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也是讓曙傲雪疑惑不解的事情。

按道理,她已將九階嗅靈獸打怕了,怎麼卻仍要飛蛾撲火呢?

女配她只想考科舉 隨著戰鬥時間拉長。

曙傲雪猛然發現丹田靈力正快速消散著,她試圖想運氣阻止,偏生加劇靈力消散的速度。

曙傲雪的眼神變得凌厲,急忙給自己切脈,立刻知道靈力外泄的真正原因。

原來是因為那顆銀紋避水丹!

那根本就不是普通的避水丹,而是蘊含少量瀉元成分的丹藥,而那抹瀉元成分極其隱蔽,就連謹小慎微的她,也沒有及時發現。

在場能夠蒙蔽她雙眼的,除神皇羽驚空外,再無他人!

曙傲雪一陣惶恐,面色刷白,膽怯地往後退卻一步。

沒想到要殺她的人,竟然是她摯愛千年的神皇羽帝! 更讓曙傲雪緊張的是。

羽驚空定是知道什麼,才不動聲色地想殺她,他故意給她服用瀉元丹,目的就是想降低她的修為,以便給宮清影報仇的機會。

曙傲雪猛地回頭,看著躺在血泊中,失去氣息的宮清影。

她突然放聲大笑:「哈哈哈哈,羽驚空,就算你處心積慮,幫助宮清影又如何?她不還是照樣死在我的劍下?」

「……」

曙傲雪得意的笑聲在鏡花水月的幻境中迴響。

鵝黃色長裙沾滿九階嗅靈獸的鮮血,青絲凌亂,拖著帶有鮮血血漬且冒著熱氣的黃色長劍,一步步朝宮清影走去。

邊走邊猙獰地笑:「既然你想殺我,又那麼維護她,那我便成為她的替身,與你雙宿雙棲,生兒育女,好讓她死不瞑目!」

曙傲雪走到宮清影面前,用長劍撥開黏在她臉上的一縷青絲:「當真是傾國傾城,只可惜紅顏薄命,今後便由我替你而活!」

說罷,曙傲雪哐當放下長劍,袖中出現一把黃色的牛角匕首。

她俯首蹲在宮清影身邊,欲圖割下她的臉皮以便及時換臉。

九階嗅靈獸極有靈性,或許是感應到曙傲雪的歹意,掙扎著朝曙傲雪飛來,打算給對方最後一擊。

於是,曙傲雪的牛角匕首沒有割到宮清影臉部,相反隨手刺入九階嗅靈獸的右眼中。

「嗷嗚……」九階嗅靈獸發出凄厲的慘叫。

曙傲雪瞪著兇狠的光芒一腳將其踹飛,她右腳還未放下,突然便感覺到心口一陣劇痛。

一把熟悉的黑色長劍,刺穿她向來引以為傲的豐美胸口。

熱氣騰騰的鮮血奔涌而出,使得她的衣裙更加猩紅奪目。

曙傲雪豁然回眸,便看見一襲紫裙飄飄的宮清影。

而地上的那具屍體幻化成一道黑影,漸漸消失不見。

「你竟然沒死?」曙傲雪驚詫不已。

主上說過只要宮清影進入聖階鏡光法陣中,幽都魅族的獨門絕技影魅訣就會自動失效。

宮清影決不可能再使用影分身,那她剛才殺死的又是什麼?

曙傲雪狐疑地看向先前屍體躺過的位置,濺在地上那灘血液,漸漸地變成絲絲縷縷陰影消散無蹤。

原來先前她殺的竟是宮清影實體影分身。

實體影分身,比武聖修鍊出的元神還要逼真,有血有肉,讓人難辨真假!

宮清影不過是巔峰期武師,竟然就能凝聚出實體影分身,不愧是羽驚空前世今生看中的女人。

曙傲雪倏地勾起詭譎笑容,先前她只打算換臉,就是嫌棄宮清影體質太差的緣故。

現在她改變了想法,她要吞噬她的靈魂,徹底取締她的身體。

曙傲雪若無其事,猛地振翅轟然逼出地煞劍。

強大的氣勁將宮清影震退數十丈之遠,她神色變得焦慮,也不知道曙傲雪到底是什麼級別的黃鸝妖?

她能從陣法絕境走到玉石宮殿,並找到被困在陣法中的自己。

除了與南城飛花聯手外,還說明她已殺光棋陣中的所有靈獸,最後捕獲白衣宗師的鎮山戰寵九階嗅靈獸,來專門對付自己。

九階嗅靈獸不是一般的獸族,必須武尊級別像羽驚空那種超級高手才能對付,沒想到居然被曙傲雪打得面目全非。 不僅如此。

宮清影的地煞劍與羽驚空的天絕劍,皆是齊名聖階靈器,她都已經將曙傲雪的心臟刺穿了,對方竟然還沒有死!

宮清影頓時有些望塵莫及,曙傲雪該不會跟羽驚空同級吧?

「你都沒死,我怎麼好意思走在你前面?」宮清影強顏歡笑。

曙傲雪轉身歹毒地看著宮清影,胸口鮮血泅泅而出,卻似乎感覺不到任何鑽心疼痛。

她陰險一笑:「我還後悔讓你平白無故地死去,既然你沒死,我便讓你死的明明白白!」

「……」宮清影緊抿粉唇,與曙傲雪陰險的目光爭鋒相對。

「當初要不是宮仁爵去冰封雪域購買五行殺陣,那個人也不會知道你的生辰八字,正好與羽驚空相剋。

你們不認識也罷,一旦相親相愛,只要你們相愛一天,就會減少他的千年壽元,而你們成親之日,便是他的大限之日!

所以,就算他真的要娶你又如何,你們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曙傲雪的話宛若平地驚雷,讓宮清影震驚不已,但她也知道曙傲雪對羽驚空的覬覦心思。

她怒火熊熊道:「你說謊!他修鍊數萬年,早已是永生之體!就算我跟他在一起,也阻礙不了他的修鍊。你這麼說我們,無非就是想要我知難而退,我才不會上當受騙!」

「你信也好,不信也罷,但凡知道這件事的人,都不會讓你活著嫁給羽驚空,即便是我,也不會!」

曙傲雪運氣拿起黃色長劍,飛身朝宮清影擊來。

宮清影手持地煞劍迎面而上,邊交手邊諷刺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雖是他的姐姐,卻整日想方設法爬他的床,爬不上去就調頭對付我,難道你就這麼想知道在他床上的滋味嗎?」

「不想!」曙傲雪口是心非,能在羽驚空身下承歡,她不知道期盼多少年?

那種感覺……肯定醉生夢死!

「那種滋味,他給不了你,但你可以問我啊!」宮清影情假情假意地看著曙傲雪。

與曙傲雪連對數招后,宮清影察覺到曙傲雪的丹田出了問題。

於是,故意說話刺激的對方。

果然,曙傲雪情緒波動越大,丹田靈力傾瀉的速度越快。

「我不需要!」曙傲雪眼神迸射狠厲殺意,兇狠地連砍宮清影數劍,將她硬生生震開至百丈外,冷聲威脅道:「你最好閉嘴!」

宮清影輕笑著繼續道:「在他床上的感覺,自然是飄飄似仙!你別看他平時冷若冰霜,到了床上完全就是如狼似虎。」

「叫你別說了!」曙傲雪厲聲咆哮,催動一個個火光四溢的火靈力球朝宮清影擊去。

宮清影輕而易舉地閃身避開:「參賽這幾日,他整日就知道纏著我,還不讓我出門找小葵玩,我說了好幾次,可惜沒用,唉!」

曙傲雪想到其他護衛的稟報。

這些日子,羽驚空的確將大多數時間放在棋隊別院中,聽聞經常與宮清影獨處一室,幾乎寸步不離。

聽聞宮清影這麼一說。

曙傲雪嫉妒情緒高漲,根本無法抑制,丹田靈力呈十倍速度往外狂瀉而無法自知,她邊兇狠地攻擊宮清影,邊厲聲喝止她不要說話。

偏偏宮清影滔滔不絕:「你知道他最喜歡我的哪個部位嗎?」 「……」曙傲雪恨恨地瞪著宮清影。

宮清影又退出數十丈,拚命鼓鼓胸口,擠出若隱若現的細縫:「他說,女人的胸部,盈盈一握就好!」

說罷,嫌棄地瞪了一眼曙傲雪呼之欲出的胸口:「你的太大,他很不喜歡!」

靠!長得大,也有錯!

曙傲雪心中怒火又竄出新的高度,火靈力球也大了一倍。

宮清影繼續嘚瑟:「還有,就是他最喜歡的體位……」

「叫你閉嘴,別說了!」曙傲雪眼珠子瞪得比核桃還大。

偏偏宮清影不見棺材不掉淚。

她含羞一笑,垂眸看向身後波光粼粼的湖面,意味深長道:「他說,那樣讓他很有征服感!」

宮清影話音落下,曙傲雪便爆發出凄厲的慘叫:「啊!!」

……

宮清影句句誅心,所說之話,無不在曙傲雪腦海中反覆上演,看著心愛的男子與情敵耳鬢廝磨,繾綣痴纏,整個人陷入癲狂中。

她雙手緊緊抱住腦袋,潑墨般的青絲掙脫髮髻,披散在肩上,隨著狂瀉的靈力狂飛亂舞,全然一副即將入魔的崩潰狀態。

但很快,她漸漸平復下來,也明白中了宮清影的奸計。

宮清影見她氣息變得沒有先前暴躁,擔心她看穿自己的詭計。

她伸手輕輕撫平腰間有些褶皺的紫裙,幽幽追問:「那你知道他為何急著成親嗎?」

「……」曙傲雪香汗淋漓,皺眉斜睨著宮清影。

只見她輕撫著小腹,得意洋洋道:「因為我懷了他的子嗣!」

「子嗣?」曙傲雪神色驟變,黑色眼瞳頓時變成黃色,目光爍爍地直視宮清影的腹部。

果然,一團宮清影看不見的金色靈力,正縈繞在關鍵部位。

獨家蜜愛:顧少甜寵迷煳妻 在金色靈力中央,一個芝麻大、宛若星光的小生命正在發育,在它四周九道金色雷電,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只有羽翼神朝的神皇之子,才能擁有九道九天玄雷護體!

曙傲雪瞠目結舌:「你、你……」竟敢懷羽帝的神子!

那麼宮清影說的床笫之歡,便不可能摻假。

羽驚空竟然真的和宮清影有了夫妻之實!

曙傲雪整個人都懵了!

趁著曙傲雪的一時遲疑,宮清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雙手結印利用丹田的所有紫金靈力,催動冰焰九重天。

冰焰紫龍一出,龍鳴嘶吼的咆哮聲震耳欲聾。

待曙傲雪反應過來,已來不及對抗。

冰焰紫龍撞碎五臟六腑,將她活生生撕扯成七零八落的屍塊。

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血腥味。

冰焰紫龍一擊斃命,撕碎曙傲雪后在半空中盤旋一圈,回到宮清影身後,緩緩地收攏巨大的龍身,凝重地俯視地上屍塊。

宮清影謹慎地看著地面屍塊,最後將視線放在曙傲雪血肉模糊的頭顱上。

她竟然還在眨眼!

她居然還沒有死!

曙傲雪扯著猩紅的嘴角,嘲諷地笑:「呵呵……,既然他將羽族的禁術傳授於你,說明你在他眼中根本不是女人,而是徒弟!」

「……」宮清影緊握地煞劍,緊盯著曙傲雪被扯斷的頭顱。

曙傲雪目不斜視,仰望天邊那輪皓月。

「原來他至始至終就是喜歡在床上蹂.躪自己的徒弟!難怪他沒有把我放在眼裡!當年我就不該偽裝成他的婢女,而是應該想辦法成為他的徒弟!若真是如此,我和他……」 「就算如此!他也不會喜歡你!」曙傲雪話音未落,宮清影便打斷了她,她說的話非常難聽:「你長得那麼難看,還胸部下垂,他怎麼會喜歡你這種老妖婆?」

「你說誰是老妖婆?」曙傲雪斜睨著黃色眼睛瞪著宮清影。

「當然是你,不但胸部下垂,現在還變成屍塊,你永遠都沒有機會了!」宮清影說罷,朝著曙傲雪的頭顱扔出十張極品爆炸符。

轟隆隆……

幻境中發齣劇烈的爆炸聲,宮清影快速將九階嗅靈獸帶走,並加持一個雪盾隱藏在凶獸檮杌龐大的身軀背後。

檮杌還沒有死,只是被地煞劍所傷,飄浮在水面裝死。

經過十張極品爆炸符的衝擊,皮開肉綻的身軀又被扒拉一層,疼得齜牙咧嘴,以狗刨式游泳迅速沉入深不可測的湖底。

沒了檮杌的遮擋,宮清影的雪盾徹底暴露在外面。

宮清影眉頭微蹙,見奄奄一息的九階嗅靈獸渾身是血,右眼也被曙傲雪刺瞎。

想到剛才要不是它拖著曙傲雪,她恐怕也沒機會戰勝曙傲雪。

不管它攻擊曙傲雪處於任何目的,宮清影還是將一瓶九品銀紋獸元丹丟給它。

畢竟它是白衣宗師的戰寵,逍遙台地牢里的弋陽還需它守護。

九階嗅靈獸見宮清影給它療傷丹藥,頓時一陣感動,用北極熊的絨絨腦袋蹭了蹭宮清影裙擺。

這樣熟悉的親昵舉動,讓宮清影想起前去鴻城接曙傲天師父閆紅袖的小白,也不知道它的情況如何,有沒有幫她把人給帶來了?

宮清影朝著九階嗅靈獸點了點頭:「你留下,我出去看看。」

說罷,緊握著地煞劍走了出去。

鏡花水月幻陣內,充斥著硫磺味道,黑霧遮住天幕那輪皓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