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個天下的掌控者。

這才是天仙真正的目的。

當雷放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他已經上了這一條賊船,想這樣下去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所以他只能服從這一位高坐在主座上的男子的安排。

不敢有任何的想法。

…… 三發導彈、一個連,還有反器材狙擊小組的火力支援,聽起來似乎很少,但發生在城市裡,特別是人口密集的東京大都市,實際上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想要通過這樣可以算是亂來的申請,有多困難,即便白露這個體制之外的人都有些了解。

由此可見,上一次青銅樹坑的CCG和警衛隊損失慘重,以及最近三個月肆無忌憚的行為徹底激怒了丸手齋,也讓上層的那些傢伙感到不安了。

顯然,丸手齋吃了上一次的教訓,不玩什麼戰略遊戲了,準備用絕對的實力滅了青銅樹。

白露聽到丸手齋的準備眉梢一挑,不解的道:

「你準備的這些東西,已經足夠消滅全部聚集起來的喰種了吧。」

丸手齋卻是緩緩地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道:

「相信我,那些渣滓保命的能力和生命力比你想象的要強得多,雖然在你眼中或許很脆弱,但是對於普通人還是很強的。」

他這個特等的頭銜也是靠實力打上來的,年輕的時候甚至參加過SSS級獨眼梟的討伐作戰,那時候的他可是站在第一線的,後來成為特等,甚至代理局長之後,也用許可權看過更多的高級情報,對於喰種這種存在,有著深刻的了解。

白露點點頭,忽然想到,CCG中並不是沒有強者,在搜查官中傳得神乎其神的,他卻從未見過。

「那有馬貴將呢?上一次也沒見到他啊,他不是你們最強的搜查官嗎?」

丸手齋聞言給白露解釋道:

「有馬平時需要鎮守二十四區,那邊的情況你應該有所耳聞,最近更是鬧出不少亂子,沒他守著不放心。

其實其他特等、准特等搜查官也都有自己需要鎮守的職責,只有特殊情況才會從相對平穩的區域抽調一到兩位特等進行作戰。

唯一例外的就是圍剿SSS級喰種作戰,那是需要賭上CCG全部搜查官性命的戰鬥。」

白露瞭然,想想也是,CCG負責的是整個東京區域,總不能像救火隊一樣那裡有亂子哪裡跑,那樣的話只會讓東京區更亂。

就像警察維護治安一個道理,划片管理,在不穩定因素出現苗頭之前就先給按下去,所謂的不穩定是指不受控制,別看喰種挺兇殘,其實在這種模式下,活的可不怎麼舒服。

東京本來就不大,划片這麼一管,有喰種敢露出跡象,很有可能會被准特等,甚至特等級別的搜查官找上門。

如果沒有S級以上的實力,逃跑都做不到,這也是東京區這麼多年始終維持穩定的原因。

而那些喰種集團也會有意識的約束各自的人手,和搜查官維持一種微妙的平衡,做的最漂亮的就是20區。

不過再嚴密的制度總有漏洞,也不是人人願意遵守,更何況是約定俗成的規矩,青銅樹就是這麼個不守規矩的另類。

——————

軍隊的效率遠遠要比搜查官和警衛隊快的多,這大概是職業帶來的加成,等到邊路和丸手齋、筱原幸紀,以及一眾CCG的搜查官趕到的時候,青銅樹聚集地周圍的居民已經完全被驅散,拉起了封鎖線,並且依靠裝甲車搭建了簡易攻勢,隔一段距離架著一挺重機槍。

並沒有看到導彈,不過很正常,以導彈的射程,當然不可能放得這麼近。

「嘖嘖,你這一個連是裝甲加強連吧。」

白露見狀嘖嘖稱奇,接著又玩味的道:

「話說回來,這種火力級別申請居然通過了,真是讓人意外。」

丸手齋搖了搖頭,聲音低沉的道:

「我這次是直接向軍部遞交的申請。」

白露眼睛微微眯起,輕聲道:

「已經激化到這種程度了嗎?」

丸手齋苦笑道:

「這次之後就差不多了。」

丸手齋是CCG的代理局長,上面還有局長和議長,他這種不經過兩個上級,聯合其他實權部門行動,而且是借用重火力的行為,理論上是在職責範圍之內,實際上卻是撈過界了。

其實丸手齋也不想這麼做,他和局長關係不錯,但是CCG內部的種種不合常理,特別是來自上層的不合常理,讓丸手齋不得不這麼做。

就像上一次圍剿青銅樹的行動,有軍隊配合,絕對不會讓CCG和警衛隊受到重大損失,卻偏偏連重機槍都沒有配備。

這一次也是,丸手齋事先向局長和議長商量過聯合軍隊動用重火力的事情,卻被各種理由推託。

丸手齋有所懷疑,卻沒有證據,只好自己聯繫軍部,至於事後怎麼樣,他也做好了心理準備,最壞的結果也就是離開CCG而已。

青銅樹這個大毒瘤被以雷霆之勢覆滅,喰種必然受到不可遏制的重創,其他喰種組織看到人類不惜在城市動用重武器的決心,想必也會偃旗息鼓,安分一段時間。

能夠以他退出CCG為代價給予喰種一次重擊,大賺特賺,雖然有些捨不得離開CCG,但丸手齋沒有什麼遺憾的。

白露聽到丸手齋的話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也不需要說什麼。

筱原幸紀卻是有些擔憂的看著自己的好友,他的確不太擅長政治方面的事情,但是一些基本規則還是懂得。

眾人心思各異,但是不論如何,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

在白露和丸手齋看著軍隊布置聊天的時候,CCG內部和青銅樹內部也有高層在談話,還有人從遠方迅速趕來。

CCG總部最高層,曠闊的好像教堂大廳的樓層中,和修常吉從其他地方對喰種的前線趕回了總部,對著大廳之內唯一高座,陰影中端坐的人影躬身而立。

晦澀低沉的聲音從陰影中傳出。

「你知道我為什麼叫你回來吧,常吉。」

「是。」

和修常吉點了點頭,他當然明白,自從接到消息就馬不停蹄的往回趕了,不過還是遲了,一切都已經準備完成,軍部可不是CCG的屬下,任由CCG調來譴去的。

事情已成定局,沒什麼好說的,他可以理解丸手齋的做法,但不代表他父親的議長能夠理解並容忍。

不管怎麼說,丸手齋已經不適合待在CCG了。

「過一段時間,我會讓他退休的。」

「退休?」

坐在陰影中的人影反問,接著惡意滿滿的道:

「不,讓他繼續做著,我很期待他發現真相的那一刻。」 「我讓你查的事情查的怎麼樣了?」

「別告訴我你們和那些廢物一樣,什麼都沒查到。」

「我現在的心情可是十分的不好。」

天仙眼神冰冷的看著下方,這位半跪在地上對著自己無比恭敬的男子。

看著一位堂堂的魔道梟雄,就這樣恭恭敬敬的跪在了自己的面前,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只是這不由得讓天仙的心情無比的愉悅。

只要把那個村子的事情給解決了,只要把當年來羞辱過自己的那個人給幹掉,把當年的仇恨給報了,自己的道心也會變得完美,到時候說不定自己的實力又能更加的進一步。

到時候他便會成為這個世界真真正正的主人,沒有任何人可以反抗得了。

他同樣也突破了那傳說當中的神仙之境,當年,那個神秘出仙的人也只是一個神仙之境,他有一件事自己是那個人的對手。

他天仙,可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優秀的人,最為有天賦的人,只要自己能夠突破到一個新的境界,那自己一定是這個境界當中最為強大的人。

所以他對自己當年的仇能不能報得了極為有信心。

「等著吧,這個時間不會太久,我一定會把當年你帶給我的痛苦,十倍,百倍的奉還給你。」

「稟報天仙,我親自去那個村子查看,也找到了天仙想要找到的那一個人,不過那一個人在屬下的觀察當中不管從哪方面來看,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而已,身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修鍊氣息。」

「而且看起來臉色還有一些慘白,彷彿剛剛經歷過了什麼痛苦一樣,而且看起來身子骨實在是弱的可憐,彷彿一陣風就能吹到一樣,不知這樣的人,天仙為何要去特意的關注?」

雷放有一些好奇的問道。

他為了進那個村子,可是耗盡了代價才混進去的,可是沒有想到天蠍讓自己找的人,只不過是這樣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而已。

這有什麼好找的,你自己看這樣的人自己一巴掌就能把他給拍死。

「哼!你懂什麼?」

「你看看我身上有修鍊的氣息嗎?你看我現在像不像一個普通人。」

「你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知道到了我這個境界的強大。」

「只要那個人想讓任何人都認為他是一個普通人,那麼任何人都看不出來他真正的實力,哪怕是當時的我也不行。」

天仙冷眼的看著這個不自量力的傢伙,什麼都不知道,竟然也敢這樣妄自猜測。

要是這個不自量力的傢伙,冒然的暴露在那個傢伙的面前,估計會被那個存在一巴掌給拍死吧。

「哼!還查到了什麼東西?」

天仙再一次的問道,他讓雷放潛伏了許久,可不是只為了聽到這一些消息的。

「稟報天仙,首先還得知這個人是四年之前,那個村子里的一個女孩在路上的給救回來的,救回來的時候,這個人身上滿是傷痕,而且還失去了記憶,忘記了過去的一切。」

雷放這這些進那個與世隔絕的村子,看他的消息還是不少得。

…… 「那是軍隊啊!」

「還有裝甲車和重機槍!」

「該死,CCG什麼時候和軍隊聯手了?」

「現在說這些有用嗎?」

「那我們該怎麼辦!?」

青銅樹的喰種沒有了往日的不可一世,原本以為這一次CCG還會和往常一樣被他們刷的團團轉,現實卻硬生生給了他們一棒子,一個裝甲加強連的軍隊在外面構建了包圍圈。

喰種並不是蠢貨,不管多麼熱血上頭的喰種,在看到重機槍黝黑的槍管時,都意識到事情大條了,儘管不明白人類為什麼會在市區內動用重武器,但不影響他們明白此時青銅樹已經危機重重。

而青銅樹的高層也在開著小會議,獨眼梟依舊是全身纏著繃帶的少女裝扮,紅色呼吸器白髮白袍的多多良,霧島絢都和啼也在,還有曾經被白露取走赫包的月山習!

自從被白露『釣魚』挖走赫包,見識到白露那種無可匹敵的實力,月山習才發現自己的美食聚餐到底有多可笑,說是小打小鬧也不為過,在吞噬了當時在場的其他同類恢復了赫包,甚至實力更進一步之後,月山習便選擇加入了鬧騰的最厲害的青銅樹。

並非想要藉助青銅樹找白露報酬什麼的,以他的身份,很容易就能查出青銅樹在白露手中兩次吃虧,如果不是白露有意放水,早就團滅了。

他只是覺得以前的生活太無趣,想要試一試不怎麼優雅的活法。

月山習依舊是那副貴公子哥的打扮,穿著得體的紫羅蘭色澤定製西裝,也不戴面具,即便在這種危機時候,依舊優雅的輕笑,說出了讓其他人心中一跳的話。

「各位,我剛剛得到家族情報,軍方這次出動的不僅僅是下面的裝甲加強連,還有三枚導彈的發射許可權,咱們這裡的簡易工事可沒辦法防禦呢。」

多多良猛然轉頭,緊盯著微笑的月山習,沉聲道:

「你確定?」

月山習聞言不屑辯解,高傲的道:

「不要懷疑月山家在日本的勢力。」

喰種和人類敵對,卻又融入人類生活中,從政從商從軍,只要不暴露就不會有問題,其中不乏在人類社會中出名的高官和大商人。

月山家就是這樣的喰種家族,主要方向就是從政,現在的政府高層到底層都有月山家的人,同時在商界和軍方也有些觸角,相較於人類勢力而言微不足道,但是也能左右一些決策,打探消息更是輕而易舉,小事一樁。

霧島絢路臉色陰沉,在他看來,青銅樹真的是到了窮途末路了,不僅有白露那個能夠單獨覆滅青銅樹的存在,還有軍方插手,而且如果真的是軍方選擇用導彈轟擊,那麼針對白露做的布置根本就沒用。

然而,不知為何,霧島絢都心裡還是鬆了口氣,青銅樹沒了,東京恢復平靜,有那個人罩著,笨蛋老姐可以繼續過她的平靜日子了。

啼則是有些驚訝的道:

「這麼說,我們這次要死了嗎!?」

啼只是驚訝,而不是驚慌,實際上在場的喰種在聽到軍方動用導彈的消息也僅僅是臉色難看了一些,作為喰種,他們能夠成長到現在的級別,無不經曆數不清的戰鬥,數次遊走在死亡的邊緣,渴望活著,對於死亡也不畏懼。

更何況,如果他們一心保命,就算現在做準備,短時間也能避免導彈的傷害。

至於那些實力不足的小弟,那就只能說一聲抱歉了,喰種之間從來都是自私的,好不容易打下的基業丟了很可惜,但自己的命更重要。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月山習笑了笑,看向全身繃帶紅斗篷的嬌小身影,青銅樹的領導者,東京最強喰種,攤手笑道:

「撒,我們該怎麼做呢?首領大人。」

緋聞嬌妻:情陷腹黑首席 「···」

嬌小的身影一時之間沒有說話,她沒有想到CCG居然果決到這種程度,逃跑固然沒有問題,但費盡心思針對白露的布置卻一點作用都發揮不出來,讓她很不甘心。

很快,嬌小身影便做出了決斷。

「讓B級以上的從地下逃走,CCG一定會布置兵力攔截,所以交給月山和啼你們兩個帶領,C級和雇傭兵,還有我們就留在這裡吸引火力吧。」

嬌小的身影並沒有意氣用事,做出了最合理也是最殘酷的選擇。

事情其實未必沒有轉機,嬌小身影有可靠的盟友,但她不能將所有的砝碼都賭在自己盟友身上,而且盟友的力量對現在的狀況恐怕也力有不逮。

「遵命。」

月山習似乎早有預料,微笑的說著站了起來,和啼一同離開,眼中閃過一抹遺憾之色,他很想看看現在的自己和白露的差距,當然是以最完美的姿態,而不是被導彈重傷的狼狽,因此只好遺憾的放棄了。

——————

丸手齋又一次坐進了指揮車,和上一次不同的是,這一次的他給喰種準備的手段要凌厲的多。

「開始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