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名叫雪怡的nv子身穿一身純白,那冷麵nv子卻身穿一身純黑,兩者恰成鮮明的對比。

冷麵nv子其實長得也很漂亮。不過,雙眼之中,始終給人一種詭譎的感覺,再配合臉上的表情,讓人一,頓時就如墜冰窖,打心底裡頭涼起來。

反正怎麼怎麼讓人不舒服。

當然在某些人的眼中,這也是一種獨特的魅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反正正常人是不會這樣想的。

鬼憎神仇,彷彿的就是這種人。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那一雙眼睛帶來的。如果這nv子閉上眼睛,或者不她的眼睛,卻也是一個氣質超人的絕sènv子,雖然比不上雪怡,卻也不差了。

但是現在,卻是讓人如避蛇蠍,敬而遠之。

雪怡淡淡的了這nv子一眼道:「羅蘅君,我做錯的事情,我自然會親自向侯爺請罪,不需要你在這裡指手畫腳。」

很顯然,二nv關係不怎麼樣。

羅蘅君眉頭一樣,雙眼中放shè出純黑的光芒來,卻如同邪魔一樣,擁有可怕卻又不清楚的味道在裡面,嗤笑道:

「你把事情搞成這樣,還想見侯爺嗎?哼!侯爺有令,讓我拿下你!你可千萬不要反抗啊!」

她口上千萬不要反抗,實際上她的樣子,卻似乎在「反抗吧!反抗吧!趕快反抗吧!」

而且,如果換了一個人,立刻就會順應她心靈的呼聲,直接反抗起來!

這nv子的一舉一動,竟然有一種魅huo人心的可怕魔力!

而這種魔力,偏偏並不是普通的以聲sè魅huo人那種,給人一種美的東西,來讓人不由自主的被人mihuo,而是一種極其邪惡,卻又讓人無力自拔的邪異力量。

那是一種邪惡卻又充滿吸引力的感覺。

任何一個人到了,都會下意識的抗拒,偏偏卻又會不自覺的被吸引,被魅huo!

這種力量,極其可怕!

它可以將人的一切負面情緒都引出來。對修行者來,就是心魔。有了心魔,它會擴大心魔,釋放心魔。沒有心魔,他會製造心魔——這種製造心魔的手段,直接來自於智慧命先天弱點,除非能夠超脫身的種族,否則幾乎難以抵擋!

不過這雪怡卻是再度淡淡一笑道:

「即然侯爺有令,我當然不會抵抗!我做錯了事情,要受懲罰,天經地義!」

著閉上了美目,靜靜的等待著對方的出手。

那羅蘅君了半天,都不敢相信對方居然就這樣放棄了抵抗——雖然抵抗的結果,也並不。但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接受那種命運不受人掌控的感覺的,越是優秀,越是心高氣傲的人越是如此。更何況還有她的魅huo力量,對方居然都不上當,這讓羅蘅君,對雪怡尤其的重視了!

「!想不到你的心境,已經到了不著皮相的境界!不過我希望,以後的日子,你也仍然能夠保持這種心境!」

著,羅蘅君將手一招,一條極其難、渾身上下都是讓人發嘔的噁心粘液的怪蛇便從她袖口之中,滑了出來,飛到雪怡面前,愣了一愣,停了下來。

這條蛇讓人一,就感覺到整個天下最骯髒、最噁心、最污穢的東西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不要別人,就算身後那些逍遙侯的shinvshi從,一個個都是直接閉上了眼睛,不敢再。這東西,可以直接將人心地最噁心、最骯髒、最污穢的感覺觸發出來,心境再,也難免被動搖。

「你真的不打算抵抗?我的萬穢蛇可是集天下噁心污穢之大成哦!不想承受那滋味,還是趕緊反抗的!」

羅蘅君這話,配合她的萬穢蛇,魅huo力更增加了無數倍,服力更強,哪怕九重天之中旁觀的卡méng特,受到九重天的保護,都難免有些感覺受到魅huo的樣子,更遑論其它人了。

不過雪怡卻是睜開眼睛,仔細了一眼萬穢蛇,目光平靜,就像到的不過是一片普通的樹葉,一粒普通的沙子一般,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很平淡的回答道:

「羅嗦。」

然後就再度閉上眼睛不話了。

「很!」

羅蘅君面無表情,木然道,也沒什麼情緒在其中,但越是如此,越發讓人心驚rou跳。

下一刻,萬穢蛇直接用一種非常yin邪的姿勢,將雪怡整個人纏繞了起來! 被用那種姿勢纏繞上之後,那條萬穢蛇身上,便吐出一股雲煙之氣,sè做昏黃帶黑。那顏sè雖然平常,但是一之下,就讓人頭昏目眩,中心yu嘔,顯然不是什麼東西!

同時,那萬穢蛇的身邊方圓丈許,彷彿一下子變成了一個集天下污穢、腐朽、邪惡等等之大成的世界,無數淤泥一樣的東西,憑空涌了出來,沿著蛇身蜿蜒盤旋上去,將雪怡全身上下,都籠罩了個結結實實。

而且這東西,如同活物,無孔不入,見隙就鑽,無從阻擋,也無法阻擋。

只這一點淤泥一樣的東西,在萬穢蛇纏繞的同時,濺飛出去一點,竟然將空間都直接污染!

卡méng特有了九重天,可以清楚的到,這淤泥一樣的東西,擁有非常可怕的污染能力。他奇之下,用神識探查了一下,不料哪怕擁有九重天的理念法則的保護,他的神識仍然被這淤泥一樣的東西直接污染,更是直接延伸上來,企圖將他的整個元神,都同樣污染掉!

卡méng特大驚之下,只壯士斷腕,如避蛇蠍,一把將那片神識徹底割裂和自身聯繫,捨棄丟得遠。

不料這片被遺棄的神識飛到數百里之外之後,落到一隻從此路過的大約在天仙修為的飛行妖獸身邊,竟然猛然化作一個沼澤一樣的巨大泥團,直接將那妖獸七竅閉塞,那淤泥一樣的東西,瘋狂的通過那妖獸的七竅湧入其體內,頓時讓這妖獸斃命,非但連反抗之力都是沒有,甚至就連元神都沒有能夠逃脫出去!

這不過是一點點的威力罷了,而且還不是直接攻擊,就能夠做到這一步,讓那倒霉的飛行妖獸遭了無妄之災,如果是萬穢蛇身,又會何等可怕?

同樣的,那雪怡全身上下都被這萬穢蛇纏繞包裹,又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就算卡méng特自己,哪怕擁有九重天的保護,相信也討不了去。

可是那雪怡全身上下,卻仍然潔白無暇,如同一朵雪蓮正在盛放,全然沒有受到任何污染。

那可怕的淤泥一樣的東西,在雪怡全身上下來回遊動,偏偏根沾身不得!

就算那萬穢蛇那種可以讓任何還有一點羞恥之心的nv子都無比羞憤的纏繞捆綁姿勢,將雪怡捆綁上之後,給雪怡帶來的,卻仍然沒有絲毫的yin邪感覺,反而越發讓她那種雪蓮一樣的氣質,更加突現出來!

出淤泥而不染,這句話,完全就是現在的雪蓮的寫照!

那羅蘅君了,頓實氣得直咬牙:

「!你個雪怡!別以為你的不染之道,就真的那樣厲害!我倒要,在我的萬穢蛇力量之下,你是否真的能夠毫不沾染!」

著,她就催動那萬穢蛇,發出一種讓人聽了渾身不適,煩悶膩味難當的聲音,然後陡然變大,將雪怡包裹在其中,達到了毫不透風的程度!

然而,雪怡那平淡冰涼的聲音再度傳了出來,就像在盛夏的時候,炎熱的太陽下,吃到一隻冰鎮的西瓜一樣,帶給人冰涼並且甜絲絲的感覺,讓人不自覺的就沉醉其中:

「羅蘅君,不染之道,並非毫不沾染,而是沾染而如流水過隙,過不留痕。這點都不明白,難怪侯爺那麼重你,仍然只是讓你做貼身shinv,卻不敢放你出來處理外務。你還想要我這個大執事之位,就算侯爺不讓我做,我你也是做夢!」

羅蘅君氣得眼睛都紅了。她那散發出幽黑邪惡眼神的眼靜之中,突然有了一絲血sè,顯得格外的詭異,恨聲道:

「雪怡,來你真的是有恃無恐了!你如此放肆,莫非是找$淫蕩小說/class12/1.html到了什麼新的倚仗?或者,剛剛那瞬間,你已經跟那名叫卡méng特的子有了勾結?否則的話,如何在有絕對優勢、絕對把握的情況下,都讓對手逃走?你是否故意放縱?」

面對她的栽贓嫁禍,雪怡的語氣仍然沒有什麼bo動,平淡到讓人幾乎感覺不到她現在的險惡處境一般:

「羅蘅君,我有什麼罪過,只有侯爺裁決,也輪不到你胡言luàn語。你有那麼多心思,還是放到對面的敵人身上吧!我奈何不了他,你認為自己能辦到嗎?」

「我當然辦不到。你勾結他背叛侯爺,我方的一切情況,他都了如指掌,我如何能夠奈何他?不過你得沒錯,現在,的確是需要侯爺出手了。」

完,羅蘅君對著那個將雪怡包裹在其中的巨大泥團一招手,就到那泥團化為一條長蛇來,正是那萬穢蛇。不過萬穢蛇現在腹部鼓起老大一塊,就像是一條巨蛇剛剛吞下食物還沒有來得及消化的情景一般無二。

萬穢蛇直接飛shè入羅蘅君手中,然後她狠狠的瞪了九重天一眼,一副萬分不甘的樣子,飛向那車輦之上的逍遙侯那邊。

很顯然,羅蘅君很有些想法,想要跟九重天都上一番的。不過,或許是因為那位侯爺並沒有下令允許,所以她也只無奈放棄了。

落到車輦面前,羅蘅君躬身剛剛想要些什麼,卻被逍遙侯一般手,忙不迭的乖乖起身,到了車輦之後,如同之前的那樣。

至於她手中的雪怡如何處理,卻被放在了一邊。

因為現在最重要的,還是九重天和那逍遙侯之間的戰鬥。

只見逍遙侯神態慵懶的起身來,在車輦之前,用一種懶洋樣的聲音道:

「卡méng特,你果然不愧是盤古mén下,玄黃一mén的弟子,倒是有幾分事。不過,想要拒絕侯的邀請,這點事還遠遠不夠!也罷,不打一場,你不會死心,今日便做過一場吧!」

完,逍遙侯全身上下,神態已經頓時一變,起來沒有什麼區別,但實際上,所有人都知道,一切都不同了。

哪怕九重天之中的卡méng特,得到了九重天的保護,也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威脅,從對面傳了出來!

這種威脅可怕之極,就彷彿是一把鋒銳無匹的利刃,放到了自己的眉心處,隨時都有xing命之憂一般!

換了一般的大羅巔峰,根就連戰鬥之意都不會有。

卡méng特知道,這是對方已經是放出了他的天道。這種威脅,乃是天道天然擁有的。

天道的可怕就在這裡,比不上真正的天道,可是卻也擁有一部分真正天道的氣勢,等閑之輩,不用打就要被直接動搖意志,然後落敗。

不過卡méng特之前見過的巔峰斬二屍准聖,可是多得很。他們的天道,比逍遙侯還要強許多。正所謂見過了大海,還會在乎一個水塘嗎?所以這點威脅,還動搖不了他的意志。

對方直接出動了天道,那就意味著,對方已經準備全力以赴。

否則的話,使用神通即可,哪怕是大神通,也完全可以應付一般的戰鬥。出動天道,那幾乎就是准聖最後的手段,消耗很大。除非斬二屍准聖,並且還是巔峰斬二屍准聖,否則普通的准聖根無法負擔多。

這逍遙侯的修為,可沒有達到斬二屍准聖的地步,更不消巔峰斬二屍准聖了。所以對方必然已經決定要速戰速決。

即然如此,卡méng特也不甘示弱,全力催動了九重天!

「九重天下,人道繁盛!」

天地共鳴之聲,從九重天周圍傳了出來。這聲音擁有極強的穿透力,直接就傳了千萬里之遠!

這九重天最大的倚仗理念法則的力量來源,就是人道之力。而這玄黃天,其文明可是全盤接收盤古世劫的華夏文明的,那是比那祖瑪世界還要純粹繁榮的人道文明。

所以在這玄黃天之中,九重天的人道之力,可以更強更盛。

以至於,如此強大的人道之力,竟然將九重天之中的人道母鼎,直接具現化了出來!

這人道母鼎除了特殊情況,平時隱入虛空,根不顯,現在的特殊情況就是人道之力強盛到無以復加的程度,所以人道母鼎顯現了出來。

同時,「噹噹當」的人道母鼎的轟鳴之聲,也是傳遍四野!

對面的逍遙侯見了,也是臉sè微變!

因為他分明出來,這人道母鼎的力量,完全在於鎮壓,直接用來戰鬥不是不可以,卻完全沒有必要。

這種鎮壓之力強大到他的天道也無法杜絕的程度!

也就是,任何人只要在人道母鼎的鎮壓之力範圍之內和九重天戰鬥,十成戰鬥力要被削弱到**成。高手作戰,失之毫釐謬以千里,哪怕一點點的削弱,最後的結果都可能截然不同,更何況削弱達到了一兩成之多?

而且這還是因為,逍遙侯的天道,已經完善得很不錯。如果他的天道完善程度稍差一點,被削弱的程度,還將會呈幾何倍數的增加!

甚至逍遙侯還沒有打就感覺到了,自己的天道,正在跟對方的人道母鼎鎮壓之力,隱隱jiāo鋒,自己的天道更是明顯的感覺到了一股龐大的擠壓之力,要是承受不,自己的天道甚至可能從最脆弱的地方,直接被崩碎!

「強大的鎮壓之力,果然不愧是號稱最強戰鬥法器的終極戰器九重天!開天盤古出手,真是非同可!」

逍遙侯不由得喃喃自語。

他的目光,投向了周圍千里之外的區域。

那裡,正是他的天道和對方的鎮壓之力作用範圍的邊界處。

雖然,雙方的力量真的完全擴展邊界,還可以更遠,但要最適合戰鬥,還是千里之遙。所以它們現在的邊界,都在千里。

當然,因為玄黃天的空間被鄭拓刻意加固過,所以擴散天道也,人道母鼎鎮壓之力也,耗費都遠遠超過外面祖瑪世界。如果在外面的祖瑪世界,在陸地之上,還可以讓範圍擴大百千倍。要是在星空之中,那作用範圍更要用光年來計算了。

事實上,哪怕是巔峰斬二屍准聖,在大地之上戰鬥,天道的範圍最多也不會超過三千里方圓。

不過這天道範圍大,當然和戰鬥力有關。但要是不想打,想要逃走,有了九重天,還是可以輕鬆突破的。沒有九重天,擁有一件摻入了足夠多先天材料的後天靈寶,也同樣可以輕鬆逃走。

現在的卡méng特原也是可以逃走的。

但是如果逃走了,對他的形象就很有影響。游的舉動,也會受到影響。不到萬不得已,他是決不會逃走。逍遙侯是主動發動進攻一方,更不會逃走了。

此時,雙方即然都沒打算逃,那麼全力的jiāo鋒之下,卻也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千里之外,那邊界之處,天道和鎮壓之力的彼此拉鋸jiāo鋒,相互擠壓,不但讓逍遙侯成受了巨大壓力,九重天也不例外。

只不過,九重天的優勢就在於並不是血rou之軀,所有壓力可以平攤在整個終極戰器全部身體上,而逍遙侯卻必須親自承受著壓力,這點影響,也不會。

出了戰鬥雙方,那邊界之處的空間,也是被強大的壓力,直接崩碎,化為可怕的殘破空間,形成了一個的空間風暴!

玄黃天空間被刻意加固過,那麼殘破之後的空間,形成的空間風暴,殺傷力也就更大,哪怕一個大羅金仙在此,如果沒有準備,也要立刻受重傷,就算有準備,也要受輕傷。而且如果要堅持下去,最多幾個時辰,就要rou身被毀。

那空間風暴,更連元神都可以絞殺,委實可怕之極!

不要空間風暴,就那普通的空間碎片,也已經達到了很可怕的殺傷力。普通的玄仙,直接就要被殺死。大羅金仙,也要受傷。

這就是天道以及可以跟天道抗衡的准聖級別理念法則的可怕之處。

可以這麼,現在這方圓千里,以及空間風暴和戰鬥威力可能bo及的方圓萬里,已經是只屬於准聖的戰場。准聖之下,來了根堅持不了多——還沒有正式動手,僅僅不過只是邊界的自動jiāo鋒就如此可怕,如果真正的打起來,大羅金仙也要直接被打殺的!

大戰一觸即發。

可是沒打之前,逍遙侯就發現,自己失算了。

沒想到傳種可以跟准聖抗衡的九重天,真的擁有跟准聖抗衡的能力。

在這以前,他還以為不過是以訛傳訛。

畢竟准聖一旦擁有了天道,優勢太大了,那真的是聖人之下,無物可擋。大羅金仙哪怕是巔峰修為,哪怕手上擁有先天寶物,也要被打殺,毫無任何懸念。

那麼,怎麼可能對方擁有一件威力還不如先天寶物的終極戰器,就居然可以跟准聖抗衡了呢?

除非那些准聖,是並不擁有天道的半吊子准聖,否則絕無可能。

事實上,在祖瑪世界之中,終極戰器號稱可以抗衡准聖,也是抗衡那些並不擁有天道的准聖。而祖瑪世界之中因為天道參悟的先天不足,還真沒有幾個擁有天道的准聖。

之前也就是嘉里頓等少數人擁有。

但在玄黃天之中,那就不一樣了。擁有天道的准聖,佔據了所有準聖數量的至少三分之二。

擁有天道准聖數量的增多,也就促使他們對天道的了解,大大增加。同樣的,也讓他們對自己的天道,擁有十二萬分的信心。自信除非面對同樣的天道,否則根無懼。

之前逍遙侯也是這樣想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