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下子,玉蓮明白了那天二婆為什麼要和她說,得吃飽,少喝水。真是忙得比蜜蜂還勤奮啊!

修養了一個半月,顧玉豪的腳好得和之前一樣。所以,玉蓮這才讓人出去玩。

這一天,玉蓮在廚房裏蒸糯米,準備做酒糟。前幾天和大娘和大家說準備要做酒糟,說酒麴子很多,就叫幾家人一起做。

昨晚,玉蓮也收到了酒麴子。今早過去觀看和大娘怎麼做,回來后,就照着做。

牛糯米才蒸上沒一刻鐘,玉蓮就聽到院子裏傳來馬車輪滾動的聲音,還有交談聲。

這聲音似乎是在自家院子的,於是玉蓮就從廚房走出來,見海華強站在院子裏,指揮馬車夫搬東西進院子。

玉蓮意外又精細,他迎上去,「海叔!」

海華強回頭,看着紅潤的玉蓮,露出笑容,感嘆,「這麼久沒見,又長高不少了,人也有肉了。」

玉蓮也笑了,說,「海叔,你快請進屋裏,我去給你倒茶。」

海華強擺手,說,「不用那麼麻煩,熱水就行。」

「好,你請進屋。」玉蓮轉身去了廚房燒熱水,時候端著茶壺和碗進了堂屋。

見玉蓮進來,海華強問人,「玉蓮,玉豪去哪了?我剛叫了,沒人應。」

玉蓮放下水壺,倒水,「和我三妹去了小南家玩。」

海華強又問,「現在玉豪的腳怎麼樣?好了沒?」

玉蓮驚訝的看着海華強,「海叔,你知道了?」

海華強端起碗喝口水,說,「前幾天,和幾位老爺喝酒。碰上你彭叔,是你彭叔和我說的。直到今天,我忙完了事,這才得空來找你。」

想到這些日子裏,玉蓮兩姐弟遇到的事,海華強是既心疼,又氣憤。

海華強覺得還是得好好說說玉蓮,「你這孩子,怎的就那麼膽大,還斷絕母女母子關係。」

「還有不婚書,你怎的敢寫,你真是任意妄為啊!」

「不婚書,這寫了下去,你就終身不能嫁人,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你這是要斷後的啊!」

「這哪一件都是大事來的,你怎的就那麼魯莽就決定了,也不和人商量一下。你都不知道怕的,不怕後悔啊!」

「幸好,這不婚書還能解除,需要的錢也不多。只要給了錢,那解決了,也不需要坐牢受罰什麼

的。」

「你真是膽大包天,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面對海華強說責罵,玉蓮沒放在心上。在哪個情況下,她也只能答應了。斷絕關係,她覺得非常好。而不婚書這件事,她是有猶豫的,也記得有點對不起原主。

既然海華強都知道了,玉蓮也就不裝了,「我也是沒辦法,她都這麼威脅我了,我不答應哪能行。」

這話,海華強聽得心裏難受。想不明,這母女關係怎的就變成現在這樣。

想到一件事,玉蓮語氣里是掩不住的諷刺,說,「斷絕關係也好,我們這邊的事,她插不了手。她那邊的事,也牽連不到我。」

這話聽着,怎的感覺有點刺耳,海華強問玉蓮,「是出了什麼事嗎?」

玉蓮有些可惜道,「她小兒子,前不久,病夭了。那麼小的孩子,真是太可憐了!」

海華強意外極了,「什麼!」

玉蓮說,「只能說,父母做的孽,報應到孩子身上。」

接着,玉蓮就把前因後果和人說,「孩子爹帶人去城裏賭場賭,和莊家串通,設局讓人一直輸。」

「最後,弄得人家賣妻賣女還錢。家裏老父親的救命錢,也給輸光了。」

那時候聽到顧水牛居然幹這種事的時候,玉蓮真的很驚訝,也覺得人是不是想錢想瘋了,良心都沒了。

「弄得人家家破人亡,可不就遭報應了。孩子好好,就從床上掉下來,沒幾天,就走了。」

「我聽人說,孩子掉下來前幾天,那男子在家裏上弔死了。大家都說,這是他的鬼魂來報仇的,所以要人斷子絕孫。」

顧水牛這麼精的人,海華強沒想到人居然干這種害人害己的事。「我記得,哪家的老四媳婦懷孕了,生的是男是女?」

「是女孩來的。村裏人都說,他們家缺德事干多了,所以這是遭報應了。」

。 星河聽着陸子野的話,開口提醒道:「我叫星河!」

她很討厭自己被當成凌安。

陸子野看了眼星河,並不多言,他不想跟一個分裂人格計較。

在他眼裏,星河也算是凌安。

陸子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開口道:「我早就懷疑了,但不敢確定。」

當初他就覺得安安拳擊非常厲害,沒有個十幾年的鍛煉是不可能那麼厲害的。

因此,他一直都在懷疑安安,只不過沒有證據證明安安是別人。

現在終於真相大白,他為原來的安安感到難過。

陸子深抿了抿唇,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原來的陸安安已經死掉了,現在出現的是凌安,這事情就非常離譜。

如果不是大哥親口說出來,如果不是星河親自承認,他都無法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那安安是怎麼沒的?」

陸子恆問了一句,心裏很是難過,難怪總覺得安安變化的很大,原來不是安安開竅,而是安安已經換成了凌安。

「萬四海還記得嗎?就是那個雜種……」

陸子楚低低開口,萬四海現在還沒有死,但他已經被毀的差不多了,就算是活着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死一點都不可怕,可怕的是痛苦的活着,感受着生活帶來的磨難和痛苦。

陸子遠一拍桌子,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臉色極其難看。

陸子恆看了一眼同胞弟弟,喊了一句,「小遠,你去哪裏?」

但陸子遠並沒有回復陸子恆。

「我去看看他!」

說完,陸子恆便趕緊追着陸子遠離開,這傢伙應該不會是去做什麼傻事吧。

原來的陸安安已經沒有了,這事情跟凌安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他不恨凌安。

讓他心裏有點不爽的是這件事情為什麼要一直瞞着他,到現在才知道。

秦思寒和花落城兩人對視了一眼,紛紛覺得不可思議。

但他們兩個算是外人,沒怎麼跟原來的陸安安相處過,所以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花落城拍了拍陸子楚的肩膀,嘆息一聲,道:「節哀吧。」

陸子楚回頭看了眼花落城,花落城這才默默的將自己的手收了回去。

他其實並沒有惡意,只是不想看到陸子楚傷心難過罷了。

「好了,現在你們都清楚凌安是凌安,我是我,陸安安是陸安安了吧,我這人脾氣不太好,跟凌安那個懦弱的傢伙不一樣,你們最好別惹我!」

「否則,我照揍不誤。」

星河冷冷開口,言罷,她起身上樓。

「等等!」

陸子楚趕緊開口。

星河頓了頓腳步,緩緩回頭,「有事?」

「凌安要怎麼樣才能回來?」

「呵呵,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凌安什麼時候回來嗎?」

言罷,星河頭也不回的上樓,態度囂張傲慢,無視一切。

客廳里,幾個男人都陷入了沉默。

現在,大家都知道陸安安已經去世了,哥哥們心情沉重複雜,最難過的還是陸子野,他也是最為愧疚的那個,當初對安安太不好了。

甚至說出了讓安安死在外面的話語。

如今的一切,都讓他心如刀割!。 看著這樣的金閃閃,有那麼一瞬間許林感到有些陌生,可這樣的感覺讓許林不禁對金閃閃反而感到有些刮不相看。

兩人對視沉默的時候,房門忽然發出一聲輕響將兩人都從思緒中拉了回來。

龍之王穿著一身黑色長袍走進房間神情嚴肅的看著金閃閃跟許林沉聲道:「你們兩個人準備收拾一下東西,然後立刻前往千島,那裡發生了一些異常的事情。」

通常這樣的事情是不會讓金閃閃去的。但是從這次龍之王的神情看得出來,那些異常的事情恐怕有些棘手。不然不會讓金閃閃去的同時還讓許林一塊兒跟著去。

想到這裡的許林有些猶豫的看向龍之王開口道:「這個,方便告訴我一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嗎,這樣我也好提前做一些準備。」

龍之王轉過頭深深看了一眼許林,那一眼中包含了很多種複雜的情緒。其中最為讓許林感到有些驚訝的是那眼神中竟然包含了一種擔憂。

自己現在的實力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奈何得了的,雖然比不上世界七王,可是跟金閃閃相比肩也不是不可能,而這樣的實力都會讓龍之王感到擔憂,為什麼他還會讓自己去呢?

就在許林沉思著這個問題的時候,龍之王看著金閃閃跟許林開口道:「千島發生的事情有些過於詭異了一點,你們去的時候一定要做好戰鬥準備。」

說完這話后他坐下紳手讓許林跟金閃閃也坐下,隨即接著開口道:「有人在千島發現了惡魔之力的蹤跡,我之前以為是許林你做出來的,但是這段時間你一直都在龍騎總部,根本就不可能會去千島那樣的地方,更不要說你身上的惡魔之力了!」

聽到這話后金閃閃瞬間站起身來驚呼道:「這不可能!世界上唯一的一份惡魔之力就在許林的身上。我不相信除了他之外還有人能夠繼承惡魔之力,這根本就不可能!」

龍之王淡定的看了一眼金閃閃後點了點頭沉聲道:「這個我當然知道,所以我才讓你們兩個同時準備一下,然後一塊兒過去,萬一發生了什麼事情也好有個照應。」

說完這話后他轉頭深深的看向許林低聲道:「這次發現的惡魔之力雖然比不上你體內的力量,但是也不容小視。我之所以讓金閃閃跟著你就是擔憂那股惡魔之力會引動你身體中的力量,等到形成共鳴而你的身邊又沒人,到時候出了什麼意外的話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自己。」

許林深深的看向龍之王點了點頭后沉聲回道:「放心吧,我不會讓自己成為那些頂著一對羊角的怪物,金閃閃跟我一起去也好,順便還能看著我。」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當許林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后,心中還是忍不住感到有些擔憂,畢竟自己身體中的惡魔之力如今全靠許靈在壓制。

如果真發生像龍之王說的那樣的情況,自己能不能控制住都成了一個問題。更不要說身旁還有個金閃閃了,而且還有可能面臨戰鬥這樣的情況。

想到這裡,許靈轉頭不禁看了一眼金閃閃,卻發現她此刻也在看著自己,兩人對視了一眼紛紛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擔憂。

龍之王知道自己忽然帶來的這個消息讓眾人的心頭都蓋上了一層陰霾,於是笑了笑后開口道:「你們也不用那麼嚴肅。說不定是一份還沒被人繼承的惡魔之力呢?」

惡魔入侵的時候曾經留下了不少東西,其中惡魔之力就是這次事件的產物。要是真的還沒被別人繼承,許林說不定能通過它進一步的增強許靈的力量。

想到這裡。兩人神情忍不住稍稍放鬆了幾分,但還是有些緊張的開口道:「這件事情需要在總部報備一下嗎,萬一出了什麼意外情況我們也好申請支援。」

本以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卻不料龍之王聽到這話微微搖了搖頭沉聲道:「不用報備,我擔心要是被上面的人知道的話,他們說不定也會讓人學許林一般,試圖融合惡魔之力。」

說完這話龍之王深深的看向許林開口道:「像許林這樣的情況已經是奇迹了,我不希望還有人拿自己的性命去賭一個奇迹。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卻沒有阻止,因此害死一個人的話,那又是一份責任了。」

金閃閃深深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傅后,隨即點了點頭開口道:「行吧。那我們這就去做一下準備,一個小時后就出發。」

聽到這樣的話後龍之王看著金閃閃點了點頭回道:「好,既然這樣我就先回房間等你們的好消息了,記住,一切小心為上,尤其是你許林,我不希望看到你失控。」

許林聽到這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后悶聲答應了一下,隨即目送著龍之王離開,然後苦笑著開口道:「還說等龍之王回來了以後給我好好檢查一下,看看能不能參加殞神冢呢。」

說完這話后他苦笑著看向金閃閃搖了搖頭,這才嘆息道:「現在好了,自己身上的惡魔之力還沒完全壓制下去,這又發現了一份,還點名要讓我去,這是把我當成什麼了。」

金閃閃看著許林頗為氣憤的樣子不禁哈哈大笑了兩聲,然後伸手放在許林的肩膀上開口道:「好了,這種事情你又不是不能夠理解。」

說完這話她轉身一邊朝著軍備室走去拿自己的武器,一邊開口道:「你現在身上反正已經有了惡魔之力,再多上一份對你而言或許還能增強自己的實力,而且現在許靈雖然擁有了神志可實力還是一個問題,能夠再次獲得惡魔之力的滋養,對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兒,不是嗎?」

聽到這番安慰,許林微微苦笑了兩聲後點頭道:「希望如此吧,不過說起來我特別好奇,為什麼許靈就不會受到惡魔之力的負面影響呢,難道說他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金閃閃轉身看著許林神秘一笑后,這才輕聲道:「你好好想想,許靈在擁有神志之前是什麼,他所在的世界又是什麼,想通了這點你就不會覺得奇怪了。」

。陳立這次能夠突破,正是因為他想明白了一些事,使得心性修為提升了一大截。

而面板的功能就是無瓶頸的突破修為,這裡的修為也只是身體的修為罷了。

因此陳立這次心性修為一跟上,身體的修為自然而然的跟著突破了。

這就是陳立修為忽然增加,卻沒有感覺到絲毫虛浮的原因。

《從青雲門開始面板修仙》第一百六十五章再遇 幽暗的地下室里,蘇倫拿出了從黑市取回來的那副煉金植裝。

這是一具收攏並不起眼,但展臂將近八米的蜘蛛臂。

煤氣燈搖曳的燈光照耀下,八根蜘蛛臂上反射著一層似金非金的暗色冷光。而細細一看,每一條蜘蛛臂上都密密麻麻地銘刻著玄奧而繁雜的符文。

煉製這具植裝之所以需要「鍛造大師」,其根源就在這些符文上。要在這麼狹窄的蜘蛛腿上銘刻足夠多的符文,絕對不是一般工匠能辦到的。

蘇倫現在的煉金水平雖然距離大師還差的很遠,可眼界卻不差。

他能看懂這蜘蛛腿上,不僅僅是單層符文,還有交錯多重符文技巧。

就像是在同一張紙上重疊畫出幾幅不同的圖案,每一幅圖案要保持獨立完整,還要相互不受影響。這就需要極高的符文雕刻技藝。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