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不是她想要的。

一向堅強不哭泣的花驚羽,眼裡攏上了霧氣,慢慢的有淚滴落出來,過去再殘酷的時候,她也沒有哭過,可是這一刻她真的哭了。

歐陽離洛一看到她哭,便慌了,手忙腳亂的替她擦眼淚。

「羽兒,別哭了,是我不好,你別哭了。」

花驚羽一言不吭,大顆的眼淚依舊滑落下來。

離洛立刻哀求起來:「羽兒,不想嫁我就不想嫁,我不逼你嫁我了,以後我們就這樣好好的處著,好不好,你別生氣了,別難過了?」

他從來就不想讓她難過。

「離洛,不是我不想嫁,也不是我忘恩負義,是因為我一直以為你是我的哥哥,我無法接受自已嫁一個哥哥的男人,你懂嗎?」

「我懂,我懂。」

這一刻歐陽離洛只覺得心好似被撕裂了般的疼,他終於知道他們之間問題的癥結了。

他似乎忘了和羽兒說一件事,將來有一天她長大了可以嫁給他,哪怕說一句也好啊。可是他從來沒有說過。

那些時光里,他只是默默的守候著她,幻想著她長大,然後娶她,可是他卻忘了他從來沒說過讓她等著他,並要她一個許諾,原來不是兩個人不相愛,而是在逝去的時光里,他忘了告訴她,他愛她是想娶她的。

歐陽離洛苦笑,轉身走了出去,身後的花驚羽望著離洛傷心的背影,心裡也很不好受。

但是這些都會過去的,她相信,一定會過去的。

第二日龍月國宮中設宴。

對於此次宮宴,並沒有直接的設定名目,不少朝臣心下瞭然,很可能是皇上宣旨立九皇子為太子的日子。

不出意外,九皇子離洛就是龍月的太子。

夏家嫡女的事件出來,似毫沒有影響到他的地位,反而是朝中的人看明了風向,齊齊的向九皇子靠攏。

數不清的珍奇古玩的往九皇子府送去。

九皇子府是整個京城最熱鬧的地方,不過即便這麼熱鬧,眾人也沒有看到傳說中九皇子寵愛的美人。

宮中月妃的宮殿也比別處熱鬧。

月妃乃是離王和九皇子的姨母,兄弟兩個都是月妃領大的,這會子九皇子被立為太子,將來貴為皇上,那麼月妃不出意外,將是宮中的太妃,誰不巴結她啊。

宮宴還沒有開始,朝中的不少命婦皆領著各家的女兒進了月妃的宮殿,一來巴結月妃,二來看能不能把自家的女兒給送進九皇子府。

雖說九皇子府里有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又是九皇子的命根子。

可是九皇子將會成為太子,太子的身邊總不可能只有一個女人吧,所以她們各家可是有機會的。

月妃所住的宮殿內,花朵錦簇,熱鬧異常。

不少朝中的貴婦都在拉攏和月妃的關係。

「娘娘最近越來越年輕了。」

「是啊,皮膚十分的細膩光滑,好似少女的皮膚一般。」

月妃一一點頭,招呼著這些朝中貴婦,一點也沒有託大的架子,說實在的她的性子就不是那種囂張拔扈的性格,再加上眼下離洛還沒有真正的當上太子呢,就算他當上了太子,她這個姨母也該給他長臉不是嗎?

殿外,一名小宮女走了進來,恭敬的小聲稟報:「娘娘,花小姐接進宮來了,現在在殿外候著呢?」

月妃一聽,立刻笑容滿面的讓小宮女把人帶進來。

等到小宮女退出去,四周不少的貴婦皆面面相覷,暗自猜測著這花小姐是誰啊,竟然讓月妃都很重視。

「娘娘,不知道這位花小姐是?」

有人開口請教,月妃笑容滿面的解釋:「這是離洛府上的那位小姐,今兒個宮宴,我接她進宮來玩玩,老是悶在九皇子的府里也不是個事兒。」

月妃話落,四周眾人恍然,原來是九皇子喜歡的女子啊,聽說這女人曾經救過九皇子,是九皇子的救命恩人。

夏家的嫡女便是因為衝撞了她,所以才會被九皇子給一掌擊斃了的,這女人究竟什麼樣子啊?

個個往殿外望去,除了好奇,還有嫉妒,九皇子歐陽離洛可是龍月國品貌出色的男人,有身份又有地位,龍月國朝中有不少大臣之女都愛慕著他,想嫁他為妃呢,所以這什麼花小姐的出現,她們正好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女子,讓九皇子一怒殺人。

殿外,花驚羽跟著小丫鬟的身後一路走了進來。

雖然這裡是陌生的地方,但是花驚羽不是第一次進宮,以前在燕雲國的時候,也是經常進宮的,這樣的場面已經習慣了,所以並沒有似毫的膽怯不安,落落大方的領著身後的小桃,一路走了進來。

滿殿佳麗,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億萬獨寵:少主的私藏新娘 花驚羽一眼便看出這其中有不少的女人對她有敵意,她略一想便知道是什麼原因。

這些女人大概都是離洛的愛慕者,所以把她當成了情敵,看到她才會如此的有敵意。

花驚羽嘆口氣,這樣的局面是她不想的,若是離洛對外宣布,她是他的妹妹的話,相信這些人早就巴結了過來,可惜現在她頂著這麼一個讓人尷尬的身份立於這裡。

「見過月妃娘娘。」 中間這位光彩照人容光渙發的女子大概就是離洛的姨母月妃娘娘吧。

月妃早起身了,走過去親自扶起了花驚羽,認真的打量之後倒是詫異了一會兒,她以為離洛喜歡的丫頭是個什麼見不得人的女子,或者是什麼破落地方出來的女子,可是現在一看,這女子通身的氣派,分明是出身良好的,面對著滿殿的人也沒有似毫的膽怯,坦然若定,不卑不亢。

這通身的氣派,竟然不比皇子公主的差。

此女只怕出身來歷不凡,並不是籍籍無名之輩。

「羽兒是吧,來,讓本宮好好瞧瞧,真正是生得好模樣,」月妃讚歎,這丫頭的品貌一等一的好,容顏清麗,氣質通透,一身的風範,倒足以當得太子妃的身份,她和離洛倒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殿上不少的女人打量著花驚羽,然後心裡吃起味來,嫉妒不已。

月妃已經拉著花驚羽坐到上首的位置上了,其她人陸續的坐下來。

月妃慈愛的問道:「你在九皇子府住得還習慣嗎?吃的東西是否合口?」

花驚羽點頭,笑著回話:「勞娘娘惦記了,都挺好的。」

離洛豈會讓她受委屈,什麼都是最好的,還是他親力親為安排的,若是沒有他一心想娶她的事情,她會覺得來龍月一趟也不錯,可偏偏他想娶她,一想到這個,花驚羽便頭疼不已。

自從昨天晚上她和離洛討論過這個話題,離洛一直沒有出現,想也知道他定然是傷心了,可是她也沒有辦法。

花驚羽想到這個,便覺得心情沉重。

殿內已經響起了熱切的說話聲,有人問花驚羽。

「花小姐是哪裡人啊?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啊?」

眼神鄙視,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裡冒出來的人,也許是賤民出身,或者是青樓楚館里冒出來的女子。

明明一臉的狐媚子樣,偏要做出清高的樣子,這種女人見得多了。

另外一人介面,嬌笑而語:「花小姐看著倒像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不過我們似乎都沒見過。」

花驚羽抬眉掃了一眼兩個說話的女子,一個小巧玲瓏,著粉色羅裙,可愛靈動,只不過因為面容生嫉,有些刻薄了。

另外一個身子微福,豐肌玉骨的一臉富貴像,只是滿頭珠釵顯得有些俗氣了,花驚羽對於挑釁自已的人,從來是不會客氣的。

「沒見過不代表沒有,這天下之大,能人之多,又豈是個個見過的,兩位小姐千萬不要閉門造車,妄自菲薄,還是把眼光放得長遠些的好。」

「你?」

兩個小姐臉紅了,這什麼花驚羽的竟然膽敢說她們閉門造車,妄自菲薄,實在是太可恨了。

粉衣女子立刻咬牙,一臉委屈的望向上首的月妃娘娘。

「娘娘,你看花小姐竟然這樣說人家,人家只不過想問問花小姐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怎麼都沒有見過?她竟然罵人。」

花驚羽一臉的似笑非笑:「原來我那話是罵人啊,受教了。」

紅衣女子這下真的氣哭了,這女人說話不帶髒字,可是字字如珠,生生的把她們給壓制住了,本來還想壓她一頭的。

四周不少人望向花驚羽,對於她的能力倒是有些了解了,原來這女人這麼厲害啊,那日後這女人要獨掌九皇子府不成?

其實花驚羽只覺無辜至極,她是不會嫁給離洛的,這些個女人搞錯對象了,若是可以,她真想大喊一聲,你們找人別找我啊,我又不嫁給離洛。

不過這話她也就是心裡想想罷了。

現在說這種話,似乎不合時宜。

殿內,先前挑釁花驚羽的女子不說話了,另有貴婦一臉客氣的問道:「不知道花小姐家門是?」

不少人盯著花驚羽,十分的好奇花驚羽的來歷,當然其中還是有人花驚羽底細的,這些人自然是跟著歐陽離洛前往燕雲國的朝臣的家眷,不過關於這位花家小姐和九皇子之間的事情,別人不敢插嘴,所以知道的不說話,不知道的只管一臉盯著花驚羽。

花驚羽望了一眼這些女人,有些無語的抽嘴角,幸好她的身份還不錯,若是身份太差,是不是被這些人給鄙視到底了。

「我不是龍月國的人,我是燕雲國花將軍花千尋的妹妹花驚羽。」

「燕雲國的人。」

「花將軍花千尋的妹妹,」

殿內此次彼落的議論聲,隨之有人驚呼,臉色飛快的變了顏色,小聲的嘀咕起來。

「她竟然是花千尋的妹妹花驚羽。」

「聽說燕雲國今年的魁首便叫花驚羽,不會就是她吧。」

「這麼說這個女人很厲害,」

殿內一下子安靜了很多,沒人敢說話了,這女人是燕雲國的女子魁首,說明十分的厲害,現在又得九皇子高看,若是她惱火了,倒霉的可是她們,她們可是記得那九皇子為了她可是一怒打死夏家嫡女的事情了。

月妃也詫異,自從離洛帶了人回來,並沒有和她提起過這丫頭的來歷,原來竟是燕雲國花將軍花千尋的妹妹,也就是她是花家的人了。

這樣的女子若是為龍月太子妃,只怕?

月妃眼神閃爍了一下,皇上會同意嗎?龍月的太子妃讓燕雲國的人來做真的沒事嗎?

「原來羽兒是燕雲國花將軍的妹妹啊,那真是女中豪傑呢。」

月妃誇讚,身側的朝中貴婦們不敢隨便招惹花驚羽了,這女人這麼厲害,她們還是少惹些為妙。

「是啊,花小姐真是我們女中豪傑,聽說燕雲國的今年的武魁魁首便是花小姐。」

「嗯,聽說西陵國的赫連公主竟然在花小姐的手裡連敗了十八場,花小姐可是天下第一奇女子了。」

花驚羽一目掃下去,除了吹捧她的女人外,還有不少閨閣女子氣恨難平的咬牙,又嫉又妒的樣子,看上去對她依舊有恨意。

月妃握著她的手,溫和的開口:「沒想到離洛那個小子竟然喜歡你,看來我們離洛的好事要近了?」

花驚羽眼神暗了,看來她要儘快離開龍月了,要不然事情越來越無法收拾了,她是不可能嫁給離洛的。

那樣他們兩個人早晚會成為怨偶的。

「娘娘說笑了。」

花驚羽客氣的說道,外面有太監進來稟報:「娘娘,宮宴差不多要開始了。」

「好,那我們還等什麼呢,現在去宴席吧,想必大家都餓了。」

月妃拉著花驚羽站了起來,眾人紛紛的起身,跟著月妃的身後一路離開,往今晚宮宴的地方走去。

宮宴十分的熱鬧。

太監的一聲唱諾聲響起,月妃娘娘駕到。

殿內數十道的眸光望向了月妃,月妃眼下可是風頭正盛的人物。

眾人看到了月妃,便又看到了月妃緊拉著的花驚羽,不由得紛紛的猜測這女子是誰啊。

其中有人認出了花驚羽的聲音,小聲的警告著身側的同僚,這位便是九皇子喜歡的女子,以後離得她遠點,別招惹得九皇子不開心。

眾人紛紛的嘩然,不停的小聲的嘀咕。

雖然沒有過激的言行,不過其中有些眼神便不太友善,分明寫著,真正是紅顏禍水啊,禍國妖姬啊。

九皇子為了這個女子一怒草結人命,這樣的女子如何能為太子妃呢,更何況這女子可是燕雲國的人啊,龍月的太子妃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燕雲國的人坐了。

後患無窮啊。

花驚羽內力高深,這些大臣的議論聲一一的傳進她的耳朵里,她只覺得無語至極,她根本就沒想過嫁離洛,怎麼就要遭受這些呢?

離洛,這樣的結果你可是看到了?我們再不是從前了,現在你是龍月未來的太子,我是燕雲國的將軍之妹。

月妃拉著花驚羽剛走進去,便又有人過來和月妃打招呼。

殿內。月妃細心的和花驚羽叮嚀了一聲:「沒事的,你隨便找人說說話,累了便來找本宮。」

月妃其實很喜歡花驚羽,這丫頭不驕不燥,不卑不亢,實在是個不錯的女子,可是她的身份?月份有些愁了。

花驚羽點了一下頭,退離了月妃的身側,她是巴不得不和月妃待在一起呢,聽著那些朝中的貴婦們吹捧拍馬的,實在是有些崩潰,尢其是人家時不時的掃她一眼,擺明了她就是禍水的樣子。

早晚禍國魅君一般。

這什麼跟什麼啊,花驚羽心情鬱悶的走到大殿一側,找個沒人的地方喘喘氣。

這宴席實在是讓人備覺壓抑啊,雖然她不害怕,可是人家言行舉止的都讓她壓抑啊,。

小桃走到花驚羽跟前,小心翼翼的開口:「小姐,你渴不渴,要不要喝點東西?」

看吧,一個小丫頭面對她的時候,都心驚膽顫的,她有那麼可怕嗎,真的那麼可怕嗎?

花驚羽不禁懷念起燕雲國的阿紫和綠兒兩個人了,若是她們在多好啊,至少她有人可以說說話。

花驚羽正想和小桃說說話,一道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

「去取吧。」

花驚羽掉頭望過去,便看到龍月國的公主歐陽慕秋正笑意盈盈的站在她的身後望著她。

「你好,花小姐。」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