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個魔人雖然也不算是標準的普通話,但也能勉強聽懂。”

“不需要。”我眉頭皺起來,隨後這個魔人便退了回去。

我回到房間桌子上,也沒感覺到什麼,而艾唐唐卻對我說:“有點不對勁。”

“怎麼了?”我看着艾唐唐問。

“魔族的客棧不會這麼熱情,更不會有什麼店小二主動上來詢問我們需要什麼,平時即便是叫這些店小二做什麼事情,他們也是很不情願的。”

艾唐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難不成我們被人盯上了?”

“那我們趕緊離開?”我問。

“不用,如果真有什麼人確定我倆的身份,估計就不是一個人來試探,而是直接一大堆人過來抓我倆了。”

“放心吧,我倆身上的煞氣沒有任何問題,最近你也不要隨意說話,就算是被發現了,在這城鎮裏也是安全的。”

“即便是有厲害的魔盯上我倆了,也不會在魔族地盤的城鎮上動手。”艾唐唐自信滿滿。

我卻是不怎麼放心。

艾唐唐看我還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拍了拍我肩膀:“放心啦,敢在荒州城市裏隨便殺人的,也只有荒芒跟萬魔之王了。”

“荒州的這個規定還是很嚴格的,無論是誰,除非荒芒一個等級的魔頭或者我們妖族的大妖,纔敢這樣做,但是他們那個本領的人,想殺一個人,也會給荒芒打一個招呼,畢竟也不算什麼麻煩事。”

艾唐唐對魔界的瞭解真的忒多了,這要放我一個人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犯了諱忌。

聽到這,我不由也有了一個奇怪的問題,我問:“你說你們妖族的妖怪想來這邊殺人,也會知會荒芒一聲?你們妖族跟魔族不是死敵嗎?”

“是死敵沒錯,但魔族所謂禁止妖族進入領土,也只不過是針對普通的妖怪,我們妖族的大妖進入這裏,稍微打扮一下,難不成還會被發現?”

艾唐唐道:“事實上,很多我們妖族的大妖和一些魔頭,私底下關係還不錯。”

我點頭:“哦,我明白了,這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艾唐唐說:“吞天你知道吧,他其實當初就是我們妖族的一個大妖,跟一個魔族的魔頭關係很是要好,大概是幾百年前我忘記了,反正那個魔頭被我們妖族圍剿殺死後,吞天就叛出妖族,最後在我們妖族的追殺中,逃入陽間。”

看樣子魔界的妖族跟魔族,並不是想象中,很簡單的兩方對立,而是很複雜,關係錯綜複雜。

我摸了摸額頭問:“你們魔界的關係忒混亂了。”

“可不是麼,妖族的領地其實很大,魔族就七個州,我們妖族有足足十二個州,雖然妖族大義上是我們龍族統治,但也只有八個州處於我們龍族的統領,還有四個州……”

我聽艾唐唐說了這些,急忙道:“別說,別說,我去,光是聽一聽腦袋都大。”

“我倆還是好好琢磨怎麼從荒芒手裏拿到三清斷魂戒吧,別考慮這些有沒有的東西。”我說。

艾唐唐思索了一會道:“其實想從荒芒手裏拿到三清斷魂戒是特別困難的事情,最好的辦法就是告訴他我的身份,然後用我父王的身份來讓他把三清斷魂戒給我。”

我搖頭:“不行,如果這樣做,你也回不到陽間了。” 突然我想到還在魔界的一個人,羅方。,

“你能聯繫上羅方嗎?”我問。

聽說羅方在魔界建立了一股勢力,如果能找到羅方幫忙,應該會順利不少。

“想聯繫羅方就得通過我那些哥哥姐姐,雖然他們肯定會幫我,但這件事情,也會讓我父王知道。”艾唐唐一臉愁容。

我問:“讓他們幫幫忙,不告訴你父王不就得了?”

“不可能的,我那羣哥哥姐姐你別看在外面威風凜凜的,一到我父王,就跟小貓咪一樣。”

“貓急了還抓人呢。”我笑道。

“不是啦,他們反正就是很怕我父王就對了,也只有我敢大庭廣衆之下扯我父王的鬍子。”艾唐唐一臉驕傲的說。

我說:“還嘚瑟上了?這也能當吹牛的資本?”

剛說完我就感覺自己說錯話了,這特麼還真是吹牛的資本。

特麼的,扯龍王的鬍子,這特麼換我,我成天在家門口安個喇叭,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循環播放這種戰績。

算起來,艾唐唐此時也算是較爲低調了。

“繼續走五天,就能到荒州城了,到時候我們再想辦法。”艾唐唐說。

我跟着艾唐唐,在接下來的五天,在這魔界也算是見識了不少的東西。

這裏面很多新鮮的奇聞,是在陽間根本不能想象到的。

來這裏之前,我怎麼可能會把魔跟種莊稼聯繫起來?

甚至這裏還是存在法治的一個社會。

在這些天路過的很多城鎮上,都能看到魔兵處理糾紛之類。

當然,還是有一些強大的魔是擁有絕對的特權的。

這樣的魔一路上我跟艾唐唐也看到不少,這裏有一個很奇怪的制度。

只要你和一個人起了爭執,把一個人打傷了,只要魔兵過來,你能把魔兵也打趴下,你就是沒錯的,你就是絕對正確的。

當然,殺人不行,這也只是荒州的規矩,據說在魔族領地的其他地方,即便殺了人,來處理事情的魔兵打不過你,你就沒罪。

我看到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心裏終於有些感動,特麼的,這種規矩纔是魔族嘛,之前我看到的都是什麼玩意。

種莊稼的魔,經商的魔,做小販的魔,特麼的,跟幻想的差距也太大了。

所以我看到這種事情發生之後,心裏反而舒服了一些。

就在距離荒州城還有半天路程的一個小鎮上,我和艾唐唐路過。

這些天一路下來,都沒有發生過什麼重大的事情,原本我還以爲這一路上都會平安無事,沒想到的是,還是出事了。

一個看起來賊眉鼠眼的魔,咳咳,當然,大部分的魔在我的審美中,基本上都是屬於賊眉鼠眼的範疇內,不過我敢發誓,這個魔,是我一生中,看到過最賊眉鼠眼的一個傢伙。

怎麼來形容呢?

有的魔看起來是凶神惡煞,有的魔是欺軟怕硬,而這個傢伙,長着一副嘲諷臉,好像就是在告訴別人,我不是好人。

出事的起因很簡單,這個魔來偷艾唐唐的包。

艾唐唐是什麼人?她一身偷東西的本事又不是吹出來的。

這個魔撞了一下艾唐唐後,艾唐唐手裏反倒是多了兩個裝滿了鐵幣的袋子。

https://ptt9.com/127415/ 那個小偷一摸自己身上,發現東西竟然不見,蹬了艾唐唐一眼。

如果僅僅是這樣,或許這小偷就會明白自己遇到高手,就此撤退。

沒想到艾唐唐反偷了他的錢包後,還嘚瑟的說:“喲喲,好多錢,阿秀,我倆可以吃大餐咯。”

艾唐唐一身的嘲諷屬性技能點,估計也是點滿了。

那個小偷一聽,眼睛就冒火了。

也對,人家偷你東西,本事不如你,身上的錢被你反偷了,這也就算了,可你還嘲諷這算什麼道理?

小偷立馬指着我倆大吼:“抓小偷!”

街上的那些魔都是隨意的看了一眼,或許對於這種事情太司空見慣,所以壓根就沒有要管的心思。

可街道左邊的一條黑衚衕裏,衝出來三個魔。

這三個魔一副老子是救世主,老子要匡扶正義的跑到我跟艾唐唐面前,一臉兇狠的看着我倆。

“把偷的錢全交出來!”其中一個將近有兩米高,渾身肌肉疙瘩的魔威脅的看着我說道。

這三個傢伙顯然是跟剛纔那個小偷是一夥的,人家路過的都沒閒心情搭理呢,結果這三哥們在黑衚衕裏,聽到呼喊聲就拔腿衝出來,真當自己是超人,哪裏有危險,瞬間就到呢?

“不要臉,明明是他想偷我身上的錢。”艾唐唐瞪着這兩米高,身材壯碩的魔說。

我扯了艾唐唐的衣角一下,要知道,此時我倆雖然身體涌出煞氣是沒錯,但那是吃下去的那顆珍珠幫忙。

真和人鬥起來,我的道術,瞬間就得露餡。

到時候被人發現是人類,反而會有大麻煩。

但艾唐唐卻跟一根筋一樣,絲毫不慫,指着這兩米高的魔就罵:“你看看你,堂堂兩米高的壯漢,不去爲妖,呸呸,不去爲我們魔族效力,竟然做這種小偷行爲。”

艾唐唐越罵越嗨,各種嘲諷他們幾人,他們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我站在艾唐唐旁邊,拉了拉艾唐唐的衣角小聲的說:“喂喂,差不多得了。”

“等會,我還沒罵夠呢,你看這附近有賣茶的沒,我口渴了。”

艾唐唐說着,就對這幾個大漢說:“你們在這等着,等我去喝口茶,回來繼續跟你們罵。”

說完艾唐唐還真就往街邊的一個茶攤走去。

我看那幾個魔臉色鐵青,顯然是被氣得快半死。

要知道,雖然在荒州的城鎮裏有不能殺人的規矩,但依然可以把人打得半死,然後拖出城外再殺死。

只要不是在城市內發生的事情,荒芒就不會管。

總裁把我認成救命恩人後 我急忙跑到艾唐唐身邊,艾唐唐此時拿着一碗茶,很豪邁的喝呢,有一股繼續跟那羣傢伙大罵一場,誓不罷休的氣場。

“你拉我幹啥啊,讓我繼續跟他們罵一會。”艾唐唐被我拉着往城鎮外跑,一邊說。

“罵個屁,先出城鎮再說。”我說道。 絕對不能在城鎮裏面和這些傢伙打,只要打起來,我的身份就會暴露。

“跑什麼跑啊,他們很弱的。”艾唐唐氣喘吁吁的被我拉着往外面跑。

“別說話。”我拉着艾唐唐一口氣跑出了城鎮。

原本還想好好休息,沒想到竟然這樣讓艾唐唐給連累了。

那四個魔民也都跟上來了,或許他們認爲人數比我們多,況且我們這邊還有一個弱女子。

剛跑出城鎮,這裏的魔民挺多,我倆一直往荒州城的方向跑了兩公里,進入一片樹林才停下。

進入樹林後,我也實在累得夠嗆,不能繼續跑了,繼續跑下去,估計等後面幾個魔民追上來就沒力氣解決掉他們。

“就在這裏收拾他們四個。”我說完,便把用油紙包裹着的三清化陽槍取了出來。

其實我還一直挺想和這些魔民打一場。

雖然來魔界好幾天,艾唐唐也大概形容過這些魔民的實力,但自己試一試總是好的。

後面跟上來的這幾個魔民實力也算不上太弱。

我想不管是在魔界還是在陽間,敢玩這些歪門路的,應該都是有一些實力的纔對。

https://ptt9.com/91469/ “你去森林外面幫我把風,注意一下;?,如果有大批的魔民之類的路過就趕緊提醒我。”我對身邊的艾唐唐道。

這個樹林並不算很大,並且還在道路旁邊,如果有魔族的商隊之類的路過,被發現就糟糕了。

“好嘞。”艾唐唐點頭,這個時候,那四個魔民也走到我們面前。

艾唐唐往外面去把風的時候,其中一個魔民還想上去阻攔,我拿着三清化陽槍朝着這個魔民就刺去。

這隻魔民急忙往旁邊一躲。

反應速度很快,在他往旁邊躲的瞬間,我趕忙扭轉槍的方向,往他躲的方向刺去。

撲哧一聲,三清化陽槍直接刺進他的胸口中。

轟!

史上最牛帝皇系統 這隻中槍的魔民渾身開始崩潰,整個人化爲一片黑色的霧氣,消散在了森林中。

反應速度很快,力氣應該也很大。

不知道用什麼樣的道術才能解決,因爲我的三清化陽槍殺妖邪基本上都是一槍斃命,中了槍就會死。

不過剛纔那個反應速度,肯定是比惡鬼要厲害一些。

如果是普通的人,一個同伴直接這樣輕易的被殺死,都會一窩而散。

可那三個魔民眼睛紅彤彤的看着我。

其中長相猥瑣的魔民眼神冰冷的看着我:“人類?竟然是人類。”

“人類爲什麼會來我們魔族?你死定了人類,進入我們魔族地界的人類,從來就沒有能活着離開的。”這個魔民說道。

“是嗎?”我笑了一下:“殺了你們三個,誰知道我是人類?”

說完,我衝上去就一槍往這傢伙扎去。

這傢伙急忙往旁邊躲。

他們三個壓根不跑,而是跟我拼命起來。

如果他們爲了保命,躲避三清化陽槍反而好辦,因爲他們不管往什麼方向躲,我的槍都能跟過去。

但他們不要命一樣的衝上來,我的三清化陽槍一次也只能殺死一隻,而另外兩隻可就難辦了。

他們此時就是這樣的打發。

那個猥瑣魔民根本不躲,直接用胸口朝着三清化陽槍撞了上來。

三清化陽槍刺進他的身體後,他更是直接用手死死的抓住了三清化陽槍。

“啊!”他大吼了一聲,另外兩隻魔民手裏各自出現了匕首,其中一個朝着我的腦袋刺,另外一個往我的胸口捅。

我只能鬆開三清化陽槍,後退,躲開這一下。

“哈哈。”那個猥瑣的魔民大笑了一聲後,整個身體也變成了黑色霧氣,消散掉了。

而三清化陽槍則變回燒火棍的模樣,鐺的一聲掉在地上。

糟糕。

那兩個魔民見我手中沒有了武器,更是兇悍的衝了上來。

我一邊後退,一邊咬破右手的腳尖,用鮮血在左手手掌上開始畫符:“天地無極,乾坤借法!”

唸完,我一掌朝着比較近的那個魔民額頭拍去。

在隔着一米遠的地方,這隻魔民便被我的掌心雷給拍得倒在地上抽搐起來。

而另外一個魔民已經到了我的面前,我更是來不及用第二掌。

他匕首朝着我心臟的位置刺來。

我急忙往旁一躲。

我胸口依然傳來劇痛,雖然我躲開了致命的一下,但傷勢也並不輕。

“去死吧。”這個魔民用力的把匕首往我胸口裏面刺。

我心裏這叫一個納悶。

你說,這些魔民至於這麼拼命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他們想偷我們錢包吧,此時就跟我殺了他們全家一樣拼命。

我一腳踹開這傢伙,看着依然插在胸口的匕首,也不敢隨便拔。

“哈哈,人類,你死定了。”這個魔民說完,轉身就狂奔出了森林。

我原本還想追,可剛動一下,胸口就是一陣劇痛。

我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

很快艾唐唐走回來,看到我的傷勢,急忙走過來問:“什麼情況,我剛纔看到一個魔民還從這裏逃走了。”

“太大意,不小心讓他給跑了,你怎麼沒攔住它?”我問。

艾唐唐撇嘴說:“我哪敢啊,我只要在這裏稍微用妖氣,很快就會被附近的魔民發現。”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