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傢伙當時一定是覺得穩贏了,沒想到羅南陡然發力,都沒有給他第二次的機會。

現在想想,羅南也是一陣后怕——太古十九道果然不是好惹的。

一個個都是怪物中的怪物啊!

這種時候,還不趁機溜走,更待何時?

羅南收斂氣息,看著費武變回原形,然後去採摘那朵白色蓮花。他準備迂迴一下,再往陵墓群的方向而去。

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平靜的森林裡,忽然響起了一聲熟悉的「嗷嗚!」。

羅南後退的身影頓時就僵在了那裡!

他的表情蛋疼無比。

而與此同時,不遠處的費武警覺抬頭,大喝一聲:「誰在那裡!」

他抓緊了那朵心意通,猛然縱身一躍,一眼就看到了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

他的身邊還帶著一隻狗。

那條狗還用特無辜的眼神看著他。

費武當時就陰狠地笑了:

「原來是持劍人先生吶。」

「我還以為是什麼人鬼鬼祟祟呢。」

……

從費武一開口,羅南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

因為他感覺到了對方的殺心。

持劍人的頭銜,對於太古十九道的人來說,都是一個恥辱。

在外面,有帝國律法保護,羅南自然可以放縱一點。

但是到了彗星上,到了遠離文明的野蠻之地,就是誰的拳頭大誰說話了!

羅南忽然覺得,羅老虎讓自己來彗星上,是不是也存著這份意思呢?

一味的躲避總歸不是辦法,作為太古十九道的敵人,他遲早有一天要面臨他們的挑戰的。

只不過這天或早或晚罷了。

而在這座森林裡,沒有第三個旁觀者,沒有人會阻止費武的任何行動。

所以羅南也沒有後退。

因為他知道,此時後退,只會暴露出自己的命門。

他只是淡淡地說:「我是路過。」

他瞪了地上那隻忽然出現並打招呼的土狗一眼,補充了一句:「遛狗。」

此言一出,燒餅頓時就不樂意了。

他怒目而視,還沒等羅南和費武反應過來,他直接消失,然後重新出現。

再次出現的時候,他的嘴巴里,還叼著一朵白蓮花。

費武愕然低頭,旋即暴怒:「果然是最無恥的持劍人!」

「居然嗾使你的寵物偷我東西!」

「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

話音未落,他的身影宛如雷霆一般壓了過來!

恐怖的氣浪彷彿萬丈波濤,僅僅是起手的氣勢,就壓的羅南快踹不過氣來了!

剛剛還想和費武硬碰硬較量一番的羅南直接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雙足猛然發力,順便抱起燒餅,身影嗖的一閃,勉強躲過費武的一擊。

然而他還是被附帶的氣浪打的腦袋一蒙,鼻孔都流出血來!

「好強悍的力量!」

羅南心中駭然,當下他不由一拍燒餅腦袋:

「燒餅,跑路啊!」

……(未完待續。) 羅南真的很無語。

他根本不知道燒餅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他也沒有指示這傢伙去搶費武的白蓮花。

但這一切偏偏就發生了,他什麼都不能解釋。

當下他唯一的辦法就是——逃!

當然,以他的武道功法修為,就算暗中丟幾個巫術加速,估計也是跑不過費武的。

所以他只能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這條神出鬼沒的狗來。

他可是親眼看見小安和他一起忽然消失,又或者忽然出現的。

燒餅果然沒有辜負羅南的期望,或許是他也感覺到費武身上恐怖的氣息,在第一時間裡,一股奇怪的力量將羅南包裹住。

嗖的一下,兩人就消失在了費武眼前。

轟!

氣浪橫飛。

費武一拳砸在了空處,造成的聲勢雖然浩大無比,但是他卻看不見羅南和那條狗的身影了。

「豈有此理!」

費武怒了,這一刻,他是真正動了殺心。

自己辛辛苦苦打敗那條異種巨蟒才得到的心意通,就這麼被那個狗屁持劍人搶走了。

這個仇,非報不可!

於是他以最快的速度打開了腕錶,聯繫了幾個人。

幾分鐘之後。

森林區深處某坐標,四個道館傳人完成了集結。

黑山道館費武、黃庭道館何中才、天劍道館寧子夜以及青蘿道館段鶯鶯。

「剛剛聯繫過魏山了,他說他被傳送的比較遠,而且身邊有其他事情,就不準備插手了。」

何中才的眼中閃過一絲陰冷:「魏山這個傢伙,圓滑無比;虧周一川還把他當成好朋友,結果被那個無恥的持劍人害死了之後,魏山一點行動都沒有。上一次在海棠武館,他也是眼看著我們兩個受辱。」

「我看這個持劍人,只不過是一個運氣好、撿到了殺豬劍的無恥敗類罷了。」

青蘿道館的傳人是一個面容姣好的女子,只不過此時的她,臉上帶著一股煞氣:「當初他主動提出要加入探索計劃,我正求之不得。」

「現在是除掉這個敗類最好的機會。我們每一個人的武功都數倍於他,唯一要小心的,就是不能讓他輕易逃走了。」

其餘三人紛紛點頭。

「根據張嵐給我們的消息,那個源和楊青鋒是不知道腕錶還有聯繫功能的,這是一個突破點。」

寧子夜沉吟說:「而且他應該也沒有意識到,他帶的腕錶上,有一個追蹤程序。在傳送之前,張嵐私下裡給了我這個。」

說罷他取出了一個黑色的小卡片,卡片的大小和腕錶上的一個外接卡槽剛好對上。

寧子夜將卡片插入其中,腕錶上的地圖自動浮現,並出現了一個模糊的紅點!

「這傢伙逃的好快!」

段鶯鶯冷冷地說:「不過逃得再快也沒有用。如果他一輩子躲在白家的艦隊里,或許還能保得性命。既然他來到了這個地方,我就要親手為一川報仇!」

說罷,在寧子夜的引領下,四名道館傳人結成了臨時的聯盟。

這個聯盟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殺死那個無恥的敗類持劍人!

……

黑暗的森林似乎永無邊際。

羅南無語地看著燒餅,後者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小安呢?」

羅南當然不會傻到去問他是怎麼抵達彗星97號上這種愚蠢的問題的,時光巨龍的後裔,自然有一些不同尋常的本領。

他更在意的是小安是不是也來到了這個星球上。

在他的印象里,這對主僕應該是形影不離的才對。

誰知道燒餅大搖其頭。

他將那朵白蓮花撕下來一張花瓣,非常人性化地遞給了羅南。

羅南恍然大悟。

雙方根本不能交流,但是有了【心意通】,一切就不一樣了。

當下他將那花瓣撕成兩半,一半自己吞了,一半遞給了燒餅。

花瓣入腹,羅南便感覺到了一股清涼的力量開始充盈自己的身體。

四層的十一訣自動運轉的速度,居然加快了一倍。

更有趣的是,他的腦域中,彷彿多了一條絲線,和眼前這條狗完成了鏈接。

「燒餅?」羅南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後者的精神力一陣波動,儘管意思還是很晦澀,但是羅南總算明白了來龍去脈。

這一次,的確是燒餅自己一個人的行動。

他的主人小安據說有別的事情去忙,並沒有抵達彗星97號上。

當然,燒餅也不是來專程保護羅南的。

彗星97號上,有他需要的東西——時光之心。

如果羅南對燒餅的精神力傳遞解讀沒有錯的話,目前的燒餅已經收集到了三顆時光之心。

而第四顆時光之心對他意味重大。

他本來是一頭時光巨龍,儘管從年齡上來看,他還是一條幼龍,但是已經具備非常恐怖的實力了。

然而因為一個強大的存在,在燒餅剛出生的時候,就對他下了一個詛咒。

他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他還保留著時光巨龍的部分能力,但實力其實已經大幅度下降了。

小安和他都具備進入超維世界的能力,但是因為這個身體約束太多,燒餅希望能夠在進入超維世界之前,完成對詛咒的解除。

而解除詛咒的辦法就是時光之心。

一共需要四顆時光之心,才有可能完成對燒餅詛咒的解除。

所以他一個人——或者一條狗就這麼跑到了彗星97號上。

而他之所以找到羅南,是因為在之前的尋找過程中,燒餅發現存有時光之心的某個地方,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

「一般人進不去?難道我能進去?」

羅南很好奇。

燒餅點頭:「你……種子……是鑰匙。」

羅南猜這傢伙想表達自己身上的種子是通往某個地方的鑰匙的意思。

作為一頭幼龍,燒餅的表達能力相當差勁,羅南也是從精神力溝通中,連蒙帶猜地進行解讀的。

獨寵萌妃:蛇王太霸道 而除了時光之心之外,他還意外地看到了一些畫面:

茫茫宇宙之中,一個又一個荒涼的星球。

他獨自一條狗(龍?)漫無目的地走過。那個時候,他剛剛還無法接受詛咒的現實,他對一切都是那麼倦怠和無精打采。

一直到某一天,他在一個古代文明的廢墟里,看到了一個正在睡覺的女嬰。

他本來想直接走的,但是那個女嬰醒了過來,直勾勾地看著他。

那目光,看得他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