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下林雪初愣了:「你不知道?」

杜修筠:「有時候我覺得他離我很近,但是有時候我又覺得他離我挺遠的,我一直以為我們倆之間的距離不會太遠,我走到他那邊,也不會經過很長時間,但是我現在猶豫了,尤其是考慮到我們倆之間的未來。」

林雪初:「是年齡問題嗎?」

杜修筠嘆了口氣,「這些話我誰都沒有告訴,但是我好像真的喜歡上他了。」

在林雪初的眼裡,杜修筠一直是一個很自信的人,但是現在他的種種反應不就是陷入愛情的不自信?

就是這一點,林雪初也覺得跟杜修筠是一類人。

不過,杜修筠給自己說了這麼多,那她不是第一個知道真相的人?

那如果杜修筠陳既言cp超

話里那些人肯定都想魂穿自己……

自己是這麼近距離的聽到了兩人之間感情的實錘啊。

林雪初嘆了口氣,「那接下來你想怎麼辦?」

杜修筠,「不打擾可能就是最好的辦法吧,有時候我往他那邊走一步他會後退。」

林雪初道:「我不知道你對他怎麼想,但是在我看來,他給我的感覺就是疏遠的。」

這是林雪初第一次在杜修筠整體裡面看到一絲落寞,所以還是想安撫一下他的情緒的。

「所以,你們倆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在劇組裡面。」

(本章完) 杜修筠開口:「我們一起過生日,我陪他看星星,那天雨下得很大,亭台上只有我們兩個人,可能在那一刻吧,我覺得我挺喜歡他的,我一直沒有過這種感覺,但是現在就是很開心。」

杜修筠渾身都軟了下來,好像被光蓋著,林雪初被這樣的杜修筠晃到睜不開眼睛了。

「就想起這個人的時候嗎?」林雪初問。

「對,就是想起這個人的時候。」

林雪初:「好了,你現在已經陷入真愛了,所以要不要跟我一起合作?」

說完,連林雪初自己都覺得很敷衍,好像對面的人說了這麼多,她就只是想問這一句話。

所幸杜修筠沒有對這件事上心,「做什麼?」

林雪初:「等一下,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陳既言最近老發微博了。」

「為什麼?」

「你以前見過他這麼頻繁的發過微博嗎?」

杜修筠想了想:「好像沒有。」

林雪初:「那你說他這麼頻繁的發微博,是不是為了給什麼人看啊?」

杜修筠愣了愣,道:「我不知道。」

林雪初搖了搖頭,她發現,杜修筠陷入愛情的時候,簡直就像一個小女生一樣!!

太吃這種設定了!!

杜修筠:「我不知道,我現在其實也很亂。」

「可能這就是這就是愛情。」 狼與兄弟 林雪初斬釘截鐵。

如果昨天晚上小坑不提醒自己的話,她不會對被杜修筠說出這些話的,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她說出一些話是有上帝視角系統強大支援的!

退一萬步來講,就算現在,杜修筠跟陳既言現在沒有什麼愛情的火花,但是最後肯定會有的。

那結局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不早一點讓兩個人明白對方的心意?!

人生在在世就那麼幾十年,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想要去喜歡的人,那還不如早一點在一起。

之後,林雪初便把自己的這個觀點告訴了杜修筠。

杜修筠聽后猶豫了一下,然後慢慢抬起頭看著林雪初,「所以你想怎麼辦?」

林雪初:「我們兩個合作吧。」

「什麼合作啊?」杜修筠問。

林雪初:「我現在呢是想要知道自己對季總的心意,但是我自己又不敢上去。」

「你喜歡的話,可以表達你的真實感受。」杜修筠道。

林雪初點了點頭。

杜修筠:「我就知道結局會是這樣的,而且季總他確實很喜歡你。」

林雪初搖了搖頭,道:「不是這個問題,我想自己親自確認。」

杜修筠:「其實答案就擺在那裡的。」

「正是因為想好好確認,所以我覺得有必要一起合作。」林雪初開口,「不然我沒有安全感。」

後面,林雪初舉起了杯子:「這是為了愛情。」

杜修筠看到以後笑了一下站了起來,跟林雪初幹了一杯。

總裁大人請離婚 兩個人把酒咽了下去以後,杜修筠開口:「為了愛情。」

「然後呢?你想做什麼?」杜修筠問。

林雪初:「吃醋。」

「什麼?」杜修筠愣了。

林雪初:「我一開始想過這個問題,覺得事情的發現應該睡著時間的發展,但是自己的爭取也是很有必要的。」

「其實我是害怕爭取。」杜修筠道,「我的身份,以及我一直以來的一些觀點,無不在告訴著我我應該做什麼,但是現在,我覺得應該要爭取。」

林雪初道:「現在我們可以很明確的知道兩點,季總喜歡我,既言也喜歡你。」

所以這樣的話,就可以在計劃實行的時候多了一些底氣,不然誰有功夫去關注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

以前林雪初沒有這麼想過,但是經過了小坑的話以及網友的提醒,還有自己的感覺,她知道,就算再怎麼不承認也不能忽視掉季玉澤的真心。

季玉澤是熾熱的,但是不會表明,會一直用陪伴說話。

這點其實也是林雪初淪陷的根本。

自從林雪初昨天知道了磕CP的正確方式后,輕車熟路的進入了微博超話,不過這次她進的是杜修筠跟陳既言的超話。

原來早就有人開始把他們看作cp了!林雪初覺得還是很興奮的。

「這是?」杜修筠盯著林雪初點開的視頻。

「其實我現在才理解了什麼叫當局者迷,在一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我會是那樣的反應。」

一開始其實是順著本心走的,但後面卻可以在別的地方看到一種自己完全不知道的心境。

其實挺神奇的。

「這是既言看你時候的神情,我可以感受得到他心裡的不安自己幸福。」

杜修筠的眼睛離不開屏幕了。

那裡面是關於杜修筠跟陳既言在《進組》中的剪輯。

早期的視頻源都刪了,但是粉絲們有強大的資源儲存,所以現在杜修筠看的自己跟陳既言的互動,就是一開始兩個人之間那種小心翼翼的試探。

「挺有意思的,我太忙了,沒時間看到這些。」 獵人之念獸蛞蝓 杜修筠道。

林雪初:「所以你相信,只要你們兩個之間有愛,那麼沒什麼事是成不了的。」

杜修筠害怕的不是自己邁不出那一步,而是害怕陳既言的不回應,以後連朋友也做不成。

「你自己沒有勇氣,但是你的粉絲們已經幫你把勇氣找了回來,所以相信你們的結局吧。」

林雪初特別想告訴杜修筠,你跟既言可是happyending!!!但畢竟她開了上帝視角,只能用另一種方式告訴杜修筠了。

杜修筠抬起頭,目光變得堅定了起來:「雪初,謝

謝你。」

林雪初道:「所以你一定要相信自己。」

吃完飯以後,林雪初跟杜修筠告別,但這個時候,兩個人的照片就被拍了下來。

因為在吃飯的時候,杜修筠就已經跟團隊聯繫了。

狗仔就蹲在林雪初跟杜修筠吃飯飯店的外面,等著裡面的人。

「沒想到有一天我會用這種手段。」杜修筠搖了搖頭。

「就當體驗吧。」林雪初笑了笑,「接下來,我就要發揮我的演技了。」

「醉酒狀態我看好你。」杜修筠道。

林雪初直接靠在了杜修筠身上,「走吧」。

一出門,迎接兩個人的便是各種閃光燈,一群記者圍在門口,擋住了林雪初跟杜修筠的路。

杜修筠戴著口罩,神色凝重,林雪初被杜修筠扶著,走路很飄。

杜修筠道:「麻煩讓一下。」

記者:「請問你們兩個現在是什麼關係?」

「為什麼會單獨出現在這裡?」

「你們的關係這麼密切,是否早已超出了經紀人跟藝人的範疇?」

「請回答……」

「請問……」

「你們……」

(本章完) 「別說話,就這樣靠在我肩膀上往前走就行。」杜修筠開口,林雪初點頭,按照他們兩個之前的計劃就是杜修筠先給經紀人打電話,讓他去叫狗仔,以狗仔的速度肯定會趕在他們兩個吃完飯之前就守在門口的。

再加上之前杜修筠已經很久都沒有提供自己的緋聞給狗仔了,上一次還是跟林雪初一起看電影的場景,但是現在完全已經被闢謠了。

在拍戲之餘,杜修筠依舊會被很多狗仔跟,但他就像往常一樣,清風明月般的從他們身邊走過,不帶任何一絲色彩。

如果之前的杜修筠在狗仔眼裡是一個,三天就會跟小明星擦出一點火花,五天就會跟一個熱門的人扯上關係的話,那麼如今的杜修筠在記者與狗仔的眼裡太過於安穩。

但是杜修筠不動,總會有人逼著他動的,況且現在是他自己要聯繫狗仔。

於是這就造成了整個城裡的狗仔全部出馬,去小小的飯店門口堵他。

於是林雪初跟杜修筠一從飯店出來就被狗仔用各種角度記錄了下來相信不出今天晚上,他們兩個在一起的照片就會滿世界亂傳了。

不過其實兩個人最初的目的還是為了讓想要看到的人看到。

「請問你們兩個深夜約飯是真的在一起了嗎?」

有狗仔這樣問,於是杜修筠偏頭看了一眼,「我們什麼時候深夜約飯了?」

沒等這個狗仔回復,另一個狗仔跳出來,問道,那麼請問兩位是否就等於公開戀情了,那之前說的那些都是錯的嗎?所以她不僅僅是你的經紀人?

聽見這話杜修筠沒有回復,而是直接拉開車門,林雪初闊別已久的小松早已等在了車門前。

「對不起,對不起,明天我們會召開一個記者會來說這件事情,現在情況有一點著急,所以大家都先回去吧。」小松道。

聽了這話以後,狗仔們非但沒有往後退一步,而是加快了按快門的速度,想要記錄下他們看到的這一幕。

如果說之前林雪初跟杜修筠一起看電影的時候,兩個人離的不是太近,再加上之後的炒作都是營銷號一手搞起來的。

而之後的澄清有理有據,所以大家不會再追問什麼,而是更多的把注意點轉移到了杜修筠的社會新聞上面。

而之後杜修筠的解釋,以及在拍戲期間,他沒有跟林雪初有進一步的發展,這樣就讓這個風波被廣大網友拋在了腦後。

但是他們兩個現在離得這麼近,姿勢又這麼的親密,就算最後再做怎麼樣的解釋,也不會讓大眾覺得他們兩個是沒有關係的了。

「!!狗仔追問起來簡直了,我覺得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此時的林雪初已經上車,心有餘悸地看了一眼窗外,就算現在狗仔看不到窗子

里的情景,他們還是拿著自己的鏡頭懟著車。

林雪初是見過狗仔的這個架勢的,但沒想到所有的狗仔一擁而上的那種感覺,還是有一些害怕的。

杜修筠看了一眼窗外,笑了一聲:「比這害怕的還有呢。」

林雪初:「是什麼?」

杜修筠一字一句道:「私生飯。」

聽到這話以後,林雪初瞭然,私生飯這個群體她是了解的,不達目的不罷休。

「他們對你做什麼呢?」

林雪初知道杜修筠一般不會提起她的一些事情,尤其是這種陰暗面比較重的事,但是現在看著杜修筠有一點閃爍的神情,林雪初還是問了出來。

杜修筠:「之前我跟陳既言約好了一起吃飯,但是從下了飛機開始就有私生飯追著我,其實我對他們表示理解,畢竟他們喜歡的是我,但是有一些私人的行程,我還是希望他們可以理解的。」

「那之後呢,你跟陳既言?」林雪初問。

「本來那天我約好去看他的演唱會,但是行程竟然被毀掉了的話,演唱會自然是去不了的,我那天躲到了一個酒店裡,第二天才出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