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些超大狼魔就不是那些普通狼魔可比的,就算是白虎金光陣也只能夠阻擋它們,無法對它們造成實質的傷害。

若是如此,這三兩隻狼魔也足夠把白虎金光陣突破。

但是,伏魔城屹立在這龍墓之中萬年未倒,護城陣法可不止這一道。

突然,一層藍色的光幕展開,罩住整個伏魔城,一隻巨大的玄武虛影站在了那一隻白虎身邊。

六錢陣法!玄武神水陣!五行之道,金生水!

金光閃爍,水箭連射,就是那些超大的狼魔身上也出現了一個個血洞,腥臭無比的魔血順著自身的龐大身軀留下,凄慘的吼叫聲讓人心驚。

諸位長老一身實力也是驚人,在濃霧之中只見光影閃爍之間,一隻只狼魔倒地身亡。

很快,長老們就都回到了城牆之上,繼續目視前方。

因為他們已經感受到了真正的危險即將來臨。

就算是這些超大的狼魔也沒有給過他們這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濃霧之中,五團光影出現,唯有長老們才看得清楚那五團光影是何等存在。

五行狼魔王!

這就是狼魔之中的異種,他們族中可以成為魔帝的存在。

城牆上的長老們,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個大勢力的長老,就是有著七錢或七錢以上的修為,才可以成為自家勢力的長老。

這其中最強者有著八錢修為,這在現如今的九州大陸之上也可以算是一方強者。

要知道,各位聖宗宗主有些也只有九錢修為。

但是,這五隻異種狼魔此刻的氣息明顯有著八錢修為。

再加上五隻狼魔五行相生,五隻一起更是可以媲美一個九錢伏魔師。

這一刻,所有的狼魔都開始吼叫了起來。

這一刻,伏魔城護城陣法全開,五隻聖獸全部虛影全部出現,五座大陣各位一陣。

八錢陣法!五靈鎮魔陣!

陣法波動掃開,一片片的狼魔直接被掃飛,修為低一些的狼魔更是直接被震碎,魔血似乎是要將濃霧染黑一般,血染天地間。

五團光影忽然快速移動了起來,那陣法餘波在他們面前瞬間消散。

真正的大戰即將爆發。 第二百三十八章中午!城外激戰!

絕大部分長老開始一起操控著五大聖獸虛影,朝著那五隻異種狼魔衝殺而去。

陣法的威力被激發到了極限,轟鳴聲響徹四方,兩方激戰,戰鬥餘波亦是恐怖,從中還可以看見一條條五行法則神鏈流動,隨意便可以穿透虛空,攪亂風雲。

在五靈鎮魔陣全力對付?五隻異種狼魔之時,其餘狼魔抓住這個防禦空擋,向著伏魔城頭殺了上來,伏魔城城牆的高度它們一躍便可以上來,之前是因為陣法守護,現在陣法全力對付它們的老大,現在它們反而可以乘虛而入。

這個時候眾多家族子弟、宗門弟子的作用?就體現出來了,一個個拿出了各自的的拿手武器,與跳上來的狼魔激戰在了一起。

低等魔族終究是低等魔族,在齊空明的巨力之下,一般都承受不住一拳,齊空明沒有拿出劍與盾牌,就是不停地揮拳,破空聲刺耳無比,而一隻只跳躍上來的狼魔也在這一拳拳中骨頭斷裂,內部器官直接被震碎而亡。

突兀地,一聲聲鷹鳴之聲響起。

那是!

在被濃霧掩蓋視線的天空上,一團團黑色的光影向著伏魔城衝殺而來。

低等魔族!鷹魔!

一頭頭形如鷹獸的魔族向著伏魔城飛撲而來,速度極快。

眾多五錢修為的家族子弟、宗門弟子直接一躍而起,凌空飛行,向著上方的鷹魔殺去,靈力光影閃爍在濃霧之中,唯美至極。

齊空明沒有理會上空之事,站在城牆之上,一拳拳揮出,終結著一頭頭狼魔的生命。

殺!!

齊空明臉上略顯猙獰,殺意瀰漫而出。

魔族必殺之!

「來!」

不知道是不是齊空明殺得起興,直接一躍而下,靈力爆發而出,一頭頭藍色巨虎在一拳拳中飛躍而出,直接將這一段城牆下方的狼魔轟殺至死,黑色的魔血四射而出,城牆下已經形成了血湖,都是這些魔族的鮮血。

此刻,濃霧之中終於可以看見上方的一團光亮,那是太陽。

烈陽當中,中午時刻!

可是魔族依舊如同潮水一般,一波波地湧來,似乎是無窮無盡的,齊空明就站在城牆下,血液已經漫過膝蓋,只是機械地揮舞著拳頭,一拳拳擊斃一隻只狼魔,力氣如同花不完一般,身上早已經被魔血染黑,已經也開始有著紅色光芒閃爍而出,拳頭之上包裹著一層淡淡的靈力,一拳拳穿透著魔族的身體,收拳之後又帶著血腥的臟器而出,這一幕幕像是一場殺戮盛宴,齊空明在這殺戮盛宴之中無盡狂歡著,隱藏在了最深處的那一抹痛在此刻徹底爆發了出來。

「啊!」

這樣子無休無止的戰鬥,激發了許多人的殺性,一個個狀若瘋魔,施展出了自己的畢生手段,儘力的攻殺魔族。

但是,無窮無盡的魔族,讓人絕望。

齊空明身上有著一股勢在凝聚著,那是殺氣的升華,只差一些便可以形成一種威壓。

dota傳奇教父 齊空明再次機械一般地揮舞出了了一拳,體內靈力雖然還剩下許多,但是他本身的精力卻在這一拳拳之中消磨著,總會有殆盡的一刻。

靈力和他自己本身磅礴的氣血雖然可以恢復些精力,但是總歸的是杯水車薪,那種來自本源的消耗不是那麼容易彌補的。

死在他手下的魔族不下萬隻,這樣子瘋狂的殺戮,讓他的精神意志都動搖了起來。

曾經的一幕幕在他眼前回放著,那是小時候的悲痛,是一股絕望,是一股隱藏在心底的痛苦,若不是村莊里的人心地善良,整日照顧著他,教他做人的道理,齊空明的心可能早就被仇恨佔據。

現如今,這樣子程度的殺戮快要影響他的意志,若是再到了深處,就有可能改變一些更為深層次的東西,到時候的他可能就不是現如今的他,而是被仇恨佔據的他。

他體內隱藏在深處的血脈在此刻緩緩一滴滴的浮現出現,相信再過一段時間,這血脈就會徹底浮現,不再隱藏。

突然,齊空明腦海里有著一聲奇異的聲音響起,齊空明腦子裡的殺意被瞬間驅散,血脈也被壓制了下去。

「我是怎麼了?」

齊空明突然恍惚了一下,但是魔族不給他恍惚的時間,狼魔們悍不畏死,繼續向著齊空明撲來。

齊空明沒有細想,快速反應了過來,又是一拳擊出,轟殺了一片狼魔。

上方絕大多數的長老在與異種狼魔激戰分不開身,有著少數長老留下,可那也是杯水車薪。

齊空明雖然戰意盎然,殺意滔天,但是人力有盡時激戰到了現如今的程度,齊空明僅僅憑藉著一股意志在支撐著自己,一拳拳揮出。

戰鬥良久,齊空明體內的靈力早已揮霍一空,但是眼前的狼魔依舊無窮無盡。

好像是萬年的積蓄在此刻終於爆發!

慘烈無比!

在不斷地廝殺之中,守城的人終究還是有人死亡,被一群狼魔直接分屍,場面血腥無比,他們的朋友一個個眼睛之中閃爍淚花,殺意衝天,憑藉著自身的意志,將那一隻只分屍自己朋友的狼魔轟殺。

人族是一個複雜的種族。

這樣子的戰鬥,終究有人退縮了,有人害怕了。

伏魔城處在了一個危機的時刻!

時間在不斷流逝著,上方的戰鬥愈發的激烈,那五隻異種狼魔強悍無比,五行相生相剋,竟然是與眾位長老廝殺不止,沒有一下子擊殺五隻,他們就可以不斷恢復,此等能耐恐怖不已。

上空,鷹魔的存在也牽制著大部分五錢修為的伏魔師,而且鷹魔之中真正厲害的存在還未出現,亦是一個震懾。

戰鬥到了此刻,無人可以避免,黃天化和司馬青雲早已加入了戰鬥。

齊空明站在一堆狼魔屍體上,氣喘吁吁著,但是依舊不停地揮舞著自己的拳頭。

他的意志沒有再被殺戮影響,經此一役,他的內心將會更加強大,可是他那內心深處的那一抹痛苦若是不解決的話,恐怕終究會有害處。

在這種時候就體現出來混元呼吸法的可怕,若是沒有混元呼吸法的存在,齊空明相信自己不可能在這城下堅持這麼久,不過現在不能夠這麼說了,狼魔屍體的堆積,已經讓齊空明的身影愈發接近城牆的高度了。

可想而知,齊空明究竟擊殺了多少只狼魔。

這等戰績,在這守衛伏魔城的伏魔師中亦是少見。

他身上的殺氣此刻已經讓絕大部分的狼魔都不敢接近他,就算是以狼魔的悍不畏死,嗜血,也害怕了。

齊空明再次擊殺一隻膽子大的狼魔,整個人渾身上下的力量都已經消耗殆盡,就算是有著混元呼吸法的支持也支撐不下去了,但是他就這麼站在那裡,底下再也沒有狼魔敢上來了。

「來啊!!!」齊空明咧開了嘴巴,大笑著,嘶吼著。

嗷嗚!!

忽然,濃霧深處有著一聲狼吼聲傳出,所有狼魔停止了攻城行動,快速撤離著,天空上的五隻異種狼魔聞聲也快速脫離了戰鬥,向著濃霧深處飛去,鷹魔們也快速撤離。

齊空明站在狼魔屍山上,終於挺不住了,整個人直接墜落了下去,一道倩影出現,正是他的大師姐敖天霜,敖天霜直接抱住了齊空明,飛上了城牆。

齊空明在昏迷之中不得而知。

一場激戰下來,不知道死了多少狼魔,亦是死了不少人。

全城上下處於一種異樣的情緒之中。

就是不知道還在城外的那些人怎麼樣了?

三十六聖地的妖族如何了?

只知道,伏魔城的眾位挺過了這一波攻城,此刻已然是中午時刻!

從清晨激戰到了此刻!

齊空明被他的大師姐直接帶回了伏魔城中玄武聖宗的休息點,服下了丹藥。

齊空明只有著迷迷糊糊的感受,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敖天霜亦是不好受,做好這一切,她也立刻服下了丹藥,全力運轉功法,就盤坐在了地上,快速恢復著自己。

一場激戰過去,所有人都開始盡量恢復著自身,因為他們心中仍然有著一抹烏雲未曾散去。

魔族還會再來!

齊空明昏迷了一會兒才醒了過來,見到一旁正在恢復自身的大師姐,一言不發,自己也開始恢復著。

海神典!混元呼吸法!長生訣!

三法一起運行。

齊空明體內開始傳出如同雷鳴一般的響聲,一旁的敖天霜只是睜開眼睛,就又立刻進入了恢復之中,不再為外物所動。

轟隆隆!

天空之上,忽然烏雲密布,一聲聲雷鳴聲響起,大雨突然傾盆而下,濃霧在這大雨之中被清掃消失不見。

伏魔城外,魔氣衝天,魔血成湖,但是魔血在大雨之中快速消失著,都被地下的陣法紋路吸收而走,在大雨還未將魔血徹底沖刷走的時候,魔血被徹底吸收而走。

這個陣法連魔族的鮮血亦是不肯放過!

大雨傾盆,沖刷著大地。

城外,很快就只剩下了狼魔和鷹魔的屍體,和淡淡的魔氣。

這一場雨,來得很及時。

? 第二百三十九章回歸!無盡魔族!

平安的一個?夜晚過去,有著更多人回歸這伏魔城,其中包括了多位聖宗之主和幾個大勢力之主。

齊空明的師父依然還未歸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去往他們之前探明的祭壇所在之地。

天機聖宗宗主也未歸來,也不知道他所掌握的天機之中有沒有這些事情。?

清晨時刻來臨,齊空明才緩緩睜開了眼睛,渾身上下突然感覺一陣無力,齊空明扶著床沿,捂住額頭,一股深深的疲憊湧上心頭。

齊空明盤坐在床,運轉功法,快速調理著自己的身體。

這個時候,齊空明突然感覺自己完全靜不下心來,一開始靜心運轉功法,就有著無數的畫面在自己腦海里閃爍?。

那是一幕幕血腥的畫面,正是他?擊殺魔族時候的畫面。

齊空明繼續靜心運轉功法,突然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戾氣衝上心頭,齊空明體內的靈力狂暴著四處亂竄,齊空明不得不停下了運轉功法,睜開了眼睛。

齊空明深吸了幾口氣,開始運轉起了混元呼吸法,一聲聲雷鳴聲響起,氣血在一呼一吸之間運轉了起來,外界的靈力也在一呼一吸之間被其吸收進了體內,強化著五臟六腑。?

過了幾分鐘,齊空明停止了混元呼吸法的運轉,緩緩平息了自己。

可是,齊空明依舊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疲憊與無力。

海神冥想法!

齊空明開始冥想,可是他現在連運轉功法調動靈力都靜不下心?,哪裡可以靜下心來冥想。

果然,齊空明瞬間就退出了冥想的心境?。

昨天那樣子瘋狂的殺戮讓他的靈魂都被殺氣污染了一絲,那一股來自靈魂的戾氣讓他根本無法靜下心來,恢復自身。

若是齊空明是堅定心念,沒有被殺戮迷惑了自己的意志,他的靈魂絕對不會被殺氣污染,這種情況極為少見。

若是他強行運轉功法說不定就會走火入魔,心有心魔,再難進步。

要想克服這個困難,有兩個方法,一是使用一些天材地寶直接凈化靈魂,將那污染靈魂的殺氣凈化掉,二是自己克服那一抹殺氣,憑藉著自己的意志,強行驅逐。

齊空明感受著自己的魂海,可以看見那一抹隱藏在魂海深處的一抹血紅。

齊空明現如今完全靜不下心來,那一幕幕殺戮的畫面之中還夾雜著一些自己完全不想面對的痛苦,只想著深深隱藏在自己的內心深處,封閉著。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