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個名字夜千羽能想到的就只有一個人,那便是……

「……爺爺?」

夜振雲和夜振天兩人的父親就叫夜澤,也就是她的爺爺。

如果是爺爺的話,可能會叫她小羽兒吧,但是,爺爺怎麼可能怎麼年輕?

夜澤眸光微微閃爍,意味有些不明:「你果然忘了。」

忘了???

她忘了什麼?

夜千羽不是很聽得懂,又問了一遍:「你真的是爺爺?」

總覺得不像,但是她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了…… 夜澤颳了下她的鼻子:「不是爺爺,是哥哥,我只是恰好和他同名同姓。」

夜千羽忙往後退了好幾步。

這人怎麼回事,說話就說話,動手動腳幹什麼?

等等——

他的意思是,他恰好和爺爺同名同姓,也就是說,他認識爺爺?

她問過夜振天和芙蘭,爺爺行蹤不定十幾年了,只十年前回來過一趟。

之前她偷聽夜振天和林靜淑說話,偷聽到,她和楚王的婚約,就是爺爺幫她定下的。

她因而對她那個行蹤不定的爺爺有些好奇。

「你知道我爺爺現在在哪裡嗎?」

「知道。」

「哪裡?」

「死了。」

爺爺……死了???

「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這種事我怎會騙你。」

「什麼時候的事?」

「十五年前。」

十五年前???

那十年前回來的是誰?

夜千羽稍微理了一下思路。

這人應該沒在騙她。

爺爺十五年前就死了,所以十幾年來才行蹤不定。

而十年前回來的應該不是爺爺,而是有人易容成爺爺的樣子。

「是你易容成我爺爺的樣子?」

「是。」

「為什麼?」

夜澤沒回答她,心道,當然是為了行事方便。

他本是孤兒,小羽兒親生母親收養了他。

小羽兒並不是出生在這方大陸上,十五年前,他和養母一起帶著剛出生的小羽兒來到這方大陸,幫小羽兒尋找她的命定之人。

剛好遇上夜老爺子被妖獸咬傷,生命危在旦夕。

夜老爺子看到養母抱著的小羽兒,心生感觸,說自己的二媳婦不能生育,死之前沒能抱上自己二兒子的孩子,留下了遺憾。

他和養母試著幫夜老爺子治療了,但是因為傷得太重,夜老爺子最後還是死了。

因為夜老爺子恰好和他同名同姓,他就將夜老爺子好生安葬了。

後來,要幫小羽兒尋一戶人家寄養,養母就想到了夜老爺子說的話。

自己不能生的話,收養了小羽兒,一定會當成親生的女兒一般疼,再加上,也姓夜。

他易容成夜老爺子的樣子,偷偷將小羽兒交給夜老爺子的二兒子和二媳婦,也就是夜振天和芙蘭。

這方大陸因為太低級了,他和養母不能多停留,很快就離開了。

十年前,小羽兒五歲了,差不多記事了,他奉養母之命,再次來到這方大陸,幫小羽兒和她的命定之人定下婚約。

婚約上為什麼沒有寫小羽兒的名字,只寫了幻月夜家,是出於他的私心。

他看出來大房的林靜淑絕非善類,在婚約上留有破綻,就一定會將婚約搶走。

在婚期到來前不讓皇室給予幫助,也是為了讓小羽兒的養父母尋求不到幫助。

他不信什麼命定之人,也不懂養母為什麼非要將小羽兒交給那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北流殤。

這一次,他其實是來接小羽兒的,他覺得,他可以更好地照顧小羽兒。

但是情況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樣。

養母為那個北流殤準備的龍寵,竟成了小羽兒的龍寵。

這是否意味著,小羽兒突破了他設置的阻礙,真的和那個北流殤走到了一起?

還有小羽兒的身子,給了誰?

他記得十年前,他來的時候,林靜淑可是給小羽兒施加了不能修鍊的秘法。



龍寵指白洛影 十五年前,夜澤和夜千羽的親生母親過來這方大陸時,北流殤才七歲,十年前,夜澤幫夜千羽和北流殤定下婚約時,北流殤也不過十二歲,可不是小屁孩,可不是毛還沒長齊。

也難怪夜澤會忿忿不平。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夜家一個沒落家族,可以和尊貴的皇室定下婚約,還是眾皇子中天賦最強大的楚王。

因為去定下婚約的,根本就不是夜老爺子本尊,而是易容成夜老爺子的夜澤。

夜千羽見他不說話,抬腳欲走。

不說算了,而且他不一定能說真話,回頭她問問夜振天和芙蘭好了,十年前回來的假爺爺,都做了什麼,有沒有什麼可疑的舉動。

結果又被夜澤一把抓住手腕。

「你這人怎麼回事,有完沒完了?」

夜千羽有些怒了,將手往回抽。

夜澤眸光微微閃爍,這一次沒有立即鬆開夜千羽的手腕。

十年前,他將婚約和信物鳳佩送回夜家后,在五歲的夜千羽面前露出真容,和她約定:「十年後,哥哥來接你,你等哥哥好不好?」

他沒指望夜千羽能記住,但是夜千羽真的忘了,讓他有些不是滋味。

兩人拉拉扯扯,結果兩邊都來人了。

夜千羽這邊過來的自然是,與她同行的天龍學院和炎旭學院的學生,以及抱著白洛影的虎妞。

夜澤這邊過來的是,領著幽影玄狼的秦沐風。

秦沐風閑著無事,在街上逛,看到幽影玄狼從地下斗獸場跑出來。

幽影玄狼從地下斗獸場跑出來,說明夜千羽在,而夜千羽在,說明……她也在。

秦沐風頓時又糾結上了。

為了避免和她碰面,他應該立刻馬上,大步離開。

但是怎麼也邁不動腳,最後甚至還領著幽影玄狼進去了地下斗獸場。

想到她在裡面,他就有些難以自控。

明明知道不該再和她牽扯,卻還是想要見到她。

看一眼就離開,誰也不會察覺到什麼,畢竟他有充分的理由——送幽影玄狼回去。

結果看到夜千羽和一個年輕男人拉拉扯扯。

而且看得出來,夜千羽不願意,年輕男人強行拉著夜千羽。

秦沐風頓時火大了,千羽可是小殤的女人,這人找死呢!

他上前,直接冷了臉:「你想幹什麼,快鬆手!」

夜澤還是沒鬆手,瞥見跟在秦沐風身後的幽影玄狼,眸光微微一暗:「你是小羽兒的什麼人?」

獵愛甜心:追妻計劃NO.1 秦沐風火更大了,小羽兒是小殤對千羽的昵稱,哪是這人能喊的!

「你管我是她什麼人,快鬆手,再不鬆手,我要對你不客氣了!」

夜澤聲音有些森然起來:「你要對我怎麼不客氣?」

福運小地主她超旺夫 這方大陸過於低級,為了能順利進入這方大陸,他用秘法封印了大半的修為。

可是即便如此,這方大陸上,根本不可能有傷得了他的人。

讓人膽寒的殺氣一下子彌散開,無孔不入地鑽進在場所有人的每一個毛孔。

夜千羽一下子起了雞皮疙瘩,血液都有些冷凝住。

無數的殺伐,才能鍛鍊出來這樣的殺氣。

這人到底是什麼人?



我看到有人說看不懂這兩章,我在填坑啊,那樁婚約有很多疑點,寶寶們不好奇真相嗎? 夜千羽不想連累秦沐風,畢竟這人是沖她來的,朝著秦沐風:「不用你多管閑事。」

語氣有些不好,只有這樣才能撇清她和秦沐風的關係,免得夜澤胡亂遷怒。

秦沐風一時沒轉過彎來,臉色一窒。

他這算是多管閑事嗎,她可是小殤的女人,而他是小殤的兄弟……

夜澤只是佔有慾作祟,見秦沐風臉色難看,受用地斂了殺氣,鬆開夜千羽的手腕:「走吧,我們去拿錢。」

夜千羽一愣,這人怎麼也喜怒無常的,還有……

「拿錢?拿什麼錢?」

夜澤好看的眉頭一挑,輕笑起來:「還能是什麼錢,當然是小羽兒帶我賺的錢。」

???

她帶他賺的錢?什麼意思?夜千羽一頭霧水,剛好地下斗獸場的老闆找過來:「兩位,你們贏的錢,怎麼還不去拿?」

夜千羽總算反應過來,這人也投注了白洛影?

這下子,秦沐風徹底誤會了。

夜千羽竟然和小殤以外的男人打得火熱!

虎妞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見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緩和下來了,上前甜甜地喊了聲:「風哥哥!」

要不是她手裡抱著白洛影,她直接就攬秦沐風胳膊了。

秦沐風身子微不可察地一僵,想起他進來的初衷,遷怒之下,覺得自己又傻比了一回。

他到底進來幹嘛?自取其辱?

一個有了小殤還和別的男人打得火熱,甚至讓他別管閑事。

一個隨隨便便就把身子給了出去,還起了感覺。

這大約就是什麼樣的主人養出什麼樣的獸寵吧?

秦沐風甚至沒朝虎妞看一眼,就沉著臉拂袖而去。

虎妞不懂,風哥哥怎麼突然又走了,都還沒有和他說上話。

夜千羽知道秦沐風應該是為她的話生氣了,只能回頭跟他解釋了。

左以晴依舊將夜千羽和秦沐風湊作一對,在心裡暗爽,夜千羽這樣在別的男人面前下秦沐風的面子,還想和秦沐風複合?

芙念瑤也是暗爽,夜千羽竟然和別的男人牽扯不清,若是讓冥殺知道了,就精彩了。

只要夜千羽沒有了冥殺這個後盾,她就不用怕夜千羽,就不用受那個該死的三長老的威脅,天天晚上送去給他折騰。

天龍學院那幾個中午看見北流殤的學生,也是在心裡嘖嘖感嘆,一會兒和那個摟摟抱抱,一會兒和這個拉拉扯扯,夜千羽這作風簡直了。

「我們走吧。」夜澤沒有興趣繼續站在這裡被圍觀。

「你去你的。」她幹嘛非要和他一起去。

夜澤瞄了眼夜千羽的手腕,威脅意味十足。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