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些人雖然都只是皇極宮的侍衛。卻不是普通的侍衛。他們可都是玄者期的修鍊者。即使是在各大帝國。玄者期的修鍊者,已可勉強算是高手了。但即便如此,這些侍衛仍然如炮灰的一般,被秦浩天劍劍洞穿。

一個個玄者期的修鍊者,慘叫一聲,從虛空中落了下來。血灑當空。

雖然秦浩天的實力出乎意料的可怕,但是皇極宮的修鍊者卻是經過訓練的。他們此時仍然是悍不畏死的向秦浩天撲去。

幾百名玄者期的修鍊者無疑是可怕的。即使是秦浩天這個玄王期的修鍊者,一時間面臨的壓力也無比巨大。更何況,秦浩天的身邊還帶著東方冰兒。

「劍之領域!」

悠然,秦浩天感到自己的四周似乎被一股無形的氣場所籠罩。萬道劍光從四面八方向他飛來。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華!」

「破天七劍,乾坤動!」

秦浩天手中的劍向四周劈了出去。

「啊……」一個玄師期的修鍊者,口吐血沫倒飛了出去。瞬間,他的領域被秦浩天如吹枯拉的破去。

「既然你們想死,那就別怪我了……」

「虎嘯龍騰!」秦浩天看著空中前赴後繼向他殺來的侍衛。盤膝坐在地上。 重生之 「前輩……」

刷的一下,那個中年人被嚇得跪了下去,臉上悔恨交加,眼神中儘是惶恐。

中年人這一跪,就好像會傳染似的,讓在場的人也陸陸續續惶恐不安的跟著跪了下去,這麼多人裡面,只有雲幕城的少主莫閑臉色蒼白的站立著。

「恩?」藍羽王有些意外的瞥了莫閑一眼。

其實莫閑之所以沒有跟著跪下去,一來,是他此次前來只是看看熱鬧,根本不像其它一樣抱著那種齷齪的心思,是以心中坦蕩,不會因為懼怕而嚇得跪下去。二來,這也是藍羽王爆發的九級武聖氣勢並非是碾壓過去,只是籠罩著他們而已,否則僅憑莫閑那區區五級武王低階的修為,想在九級武聖氣勢下仍然站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藍,讓這些人自覺一點,他們是怎麼樣弄傷那些護衛軍的,就給我雙倍還回來,哼哼,仗著有點修為就肆無忌憚的出手傷人,不給他們一點教訓這些人是不會長記性的。」歐陽萬年說到這裡,看著跪伏於地大氣都不敢喘的眾人,意興闌珊的揮了揮手,說道:「剛剛沒有傷人的就趕緊滾吧,看你們也算是一方豪強了,卻一個個盡想歪主意,忒掉份!」

歐陽萬年的一番話把跪伏於地的一大幫人聽得面紅耳赤,他們現在不敢小覷歐陽萬年這個只有十三四歲的小傢伙了,能夠擁有九級武聖作為貼身護衛的存在,即便人家只是一個三歲孩子,仍然不是他們能夠招惹得起的。現在回頭想想也是,能夠拿出三顆神品丹藥的人,又豈是簡單人物?他們居然頭腦發熱的跑來打別人主意,真是不知死活啊!如果人家一個心情不好,今天他們就把命擱在這裡了,那這樣死得多冤枉啊?!

這些人現在頭腦清醒了,心中驚顫,一個個背後都被冷汗給打濕了,驚醒過來才知道自己做的事是多麼的衝動,還好人家大度並沒有與他們計較,除了之前傷人的兩人外,其它人心中均慶幸不已。

「謝謝歐陽公子開恩,也謝謝前輩開恩……」

這些人現在恨不得立刻離開這個讓他們感到恐怖的地方,一個個謝過歐陽萬年與藍羽王,便火燒屁股般急急離去。之前出手傷人的是那個中年人以及趙紅袍的一個隨從,兩人也還算知趣,一個自斷手臂一個賞了自己兩掌,然後在歐陽萬年冷淡的目光中離去。

待跪伏著的那一大幫人一一離去后,歐陽萬年瞥見臉色蒼白站立著的莫閑與幾位隨從還沒有離開的意思,不禁奇怪的問道:「你怎麼還不走?是不是想讓我把神品丹藥的來歷告訴你了,你才肯離開啊?」

「歐陽公子別誤會,在下雲幕城少主莫閑,今天過來並沒有什麼壞心思,只是想與歐陽公子結交一下而已。」莫閑急急解釋道。雖然他身份尊崇,但面對擁有九級武聖當護衛的歐陽萬年,他還是感覺非常有壓力的。

雲幕城少主?還沒從剛剛一系列震憾中回過神來的安一笑心中又是一震,在明月帝國,誰都知道最大的城池便是帝都,其次便是雲幕城。雲幕城的城主家族乃莫氏家族,公認是僅次於皇族的超級大家族,而莫閑作為雲幕城的少主,身份之尊崇可想而知了。

就連藍羽王聽到雲幕城少主這幾個字,也微微有些動容,思維一時之間回到了千多年前……

歐陽萬年瞥見莫閑眼神清澈,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眼神清澈代表著心神坦蕩,由此可以判斷出他的所言非虛。便點了點頭,微笑道:「原來是雲幕城的莫閑兄,裡面請!」

一刻鐘后。

「歐陽公子,真沒想到被傳得沸沸揚揚的三顆神品丹藥,竟然真的是你拿出去拍賣的,當時我聽到這個傳言還不相信呢!」莫閑滿臉感慨,然後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歐陽公子,請恕我冒味了,我很想知道你為什麼會拿那三顆神品丹藥出去拍賣呢,而且還是拍賣這些世俗錢財……」

「呵呵,說了你可能還不信,當時只是覺得弄點錢財在身上比較方便,所以就拿那三顆丹藥出去拍賣了,也沒想到會引出這麼大的動靜來……」歐陽萬年摸著鼻子笑道。這是學自他父親的一個動作。

莫閑聽得一愣,半響才苦笑道:「竟然是這個原因!」

「是啊,就這麼簡單而已。」歐陽萬年說到這裡,又哼了一聲道:「那聯盟商城的拍賣行也真夠操蛋的,我委託他們拍賣,他們的保密工作居然做得這麼差勁,現在搞得人人都知道是我拿那三顆丹藥出去拍賣的。哼哼,惹急了小爺我不拍賣了,把我的東西要回來,看他們怎麼辦?」

「呃……」莫閑只當他是在開玩笑,畢竟聯盟商城那是什麼實力,已經定下日期公開宣布拍賣那三顆神品丹藥了,不可能因為這一點點小意外就停止拍賣的。

兩人隨便聊了一陣,莫閑也知道他該告辭了,可待他準備離開的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藍羽王突然問道:「莫蘭,她還好嗎?」

莫閑神色當即一滯,回頭看著藍羽王,驚訝的問道:「前輩,您……您認識我小姑?」

藍羽王臉色微微僵硬,輕點了點頭,神色複雜的問道:「這些年,她是怎麼過來的?」

莫閑心中非常的驚訝,從他懂事起,小姑就一直鬱鬱寡歡,從來沒有見她笑過,他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有一次他忍不住就問小姑,結果害小姑傷心得直掉眼淚,從那次起他就不敢再問了。當然,他也有問過其它人,可無論是問誰,都是三緘其口,如果問得急還會受到斥責,就連疼愛他的父親也是如此。是以漸漸的,小姑的事情在他們莫家已經屬於禁忌話題,沒人敢輕易提起。

沒想到在這裡,在這偏遠的邊荒城,居然有人問起了小姑的事情,莫閑本也是聰明絕頂的人,從藍羽王的神態便看出了他與小姑的關係不淺,心中突然有一個強烈的想法,小姑之所以一直鬱鬱寡歡,興許跟眼前這位前輩有很大的關係也說一定。

「前輩,我小姑這些年過得並不好!」

「怎麼回事?」藍羽王聲音陡然提高,眼神瞬間變得銳利非凡。

莫閑心中一顫,臉色蒼白的說道:「前輩莫急,小姑她沒什麼事,就是這些年一直不見開心,從來沒有笑過,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歐陽萬年哪裡還會看不出這藍羽王與莫閑的小姑莫蘭關係不淺,看藍羽王的表現,兩人以前估摸是戀人關係,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導致兩人分開而已。 自從歐陽萬年把風聲放出去,說那三顆神品丹藥就是他拿出去拍賣的,誰想打他主意的儘管來城主府找他這種「囂張」的話后,讓剛剛趕到邊荒城的不少高手憤怒了。然後一個個往城主府跑,一來打算教訓教訓歐陽萬年這個「囂張」的小傢伙,讓他不要小瞧了天下英雄。二來則抱著僥倖之心,想從中得到這種神品丹藥的配方或是丹藥的來源等等。

唯有消息靈通之輩,才知道放出風聲的歐陽萬年身邊,是有一個九級武聖級別的高手當護衛的。看著那些不自量力的「高手」怒氣沖沖的朝城主府趕去,他們一個個都興災樂禍的在外面看熱鬧,沒有人會出聲去提醒一下裡面的人惹不得。因為來這裡的基本都是沖著那三顆神品丹藥而來的,既然是拍賣,那一個個都是對手,如果能讓對手減少一點,他們也是樂意的,哪裡會好心提醒別人?

果然,歐陽萬年並沒有讓那些人失望,凡是敢跑進去找麻煩的人,全部都被打殘了扔出來,沒有一個例外。就這樣連續兩三次之後,終於讓多數人意識到,城主府裡面的人不是傻子,也不是什麼軟柿子,人家敢放出那樣的風聲來,是因為人家就有這樣的實力。

當然,即便是這樣,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距離拍賣日期越來越近的時候,從各處趕來的高手也越來越多,就連八級武尊級別的高手也逐漸可以在邊荒城看到了。

城主府把那兩三批不信邪的人全部打殘仍出去之後,著實是平靜了好長一段時間,可個別八級武尊級別的高手仍然不信邪,因為那兩三批被打殘的人他們已經打聽清楚了,最高修為不過一個七級武帝中階罷了,其餘的大部份是六級武皇甚至是五級武王級別。所以這些個八級武尊級別的存在知道這回事後,同樣牛逼哄哄的朝城主府而去。

城主府外。

數百高手聚集在一起,一個個伸長了脖子等待著,因為剛剛便有一個八級武尊級別的存在闖進了城主府,他們很想知道這次的結果會怎麼樣?

本來,修為達到他們這個級別,只需要用精神力形成的神念放出去,便能夠「看清」裡面發生的一切了,可是他們不敢,敢這樣肆無忌憚的用神念查看,往往是那些對自己修為絕對自信的超級高手。否則你一個七級武帝或六級武皇之類的修為用神念去查看八級武尊,那不是找死嗎?等於是伸著脖子讓人砍,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所以,這數百人才會趕到城主府外,伸長脖子等待著結果。

「這位前輩,依您看,這八級武尊前輩會不會還像之前那些人一樣被打殘了丟出來啊?」人群中,一位僅僅只有五級武王高階修為的胖子對身邊的一個六級武皇前輩低聲問道。

「嗯,這個是說不準的!」

那位六級武皇前輩說到這裡,稍微停頓,沉吟了片刻,才又接著說道:「不過,之前被打殘的那幾批人,修為最高也就一個七級武帝中階,現在這個八級武尊前輩據說修為已經達到高階了,除非那個歐陽公子身邊有九級武聖級別的存在,否則是不太可能把這位八級武尊前輩給打殘丟出來的。」

「嗯,前輩說得有道理,不過那位八級武尊前輩似乎已經進去有一會了,為什麼裡面不見有什麼動靜呢?難道還沒開始打起來嗎?」胖子有些疑惑的說道。

「是啊,真是奇怪,按理說應該已經開打了啊,怎麼一點動靜也沒有?」六級武皇前輩皺著眉頭,同樣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不止是他們兩個,等待在城主府外的數百人均有這個疑問,眼睛睜得大大的朝城主府里瞧去,可裡面卻安安靜靜的,似乎那位八級武尊前輩並非進去找麻煩,而是進去做客一樣。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就在眾人等得心情焦急的時候,城主府大門「吱」的一聲開了,然後兩個護衛軍一左一右在數百高手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拖著一個奄奄一息的大漢走了出來,待走到石階梯前,才同時用力把那奄奄一息的大漢丟了出去。

靜!

全場猶如窒息般的寂靜!

因為那個奄奄一息被拖出來丟的大漢不是別人,正是之前牛逼哄哄闖進城主府的那個八級武尊前輩。

見到這一幕後,城主府外的數百人齊齊倒抽了口冷氣,一個個震驚得無以復加。

八級武尊高階這樣的修為,同樣會被打殘丟出來,這種想法大家都有想過,雖然覺得可能不大,但一個個都做過這樣的推測。畢竟人家敢那樣放出聲來,不可能沒有兩把刷子的,再說之前被打殘的那幾批人也證明了人家的實力。

但是——

在場的數百人沒有一人想過,八級武尊高階的修為,闖進城主府居然連一丁點動靜都沒鬧出來,就這樣被人家打殘丟了出來。

這代表什麼?代表著人家的實力遠在八級武尊高階之上,完全是壓倒性的實力,否則不可能一點動靜也鬧不出來,只有完全沒還手之力,才會有這樣的效果。而讓一個八級武尊高階修為的人都沒有絲毫還手之力便被打殘了,除了九級武聖以外,還有別的答案嗎?就算是九級武聖,也是屬於比較厲害的那種。

那兩個城主府護衛把人丟出去后,就在數百位高手面前施施然的走回城主府,再把大門給關上,那過程數百高手就這樣獃獃的看著,讓那兩位護衛感覺特有面子。八級武尊啊,這樣的存在也讓他們像死狗一樣拖著丟出去,這種成就感足讓他們吹噓一輩子了。

待城主府大門關上,再過了許久許久,被震驚得呆在那裡的數百高手們才陸續的回過神來,然後一個個激動且敬畏的看向城主府,他們直到此時才算完全斷了那個不切實際的幻想。任何一個九級武聖均是受人仰望的存在,既然神品丹藥的主人身邊擁有九級武聖級別的存在保護,那他們如果還敢打歪主意,那當真是嫌命長了。

今天發生的一幕,很快便傳遍了邊荒城,所有人都知道歐陽萬年身邊有九級武聖級別的存在保護,而且又擁有神品丹藥這種珍稀之物。兩相結合,令人推斷出他的身份一定是無比尊貴,使得歐陽萬年在整個邊荒城一時間聲名鵲起,無人不知。

城主府內。

歐陽萬年看向外面,學著父親的模樣摸著鼻子說道:「這次,估計沒人敢再來打我主意了吧?」

藍羽王微微一笑,說道:「九級武聖之下,確實是沒人敢再來了,不過下次如果敢再來的,肯定是九級武聖級別的存在。」

「呵呵,有老藍你在,就算九級武聖來了,也讓他有來無回……」歐陽萬年笑呵可的說道。

「全靠公子提攜,否則老朽已經是死人一個了,哪裡還會有今天。」藍羽王感激的說道。

感受著體內那澎湃的元力流轉不息,藍羽王心中對歐陽萬年的崇拜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程度,只是區區三滴酒便讓他從九級武聖低階巔峰突破到九級武聖中階接近巔峰的程度,除了眼前這個神秘的歐陽公子外,還有誰能做得到? 「虎嘯龍騰!」

一道道能量光暈從秦浩天的口中,向著虛空的那些向著他衝來的修鍊者的身上沖了過去。

那些修鍊者只是玄者期的修鍊者。

此時這些修鍊者可都是玄者期的修鍊者。虎嘯龍騰雖然不是什麼厲害的玄技。可是秦浩天現在已是玄王期的修鍊者。玄王期的修鍊者手中即使是一些品階不高的玄技。仍然是可以發揮出,超越一般的實力。

那些皇極宮的侍衛一衝向秦浩天,赫然的感覺道一道道如針扎一般的刺痛傳入了他們的耳朵。

在一道道的慘叫聲后。那些皇極宮的侍衛一個個從空中掉落了下來。發出一道道的慘叫聲后,掉落在地上。

「唰!」的一聲。一名藍衣中年男子如電一般的飄在了虛空中,手中一把刀狠狠的向著秦浩天的身上劈了下來。

秦浩天的臉色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如果是身邊沒有東方冰兒的情況下,秦浩天還可以閃避。可是現在的秦浩天卻不得不硬接。

犀利的刀光從虛空中層層的斬落下來。捲動著周圍無盡的氣流。

「這人莫非也是玄王期的?」秦浩天的眉頭無比的凝重起來。

因為東方冰兒在自己身邊的緣故。這一刀。無論如何,秦浩天也必須接下。

「移星換斗……」秦浩天大喝了一聲。

那藍衣中年男子感到自己的這一刀就好像劈在了虛空之出。 都市巔峰高手 大吃了一驚。那種千鈞之力,卻擊空的感覺,讓那藍衣中年男子無比的難受。

「輪迴劍斬!」

秦浩天在那藍衣中年男子招數去盡的時候。手中的劍一抖。層層疊疊的劍氣從吞噬之劍中,爆發了出來。

一道漩渦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啊……」那藍衣中年男子的臉色一變。身子暴退。但是那犀利的劍氣仍然讓他受了不輕的傷。一絲絲血水從那藍衣中年男子的身上噴了出來。

看著周圍越來越多的「皇極宮」的人。秦浩天的心逐漸的下沉。雖然他對自己的實力也是頗為的自信。可是周圍如此的多的高手。還是讓秦浩天的心頭一沉。

「秦浩天,你還是束手就擒吧!難道你真的有自信在我們這麼多人的包圍中衝出去?」一名中年男子漂浮在秦浩天面前的虛空之中。可怕的威壓從他的身上爆發了出來。

秦浩天的心頭一沉,因為他感受到了眼前的中年男子實力似乎還在自己之上。應該達到了玄王期的巔峰。這人到底是誰?

「父親……將他拿下,那東西就是我們的了!」戴宗瑞對著那中年男子很是得意的說。

「嗯……宗瑞你讓人將周圍封鎖住,這一次絕不能讓他逃出我們的掌心之中……」那中年男子冷然的說。

秦浩天一聽這中年男子如此說,一下明白對方到底是誰了。這人應該就是皇極宮的副宮主戴天峰了。

「浩天哥哥……」躲在秦浩天身後的東方冰兒有些怯生生的拉著秦浩天的手。

秦浩天回有看著有些怯意的望著自己的東方冰兒,心頭一動。淡淡的對著東方冰兒笑道:「冰兒,你怕嗎?」

「浩天哥哥,和你在一起,我什麼都不怕!」東方冰兒鼓起勇氣,對秦浩天正色的說。

聽著東方冰兒堅決的對自己說。秦浩天的心頭很是感動。但是他的心頭卻已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也要把東方冰兒救出去。

秦浩天略微的沉呤了一番,看著戴天峰淡淡的說道:「我可以留下來,但是她必須安全離開這裡……」

漂浮在空中的戴天峰沒有說話。只是以玩味的目光看著秦浩天。

「怎麼?你不答應?」秦浩天淡淡的說道。

「現在你根本就沒有與我討價還價的資格……」戴天峰冷然的一笑。

秦浩天心頭無比的憤怒,他知道現在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只有一戰了。

悠然,秦浩天感到自己的寶塔空間有股躁動。

那一股氣息,秦浩天非常的熟悉。倒好像是小龍的氣息……難道真的是小龍?

這一下,讓秦浩天無比的驚喜。

如果有小龍的幫助的話,那自己一個人絕對是無法帶著東方冰兒衝出去的。

「呼!」戴峰漂浮在空中,一拳對著秦浩天的身上轟了下來。

這一拳雷霆萬鈞,蘊含著恐怖的力量。

拳勢還未到面前,秦浩天已感到泰山壓頂的威勢。

「疊浪擊!」

秦浩天因為身後跟著東方冰兒。這一拳,他無可退卻。

「碰!」的一聲。虛空中兩拳碰撞在了一起。秦浩天感到自己的八層暗勁,瞬間被對方那股霸道的力量,擊潰。一股股排山倒海的壓力,向四面八方迸發了出去。

周圍離的稍微近一些的侍衛,瞬間被一股雷霆萬鈞的力量掀飛了出去。周圍的牆體、亭台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多了無數道如蛛網般的裂縫。

「哇!」的一聲。秦浩天整個人被一股大力撞飛了出去。帶動著東方冰兒也退後了好幾步。他感到體內氣血沸騰,顯然自己受了不輕的傷。

「哈哈哈……年輕人……事實告訴你……太狂妄是沒有好處的……」戴天峰很是得意的對秦浩天笑著。

說著,身子一晃,向秦浩天沖了過來。

秦浩天眯起了眼睛。大喝了一聲。

「小龍……」

一股恐怖的威壓出現在了天地之間,

近百米場的巨大身軀,充滿著無邊的霸氣。

秦浩天雖然早就對血脈激活后的小龍出現有所期待,但是直到他真正的看到小龍的時候。還是被它那威武的模樣吃了一驚。

「難道小龍已是聖級了?」秦浩天心中暗自忖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