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人救得真值!

陸景忍不住在心裡為自己的見義勇為點贊。

「陸景,這是我跟蘇林兩個人之間的事兒,我奉勸你別多管閑事。」

林軒越看越覺得陸景臉上的笑容不順眼。

「這怎麼能說是多管閑事呢?」

陸景說著又回頭看了眼綳著臉的小姑娘,才又笑道:「蘇同學不願意,我當然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帶走她,這明明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才是。」

陸景話音還沒落下,蘇林就咬著唇猛地看向陸景的背影,心地兀得劃過一絲暖流。

這還是除了她哥以外第一次有別的男生為她出頭。

雖然她不知道陸景是因為什麼。

可這一刻,陸景的背影在她眼裡變得高大起來,蘇林油然感到一絲安全感。

彷彿只要有他在,她就不需要擔心任何事一樣。

這般想著,蘇林忍不住又朝陸景靠近幾分。

從林軒的方向看去,就見到蘇林主動靠近陸景,整個人如小鳥依人站在陸景身側,猶如一對璧人。

見此,林軒的臉色又沉了幾分,垂在褲腿的手不由攥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孫思悅沒想到許文昌做事這麼狠絕,她心裡惱火,「我那麼做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你這個孩子嗎?不管他是怎麼來的,他現在是好好地在我的肚子里!你就得承認,他是你的孩子!

現在你為了你前妻和女兒,就要讓我們母子喝西北風嗎?」

許文昌搖搖頭:「我既然把你從拘留所里接出來了,自然是有我的安排。

我給我爸媽租了一套房子,很寬敞,你可以和他們一起住,讓他們照顧你,平安地生下孩子。」

雖然許文昌很不喜歡這個孩子,但是畢竟是他的骨血,他也不可能真的不管不顧。

「許文昌,你這樣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置之事外了嗎?我需要的是一個貼心的老公,不是嘮叨的公公婆婆!」

孫思悅憤怒地說。

如果許文昌一走五年,她連個人影都見不到,她憑什麼還要給他生孩子?

許文昌點點頭,說:「我明白,但是你涉嫌綁架我女兒,我現在無法接受你。喬伊嫁給我六年,當時我們什麼也沒有。是她陪著我,一點點發展到現在。如果沒有她,就沒有我的現在。現在我失去了她,所以,我也一無所有了。

我家庭的破裂,我不能全怪在你的頭上。所以,我不會對你不管不顧。我會每個月給你五萬塊錢,只要你平安生下孩子,並且改過自新,不再做違背良知的事。五年後,我回來,就娶你!」

許文昌很認真地說。

孫思悅一怔,開始在腦子裡划算著。

每個月五萬塊,一年六十萬,即便她不工作,也會在安城生活得很好。而且兩年後,就可以買一套小點的房子了,不會受那兩個老的的限制。

只是,五年見不到許文昌,還要她一個人帶著孩子,該多難受啊!

如果他不走,只要他娶她,哪怕每個月只給她一萬,她也願意。

因此,她的語氣立刻軟了下來,「文昌,你為什麼要離開呢?不走好不好?我不要錢,我只要你!」

許文昌沉聲說:「是我們兩個犯了錯,傷害了喬伊和喬喬。而你現在懷著孩子,我不能懲罰你,所以,我只能懲罰我自己。我只有為喬伊和喬喬贖夠了罪,才能坦然地和你在一起。

況且,我已經被公司大領導罵了,我們現在在一起,會讓你在公司抬不起頭來。五年後,我再回來,就是公司的副總了,就沒有人再提我們的舊賬了,我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在一起了,那時候你就是副總夫人了。我這麼做,是不想委屈了你,你也不想被人們指指點點的吧?」

「我……」孫思悅是恨不得馬上和許文昌結婚的。為了得到他,她才費盡心思,千方百計地離間了喬伊和許文昌的父母,好不容易等到他們離婚了。

可是,要等五年,他才能娶她。誰知道這五年,會有什麼變化呢?

「文昌,我不在乎,我反正現在也去不了公司,不如……」

許文昌臉一冷:「我在乎!你要知道,憑我的能力,我是可以做到公司合伙人的位置的,公司不可能允許我身上有污點,你懂嗎?」

「我……」孫思悅當然懂,但是她不想守五年的活寡啊!

許文昌一蹙眉:「你是不願意等我,是吧?那也行,我讓公司支付我一年的薪水給你,我們徹底分手。至於孩子,你生下來,我養!你不想生,也沒關係,隨你高興!」 自從天南王國崩盤之後,各州之間雖然摩擦不斷,但卻沒爆發過大規模戰事。

像這次雲歸戰爭,雙方加起來近五百萬大軍,還真是百年來頭一次。

倒不是各方勢力都厭惡戰爭,而是天南王國北邊有中山王國,東面有吳王國,這兩個都是實力強悍的大國。

西面和南面倒是沒太強的敵人,但類似普甘之流,經常挑事的小國也不在少數。

有這些強敵在身側徘徊,天南八州往日都不敢太過亂來,即便偶爾趁火打劫,基本也不會真下死手。

這種默契直到最近幾年才徹底消失,雖然有其他的諸多原因,但最關鍵的還是神武帝國的異變。

往日受海外仙山制衡,佔據了整個東域之後,便止息戰火的神武帝國,這兩年忽然將大量軍隊,陸續派到各處邊境。

雖然沒有正式入侵他國,但周圍各國無不是心驚膽顫,其中就包括與神武帝國接壤的中山國和吳國。

而天南王國當初非常理智,雖然有實力擴張到神武帝國旁邊,但卻硬是止住了對疆土的慾望。

現在不管神武帝國怎麼異動,在滅掉中山國或者吳國之前,天南各州都不需要為之擔心。

北面和東面的強敵,都把精力轉移到防備神武帝國。

西南各小國也只是疥癬之疾,壓力基本都集中在雲州一地。

如今外患消失加上種種巧合,以及別有用心之人的推動下,天南八州百年來最大的內戰終於爆發。

皇室的襄州和岳州,天劍門的蜀州和巴州,在幾天前就正式開戰。

而雲州和歸州已經打了一整年,現在嶺南的交州和越州也摻和了進來。

一時之間,整個天南八州,到處都是烽火狼煙。

王鴻剛來這個世界不到三年,對許多事情都還是一知半解。

但此刻大帳里的四位宗師,都是久歷天下之人,簡簡單單的聊了一會兒,就讓王鴻了解了天南王國,乃至東武洲的深層次矛盾。

「這麼說來,不單單是雲州,恐怕整個南域,現在都已經亂成了一團。」王鴻輕聲感嘆道。

黃天元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們周圍的那些小國,也趁此機會發動戰爭,一個個都想在大亂到來之前,儘可能增強自身的實力。」

但凡會一些望氣之術的修士,都能察覺到東武洲上空,已經是煞氣瀰漫,南域更是一片沸騰。

在這種情況下,有一定地位的人,基本都開始避難或者押注,天南王國境內更是如此。

不愛說話的薛異人,倒是插了一句話:

「這種規模的亂局,躲是躲不過去的,唯有縱身躍入劫中,才能有希望跨過舊日的鴻溝。」

深有所感的李沉淵,也跟著應和道:

「最近大家修鍊的時候,應該都有一些感覺。」

「往日幾乎堵死的瓶頸,現在又開始鬆動了,這便是身入劫中的好處。」

「大亂意味著大風險,同樣也意味著大機遇!」

王鴻聽著幾位宗師的話,心中頗有些無奈,除了知識量的限制外,他到現在真不知道什麼叫瓶頸。

從穿越那天算起,兩界時間加起來也就四年左右。

四年跨入築基期,更擁有金丹期的戰力,王鴻目前真不需要通過大劫,來提升破境的成功率。

雖說亂世之中更容易發戰爭財,但這種極為混亂的局面,還是讓喜歡穩定發育的王鴻頭疼不已。

「不說這些了,那個金丹巔峰和尚的來歷,你們搞清楚了沒有?」

王鴻皺了皺眉頭,暫時不去想那些天下大勢,詢問起歸州那邊最強戰力的底細。

之前朱照的事情已經讓他很噁心了,別又是一個背景雄厚的二代,這樣打起來實在是太煩人。

幾位宗師當中以薛異人實力最強勢力最大,黃天元活得最久見識最豐富。

而散修出身的燕雲塵,則是交遊最廣泛的一個,包括海外仙山都有不少熟人,所以由他開口向王鴻解釋道。

「那個大和尚法號法乘,原本出身海外大派琉璃凈土,據說因為失手殺死多名師兄弟,已經被琉璃凈土逐出門牆,所以打起來的時候無需顧忌。」

王鴻聞言點了點頭,然後對黃天元說道:

「院長,那些軍火你也帶過來了,還是儘快發下去吧。」

「反正萬宗主離開的消息,應該還能瞞住幾天,你乾脆先安排士卒掌握槍械。」

「畢竟這場規模浩大的戰爭,也不是光靠我們幾個就能贏的。」

他手上雖然還有幾枚雲爆彈,可歸州軍也不會集中起來讓他炸,所以最後敵軍的大部隊,還得靠普通士兵去斬殺。

宗師們即便打贏了強者間的戰爭,也最多幫忙襲殺一些先天武者和將領,不可能親手斬殺數以百萬記的普通士卒。

反倒那些底層士卒,一旦形成壓倒性的勝利,就可以在先天武者的統領下,凝聚軍團雲氣協助己方的宗師。

幾位宗師雖然都對王鴻很感興趣,但也知道輕重緩急,在了解了王鴻的戰鬥方式后,便任由他離開了大帳。

而王鴻這次來東部戰場的主要目地,還是為了吸納高質量的魂魄,好進一步疊加殺人書。

所以等到傍晚時分,王鴻便潛入戰場中心區域的一條小河,隱藏在河底吸納起周圍的殘魂。

雖然他現在精神力尚未恢復,但築基期修士的手段,可不是鍊氣期能比。

一個二階術法聚魂術,便讓附近十多里的亡魂,迅速的向河邊聚集過來。

正常的仙道修士,絕對不敢在戰場上這麼做。

兵魂乃是亡者萬魂當中最強悍的魂魄之一。

成千上萬的兵魂一旦聚集,兵煞和死氣混在一起爆發出來,哪怕元嬰修士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也正是這個原因,才會導致自古戰場多凶魂。

佛門超度不得,鬼道拘禁不了。

部分執念深重的兵魂,還不願意消散輪迴,即便過去上千年,一些古戰場上依舊有大量兵魂盤踞。

不過對於王鴻來說,兵魂也好,妖魂也罷,反正都是殺人書的食物。

要是地星夏國的兵魂,王鴻或許還會敬上三分,想方設法幫他們輪迴轉世。

而這裡是異界,吸魂取魄他不會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反倒因為這些兵魂質量上佳,沒過一會兒,王鴻又進一步加大了聚魂術的力度。1603362459 「呼……」

馮雲盤坐半空喘著粗氣。一擊雷殺了天欲派百來人,確實非常地增長士氣,但對馮雲來說也不算一件小事,因為這百來人中最差都是歸一境以上,甚至還有元嬰修士在其中,他還沒辦法像笑孤星一樣對雷霆控制入微,為求一擊建功,只得犧牲真元來換取威力了。

「如此,應該能挽回頹勢了吧。」馮雲在心中喃喃道,這樣的攻擊他還能激發兩到三次,但三次過後他就很難再出手了,然而大戰才剛剛開始,陣基未破、大陣未破,陰蠱教還留有什麼手段也不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把所有力氣都花在此處著實有些不智。

不過他的辛苦到底沒有白費,天欲派人數銳減,雖然依舊比進來的御音谷弟子多,但數量的差距已經遠沒有先前大了。而在另一方面,御音谷弟子的實力和境界普遍要比天欲派弟子高上一些,已經完全可以彌補此刻的人數劣勢,甚至一扳整個頹勢朝天欲派發起反攻。

見狀,馮雲握住馭雷梭緩緩落到了地上,揮手間雷芒乍現,立刻將周圍倒霉的天欲派修士斬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