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下,各峰代表徹底不再關注李輕舟了。

如果李輕舟的劍道至尊骨還在,他們自然不會放棄,但此時的李輕舟,在他們看來,沒有了任何價值。

隕落的天才,就不再是天才了。

李輕舟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目光中充滿了失望和落寞,看來玄天聖地也無法讓自己重修劍道啊!

正在此時,葉塵的聲音突兀的響起:「你,可願拜入我青雲峰?」 燒烤店位於B大小吃街的附近,店內環境乾淨整潔,方形桌之間還設有欄杆綠植阻擋著。

林鹿之兩人自己點好了菜,等待服務員端菜上來,期間,兩人隨意聊了其他話題。

江雅月低著頭玩手機,不停得回復男朋友的信息轟炸。

她一臉甜蜜的回完消息后,看著林鹿之凡爾賽說:「哎,男朋友好煩人,我一出門就問東問西的,煩死了,粘人的要緊,我說,林小鹿,你出門,你男朋友怎麼都不關心你啊?從出來到現在你手機都沒看一眼?你確定你有男朋友嗎?不會是騙我的吧?」

林鹿之眉尖微揚,淡聲吐槽道:「你以為我是你?一整天都膩膩歪歪的?剛才出門前我已經跟他報備了。」

「要是你張宏不聯繫你,你回去肯定會和張宏吵架,吵架的內容無非就是,你不愛我了?你都不關心我之類的,一點新意都沒有。」

江雅月聞言喉嚨一哽,一字一頓:「你不懂,要是你倆那麼相愛的話,你男朋友肯定急。」

「你又懂?」

江雅月沖她眨了眨眼,彷彿突然間想到了什麼似地曖昧道:「你們倆有沒有啵啵?」

當初她跟張宏在一起的第一個月中,初吻就送出去了,不知道林小鹿會不會和她一樣。

林鹿之斜睨她一眼,緩緩勾動唇角,幽幽吐出一句話:「這是個秘密。」

江雅月聞言,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塑料友情。」

服務員端著放在烤盤中的一串串食物放在二人中間,把小桌旁的收據拿起來,勾勾畫畫后又放了回去,祝她們用餐愉快后又忙碌其他事情去了。

林鹿之拿起一串掌中寶,慢悠悠的品嘗中,視線透過玻璃窗望小街,看著人來人往的行人。

突然她瞧見一個眼熟的男人,立馬撥了一個電話過去,看見男人接電話的那一瞬間,猛得站起來,語速匆忙得朝江雅月說:「月月,我有事,先走了,你讓張宏來陪你,這餐我來請了,再見。」

江雅月一臉懵,怎麼突然說走就走。

她順著林鹿之的背影,看到她朝一個男人走去,拉著男人的手離開了。

江雅月摸了摸下巴,猜想:難道那個男人是林小鹿的男朋友?看著背影還挺帥的,堪比模特的身材,我有那麼見不得人嗎?都不帶過來給我瞧一瞧。

……

遠離小吃街的一家隱蔽奶茶店中。

林鹿之吸著黑糖珍珠奶茶,眨眼看著對面坐姿端正的霸總:「你怎麼來了?」

她點了兩杯,一杯自己喝,另一杯推到了霸總面前,吸管都已經給他插好了。

鎮言亦沉聲道:「隨便逛逛。」

這句話是真的,只不過逛著逛著就來到了這。

林鹿之一臉不贊同:「你病才剛好,不好好休息亂走什麼,剛才我不拉著你,你是不是還得在人群中站著?」

像個小傻子一樣,也不懂去人少的地方。

鎮言亦不答反問:「你關心我?」

林鹿之不假思索道:「當然。」

金主爸爸的身體健康最重要,畢竟工錢他還沒結呢。

鎮言亦怔然了一下,耳朵莫名有些熱,連忙移開了目光,隨後悠然一笑。

雖然沒有看到有沒有其他男生的存在,但聽見林鹿之那麼關心自己,莫名心慌,心跳得很快,撲通撲通。

……

對於這次學校舉辦的寵物治療大賽,江雅月不參加,她知道依自己這個吊車尾的成績可能連優秀獎都拿不了,還不如知趣點,看樂就行。

此刻她在考場外面的小圓桌上坐著等林鹿之出來,開考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按照林鹿之的實力,可能很快就出來了。

初賽考筆試,共一百五十道題,單選70題多選30題,簡答50題,考試時間200分鐘。

許潔坐在林鹿之後面,除認真做題以外還不時的觀察林鹿之,看到她停下筆準備交卷的時候,心底微微一驚,她才做到了一半,林鹿之就做完了。

提前交卷無非就兩種答案,第一天才,做題迅速,正確率百分之九十以上,第二種瞎填,順便亂選就答完了。

許潔清楚得知道林鹿之不可能屬於第二種,但內心依舊期望她是屬於第二種。

林鹿之交卷朝監考老師微微一笑后出了考場,許潔心慌了,目前還是保證正確率要緊,她慢慢做,不急,心是這麼想的,但寫字的速度漸漸加快。

「怎麼樣?考得如何?」

江雅月一看到人就蹦了過去,迫不及待的問:「題目容不容易?我在外面,都看見許潔朝你看了好幾次了,就你沒發覺還在刷題。」

林鹿之估算了一下,應該得九十分以上,畢竟大部分的題目都刷到過:「還可以。」

江雅月對這個回答不滿意,逼問道:「還可以是什麼?會不會超過許潔?我知道你厲害,但也不能輕敵,我可聽說了,這次大賽的第一名會代表學校參加市裡舉辦的寵物治療大賽呢。」

「下午成績出來你就知道了。」

林鹿之個人傾向於用實力說話,現在成績都沒有,說什麼都是虛的。

許潔交卷出來后,看到兩人膩膩歪歪的交談,從她們旁經過,嘁了一聲,眼神傲慢的瞥了一眼。

「成績還沒出來呢,這只是初賽,你贏了我又怎麼樣?還有複賽呢,複賽才是大頭,對寵物現場治療的經驗,我會得可比你多,沒看見老師常待我去實習嗎?都不待你,空有一身知識有什麼用?實踐的成果才是最重要的。」

江雅月一聽這話,氣結:「你怎麼就知道林小鹿實戰經驗比你少?說不定人家比你厲害多了,真正厲害的人可從來不會說自己有多厲害,只有那些實力比不過人,心裡又耿耿於懷的人才會在這裡說。」

林鹿之拉著江雅月,就怕她氣急了衝上去干架:「許同學,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明天就是複賽了,到時候一比賽你不就知道誰比誰厲害了嗎?何必在這裡浪費口舌。」

林鹿之對於許潔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她,耐心都快磨完了,冷冷的目光掃在許潔的身上,竟讓她不由打了個寒顫。 「退朝!」

眾臣山呼告退。

出了咸陽宮,大臣們三五成群,竊竊私語,

「這巡夜司是個什麼部門,我怎麼沒聽明白啊?」

「是啊?老夫也不甚明白。」

「巡夜人?巡夜使?」

一名官員趕步走到李斯面前,拱手道:

「丞相!丞相見多識廣,不知陛下所說的這巡夜司,到底是什麼職責啊?」

李斯面無表情道:「陛下不是說了嗎,巡夜司由陛下直接指揮,代陛下監察天下!」

「這……那我們該如何與這些巡夜人相處?」

李斯輕笑一聲道:

「巡夜司的人只有陛下能命令,你們自然要恭恭敬敬伺候着!」

眾人面面相覷,一名官員苦着臉道:

「陛下這不是……這不是……」

剩下的話他不敢說了。

說出來,被人檢舉,那就是砍頭的罪過。

……

李斯瞪了他一眼,呵斥道:「慎言!」

看着面前的眾官員,李斯正氣凜然道:

「大秦疆土遼闊,如今武有蒙恬將軍震懾邊疆宵小,文有我等為陛下分憂,但畢竟不能照顧周全。我們之中難免有人欺上瞞下,魚肉鄉里。陛下設立巡夜司,也是為了督促我等好好為大秦效忠,為陛下效忠!

陛下此舉,實乃聖明!」

此話一出,氣氛陷入了短暫的安靜……

下一刻,大臣紛紛附和高聲道:「陛下聖明!」

……

大臣們憂心忡忡散去,李斯則回頭看了一眼咸陽宮,眉頭微皺:

「陛下這是什麼意思?」

這巡夜司,與其說是懸在大秦百姓頭頂的一把刀,不如說是懸在大秦官員頭頂的一把刀!

懸在他李斯頭頂的一把刀!

難道此次微服出遊,哪裏引得陛下心生不滿了?

李斯回憶之前一路的經歷,想了許久,也沒發現是哪件事,引起了陛下此番舉動。

……

監察百官,直達天聽?

李斯搖了搖頭,失笑一聲。

陛下越來越糊塗了,這巡夜司出發點是好的,但陛下難道不知,這巡夜司也是人組成的,

有人,就有漏洞!

看來,自己接下來要找機會,和巡夜司的巡夜使打好關係了。

只是不知道這巡夜司的人選,陛下從何去尋?

也許,我兒李由可以前來爭取這巡夜使一職。

李斯心中有了打算,快步走出宮門。

陛下只是宣佈了消息,其他並未多言,

他還要去四方多多打聽具體消息。

……

咸陽宮中,

秦始皇揉了揉腦袋,神情頗有些無奈。

「秦始皇啊秦始皇,你說你老老實實當個不死帝皇多好,這大秦疆域遍佈全球,你不是都做到了嗎?為什麼,為什麼你偏偏要上天呢!」

秦始皇,或者說是陳煒,看着下面空蕩蕩的大殿,有些心累。

之前在蘭林竹林中偶遇秦始皇,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