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是因為鴻蒙蠻獸王的肉身,非常奇特,可以對抗無極虛空的虛空風暴。哪怕被焚燒化為灰燼,那種特性,仍然是會保留一部分的。

實際上這樣的身體,普通的力量根無法焚燒。不過如果用造化來進行焚燒,那就沒有問題了。

畢竟造化就是鴻蒙蠻獸王的剋星。

而如果沒有這些灰燼,讓鄭拓自己來慢慢完善道場的話,那就慢了。

總之,雖然鴻蒙毀滅獸和聖尊彼此相互克制,但是對彼此而言,對方也都是一種大補之物。只要能夠消滅對方,那麼就能夠獲得很大的處。

現在這些處,不過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點點罷了。

實際上要不是鄭拓趕時間,慢慢來吸收消化,能夠獲得的處還要多得多。

卻鄭拓瞬間燃燒上億造化之精,加上之前的消耗,這一下子,就用掉了一億零近百萬得造化之精。

卻也不由得讓他感嘆,自己這造化之精掙得快,消耗得也快。要想有所成就,長路漫漫,還真的是有得是距離要跨越呢。

一下子消滅掉上百萬鴻蒙蠻獸王,鄭拓便又開始下一次的虛空挪移。

「大家準備,我要虛空挪移了」

「準備了」

「,三、二、一,開始」

下一刻,眾人都出現在了五光年之外。

這一次,卻跟之前的情況有所不同。

之前他們所在的地方,其實是一片平坦的巢穴大陸——雖然有無數屍骨堆積如山,但是大陸之上,並沒有任何建築,也沒有任何阻隔。

對於鄭拓等人這個級別的人來,那就是一片平坦。

但是現在,眾人卻出現在了一個真正平坦的大廣場上。

這個大廣場非常的大,幾乎廣達近光年之遠。

而在這個大廣場之上,卻也建了不少建築,樣樣都是龐大無比。不過在建築技巧上卻是無比拙劣,就彷彿識孩童的塗鴉一樣,歪歪扭扭,十分難。

只是,哪怕十分難,在這難的背後,卻也有一種非常宏大悠遠的古拙之位在其上,雖然並不工巧,卻也是無比質樸。

而因為這些建築的龐大,那種氣勢卻也是非常震撼人心,可以讓人因為這氣勢的衝擊,而暫時的忽略這些建築的拙劣技巧。

在這些建築的旁邊,便是無邊無際,如同海洋一樣的鴻蒙蠻獸王密密麻麻的趴在那裡,所有鴻蒙蠻獸王的頭都朝著一個方向,彷彿是在朝拜王者一般。

而這些鴻蒙蠻獸王頭顱所指的方向,便是一個高聳參天的龐大山脈。

在這個山脈附近百萬里之內,沒有任何鴻蒙蠻獸王存在,至於鴻蒙蠻獸,也同樣並不存在,是一片絕對的空白。

所有的建築,都是環繞著這個龐大山脈而建設的。

鄭拓當然知道,這個龐大山脈,想必就是鴻蒙蠻獸王的主人,這篇鴻蒙毀滅獸巢穴的真正主宰,那個鴻蒙靈獸了。

而這個山脈,也不是普通的山脈,雖然其綿延數千萬里乃至於上億里,其上有充滿了毀滅力量,普通人根無法探測到全貌——至少這些聖人們不能——但是鄭拓身為聖尊,卻還是可以的。

他清楚的道,這哪裡是什麼山脈,分明就是一顆龐大無比,但是卻顯得有些萎縮乾枯的頭顱

沒錯,這就是形成這個巢穴的那個鴻蒙靈獸屍骨之中的鴻蒙靈獸之頭。

這個鴻蒙靈獸屍骨並不算太大,但是也有幾十光年之大,其頭顱怎麼,也應該達到數光年方圓的。

不過,因為鴻蒙靈獸已經死亡,所以這個頭顱卻不知道遭遇了什麼情況,變得極度萎縮起來。

但是也正因為如此,這個頭顱形成的山脈的質地,將是非常可怕的。

哪怕隔得老遠,鄭拓都可以清楚的到,所有的虛空風暴,在那頭顱山脈之中,卻居然完全得蕩然無存

哪怕是在大宇宙文明的文明之光照耀的區域,也不敢可以徹底杜絕所有虛空風暴,但是在這頭顱附近,卻完全得杜絕了虛空風暴。

而且,這個影響力,也是伴隨著範圍的擴張,而慢慢變的。

越靠近這個山脈,虛空風暴就越少、越。

越靠近外圍,虛空風暴也就越狂暴。

到這裡,鄭拓這才明白,為什麼大宇宙文明進行開拓之後,往往要將一個鴻蒙毀滅獸的巢穴攻打下來,然後將之凈化,最後作為那片新開闢區域的核心。

就是因為這鴻蒙靈獸的頭顱屍骨,擁有鎮壓虛空風暴的作用。

有了這個東西,只需要的利用,可以輕鬆的將周圍的虛空風暴,全部鎮壓。

而在虛空風暴被鎮壓的區域之中,慢慢的發展文明,也就可以避免文明之光還沒有接引過來的時候,就被虛空風暴將這片文明毀滅的情況發。

只可惜,鄭拓完全不敢打主意。

因為這東西,哪怕隔得老遠,都能讓他感覺到一股濃濃的如芒在背的感覺。

根據他的估計,如果走近了,至少每秒鐘要燃燒上千造化之精,才能夠抵抗其威亞。

當然這也是鄭拓修為太差的緣故,如果修為再高點,基上就可以免疫這種威壓了。

可是,也正因為如此,鄭拓就算想要奪走這東西,也沒辦法。要裝下這麼龐大的頭顱屍骨,哪還不得消耗個上百億造化之精?

而裝下之後,每秒鐘的消耗,起碼也在千萬造化之精以上。

這還是完全沒有任何敵人的情況下。

現在這可是人家鴻蒙毀滅獸的一個巢穴怎麼可能沒有任何敵人?

所以這個活兒根就不是鄭拓可以乾的,想都不用想。

於是,了一眼這頭顱山脈,鄭拓也就不了。

很明顯,祖瑪投靠的主子,那個鴻蒙靈獸,就在這頭顱山脈之中。

因為鄭拓很明顯的感覺到了一股龐大無比的潛伏力量,存在於那頭顱山脈之中。

而讓鄭拓不會將這頭顱山脈身力量錯認為活著的鴻蒙靈獸的原因,就在於這一股力量,身是在以非常的幅度不斷波動的。

只有活著的鴻蒙靈獸,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因為命身的一切狀態,都是在不停波動著的。沒有波動的東西,往往是死物。

白了,其實這就是所謂的活力。

而鄭拓的確在這股力量周圍,感受到了另外一股死氣沉沉完全沒有任何波動的並不遜色多少的力量存者,那才是真正的頭顱山脈身的力量。但是這種死氣沉沉的感覺,很顯然距離擁有命無比遙遠。

而讓鄭拓心驚的是,這股潛藏的波動力量,其活力正在以一個非常可怕的速度,迅速提升

很顯然,這是那個鴻蒙靈獸從某種狀態之中蘇醒過來的表象。

毫無疑問,鄭拓等人的到來,已經驚動了這個巢穴的主人,那個鴻蒙靈獸。

是否能夠在對方完全蘇醒之前,消滅掉祖瑪,卻是一個很大的疑問。

鄭拓只了一眼,就不再。

因為現在還沒有必要理會鴻蒙靈獸,現在他們要做的,是消滅祖瑪。

鄭拓等人出現的地方,卻是一個奇怪的建築。

之所以這個建築奇怪,是因為這個建築的風格,和旁邊的那些風格,完全不相協調。

這裡的建築風格,比起周圍那些拙劣但卻質樸的建築來,完全是兩個世界的東西。

因為這個建築,居然帶有了一些精雕細琢的技巧在裡頭。

所以一眼過去,自然跟周圍的建築,完全格格不如。

而這裡,便正是祖瑪得所在。

也只有來自祖瑪世界,身為曾經創世神的祖瑪,才會在這個鴻蒙毀滅獸的巢穴之中,建立一個擁有一定技巧的建築。

原因很簡單,只有擁有文明,才能夠發展出建築方面的技巧。

祖瑪作為一手創造祖瑪世界天地的曾經創世神,所有的文明發展,都親眼所見,多多少少,也受到了感染。

而事實上,作為曾經的創世神,周圍這些拙劣而野蠻的建築,只怕也不會被他在眼裡。自己對自己的建築來個標新立異,那是理所當然。

在這個建筑前面,鄭拓等人出現,雖然並沒有到祖瑪,卻可以清楚的感知到,祖瑪正是在這個建築之中。

「鄭拓兒,你居然帶人跑到主人家裡來了正所謂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今天你既然來了。就不要想離開了」

當鄭拓等人出現的一剎那,祖瑪便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祖瑪世界所有聖人,臉上都充滿了憤怒。

他們都是祖瑪世界的人,而祖瑪卻想要破壞毀滅他們的世界,如今更是無比猖狂,發出了這樣的威脅,自然讓他們憤怒無比。

只可惜,祖瑪雖然著狠話,自己卻並不出現。

「祖瑪,你這個藏頭露尾的叛逆要殺我們就趕盡出來啊躲在烏龜殼裡面算什麼?」

龍祖立刻反唇相譏。

而同一時間,「轟」的一聲響,周圍無邊無際的鴻蒙蠻獸王,已經撲了上來。

這個時候的鄭拓,已經不可能有什麼留手的想法了。

就算留手,也不能過頭。

所以他的道場,也立刻開啟。

幸如此,否則這周圍根無法計算數量的無數鴻蒙蠻獸王撲過來,這些聖人們可就要麻煩大了。

「出來?」

建築之中的祖瑪冷笑一聲,完全不為所動:「出來做你們的靶子么?我才沒那麼蠢呢我知道你們有些事,雖然對我無法構成致命威脅,但是也是很討厭的蟲子。我才懶得跟你們糾纏,還是等你們消滅乾淨這些鴻蒙蠻獸王,再別的吧」

著,祖瑪更是狂笑起來:「哈哈哈,你們這些愚蠢到了極點的蟲子來我是很難調動這些鴻蒙蠻獸王的,不過你們的氣息,鴻蒙蠻獸王只要感受到了,那就根不會放過你們。我還要多謝你們,幫我把這些鴻蒙蠻獸王調過來殺你們呢這鴻蒙蠻獸王的數量,可是驚人得很,希望你們能夠堅持到將他們殺光那一刻。對了,還有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可就要醒了,到時候,會發什麼事情呢?我真的很奇啊嘿嘿……」

祖瑪投靠了鴻蒙毀滅獸,連個性都變了。

之前的祖瑪狂傲無比,根就不會做這種藏頭露尾的行徑。甚至對之深惡痛絕。之前他就曾經痛罵鄭拓不跟他正面交戰的人做法。

可是現在,他不但做了,而且還是完全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做了。

其中的變化之大,自然不用多。

「祖瑪,你都變成這個樣子了,還有什麼值得得意的呢?你的尊嚴都到哪裡去了?」

鄭拓淡淡的開口道。

「尊嚴?我還有什麼尊嚴?」

到這裡,祖瑪陡然間充滿了無邊怨氣,哪怕有道場的力量隔離,鄭拓仍然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要不是你這兒,我還的做我的創世神我落到今天,都是因為你既然如此,我還管什麼尊嚴不尊嚴?只要能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

「是嗎?只可惜,你恐怕辦不到了」

「辦不到?哼哼有我的主人在,沒有什麼辦不到的」

「你的主人?」鄭拓不屑的嗤笑一聲:「你的處所處的位置,在在所有的建築之中,完全在最外圍,就可以知道,你在你的那個主子面前,幾乎沒有什麼地位就憑你這樣的地位,你又憑什麼,你的主子可以辦到這一點?別忘了,大宇宙文明力量強大無比,區區一個鴻蒙靈獸,根就不夠」

「不夠?那又如何?現在你不是出現在我面前了嗎?你都到了主人的地盤上,還想逃掉么?」

「這個不用擔心,我一定可以做到的祖瑪,你還是不要幻想了,你的主人現在幫不了你,還是老老實實束手就擒吧」

「鄭拓兒,你在做夢」

話間,鄭拓陡然目光一閃,道場猛然擴展開來,只聽得「咔嚓嚓」一聲巨響,面前的這個祖瑪處,已經變做一堆廢墟,祖瑪的身形,便顯露了出來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祖瑪簡直難以置信的望著鄭拓,彷彿驚慌失措了一樣,狂叫起來。

「祖瑪,你的末日到了」

下一刻,鄭拓已經出手

◎◎◎

時間倒退到之前。

就在鄭拓的道場展開,出現大宇宙時間螺旋異象的一剎那,鄭拓所在的這附近的蠻荒區域和文明區域之中,同時出現了一些變化。

公共世界,聖尊宮的某一隱秘世界之中。

一個聖尊在這個世界之中靜靜盤膝懸浮著,雙眼緊閉,周圍都是煙霧繚繞。

但是,這些煙霧,卻並非普通的煙霧,竟然是鴻蒙雲海所化

而所有的煙霧之中,一股玄妙無比的造化,便在這個聖尊的身體周圍,繚繞盤旋。

誰也不出這個聖尊的修為如何。但是,最起碼這個聖尊也是一個中位聖尊的存在。

突然間,這個聖尊睜開了眼睛,眉頭微微一皺:「這是什麼?這樣的氣息……為什麼我無法感受到其中具體的內容?只是感覺到無邊玄妙,就像……就像面對大宇宙身一樣」

他的眼睛之中,陡然放射出一道白色毫光來,剎那間,無邊虛空,都盡在毫光映照之下,纖毫畢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