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下倒是輪到慕流年愣住了,沈傾這是和自己開玩笑。

雖然內心的喜悅無法表達,慕流年還是強壓下了眼眶中的無色液體。

之夢txt-妖孽傾城:冥王毒寵-睡笑呆 努力不讓它掉落在地。

「傾傾,我還以為我要失去你了。」慕流年的話有些許的哽咽,「我差點以為曾經的沈傾已經成為過去了。」

「慕流年,你居然對我這麼沒有信心?」沈傾擰眉,看著慕流年,很是生氣的說。

「我我、是我錯了,你罰我吧。」慕流年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好,那我可就處罰你了,你必須接受處罰!」

聽著沈傾的話,慕流年愣住了,這還真的處罰嗎?

一胎二寶:爹地追妻很有招 「慕流年,你也知道我在無極大陸沒有勢力,如今給我這麼大的勢力,我沒有自己的人也是寸步難行,所以你可願意做我在無極大陸的代言人?」

「傾傾,你不是有整個沈家嗎?何況沈家如今已經是皇城的四大勢力之一了。」

慕流年還是不解。

「慕流年,你到底願不願意接受處罰!」

沈傾有些生氣了,這人怎麼這麼的榆木腦袋啊!

「我當然願意,可是這名不正言不順我怕會給你帶來麻煩和非議……」

「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我和沈家其實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關係,你就把他們當作我的親戚就好了,只是論信任度,比不上你這個二哥的。」

沈傾這麼一說,慕流年從心底開心了起來。

原來自己在沈傾的心裏面,這麼重要。

「他們對我也沒有什麼養育之恩,你就放心吧。其他的就不要多問了。」

慕流年很是聽話的點了點頭,「那你需要我怎麼做?」

「繼承慕家,然後成為我的直屬勢力。」

慕流年毫不猶豫便答應了。

「你都不問問你父皇嗎?」慕流年答應的如此之快,倒是出乎了沈傾的預料。

畢竟,慕流年還沒有當慕家的家主。

「放心吧,我父皇肯定同意,之前的一場橫掃,已經讓父皇意識到自己的差距了,原本他是打算偏安一隅保全慕家。」 「如今有這麼好的機會,還是無極大陸的主人在親自指定,我父皇肯定會很高興。畢竟,讓一個曾經統治一方的人,變成一個小家族的主人,在他心裏面,其實還是很絕望。」

慕流年能意識到這點,沈傾也很滿意。

看得出來,慕流年也成長了不少。

真不知道,沈傾不在的這段日子,厲星河是如何橫掃四大陸。

「傾傾,需要我怎麼做?「慕流年兩眼放光的看著面前的沈傾。

瞬間,一個計劃便在腦海中成型。

慕流年聽完了沈傾的計劃,表情有些複雜。

「傾傾,你真的要打算讓我來全權執掌無極大陸?」

「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沈傾很是清淺的笑著。

「那你呢?」慕流年不明白沈傾為什麼不喜歡權勢呢》?

「你還不知道我嗎?我不喜歡被這些東西困擾,你為我代掌,我不還是老大嗎?幹嘛一副苦臉。」

「可是我總覺得」

「覺得什麼?我不就是當個甩手掌柜嘛,難道你不樂意,你想累死我?」

「當然不是!好吧,我答應你。」

「那你趕快回家先和你父皇商量商量,我晚點就去你家。」

慕流年離開的時候,把最新的慕家地址留給了沈傾。

沈傾總算是解決了一樁心事。

「小丫頭,這可是整個大陸啊,你就這麼送給別人了?」

腦海中老頑童的聲音響了起來,很是詫異的問著。

「我不太喜歡這些東西,不過為了防止將來我回來的時候,這裡大變樣沒有我的位置,所以我才讓慕家代里,更何況慕流年的為人,我相信他。」

沈傾微微笑,這個世界值得信任的人不多,恰好慕流年是其中之一。

「像你這麼傻的丫頭還真不多見,明明那位已經將整個大陸都給你了,你卻轉手之間就這麼送了出去,真是傻啊。不過傻人有傻福,這話也沒錯。」

所有的這些事情,全部都在僅僅三天內完成了。

當沈傾宣布慕家成為她的勢力之後,這個消息如同是晴天霹靂的大地震,瞬間震暈了所有準備好的宗門大族。

https://tw.95zongcai.com/zc/65154/ 當沈傾將慕流年成為她代言人的事情公布之後,更是引發了強大地震。

所有人都在想,沈傾想要幹什麼。

或者說沈傾有什麼陰謀?

還是說沈傾被人騙了?

聽說慕流年長相俊朗,很會哄女孩子開心。

難不成就這樣把無極大陸騙到手了?

有不少人帶了美男子去找沈傾,也有不少人去慕家打探消息。

總之,這件事在無極大陸是風風火火。

這件事自然也被厲星河知道了,沈傾來找厲星河的時候,厲星河陰沉著臉。

「沈傾,我送你的這份禮物,你是不是很討厭?」

厲星河開門見山的問道。

沈傾不明白厲星河為什麼這麼說,很是不解,「我很喜歡呀。」

「喜歡就是轉手送出去,還送給一個男人?你可知道這份禮物有多貴重嗎?」

厲星河此時緊緊的盯著沈傾。

「自然知道,這份禮物是整個無極大陸的擁有權,簡而言之就是無極大陸的所所有宗門大族必須都聽我的命令。」

「慕流年對你很重要?」

厲星河轉了話題。

「他是我在無極大陸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之一。」

「那你自己呢?」

「這就是我來找你的原因,我不會一直在無極大陸,所以我想要跟你走,「

沈傾這話一出,厲星河是驚了一跳。

跟他走?這意思似乎有那麼些。

等等、所以這就是讓慕流年做代言人的原因?

只是因為她要跟我走?

厲星河的腦袋裡瞬間轉了好幾道彎。

終是緩了臉色,這個答應似乎還很滿意,無極大陸是大禮,可卻比不上沈傾在厲星河心中的分量。

「不過有件事,你需要答應我。」厲星河想了想很是慎重的說。

「什麼事?」

「無極大陸的主人必須是你,作為無極大陸的主人,你會經過天道的認可,往後大陸上產生的所有信仰之力,都會有一半歸於你身,這一點你必須答應!」

厲星河這話似乎沒有商量的餘地。

「好,我答應你。」沈傾還沒問信仰之力是什麼,便直接答應了,反正厲星河不會害了自己。

所做的事情必定是為了自己好。

「這信仰之力,在無極大陸或許你體會不到,他日等你到了九重天,你會明白的。」

「厲星河,謝謝你。」

沈傾很是感激,厲星河一直在為自己著想,在為自己鋪平道路。

「被天道認可的儀式,就定在明天吧,到時候只准你和我在場,方圓百里內不能有第三個人存在。」

「什麼儀式?為什麼不能有人?」

「這種儀式很古老,或許在這個低級的位面里根本沒有人聽過,但是他真的存在,經過天道的認可,你才會真正成為無極大陸的主人,無極大陸的每個人心裏面只要一想到你,便會有敬仰之心,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除非再有人得到天道的認可,否則你就是唯一。」

似乎聽著很厲害一般,沈傾的星星眼眨呀眨。

「至於人的問題,我不想這種儀式被任何人看到,除了你和我。」

這點很霸道總裁,沒錯,沈傾這麼想。

誰厲害,誰說了算。

緊接著,厲星河強調了幾點,要沈傾必須遵守,並相約零晨一過,便出發。

沈傾直到離開之後,才想起來通天路的事情,自己似乎還沒有和厲星河說。

不過想到零點之後便要再見,便也沒有再回返。

而是回到花間之後,按照厲星河的囑咐,開始做各種的功課。

為了這儀式,做足了準備。

零點過後,沈傾便在紫閣外看到了厲星河。

正準備開口問厲星河,厲星河直接抱起了沈傾。

一眨眼,便出現在了陌生的地方。

這地方四處環山,沈傾乖乖的站在一旁,看到厲星河忙來忙去。

跑向各個方向,然後回返。

雖然不知道厲星河在做什麼,但是肯定與儀式有關,沈傾便耐心的等著。

「小丫頭,這麼厲害的儀式我需要沉睡了,要不然被那位發現,我就慘了。」

邪帝狂妻:神醫王妃要逆天 老頭子說完,整個人便沉睡了起來。

好似沉睡只是眨眼就能完成的事情一般,這點讓沈傾很是佩服。 沈傾很是認真的盯著厲星河的背影,看著他跑來跑去。

與其這麼說,不如說是閃來閃去,完全沒有跑的過程。

好像是停了下來,厲星河站在中央,雙手合十,不知道是做了什麼動作,反正在沈傾的眼中很是複雜難懂。

其實沈傾有些奇怪,分明那動作很慢,自己怎麼就覺得很是複雜呢。

在沈傾思考的時候,突然間光芒大盛。

厲星河外圍的五個方位,出現了五個點,以厲星河所在的位置為中心點,連了起來。

這動靜似乎有些大,厲星河皺眉,伸出一隻手,封印了這片空間。

只見五星匯聚的點一條熾熱的光直衝天際,如同是破開天空的神兵利器一般。

將天撕裂。

撕拉一聲,沈傾便看到天空中風雲大作,隨後凝聚成一個人頭模樣的東西。

「凡人,你這般召喚本天道,可知後果不能你能承受。」

天道的聲音如同劇烈的雷聲,轟隆隆出現在沈傾的腦海之中。

「再不停止!本天道讓你灰飛煙滅!」

這聲音好像很是憤怒,盯著一點停下來的跡象都沒有的厲星河。

「小小位面的天道,也敢這般對本尊講話?」

厲星河很是不屑的慢悠悠的說著,「要是連你都拿捏不下,本尊何必召喚你出來。」

天道一頓,「你不是這個位面之人?這裡根本沒有人知道本天道是可以被召喚的!」

「廢話少說,沈傾是我指認這無極大陸的主人,希望能夠得到你的認可。」

沈傾就這樣目瞪口呆的看著厲星河和天道的對話。

天道皺了皺眉,看了一眼沈傾,「這資質似乎也太差了吧……」

「本尊的媳婦也是你能嫌棄的!」厲星河頓時便出手,手中一把由雷電凝聚而成的鐮刀,直接沖向了天道所在的方向。

原本不放在眼中的天道,冷笑的看著鐮刀,想要抓在手中。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