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實際上是古族和妖界第一次面對面的談判,甚至可以說是兩個世界命運的抉擇。

半晌,賈桑終於說話了:「我願意,我相信在妖界也是有愛的。」

「謝謝。」水清漓鬆開了捏緊了的手,故作輕鬆道。

賈桑就此歸於水清漓麾下,成為了水幫的『文師』。

「小水,你那個雜技是怎麼變的,我也想學來玩玩。」十九娘問道。

水清漓故作神秘,笑道:「我不告訴你。」

十九娘拽住了她的胳膊,晃了晃:「小水,你最好了,告訴我唄。」

原來,十九娘當時站在水清漓身邊,只看見了水從杯子中流了下去,卻發現地上的水消失不見,便以為這是幻術。

她可不知道妖界什麼元素力量什麼鬼東西的。

水清漓不告訴十九娘自己的真實身份,倒不是因為開始的防備心,而是因為她真心覺的十九娘不適合知道這件事。

水清漓現在的身份還不能夠暴露,不然她會徹底陷入危險之中。

賈桑本來的主職工作就是文學類,而他散布消息的速度也十分地迅速,短短兩天,來投奔水清灕水幫的小幫派就達到了近四百多個,而人數更是達到了近五萬多人。

十九娘徹底震驚了。

這在往常,她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啊!

現在把水幫稱為古族第一幫,恐怕都不能否認了。

「小水,這人數……是不是太誇張了?」十九娘試探道。

賈桑近日來常與十九娘對著來,他道:「這有什麼誇張的?更誇張的還在後面呢。」

「你是不是皮癢了。想找打?」說著,十九娘擼起了自己的袖子。

水清漓看著他們,想起了以前火熙芸和唐玖梁,可不也是這樣鬧騰?

不知道芸兒有沒有找到書生,水清漓想著,很快回過神來。

她笑道:「好了,你們兩個別鬧了。」

十九娘揪著賈桑衣領的手才放了下來。

「我們鬧得這樣大,該有人有些動作了。」水清漓扣了扣桌子,語氣中帶著笑。

賈桑也嚴肅了起來,道:「水幫主打算怎麼辦?」

「熄熄他們的火。」水清漓唇邊揚起一個笑容。

十九娘知道他們說的是誰,心中免不了有些慌亂,道:「我們打不過他們,他們的裝備比我們強太多。」

水清漓笑著搖著頭,道:「不礙事,有我在。」

果然,水清漓料想的不錯,水幫與眾多幫派本就是『地下組織』,雖見不得光,但因為這世道,上面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現在情況不同,水幫的人數已經多到能讓上面忌憚,要是再不處理,恐怕這組織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違背紀律的事來。

所以這一天,一位衣著西裝,約莫四十多歲氣度不凡的男子來到了水幫,聲明要找水清漓。

儘管他的身邊沒有旁人,卻沒有人認為他是一個人。

或許,只要他動動手指,整個水幫就會被瞬間夷為平地。

水清漓接見了他,並且同樣是獨自一人。

「水小姐果然與情報中的一樣美貌。」照例的寒暄。

「聽到您這樣的誇讚,我很開心。」水清漓淺笑,笑意卻不曾達到眼底。

「我是楊國盛,水小姐叫我老楊便好。」那男子臉上依舊染著不慍不火的微笑。

水清漓便也依著他的套路來,笑道:「叫我小水,不知楊先生找我何事?」

水清漓自然不會喚楊國盛為老楊。

楊國盛,可是在古族有著極高威望的領導人之一,量是水清漓也沒能想到來的人會是他。

照常理,不該是他來才對,他的級別太高了。

聽了水清漓的話,楊國盛無奈笑道:「漓小姐,您喚我老楊便可。」

漓小姐?!水清漓瞳孔一縮。

自己來到古族,從未說過自己的全名,楊國盛竟然如此說,便是確切地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是了,他身居高位,自然能將水幫的動態了解得一清二楚。賈桑能夠猜到,他們更能。在那裡的,哪一個不是人精?

水清漓估算著,憑藉著自己的力量是否能有勝算。

「你來到這裡,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不怕我殺了你?」水清漓嗤笑,背後卻隱隱冒出冷汗。

她的氣勢不能松,一旦慫了,恐怕就要完蛋。

楊國盛的形容平靜,卻也沒有笑容,他道:「漓小姐,或許我該尊稱您一聲曜后罷。我雖然不知道您帶了多少軍隊來到了這裡,只是希望您只是沖我們來,不要傷害那些無辜的百姓。」

看來他以為自己是蓄謀來到這裡的,水清漓心裡盤算著,要怎麼忽悠他。

「我怎麼知道你不是騙我,說這些虛情假意的話。」水清漓揚起一張張揚狂傲的臉。

雖然她現在沒有什麼好驕傲的資本,但是糊弄人還是可以的。

果然,楊國盛的臉色一僵,道:「根據之前玄天大軍的表現,我相信漓小姐現在應該已經知道我們的內部有多麼空虛了。」頓了一下,以一種豁出去的方式,楊國盛道:「我們已經沒有旁的力量了。」

水清漓不屑地笑道:「是啊,本身因為災難,你們就沒有多少軍隊,現在又將力量全部送到了戰場,準備孤注一擲,內防空虛,我直接帶人將你們一鍋端了,又有什麼關係?」

這一番話,水清漓不知道說的對不對,但是,她只能豁出去了!(未完待續。) 水清漓根據之前賈桑的闡述,和剛剛楊國盛的對話中,暗暗有了個猜測。

她不知道這樣說對不對,但是她知道,這是她的機會,並且不容許放過。

於是,她將揉碎的話總結起來,說出了之前的威脅。

水清漓的心裡微微有些緊張。

聽到這裡,楊國盛低下了眼,耷拉著眼皮,知道大勢已去,道:「但是漓小姐,您並沒有這樣做,不是么?」

水清漓瞬間輕鬆了下來,她知道,自己賭對了。

「沒準兒我的心情不好,就這麼做了。」水清漓隨口道。

楊國盛聽了這話,冷汗是蹭蹭直下,難道大家的看法都錯了,其實坐在對面的那個小姑娘只是率性而為,不是想要議和?

也對,他們現在是上風,怎麼會想要議和?

妖界那邊的戰場上,如今羅成是佔了優勢,但誰知道這大妖竟然有本事會直接找到這裡來?

現將這裡直接滅掉,再回去形成夾擊之勢,古族難道還有活路么?

楊國盛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恐懼。

這真是好大的一盤棋啊!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感謝漓小姐給民眾帶來的水,緩解了如今的局面。」楊國盛決定轉移一個話題。

水清漓打量著楊國盛,後者已經面色如常。果然是只老狐狸,水清漓心中笑道。

既然楊國盛心中有所畏懼,不好好利用一下又怎麼能對得起自己呢?

「前些日子,我看見了賈桑寫的一些文章,突然心中有所觸動。」水清漓一邊說著,一邊漫不經心地擺弄著桌上的一盆浮萍。

難道她真的有議和的打算?楊國盛眼前一亮。

「不知楊先生有什麼看法。」水清漓問道。

楊國盛感覺看到了希望,忙道:「我覺得有可行性,他很有想法。」

水清漓卻搖了搖頭,楊國盛的心『咚』的一下沉入谷底,「我覺得他的說法對我們的妖界沒有什麼太大的好處,倒是對你們古族好處多多。」

「那漓小姐對此有什麼想法?」楊國盛冷靜了下來,他大致聽出了水清漓話中的意思,是要提條件。

不過對於優勢方,這很正常。

水清漓將那浮萍擺好,坐正,嚴肅道:「你們的武器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困擾。」

說道這裡,水清漓戛然而止。

她是想要武器!楊國盛皺眉:「這我一個人說了不算,我得回去商討一下。」

「要是羅成知道了……」水清漓邪魅一笑,「我不保證會不會毒發。」

她果然在水中下了毒!楊國盛捏緊了拳頭:「告辭。」

「回見。」水清漓也沒有起身,就這樣定定地看著楊國盛離開自己的視線。

十九娘看見他走了,馬上跑到水清漓身邊,笑道:「我看見他氣呼呼地走了,小水,我真是太佩服你了!」

水清漓卻扭頭看向賈桑,道:「賈桑,你去把事宜給定出來,就按照我們先前的計劃。」

賈桑點頭。他之前和水清漓兩人商討了許久,將和平解決的方案擬了下來。

不過水清漓沒想到的是,過程比她想象的要簡單了太多

要是能見到火驕烈就更完美了,水清漓覺得有些遺憾。

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有沒有擔心得快要瘋掉了!

在水清漓想著這些的時候,耳邊傳來十九娘側陰陰的聲音:「小水,為什麼我覺得你和賈白臉有事瞞著我呢?」

賈白臉,便是十九娘給賈桑起的外號。

「說,你們之間有著什麼小秘密!」

「……」

楊國盛最後還是帶來了答案,他們,妥協了。

比預想中的要簡單的多。水清漓的心中落下了一大塊。

古族與妖界的和平條約,簽訂來了。

而賈桑作為中間人,定下了雙方的規則:

妖界為古族開闢新天地,古族教會妖界使用現代化武器。兩者不得再次開戰。

但是停止戰爭,恐怕楊國盛等人做不了主了。

因為戰場在妖界,而羅成,也就是水清菏,現在可是山高皇帝遠,誰也做不得他的主。

水清漓大方地擺了擺手,道:「不妨事,只要你這邊不再支持,我便不再找你的麻煩。」

楊國盛支吾著還想再說一些什麼,卻沒能得說出口。

水清漓清楚他的想法,笑道:「只要那邊投降的軍人,我一概不會傷他們的性命。」

「那當是極好的。」楊國盛笑著,鬆了口氣。他實在怕這大妖一個不開心反悔了,再直接吞了整個古族。

他忙將文件蓋上了章,遞給了水清漓。

水清漓淺笑:「屆時,我們會打開與古族的通道,使兩界溝通更加方便。」

反正她也沒說是什麼時候,古族人的壽命又不長。

不過,她會努力……不對,她會督促水清桓努力打通這個通道的。

水清桓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

回到水幫,水清漓看向了十九娘,十九娘剛剛才知道了水清漓的身份,一直沉默不語。

「小水……我還可以叫你小水么?」十九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水清漓笑道:「我只希望你不要怪我瞞你。」

十九娘眼裡亮亮的,彷彿有一絲水汽,卻舉起拳頭惡狠狠地說:「就怪你,連賈白臉都知道你是水清漓,是妖界的曜后,就我不知道。」

水清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和十九娘解釋。

賈桑上來解了圍:「水幫主都要走了,你捨不得就明說,像個女人一樣的拐彎抹角。」

這是平日里十九娘訓賈桑的話,倒是讓賈桑順口說出來了。

「我本來就是女人!」十九娘晶亮亮的眼睛瞪視著賈桑,賈桑嚇得一顫。

水清漓看著他們『噗呲』一聲笑了出來,道:「賈桑可要替我照顧好十九娘,我看你啊,是要被欺負死。」

賈桑回瞪了十九娘一眼,笑著對水清漓說道:「她可不需要我照顧,她強著呢。」

看著委屈的十九娘,水清漓出言安慰道:「放心好了,有時間我會回來的。」水清漓像是許諾。

她可是答應了古族要打通連接空間的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