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創造文字之說,必將泄盡天地之祕,假以時日洪荒天地只怕再無祕密可言,可以說創造文字是觸犯天道,文字出世定有神罰!只有能頂住神罰,天道纔給與承認,昊天會才獲得創立大道玄文的功德。

昊天皺眉看着漆黑如墨的蒼穹,心中暗自發狠道“如今既已勾動天罰,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這三千枚大道玄文徹底完善而出!你天道再厲害,難道還能阻攔得了大道之勢嗎?哼!”

昊天凌空虛點,又一個金光燦燦的“地”字被勾勒而出,金絲銀筆,鐵畫銀鉤!昊天口中大喝:“地!”

金色的符文猛然膨脹了數百倍,被整個洪荒天地的修士們牢牢地記在心底。而後再次化爲蠅頭大小,飄回了慶雲裏。

“轟!”

又是一道紫色神雷轟然劈下,金燦燦的“地”字玄文閃爍着渾厚的土之氣息,將這道神雷徹底轟散。

很難想像,這麼小小的文字裏,竟然薀有如此龐大的偉力!

昊天卻不管不顧,手中的量天尺隱隱泛動着濃郁的生機。隨後又寫下了“玄”、“黃”、“宇”、“宙”……等玄文。

每寫一字,虛空便震動一次,降下紫色神雷,和虛空那些金燦燦的文字相撞。怎奈何昊天已是準聖中期的強者,這紫宵神雷並不能對昊天造成多大的傷害。

可是隨着後來玄文字數的逐漸增加,蒼穹之上的威勢也越來越嚴峻起來。無窮的電弧亂閃,無盡的烏雲堆積。真可謂稱得上是黑雲壓城城欲摧!當然了,昊天由此所遭受的神雷威能也是節節攀升。

原來,創造玄文一方面使玄門有了自己完美的傳承,使鴻鈞玄門不至於斷掉道法,對大道、對玄門而言可謂是功德無量。

而另一方面,也正因爲任何文字的出現,都將會泄盡天地之祕。而且。這不同於先天而生的大道符文,那些都是先天之文,絕非普通生靈能夠掌握的。

而昊天此刻所造的卻是後天玄文,修道之士可辨。假以時日,洪荒大地當再無祕密可言,所以造玄文又是一樁莫大的逆天之舉。即是逆大,必遭天遣。因此纔會引來神罰。

漸漸地,當昊天所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時。

“轟咔!”一聲巨響,烏黑的蒼穹驟然化爲了一隻冷漠無情的神罰之眼。

昊天立時被嚇了一跳,這算什麼事啊?沒想到還真形成了神罰!可即使有再多的無奈又能如何。這創造玄文已然到了關鍵時刻。此時放棄不僅修爲毫無寸進,便是道心都會留下陰影,此生永無望得證混元。

“轟!”

正想到這裏,天際的神罰之眼狂閃,一道粗如手臂的紫宵神雷轟然劈了下來。似一條出海的蛟龍,張牙舞爪的啃噬向昊天。

昊天眉頭緊皺,卻無法騰出手來抵擋神罰的攻擊。就見這條雷龍嘶吼着,死命的撞擊在了昊天的身上。剛剛被創造出來的兩千餘妖文。驟然光華大方。

金燦燦的光華形成鐘的形狀,將昊天牢牢的罩在了裏面。金色的鐘形罩子發出響徹天穹的陣陣轟鳴,震顫的虛空出現層層的金色波紋,強悍的聲波將紫色雷龍,擊的粉碎。

天庭看的分明的瑤池真武等人,不由得倒吸口涼氣。

“這也太詭異了,神罰啊!那可是神罰!” 九天玄女咬着牙,似乎看到了非常恐怖的事情,

“娘娘,這神罰如此厲害,不知道師父能抵擋得過嗎?”真武奇怪的望着天際的神雷,他可是對自己的化形雷劫記憶深刻。雷劫尚且如此難以對付,那這神罰理所當然的要厲害上百倍,上千倍。

“不用想了,這肯定是神罰!只是似乎這天帝所造的玄文,蘊含着某種大道之力,非天道神罰可破也!”瑤池眉頭輕皺道。

“轟!”

“嗎的,還真來啊!” 昊天低聲嘀咕了一句,隨手一招。古樸的造化鼎,悠然漂浮在昊天頭頂之上。手中掐了個法訣,昊天道“乾天坤地,給我收!”

天際的神罰之眼,還沒來得及衝到鯤鵬身前,就被造化鼎發出的無匹吞噬之力吞吸了進去。這些天罰之雷,化作了一條紅色的長河橫亙在昊天頭頂,直接越過了昊天,直投入造化鼎中。

當昊天勾畫出最後一枚“道”字時,天際的神罰之眼攻擊陡然變得狂猛了起來。

“轟隆隆!”

震耳發聵的轟鳴聲,震撼了整個洪荒世界的大能者,沒想到時隔多年,竟然還能夠看到如此聲勢浩大的神罰,真是好不壯哉!無數的洪荒大能者,齊齊將目光聚焦向了這天庭上。

“轟!”

就見天道神罰之眼凝滯了半晌,驟然開始了瘋狂的扭曲。無窮無盡的烏雲不知不覺間,從天際飄蕩而來,黑壓壓,沉悶的氛圍讓人喘不過氣啦。其內更是有萬雷涌動,雷波粼粼。巨大的轟鳴聲,響徹整個洪荒大地。數不盡的生靈在這浩蕩天威之下,瑟瑟發抖。

此刻的天庭空,完全成了雷域。莫說真武、九天玄女這幾個大羅金仙了,便是瑤池這個準聖都不敢輕易涉足天際。

一衆洪荒大能們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幕,擔憂地有之,高興的有之,甚至有的變態,在心中恨不得昊天被劈死。

昊天周身繚繞着青色的真元,碩大的造化鼎還在兀自吞吸着海溝中,源源不斷涌出的魔物。亂髮飛揚間,有如天神臨凡塵,蕩魔天地間。

當最後一聲雷響,天地間終於復歸清明。天際的神罰之眼也變得沉寂了起來。只是正陷入空靈的昊天可不管這些,此刻他的心神,已經被遁去其一所包含的生機之道全部吸引了過去。

“啪嗒!”

就在此時,洪荒大帝各處忽然騰昇起大片朦朧的不知名力量。這股力量分別涌入昊天身體中。濃郁的功德金光將昊天周遭數十丈的範圍籠罩其內,便是聖人都不可能探查。

功德入體後,亦是將昊天受天罰之傷後的虛弱靈魂,修復的完完整整,甚至更趨於圓滿!舒爽的昊天好似吃了人蔘果,無一個毛孔不暢快! 三十三通明殿,昊天垂目盤坐,頂上一畝鴻蒙玄光中,八萬四千文字如,綻放着金光,遊離其中,流轉變化,或如紅日初升,大光耀耀,或似河出伏流,一瀉汪洋;突而潛龍騰淵,鱗爪飛揚,突而乳虎嘯谷,百獸震惶;片刻又做鷹隼試翼,風塵吸張,轉眼幻化奇花初胎,矞矞皇皇,萬物蒼生,凡有氣有質之物,或用力量而搬運做作,或用智謀而採戰燒煉,無不在其中變化而現。

昊天對天祈禱:“天道在上,今吾昊天爲天庭之主,今創立大道玄文,爲這天庭建立文明傳承的橋樑,望天道鑑之。”

只見昊天剛剛對着這天道發過了誓言,只見天庭三十三天衆位天官頓時就感到元神之中就是一陣刺痛,緊接着一股信息頓時就從元神之中涌了出來,在仔細地瀏覽了一下這自己腦海之中涌現出來的信息,發覺各種奇妙、玄奧的法訣紛至沓來,竟是生平見所未見,其高明之處,不知道比自己所學高了何止萬倍,個個欣喜若狂,納頭便拜,稱謝不已。

而這昊天也得到了這天道的嘉獎,一抹巨大的玄黃功德氣頓時就從這洪荒世界的天際沒入了這昊天的身體之中。昊天得此功德之助,不僅道行大增,氣運更是一時無兩,修爲如火箭般蹭蹭往上漲。

昊天創立的大道玄文,講究的是契合天道運轉,最終的奧妙直通天道所在,若是能夠透徹,推演出完整地神通,道行就有聖人的境界,功德不再是限制,屆時只要法力足夠,立刻就能成聖,決不比三清符印遜色。

洪荒之中,妖族以妖文做符問道,巫族以巫文祭祀天地,除了聖人意念傳道,不着文字之外,其餘都在使用着妖文,現在昊天根據倉頡造字,創立大道玄文,實在天庭開天闢地的大事。天庭有大道玄文,不再使用妖族天庭的妖文,天庭終於徹底擺脫了妖族天庭的影響。道祖玄門終於在天庭立下了根基,從此玄門開始洪荒大興。

遠在混沌天外天的紫霄宮中靜坐的鴻鈞老道,忽然感覺收在腦際的封神榜一陣撼動,無奈將之取出一探,不由皺眉道:“創立大道玄文者,當可窺得天地奧祕,踏破虛妄之身,不受天書節制,得享永恆不死不滅!”鴻鈞點了點頭,嘴中喃喃道:“這孩子,不錯!“

卻說昊天創立大道玄文誓言一出!洪荒諸大神通者臉上表情各有不同,虛空之中,悶雷直響,諸聖擡頭朝天庭望去,雙手不斷掐算。

要說心思最爲複雜的就是三清了。本來嘛別人得了功德,關他們何事,三清最多也就羨慕嫉妒一下罷了,可是這造大道玄文的卻是天庭之主昊天。昊天即位以後,一直順風順水,道行和威望一直在提高。本類三清還看不起昊天,想把天庭控制自己手中。現在見洪荒中人幾乎只知道天庭昊天,而不知道三清聖人,還真是不適應!不過不適應就不適應,這只是個人感情,現在三清爲玄門聖人,這玄門的未來可是關係到自身的氣運,而氣運這東西飄渺之極,看不着也摸不着,卻可決定人的修爲與前程,三清自己也不得不爲之爭奪一二,這昊天做出了這麼大的事,增強了玄門氣運,反過來說也就從側面影響了三清的氣運,三清要是不嫉恨他還真是說不去。從另一方面講,這昊天也是有大毅力,大智慧之人,竟然能創立大道玄文,三清心中多少對他還是頗爲佩服的。

不管諸聖心思如何,這昊天創立大道玄文都是有助於天道運行,完善天道,造化洪荒衆生的大事,衆聖心中就是如何不願意,這嘴上卻是不聊了表現出來的。

”昊天師弟實有大毅力,大智慧之人,此舉功德無量啊!”老子扶額嘆道。衆聖也跟在老子後面,說了些昊天大德之內的話,準而又去談論其他事情了。

天庭上,昊天笑道:“本座修道參悟了一些精要,便說與天庭衆位天官,衆位天官各憑資質機緣,自行領悟就是了。”

衆位天官更是大喜,當下凝神靜坐。

昊天端坐在雲臺之上,三十六道白虹從天庭凌霄寶殿中射出,橫貫虛空,道韻密佈,仙音嫋嫋。以天庭凌霄寶殿爲中心,天庭三十三天沉浸在昊天威嚴、慈悲的無上道音之中。

昊天寶相**,皓同日月,普照寰宇。手中量天尺輕輕揮灑。無數七彩光華閃耀,帶起片片光雨。雙眼看似渾濁,卻似演繹星辰生死幻滅,萬物輪迴。

金木水火土五氣透胸而出,如同水汽,蒸騰而上,聚攏成畝田大小的慶雲。三朵斗大紫蓮紮根其上,舒莖展葉,其莖挺拔,蓮葉青翠欲滴,花瓣大如車輪,滴溜溜旋轉不停,吞吐無量星輝,噴灑無量靈雨。一青葫蘆來回搖擺,有煙霞聚攏霧氣繚繞,觀之不明;其上一玄青色紋有萬千玄妙金玉符文的寶印,崆峒印散發萬千普度神光周圍籠罩萬千祥雲。

只見黑白兩條魚頭尾銜接,演繹太極之相,黑魚白眼,白魚黑眼,兩股陰陽之氣從魚眼之中升騰而起,在虛空構造一黑白世界,演繹造化神奇,生死之祕。當真是天地之道,莫不以陰陽二氣造化萬物。 主宰三界 天地、日月、雷電、風雨、四時、子前午後,以及雄雌、剛柔、動靜、顯斂,萬事萬物,莫不分陰陽。

三朵紫蓮花開花落,盡顯枯榮奧祕,浩然仙光,不見其色,卻光耀心神,在慶雲之上來回遊弋,滋養寶蓮。大道銘文結成朵朵金花瑞氣,飄落天庭。

只見昊天右手一掐法訣,頓時無數天地靈氣、霞光瑞氣結成琉璃瓔珞倒掛而下,洗滌萬物心靈。閉目靜坐,雙腿跌迦而坐,發滾滾雷聲,傳不世之法。昊天以元神衍化大道聖法,慶雲上顯出種種道法神通,天地法則顯於衆人眼前。衆人只能憑藉先天靈慧聆聽天地之威,從中體悟大道。

昊天講的卻是那吸日月之精,引星辰之力,引氣入體,騰雲駕霧,渡劫化形之法,可以說是基礎中的基礎。只聽道道經文箴言演化天地至理,不見嘴動,不聞聲響,只有靈魂深處、識海內振聾發聵,,大音希聲,大象無形,一句句仙家名言在凌霄殿上空化爲朵朵白蓮,落入衆爲天官生靈泥丸宮之中。

濃郁的仙靈之氣將盧聖面容遮的朦朦朧朧,更顯玄奧。講起佛家經文,只見梵音不斷,隨後在空中顯化種種西方極樂世界的意境,天女散花,飛天起舞,珈藍唸經,比丘捻珠,金剛怒目,羅漢酣睡,菩薩慈悲,佛陀講經…..最後化作化作朵朵氤氳之氣繚繞的金蓮飄入生靈腦門,在其意識海中化作銘文,幻生幻滅,如同開天闢地,震人發聵。

衆位天官靜靜的聆聽這天籟之音。期間不時有人手舞足蹈,有人搖頭晃腦,又有人撓頭磕地,衆生之態,不一而足。

昊天隨着自己的講法,也深深沉浸在道的意境中,不可自拔,不見脣動,但大道之音更加滾滾如雷,天地亦爲之折身,只見清氣繚繞,白雲駐留,霞光橫貫,彩虹環身,此時的天庭凌霄殿前,氣象萬千,道意縱橫,雲海雲捲雲舒,幻生幻滅,霞光聚攏,變化各種形象。

講道分九次,前三次講的都是由凡入仙之道,爲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返虛,煉虛合道之法,有鍊金丹、有修元嬰,還有結舍利。再三千年講天仙、玄仙之道,講如何凝練法力達到天仙巔峯,又如何感悟一絲天道,進階金仙。又三千年講太乙金仙道果。最後一千年講那大羅神仙道果。

講完大道,昊天又開始演化種種神通,先演繹三十六天罡妙法:

斡旋造化、顛倒陰陽、移星換斗、迴天返日;

喚雨呼風、振山撼地、駕霧騰雲、劃江成6;

縱地金光、翻江攪海、指地成鋼、五行大遁;

六甲奇門、逆知未來、鞭山移石、起死回生;

飛身託跡、九息服氣、導出元陽、降龍伏虎;

補天浴日、推山填海、指石成金、正立無影;

胎化易形、大小如意、花開頃刻、遊神御氣;

隔垣洞見、迴風返火、掌握五雷、潛淵縮地;

飛砂走石、挾山海、撒豆成兵、釘頭七箭。

又傳授七十二地煞奇術:

通幽、驅神、擔山、禁水、借風、布霧;

祈晴、禱雨、坐火、入水、掩日、御風;

煮石、吐焰、吞刀、壺天、神行、履水;

杖解、分身、隱形、續頭、定身、斬妖;

請仙、追魂、攝魂、招雲、取月、搬運;

嫁夢、支離、寄杖、斷流、禳災、解厄;、

黃白、劍術、射覆、土行、星術、布陳;

假形、噴化、指化、尸解、移景、招來;

跡雲、聚獸、調禽、氣禁、大力、透石;

生光、障服、導引、服食、開避、躍巖;

萌頭、登抄、喝水、臥雪、暴日、弄丸;

符水、醫藥、知時、識地、辟穀、魘禱。

悠悠百載,滾滾長河東逝水般過去,昊天停止講道,睜開雙眸,只見其中道意橫生,一會仙家聚會,茗茶煉丹,一會佛陀講經,梵音檀唱,一會妖怪密謀,陰笑連連,一會惡鬼降臨,屍山血海…..

衆位天官見昊天停下來,衆位天官皆匍匐在地,頓三叩,以此表示感激;衆位天官幾乎都是洪荒散修,能有機會聽此深奧妙法,無不大喜,感激萬分。 天庭,凌霄寶殿。昊天高居龍椅,面色威嚴,淡然看着下方恭敬的羣臣,聽着九天玄女稟報。

“啓稟帝君,臣有負君上所望,未能突破準聖。”九天玄女面色有些慚愧般,叫道。

“無妨!”昊天微微搖頭,淡淡道:“此次你的任務只是輔佐人皇,謀取功德,突破準聖最好,若是不能突破也無礙。如今瑤池仙境,少量蟠桃已然成熟,賜你九千年蟠桃一顆,可助你鞏固境界。”

有功激賞,有過重罰!

爲君之道,王者之道也!

“臣,謝帝君!”九天玄女聽昊天的話,則是心中大喜。要知道九千年蟠桃可是極爲難得啊,九千年一熟,人吃了與天地齊壽,日月同庚,等閒時候,哪裏有機緣品嚐如此珍貴的瑤池奇珍。九天玄女興奮不已、感激涕零,因此急忙叩謝,叫道。

“”昊天。

見沒什麼事情,昊天宣佈退朝,羣臣紛紛告退,昊天也再次往瑤池仙境走去。

黃帝之孫顓頊,二十歲得黃帝傳位爲人皇。以陳都爲都城。時光苕再,歲月如飛。

卻說顓頊的治世數十草,功業未建。唯恐不能上追三皇,日夜憂慮,愁眉不展。

其時有一大臣,名爲仲容,昔日曾經追隨黃帝,乃與顓頊殞言道:“西南之地,有一族,名爲九黎巫族,不敬天地,不拜神明,不事生產。不從教化。陛下治平天下,無有悖逆,皆從人教。巫族既頑劣不化。何不徵之?”

其時經軒轅治世,歷時良久。天下承平,妖巫舊事,漸漸爲人所淡忘。

只是顓頊顧也非無智之輩,拒絕道:“巫族乃是遠古大族,先皇在位之時,削平天下,尚未曾動巫族分毫。如今四海承平。洪荒清淨,豈可擅動刀兵?”

仲容道:“先帝在位時,因有炎帝守護巫族,故未徵之。如今時移世易,大不相同,巫族卻仍然頑固不化,不順天時,不尊人教,只拜祖巫,豈可相容?若是西、南之民皆效法其事,陛下治世大業,只怕不僅無功,還有被蠶食之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