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下可不得了,秦偉生平可是最怕女孩子哭了。當下也是急的抓耳撓腮的,一邊安慰道:“萱萱,沒事兒啦,別擔心了,哥哥已經把壞人打跑了喔!”

一邊拍着萱萱的後心,好不容易將萱萱哄住了,小丫頭卻是吵着說腳崴了,不能走路,非得要秦偉揹着走。

這下秦偉只剩下惡汗了,他甚至開始懷疑小丫頭是不是故意耍自己的,但這事兒他又不好問只好做起了免費的苦力來,揹着萱萱往回走。

萱萱雖然才十六七歲,但身體已經發育的是凹凸有致了,真個是該鼓的地方鼓,該平的地方平,該瘦的地方瘦,因此背起來倒也舒服。

無奈秦偉一個二十二歲的爺們,揹着一個十幾歲的蘿莉在路上走着,實在是有些難看!

當然這還不算讓秦偉苦惱的事兒了,剛開始的時候秦偉還沒發覺,這一路顛簸下來秦偉只感覺到兩團柔軟頂在自己的背上,下面卻是起了起了反應,帳篷卻是早就撘起來了。

雖然秦偉知道這是不對滴,但他怎麼說也是血氣方剛的男人吧?發生這等“好事兒”又有幾個男人能像柳下惠那樣坐懷不亂呢?

卻說小丫頭故意調戲着秦偉,雙手緊緊的環着秦偉的脖子,一邊用嘴巴對着秦偉耳朵吐着香氣,說是吐氣如蘭一點也不假,搞得秦偉渾身上下難受的不得了。

這不某個人想歪了,一個沒注意差點踩空,頓時將兩人全都驚出了一身冷汗。

小丫頭卻是在秦偉背上嘿嘿笑道:“秦大哥,你咋了喔?是不是背不動萱萱哇?嘻嘻,其實萱萱很輕的喲!嘿嘿!”一邊說着,還一邊吐着香舌。

秦偉可是不敢再胡思亂想了,自己身邊的女人已經不少了,他可不想再去招惹萱萱,如果那樣自己純粹就是找死嘛!

因此接下來一路兩人誰都沒在說話,秦偉就像一頭牛似的揹着萱萱,穿街走巷的走回到了燕京市。

看看時間已經差不多是晚上七點多了,兩人就簡單的吃了點東西,隨後就一塊兒回到了秦家老宅。

PS:吼吼,老酒帶着病還是趕到了哦!春天感冒季節,大家也都注意一下吧!咳咳咳,說的遠了,記得收藏送花哦! 剛一回到秦宅,秦偉就被通知到後院去見爺爺秦凌霄,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兒,怎會如此急切的將自己召了回來?

只是秦偉也來不及去深思,心想見了老爺子不是啥都明白了嗎!

火急火燎的跑着進了後院老爺子的臥房,秦偉看到爺爺還在靜坐,一圈圈真氣帶起的微波瀰漫着整間房屋。

秦偉不敢輕易打亂老爺子的修煉,正待退出之時,秦凌霄睜開眼睛,道:“阿偉,回來了啊?”

秦偉擡起頭看了看老人,似乎兩天沒見秦凌霄又老了幾分。頭頂上的銀髮突兀的又冒出了幾根,是那麼的明顯,一股難言的懊悔自秦偉心底升起。他暗暗告誡自己,以後定要好好照顧爺爺,十五年的遠離已經讓自己失去了孝敬老人的機會,爺爺還能又幾個十五年呢?

秦偉不敢去看爺爺的眼睛,輕聲說道:“爺爺,孫兒回來了!”

秦凌霄明顯聽出了秦偉話中那一觸即逝的感情,心神也是一蕩,這一刻,他知道自己跟秦偉之間所有的隔閡已經沒有了,那個自己抱了七年,疼了七年,想了十五年的孫子又回來了!

老爺子不由得老淚縱橫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來!到這邊坐,咱爺孫倆好好聊聊。”

秦偉聽話的坐了過去,剛開始還有些不適應,等到聊了一會兒之後,那種不適應已經沒有了。

兩人聊了很多,聊到了秦偉小時候是如何調皮,怎麼惡作劇。。。還聊到了秦嘯雲,母親李涵雅。。。

聊到最後爺孫倆差不多是相擁而泣,人生最大的悲慟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秦凌霄英雄一世何曾想到會在古稀之年喪子?

可是老天就是給他開了這樣的玩笑。

秦偉忍了很久想告訴老爺子晦明大師說的話,但想想這事兒着實詭異說出來也不過是讓爺爺徒增煩惱罷了,還不如自己去求證,到時候若真如晦明大師所言,給老爺子一個驚喜豈不更好?

同一時間,不同地點,一場談話同樣持續到了深夜。

從天師殿回到家中的萬奶奶大發雷霆,驚的萬家人一時間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連萬建浩也被從辦公室給叫了回來,這還不算,孫女萬羽更是從好友閨牀上給喊回了家,總之一句話萬家亂套了!

書房裏面,萬建浩,李曉姝,萬羽一字排開,首位上萬奶奶一臉怒容的坐着,地板上全是摔碎的景德鎮瓷杯子。

萬羽不過是個十九歲的丫頭,哪裏見過這樣大的場面,雖說上面坐着的是疼愛自己的奶奶,但她又見過幾回老奶奶發怒的摸樣?當下也是心驚膽戰,嚇的那叫一個大氣不敢出。

只聽到萬奶奶一聲獅子吼,道:“萬建浩,你個頭崽子給老子出來!”

三人頓時感覺到頭頂一層烏雲飛過,整個房間都差點開始抖動了。萬建浩心想這到底是咋了啊?我這剛開始值班呢,就把我叫回來了,哎!嘴上卻不敢這樣說,要是這樣說,估計他這會該是躺着出去的了!

萬奶奶好歹也是走過兩萬五的人,領過兵打過仗,那氣勢,那魄力,別說是萬建浩一個小小的外貿部副部長,就是那些封疆大吏到了她面前都還得叫她一聲首長好!

萬建浩戰戰兢兢的站了出來,低着腦袋,卻是不知道說什麼。

萬奶奶那是百看百步順眼,人家都說龍生龍鳳生鳳,自己咋就生出了這麼個窩囊廢啊?一張臉越發的拉的長了。

“小羽還是不是你女兒啊?”

“媽,看您說的,小羽不是我女兒那還能是別人的女兒了啊?”萬建浩像是石頭似的,終於算是擠出了個屁來。

可是他老孃的下一句差點沒噎死他。

“我看要是別人的更好!”

李曉姝這會是聽不下去了,這女兒可是自己生出來的,你們娘倆在那兒議論女兒是誰的,那我這做媽的再不說話,女兒指不定是誰的了呢?

“媽,小羽真是建浩的種啊!”

“哼,都是你們生的好女兒!”

萬羽是真的糊塗了,什麼是不是你的女兒,什麼誰的種的。。。她都已經十九了,即便是幾歲的小孩子都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更不用說她了。頓時一股委屈就從心底升起,哭了出來,不一會一張小臉就被淚水給畫花了。

老奶奶也不知道安慰孫女,反而怒喝道:“哭哭哭,一天到晚就知道哭!看看你都乾的神馬事兒啊?嫌你奶奶我老眼昏花了是吧?哼,我告訴你們,別以爲你們心裏的那些小九九我不知道,我耳朵還沒聾,眼睛還沒瞎呢!”

聽着奶奶像是連珠炮似的言語,萬羽心裏咯噔了一下,心想難道奶奶知道了些什麼?不會呀,我沒說秦大哥也不會說的吧?

只是萬羽咋知道秦偉也是迫不得已才說出來的,被萬奶奶堵了個正着,他要是不說清楚,那倆老奶奶還不拿刀活劈了他。

萬羽知道理虧,擦了擦眼角淚痕,囁嚅道:“奶奶,你是不是聽誰胡說什麼了啊?”

“看! 魅誘迷情:致命的罌粟 看!我沒說錯吧?不打自招了吧?”萬奶奶指着萬羽就是一陣劈頭蓋臉的罵道,萬羽是心裏有鬼,更不敢說話,書房裏面頓時就只剩下了萬奶奶的咆哮聲。

萬建浩也是從老媽的話中聽出了點兒什麼,但他還不確定,小心翼翼的問道:“媽,你到底在說什麼呀?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哪?”

“別問我!去問小羽去!”萬奶奶不無好氣的囊噻了萬建浩一句,卻是讓萬建浩鬧了個大花臉。

這場合要是真去問了萬羽,那萬建浩這幾十年可算是白活了。他自然不會傻到去問,不過李曉姝可是管不了那麼多了,她也是婦道人家也不需要想那麼多,隨口就問了出來,“小羽,你來說說到底咋回事?”

吞吞吐吐了半天萬羽也沒憋出一個屁來,氣的李曉姝差點當場就暈倒了。

最後還是萬奶奶忍不住說出了秦偉告知的事情,說完之後萬羽一下子就暈倒了,暈的是那麼幹脆,那麼直接,那麼的不可思議。

PS:緊趕慢趕的老酒終於趕出來了哦,最近身體不適,一直在打水,大家體諒一下哈!還是那句話,大家記得收藏推薦啊! “什麼?任務失敗了?”

“唔。。。唔。。。是的,首領!”

“那刀鋒人呢?”

“外圍情報顯示刀鋒此刻已死。”

“呃?”

那叫首領的男子像是被抽調了精魄似的癱坐在椅子上,刀鋒的實力他知道,在組織特配藥物的加強下甚至可以發揮出僞地級實力來,可是現在,影殺手出任務竟然失敗了,而且就連他自己都掛掉了!

這在以往是不可能出現的。

想想一億的花紅,七億抵債,毒蜘蛛首領白一曉就感覺到頭皮一陣發麻。

本來在每次接任務的時候,外圍成員都會調查僱主跟目標的背景,這次自然也沒有例外,要不然自己也不會開出一億天價來,但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白一曉頓時有種失敗感,想想自己縱橫殺手界十幾年,這是唯一一次損失這麼慘重的。

但問題總得解決。

白一曉瞬間做出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殺掉目標!

同時一份殺手聯盟追殺令發了出去,目標赫然正是秦偉。

秦偉不知道刀鋒是毒蜘蛛的頂級殺手。更不會知道現在整個殺手界都要要他的命,此刻的還安靜的躺在牀上睡覺。

連日來的奔波,偷襲,對戰,早已將這個才二十二歲的少年累的不像樣了。與爺爺的一席話點醒了秦偉,他知道自己現在最需要做的是什麼,變大強大,無論是肉身還是勢力,唯有登上巔峯纔有機會踏足天宮,救出心愛的女人!

所以這一夜,秦偉睡的很安穩。夢中他見到了分開許久的雪兒,雪兒張開雙臂微笑着看向他,兩人相擁在榕樹下,述說着思念之情。。。

秦偉醒來已經快十一點了,燕京不知何時竟悄悄的下起了雪?

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秦偉的心變得空曠透明起來,看着白皙寂靜的世界,彷彿一切的煩惱全都沒有了,任憑雪花落在臉上,然後融化,雪水滑進衣服裏而倏然不知。

此情此景,引人入勝。

秦偉的臉上先是出現一抹狂熱,然後慢慢的變淡,變淡。。。到了最後,竟是臥倒在了雪地裏!

他並不知道在身後百米外,爺爺秦凌霄一把拉住了着急上前的搭手的秦開,噓聲道:“沒事兒,他自己能挺過去。”

秦開帶着不解,道:“可是。。。可是。。。”

再說秦偉臥倒在雪地中並沒有感覺到半點寒冷,整個人像是進入了一個玄妙的狀態,靈臺一片空明。

秦凌霄頓時睜大了眼睛,看着越來越劇烈的靈力波動,嘴巴張的老大,想來卻是驚訝到了極點。

秦開或許不清楚,但秦凌霄作爲宗協會會長,同時也是隱身家族第一長老,見識遠非常人,他一下子就發現了這靈氣之中隱藏的霸道,說是內有乾坤可能更貼切一些吧?

這種奇妙的感覺秦偉並不感覺到陌生,以前每次要突破的時候都會出現,只是這一次較起往日有很大不同。想想自己突破到玄級初期低階還沒有幾天,現在看這跡象又要突破了,秦偉心中總會不喜?

雪兒被帶走,秦偉傷心之餘更加堅定了修行的決心。他算是看透了,這世界上沒有什麼道理而言,只要你拳頭硬就有發言權,就能獲得更多權益!

經過一段時間的試探碰撞之後,秦偉感覺到自己的經脈像是被擠開的大門似的猛的一下子全被打開了,澎湃的靈力蜂擁般鑽進了他的身體,然後迅速的被皇極真氣同化吸收,進入周天循環之中。。。。。。

不知什麼時候,大雪停了。

雪地中秦偉盤膝靜坐着,他的身上冒着一層熱氣,衣服卻是全都汗溼了。

只聽到一聲清嘯震驚環宇,秦偉的身體猛的一躍拔地而起,轉瞬間秦家老宅就落到了身後,再也看不到了。

秦凌霄望着消失在天際的孫兒,這一刻也變得豪情萬丈,鬥志昂揚道:“華夏有秦家,我秦家有阿偉,何愁外敵來犯?哈哈哈!”

秦開見到秦偉再次突破,臉上也是一陣興奮,就像是自己突破了似的。雖然他這時候還不清楚秦偉現在的實力,但是肯定比前段時間要強很多,這是不爭的事實。

不過秦開也從沒想過去爭什麼,秦偉本身就是個妖孽,人家一輩子修煉還沒有這傢伙一天的修煉來的快,要跟他,呵呵,完全是自己找打擊嘛!

感覺着體內充盈的力量感,秦偉再也忍不住了,“砰!”的一拳轟出,只看到身邊淡色白雲頃刻間下起了雨來,這一拳的威力卻是強橫到了極點。

秦偉仰天長嘯,“雪兒,等我!”

嘯聲穿過雲層,一直傳到了遠方,就是不知道遠方佳人是否也能聽到?

秦偉雖然處於奇幻狀態,但有道靈那個變態在,秦偉一點也不擔心周圍的事物,秦凌霄來的時候他就知道了,但爺孫倆之間經過昨晚一夜的長談,隔閡早已不見,因此秦偉也就沒管太多,但現在他突破了自該見一面老人家了,要不然爺爺又要傷心好一陣子了。

秦偉故作吃驚,叫道:“啊?爺爺,秦大哥你們什麼時候來的呀?”

秦凌霄也不點破,抿着嘴笑着問道:“突破到玄級中期低階感覺怎麼樣啊?”

“呃?。。。。好吧,爺爺您就會打擊人!”

秦凌霄卻是一愣,面帶疑惑道:“我怎麼就打擊人了啊?”

“你一下子就說出了我的實力這還不算啊?”

秦凌霄一聽,卻是明白了過來,心想你個傻小子年紀不大志氣到不小,爺爺都八十歲了纔到達地級,你想現在就超過爺爺嗎?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道:“好了好了,咱爺孫倆就不糾結這個問題了,這都快晚上了,你一天都沒吃飯,咱們先去吃飯,等會我有話要跟你說。”

老爺子發話,秦偉不得不聽,點地道:“哦!”然後就跟在秦凌霄的後面往前院走。

這時候秦開湊了過來,對着秦偉升起了大拇指,一邊低聲道:“恭喜啊!你這是要我開波音去追你啊?”

秦偉跟秦開的關係很好,自然能夠聽出秦開話中的真誠,也是咧嘴嘿嘿笑道:“那你可得開快點兒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