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個時候,爺爺品著茶,津津有味的看著。

同時,韓彬快速奔跑起來,這次不再是像之前直衝紅魔,而是繞著紅魔奔跑。偶爾輕微的跳躍一下,又是一個錯身閃避,又是猛的跳躍。

便是在此時,韓彬左腳一跨,而後以左腳為中心,直接一個轉身,空間漩渦便在他背後出現,可就在此時,韓彬突然間憑空消失,一個眨眼之後他盡然直接出現在距離紅魔十步之外的空中,並且極速沖向紅魔。

就在這時,韓彬心中吼道「火來」。 遠夢輕無力 而後直接想來吐出漫天大火,直撲紅魔而去。

就在如此危急的時刻,紅魔突然間眯著眼,在漫天大火朴來的前方,一個巨大的空間漩渦瞬間形成,所有火焰全部撲進巨大的空間漩渦之中。

同一時間,在韓彬的正上方,空間漩渦另一端出現,火焰直衝韓彬,在韓彬大驚的神色之中,火焰撲在了他的身上。

「嘭!」 ?「比利,你到底行不行啊?」魅姬焦急的詢問道。「都這麼久了,也不知道韓彬怎麼樣了。」

一旁的比利正在不斷模擬推算著空間漩渦的痕迹。

「找到了!」頓時比利的臉色卻變得異常難看。

「怎麼了?」這時元乾則好奇的詢問道。

「根據三維空間痕迹的推算,目前所推算到空間漩渦另一端的痕迹在澳洲。」比利臉色難看到。

「澳洲怎麼了?」周塵詢問道。

「以目前泰山最快的飛機,要到澳洲最快也要一個小時,誰也不知道這一個小時之內韓彬會不會有事。」比利鄭重說到。「而且即使我們去了澳洲,要在整個澳洲找到韓彬的位置,那也不一定能夠做到,甚至紅魔可以直接轉移地方,那樣我們就白跑一趟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幾個一旦去了澳洲,其他特能者組織就有可能趁虛而入,別忘了我們的絕對戰爭。」

「那你說怎麼辦?難不成我們就什麼也不做?」魅姬指著比利焦急的吼道。

「我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相信韓彬,他是金剛王,一定能夠化險為夷的。」比利看著魅姬勸說道。

「也就是說,你放棄了韓彬,對吧?」魅姬眼神鄙視道。

而後看著周塵說到。「費特,你全力以赴能夠飛多快?」

這時,費特羅爾自信的說到。「帶著你也比你們地球上的飛行器快。」

而後,魅姬看向元乾鄭重說到。「給你兩個選擇,是男人的話就一起去。」隨即撇了一眼比利說到。「如果承認你自己是個娘們,哪裡就躲著吧!」

「韓彬是我的朋友,他有難怎麼能少了我元乾。」元乾身邊仙劍長鳴,劍氣蘊而不發,如蓄勢待發的強弩,危機而震懾人心。

「那還等什麼。」

這時,周塵徹底變身成為費特羅爾,赤紅色的皮膚,超過兩米的身軀,背後蝠翼伸展,四隻手臂完全張開。

猛然間,額頭雙角之間的赤色火焰瞬間暴漲,環繞在費特羅爾的身上,而後聚集在腳下,形成一片火雲。

「好了,上來吧!」費特羅爾得意的說到。

魅姬靠近火雲試了一下,卻發現此時火雲的溫度很低,而且彷彿有一層薄薄的火膜,卻很堅固。

魅姬大膽的踩了上去,這時費特羅爾肋下兩隻手臂抓著魅姬的胳膊,而後蝠翼一拍,瞬間一飛衝天。

同時,元乾也踩上飛劍,白衣飄飄如謫仙般瀟洒,如一道彩虹般飛逝。

看著離去的三人,比利皺著眉頭,而後身上光圈一閃,便消失在原地。

………………

「嘭!」

強烈的火焰洪流一瞬間便衝擊在韓彬的身上,熾熱如岩漿般的力量在韓彬身上如鞭炮般炸起,而後韓彬又被炸出去,摔進迷宮。

「呸!」

爬起來吐了口唾沫,韓彬氣喘,臉色難看的盯著紅魔。與紅魔交手半天,他一點便宜都沒有佔到。

「這就不行了?看樣子金剛王的確越來越弱了。」紅魔嘲諷道。

「再來!」韓彬臉色漲紅,怒吼著。

這次,韓彬再沒有直接沖向紅魔,反而是抓起身邊的石頭用力直接丟向紅魔,同時腳下發力,再次奔跑起來。

一時間大小不一的石頭接二連三的砸向紅魔。見此,紅魔目光之中充滿了藐視,一時間身邊數個空間漩渦出現,這些砸過來的巨石也都砸進空間漩渦之中。

也就在這個時候,空間漩渦的另一端出現在韓彬的周圍,巨石則是接二連三的砸向他。

但就在此時,面對第一塊石頭,韓彬沒有一拳打碎,反而是手掌貼著巨石,以四兩撥千斤之勢撥動巨石從另一個方向砸向紅魔。

如法炮製,其他的巨石也都被韓彬以此法重新丟過去,砸向紅魔。如此手段也讓紅魔一震,一塊塊石頭不斷在韓彬與紅魔之間來回撞擊,卻被撞不到任何人,同時韓彬也在不斷的移動著,時而隱身,時而顯現,將紅魔的節奏也不斷擾亂。

「好,竟然能夠想到這種辦法。」遠處爺爺品著茶讚歎道。

如此方式,對於紅魔來說可謂是耗費心神。

隨著這樣的方式,韓彬也越來越靠近紅魔。此時,紅魔雖然戴著面具,但也心神越發凝重,同樣身體在不斷後退,讓出更多的空間來給他反應。

便是在此時,一瞬間韓彬又隱身,紅魔則是眉頭緊皺,感應韓彬的空間軌跡,但在眨眼之後,韓彬又出現在另一邊。

緊跟著,數塊石頭砸向韓彬,韓彬依法炮製的還給紅魔,而後韓彬又隱身消失。

眨眼之後韓彬又在另一邊出現,但在出現的同時,韓彬吐出大水,衝擊向紅魔。

同時,控制住水流如浪花一般,一重接一重的打向紅魔。不斷砸過來的巨石也被韓彬丟進水流之中,隨著水浪砸向紅魔。

一時間如同水漫金山一般,水浪夾雜著巨石讓紅魔有幾分措手不及,韓彬則是消失在水浪之中。

這時的紅魔神色也凝重起來,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也有了幾分手忙腳亂。畢竟水浪不是巨石,沒有那麼容易直接用空間漩渦給引導,而且水流的動向也影響著空間痕迹,如此一來紅魔也沒辦法感知韓彬的位置。

也就在紅魔為難之際,突然間水浪大增,環繞著紅魔形成一個圈,其中夾雜著巨石狠狠地打向紅魔。

但就在這一瞬間,紅魔突然間冷笑道,一個空間漩渦出現在紅魔的身前,他一步跨出直接消失,留下流浪不斷相互衝擊,巨石相撞。

而在水浪的外圍,空間漩渦再現,紅魔直接從其中悠閑的走了出來,同時大笑著。

便是在此時,突然間一直拳頭現在在紅魔的身後,用力一拳打向紅魔。還在得意大笑的紅魔突然間如同被卡住脖子一般,同時身前又出現一道空間漩渦,紅魔以最快的速度鑽進空間漩渦之中。

可就在他踏進空間漩渦的那一剎那,韓彬的拳頭還是打在了紅魔的身上,紅魔踉蹌著直接消失。

而後在廣場的邊緣處,紅魔再次出現。但瞬間紅魔噴出一口鮮血,直接將臉上的面具衝掉。

「很好!」抬起頭,紅魔臉色陰沉難看的直視韓彬,冰冷的聲音如同來自九幽。「之前只是陪你玩玩,的確是我小看了你。既然遊戲已經結束,那也就沒有再玩下去的必要了。」 ?萬里高空之中,一道火光以極快的速度破空而行,劃破長空,只留下一道長長的尾。

而在火光的不遠處,便是一道白影,飛逝而去,出入雲端似仙人架雲,神妙無比。

便是兩道流光一閃而過,彷彿海天相接之處都重重破開,強行突進,不斷暴增的劍氣在重重的風阻之下,如同磨劍一般,將其淬鍊的更加鋒利。

倒是火雲時不時收縮一下,而後火焰又暴漲幾分,不斷衝擊的氣浪在火雲周圍形成一層冰霧,為火雲增炫不少。

在如此高速飛行之下,目光所及之處有著一片廣袤的大陸。

魅姬此時興奮的喊著。「費特,再快點,前方的那片大陸就是澳洲。」

「沒問題。」費特羅爾背後翅膀用力拍打,破空的氣流聲呼嘯著,響徹天空。

十來分鐘之後,魅姬三人來到澳洲大陸。一進去澳洲地域,元乾就釋放元神,搜索著韓彬的蹤跡。魅姬的特異功能更是全力以赴,感應著韓彬的力量波動。費特羅爾的第三目睜開,勘查著有沒有什麼隱匿的地方。

整個澳洲環繞著找了一圈,三人都沒有找到韓彬的蹤跡,這讓魅姬更是焦急萬分。

「怎麼辦,我們已經來到了澳洲,可就是找不到韓彬的蹤跡啊。」魅姬神色急切的喊到。

「可惜,我只懂修劍,要是上古仙術未曾失傳,以千里搜魂術便可輕易的找到韓彬。」元乾遺憾的說到。

「難不成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魅姬看著元乾和費特羅爾說到。

費特羅爾神情思索,而後只是嘆了口氣,搖頭說到。「我沒有辦法。」

便是在這時,突然間魅姬的手腕電腦響了,魅姬點開之後,一張澳洲的三維投影圖直接出現。

「是比利發過來的!」魅姬輕聲道。

「看來那傢伙也不算無情無義啊!」費特羅爾笑到。

魅姬撇了撇嘴,不管費特羅爾的調笑。魅姬三人盯著三維投影圖,根據在三維投影圖的顯示,在澳洲的一座大山之下,有一座巨大的地下城堡,韓彬身上的能量波便是從那裡發出來的。

「娘的,原來是藏在地下這麼深的地方,怪不得就算是我的第三目也看不到。」費特羅爾罵到。

而後三人也沒有再耽擱,直接來到他們目標的那座山。到達目的地之後,元乾則面色凝重,心中捻動劍決。

「劍仙決,劍三。」

一瞬間,飛劍出鞘,磅礴浩瀚的劍氣在一剎那間從元乾身上狂涌而出,也就在這時,飛劍長鳴,兩道劍影閃爍一現,便是劍氣直接融入兩道劍影之中。

「輪迴斬!」

此時,三劍共鳴,強烈的劍氣在三人之間不斷輪迴流轉,而後三劍一瞬間鑽入地面,碎石土地在劍氣刺下之時,全部化為粉末。

也就在此時,費特羅爾手持惡魔權杖,一揮手火焰龍捲不斷衝擊進地面,地底下不斷有爆炸聲傳來。

足足一刻鐘之後,三柄仙劍飛回。元乾踩上飛劍,身邊兩柄飛劍長鳴環繞。

「走!」

這時元乾率先鑽入地下大坑之中,費特羅爾背後翅膀一拍緊跟著鑽了下去。魅姬腰間飛出兩柄飛刀,踩著飛刀也跳進坑中。

………………

地底廣場之中,此時韓彬比較凄慘,紅魔發怒,他的身體四周全部都是空間漩渦,他一拳打進空間漩渦,拳頭卻從背後的空間漩渦之中出現打在他的身上,將他自己一拳打的一個踉蹌。

「媽的,你狠!」韓彬看著現在的局面,咬牙切齒的說到。

但紅魔卻沒有理會他,空間漩渦前移,韓彬直接被空間漩渦包圍,而後跌入其中。

而後空間漩渦的另一端則出現在高空,韓彬從中掉了下來。此時韓彬神色難看,就在韓彬準備落地站穩之時,地面上又出現了一個空間漩渦,他再次跌入其中。

這次空間漩渦的另一端則出現在貼近地面,韓彬一跌出來便顛倒著甩出來,撞得他腦袋發暈。

狠狠地的怒罵一聲,韓彬乾脆原地不動,這時空間漩渦一圈圈的又接二連三的出現。但此時韓彬的身上突然間金光大放,猛的消失不見,緊接著又在不遠處出現,漫天大水吐出。

「想故技重施?你以為我就這麼愚蠢?」紅魔冷笑道。

此時韓彬沒有理會紅魔,快速奔跑著靠近紅魔。也就在此時,突然間廣場上空猛的爆炸,一道巨大的洞口彷彿憑空出現,緊接著兩道劍光一閃而逝,直接刺向紅魔。

我能垂釣萬物 這時紅魔臉色一冷,空間漩渦就在形成的一剎那間,紅魔感覺到腦海之中出現一股強烈的衝擊,空間漩渦就此打斷。

緊接著兩道劍光帶著強烈的殺機,直刺而來,眼看就要到紅魔身上。在這萬分危機之時,紅魔單手用力一按,一道空間漩渦扭曲出現,飛劍猛的刺進空間漩渦,緊接著便出現在韓彬的身前,直刺過去。

這個時候韓彬身前水流環繞,飛劍直接被卷了進去。元乾則是捏動堅決,飛劍長鳴再次出現,強烈的劍氣讓紅魔都側目。

與此同時,費特羅爾一出現便來到爺爺身邊,火雲纏繞在爺爺身上,費特羅爾背後蝠翼一拍,身體拔空而起。

「想逃,那這麼容易!」紅魔冷聲說著,一個空間漩渦就出現在廣場上端的洞口。

費特羅爾也不慌,眉心之中第三目睜開,直視紅魔。一瞬間紅魔的眼神迷惑,毫無神色,費特羅爾頭頂的空間漩渦便直接散去。

「先撤出去!」魅姬對著韓彬點了點頭,踩著飛刀率先追上費特羅爾。

韓彬也點了點頭,抓著元乾的肩膀,踩著飛劍,隨元乾一同衝出地底。

掙扎了片刻之後,紅魔身體一顫,怒吼著。「韓武,給我滾,你配不上她!」

隨即紅魔驚醒,看著已經逃走的韓彬等人,臉色難看不已。一揮手身前空間漩渦出現,紅魔一步跨進空間漩渦。

地面高山之上,空間漩渦再次出現,紅魔也從中鑽了出來,卻看到費特羅爾帶著爺爺已經逃走,而韓彬,元乾,和魅姬卻原地不動,直視著他。

「如此好的機會你竟然不跑?」紅魔冷笑道。

「跑?我為什麼要跑,你費盡心機把我爺爺抓到這裡,為的不就是引我過來嘛,現在我就在這裡,你能奈我何?」韓彬同樣冷笑道。「更何況對於一個金剛王的手下敗將,我韓彬身為這一代金剛王為何要跑?真正跑的人應該是你才對!」

「就憑你們?」紅魔仰天大笑,彷彿聽到了最好玩的笑話。「你以為有了他們兩個你便可以如此大肆放厥,恐怕你是找錯人了!」

「是嗎?」韓彬嗤笑著,看著元乾和魅姬,點了點頭大聲吼道到。「絕對戰爭,出擊!」 ?「絕對戰爭,出擊!!!」

震懾人心的怒吼聲伴隨著韓彬三人的衝鋒進行著,在廣袤的高山之中,如金色太陽的金剛王韓彬,御劍臨空的劍仙元乾,九柄飛刀全部出鞘的特意功能魅姬。

臨空御劍,元乾雙掌一併,口中念道劍決,手中捏動劍決,一瞬間劍氣如無形的利刃,彷彿空間都要被切割開。

「劍仙決,劍十三!」

剎那間,十三道劍光閃爍,而後便是十三道飛劍橫空長鳴,鋪天蓋地的劍氣在十三道飛劍之間流轉,相互依託著以無以倫比的速度刺向紅魔。

見此,紅魔臉色也凝重了幾分,手掌前推,身前便直接出現了一個空間漩渦,最先刺過來的那一柄飛劍還由不得元乾反應就直接撞擊空間漩渦。

但第二柄飛劍則是貼著空間漩渦的邊緣,劃出一個漂亮的弧度直刺紅魔。在近身紅魔的一剎那間,紅魔便搶先一步後退,同時空間漩渦直接出現,紅魔消失在空間漩渦之中,緊接著兩柄飛劍也撞進空間漩渦。

而此刻韓彬高高躍起,迅速跳躍向紅魔,但就在此時,突然間在韓彬的眼前憑空出現一道空間漩渦,而後瞬間一道飛劍從中迅速飛出,在韓彬無法變幻方向的同時,飛劍直接刺在韓彬的胸口。

「叮!」

一道清脆而又響亮的聲音,伴隨著韓彬的身體被撞擊著拋飛出去,飛劍則是在元乾的驅使下飛回。

如此同時,在另一座山頂,空間漩渦憑空出現,紅魔從中漫步走出,冷笑著看向韓彬。

而這時,韓彬摸了摸疼痛的胸口,心中嘀咕著元乾的飛劍果然厲害,看著胸口的白痕,剛從地上大坑中爬起來的韓彬還沒緩過氣來,頭頂又是一道空間漩渦出現,在出現的一剎那,兩道飛劍直接飛出,在韓彬無法反擊之時再一次狠狠地撞擊在韓彬的身上,直接將其砸進地面。

而看著這一切的魅姬則是臉色難看,看著遠處山頂的紅魔,乾脆九柄飛刀直接入鞘,雙手雙指一併,點在自己的兩鬢太陽穴上,緊閉雙眼,神色凝重萬分。

在同一時間,紅魔此時身體一顫,猛的一隻手按在額頭上,臉色糾結。

在此時,元乾則眼睛一亮,如此好機會自然不會錯過。十三道飛劍重新歸攏,並做一排直接一齊刺向紅魔。

而韓彬這個時候怒吼一聲,咬著牙挺著身上的疼痛,直接跳出大坑,看著紅魔的神色,直接隱身。

便是在這時,響起一陣輕微的疾風呼嘯聲。此時紅魔單手捂著額頭,臉色陰沉,一揮手一道巨大的空間漩渦朴開,可是突然間空間漩渦時斷時續的,十三道飛劍就透過空間漩渦直刺紅魔。

這個時候紅魔臉色一變,強忍著腦海的干擾,緊接著他的胸口,一道空間漩渦再次展開。

其中三道飛劍直接刺進了空間漩渦,剩下其他的則是貼著紅魔穿過。也就在這時,紅魔突然間身體猛的向前拋飛出去,緊接著韓彬突然間現身,一把握住兩柄飛劍,腳下一發力,直接衝過去砍向紅魔。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