋住了那三粒篩子,一下一下,上下搖動,他出手緩慢,篩子在罩子裡面來回地搖動,發出咚咚咚的聲音,但就這樣,那篩子也沒有從罩子之中掉出來,顯示出了其高超的控制力。

他全神貫注,眼睛瞳孔放大,肌肉有規律的跳動,他對自己手掌之上每條經脈肌肉的顫抖已經控制得完美無缺!

柳玉凰的目光一銳,耳朵非常靈敏細緻地捕捉著罩子之中的聲音,這聲音聽上去像是一粒粒在撞擊,實際上卻是兩粒篩子在高速的情況之下頻繁的碰撞,如果是賭聽力聽篩子,聽者稍不注意就會出錯,這是極為高明的賭術。

她知道對方想幹什麼了。

咚!

武子將罩子落在桌子上,看著柳玉凰說道:「我們可以進行第三局了,這一把,你大不了我。」

柳玉凰笑笑說道:「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呢?」

武子說道:「這一局我運用我所學的全部賭術,沒有人比我手中的點更大。」

他對自己有足夠的信心!

第一把,那是他輕敵,讓了一把,但是這把不同了,他已經用出了自己全部的實力!

柳玉凰還是那句話:「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武子沒有再說什麼,他在賭場已經見過了太多這樣的事情,一開始大家都不信,但只要他把罩子拿開,他們便會一臉震驚,不信也要信了!

他緩緩地拿開了罩子。

而在桌子上,三個篩子疊了起來。

拳擊少年和仰卧起坐少年看到這疊起的三個篩子,倒吸一口冷氣,只覺自己在看一場世紀賭術對決,簡直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那三顆疊起的篩子,自然不是尋常的一顆顆疊起!

而是斜著,以一角立在桌上,三粒篩子角頂角地立在桌子之上,不光是角度一直,方向一致,甚至連每個面出現的篩子數目都是三枚一致的!

要達到這個水平,要求的不光是勁道的精妙控制力了,協調力,平衡力缺一不可。

「這是龍頭豹子!武哥,你實在是太厲害了!」

拳擊少年一聲驚嘆,輕輕攪動的氣流,讓那三個篩子落到桌面上。

龍頭豹子乃是一門絕技,只有真正的賭術大師才能夠掌握的,而那些賭術大師無一不是五六十歲常年浸淫賭術的高手,還從未有人在如此年輕的年紀掌握這門賭術呢!

「啪啪!」

柳玉凰拍著巴掌,如此賭術出現在一個十七歲的少年身上,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連她都要嘖嘖讚歎。

「可以跳到第三局了。」

武子說完就要去蓋罩子,他對自己這把非常自信,只要下一把再來一次,他就贏了!

「慢著!」

柳玉凰按住了罩子。

「我還沒有出手。」

「你未免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這可是龍頭豹子,就這你還敢比?」

拳擊少年指著柳玉凰,覺得她實在是沒有自知之明。

「我勸你還是早點認輸,果斷麻利地進行第三局!」仰卧起坐少年也道,「第一次運氣也就行了,你還想一直有運氣?」

柳玉凰笑著說道:「不好意思,我的運氣一直都很好,說不定能夠搖出比這更好的點呢。」

聽著柳玉凰的話,兩個少年臉色別提多麼怪異了,這是運氣可以做到的事情么,這可是實力,真正的實力!

不過他們還是讓開了,有人想要自取其辱,他們也不會攔著不是!

武子也鬆開了手。

柳玉凰拿起了罩子,輕輕地蓋在了蓋子之上。

她慢慢地搖晃著。

叮叮,叮叮!

篩子在罩子之中發出一兩下聲音,好像有氣無力似的,就像是那不懂得賭術的人隨意地拿著罩子輕慢地搖晃著。

「噗呲!」

「哈哈哈!」

拳擊少年和仰卧起坐少年簡直笑岔氣了,這是什麼賭術,這也太難看了吧,就這樣還能夠贏了武哥?

「喂,你這樣能贏,我就在全校人面前表演chi屎!」

拳擊少年甚至指著柳玉凰哈哈大笑著。

柳玉凰抽空看了這少年一眼,怎麼說呢,這一眼頗有含義,像是在說,何苦如此重口味!

那拳擊少年被柳玉凰這一眼看得心裡涼涼的,正要改口,但柳玉凰已經慢悠悠地說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說的話我已經用水晶球影音下來了。」

那少年渾身一顫,臉色頓時變得苦哈哈的,現在只寄希望於柳玉凰輸掉!

「武哥,你說他會輸吧……」

拳擊少年求安慰地看向武子,但是被武子嚴肅的樣子嚇了一跳,心裡忽然湧起不好的預感。

「聲音不見了……」

武子喃喃道,方才他還能聽到篩子聲音,但現在,聲音已經聽不到了,可是現在柳玉凰的手腕卻還在轉動著,如果裡面有篩子,絕對不會發生這種狀況!

只有一種可能!

那是那位教他賭術的異人告訴他,傳說之中的至高賭術,甚至他一生都在孜孜以求而得其門而不入的賭術!

他雙眼看著柳玉凰,有些緊張,有些激動,有些期待。

「咚。」

柳玉凰將罩子放在桌子上。

六雙眼睛,齊齊地看向了這罩子。

柳玉凰揭開了罩子。

點數出現了!

三個一!

三人眼睛再次瞪大了,似乎不相信柳玉凰廢了這麼大個勁兒,居然搖出了這麼個點數,等他們再擦擦眼看,果然是三個一!

「哈哈哈,T媽的,笑死哥了!」拳擊少年首先忍不住笑了,他還真怕自己要在全校人面前chi屎。

但是,他笑時產生的氣流往桌上一刮,桌上的篩子就動了。

它們一個個立起來,同樣是角頂角,並且,還在旋轉著。

「哈……咳咳咳……」拳擊少年笑音效卡在喉嚨間,變成一連串的咳嗽!

太尼瑪坑爹了!

仰卧起坐少年看了他一眼,暗暗慶幸自己沒有嘴快。

這時,又一件奇事發生了,轉了十多圈的三枚篩子一粒一粒地化作了灰,撒在了桌上,便是那罩子,也在這時,變成了灰! 第2332章心平發現了秘密

冉小玉抬起頭來看向南煙,說道:「如果奴婢沒有猜錯,公主落水,不是意外。」

「……」

「有人掐著她的后脖頸,讓她溺水!」

「……!」

南煙聞此言,整個人都戰慄了一下。

她梗著喉嚨,一字一字道:「你說什麼?你說心平——」

冉小玉的臉色在燈光下,也蒼白得可怕。

她沉聲說道:「這個手指印,應該是有人捏著公主的脖子,公主不斷掙扎而造成的。」

「……」

南煙的眼睛都紅了。

而一旁的薛運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邊心平后脖頸上的淤青,再抬起頭來,對上南煙發紅的眼睛,也輕輕的點頭:「看這個淤痕,像是如此。」

「……」

「或者,在公主殿下落水之前,她被人這樣捏過脖子嗎?」

南煙咬著牙,搖了搖頭。

冉小玉道:「公主殿下何等身份,誰敢這樣對她?」

「……」

「皇上和娘娘對她也是百般寵愛,哪裡會這樣捏她的后脖頸呢?」

「……」

薛運自己也點了點頭。

的確,心平公主乃是金枝玉葉,誰會敢這樣對待她。

而且,從這個淤傷看來,抓她的人肯定非常用力,不會是無意間留下的,她若是在清醒的時候留下這樣的傷,一定會鬧,會告訴別人。

而現在,連她的母親,貴妃娘娘都不知道這處傷。

只有一個可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