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一車的東西加起來,就是白市價都得上千,黑市價就更不好說了。

馬大炮這是?

封華不想跟他打照面,早早地藏在了草叢裏。馬大炮一路哼着小曲過去了,封華看他進了村,回了家,馬老太太立刻笑臉迎了過去,而她身邊,還跟着幾個村裏人,見到馬大炮,也是一副高興的樣子。 衆人等他把筐裏的東西拿出來,挑挑揀揀一番,付了錢走人了。

馬老太太和馬大炮關起門來,得意洋洋地開始數錢,一邊數錢一邊感嘆這錢好賺,就是騎個自行車倒騰一頓的事,轉手就能翻一倍。

“嘿!”封華氣笑了。不知道是氣自己還是氣馬大炮,還以爲他就這麼廢了,沒想到卻跟小強一樣翻身了!身體看着確實不如以前強壯,風一吹就倒的樣子,但是精神頭卻是前所未有的好。

鬧心死了!怎麼辦?再給他一下子嗎?

封華想了又想,還是算了。她美好的重生,不想手染老鼠血,如果他不跑出來膈應人的話。

不過有了這個提示,封華精神力快速從村裏過了一遍,果然發現了一些之前沒注意的情況。她的精神力就想監控一樣,能看到所有範圍內的東西,但是看到了不代表思考了。

村子這麼大,來來回回地都有誰走過,誰家的什麼角落裏擺放了什麼東西,她只是看見了,並沒入心。

現在用心去看,才發現村裏多出了很多東西,光是自行車,除了樑青山和封大貴的,還多出3輛,其他小件就更多了,河邊洗衣服的女人都用上肥皂了,十幾戶人家都有座鐘了,五六戶人家也有了收音機。

想來這些,都是馬大炮的功勞。

而就這一會的功夫,馬大炮回村的消息似乎傳了出去,很多婦女結伴來到馬家,轉眼就把他那一筐的日用品都清空了。

“哎,我的錯~”封華嘀咕一句,村裏人的日子太好過了,拿錢不當錢了。這樣可是要有麻煩。

好在他們賺大錢的日子馬上就結束了。

封華沒再管他,轉身回家了。

蔡奶奶果然在翹首以盼,看到封華平安回來,鬆了口氣:“以後可不要晚上出去了。”

“嗯嗯!”封華連連點頭:“保證下不爲例。”她就是昨天答應趙永一時順嘴,早知道就晚一天了,反正又死不了人。

“對了,年紀大了,記性不好了,方遠又給你寄了包裹,昨天忘跟你說了。”蔡老太太道。

“什麼!”封華驚喜道:“在哪呢在哪呢?”

“看你那樣,有什麼好驚喜的,肯定還是些貝殼。”蔡老太太打趣她。

“貝殼,貝!寶貝的貝!這在古代,是最珍貴的東西~”封華強行給方遠找藉口。

“你也知道是古代,現代可是扔大街上也沒人稀要的東西。”蔡老太太慢慢悠悠地往屋裏走,一點不着急。

孩子都是好孩子,但是人生無常,又千里迢迢的,她怕有什麼變數。

當初她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會和青梅竹馬的戀人分開,告別她的豪華莊園,轉身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度過大半生的。

也沒有想過,自己三個健健康康的兒子,說沒就沒了。

那方遠,也是個當兵的……

蔡老太太心裏沒底,怕封華受傷。

不過,她也不會攔着,人生難得有情郎。過去的一切,她從不後悔。既然封華現在喜歡,那就放手讓她去喜歡,只要她將來不後悔。

“你會後悔嗎?”蔡老太太一不小心,把心聲問了出來。

沒頭沒腦的一句,封華一開始沒懂,但是看蔡奶奶的表情,想一下就明白了。

“不會。”封華平靜而堅定道。上輩子自己輕易放棄了,那纔是讓她後悔一輩子的事情,今生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放棄。

蔡老太太拍拍她扶在自己胳膊上的手:“那就好。你是個有大福之人,一切都會順順當當,心想事成的。”最後一句話,是祝福,也是安慰她自己的。

人生無常,她真是怕了。不過只要封華不後悔,那就隨她去。

蔡老太太拿出方遠寄來的包裹,這次她只猜對了一半。包裹裏確實有一些漂亮精美的貝殼,但是不多,更多的是一些乾貨,還有一條漂亮的手絹。

乾貨是一些海邊常見的海米魚乾,是方遠拖進城採購的人捎帶的,手絹是他終於搶到一次進城的任務,在供銷社裏買的。當時時間緊急,又是任務期間,不方便買其他的東西,只能買這種貼身放不佔地方的。

他一眼就相中了這條繡着鳳仙花的手絹,當時也沒考慮合不合適,等包裹寄出去了,他才反應過來,送一個小姑娘手絹合適嗎?

……合適合適,那是他妹妹…..那他下次看看,再給封華買兩條小裙子郵回去吧,封華穿裙子,肯定好看。不過買多大的合適呢?這個在信裏,似乎不方便問。

這信可是寫給蔡老太太的……

方遠一時爲封華的尺寸犯起了愁。

……

封華把手絹捂在臉上,癡癡地笑。方遠送的手絹呦~

“看你那沒出息的樣~”蔡老太太伸手點了點封華的腦袋:“一條手絹就把你收買了。”

“哪有?”封華不承認:“是當初救命之恩收買的。”說完自己有些愣神。

這麼說似乎也不對,前世方遠救她的時候,她才11歲,還不懂什麼是喜歡,當初被救,心裏只有全心全意的感激,想傾盡所有去報答他。

最後即便是被方家人扔出來,她也沒有怪到方遠身上,那不是他的錯。

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方遠的呢?是在他回來之後的驚鴻一瞥?是在得知給他惹了**煩,而他卻從沒怨過她之後?還是在他說要娶她之時?

她還記得,自己當時的心情,心都要從胸膛裏跳出來,臉肯定是燙的,腦子裏都是暈的,被巨大的幸福包裹着,感覺整個人都飄了起來。

結果暈暈乎乎了幾天,自然是狠狠地從天上摔落了下來,一下子把她的心摔死了。

那種絕望和灰暗,她也記得,感覺人生,再也不會有色彩。果然如此,即便後來自己如何成功,她都從來沒有真正開心過,人生從那天開始,就註定不會圓滿。

氣氛突然沉凝下來,空氣裏所有的粉色泡泡都已經變色,變成了灰暗冷凝。

封華還是之前的坐姿,似乎隨意慵懶,但是細看之下,又覺得凌厲不可直視,把“不怒自威”解釋地淋漓盡致。

蔡老太太轉開視線,這孩子沒跟她說實話啊….. 封華在外面肯定還經歷了很多事,很多很多她想不到的事。蔡老太太實在想不出,到底是什麼事情,能讓一個12歲的小姑娘,短短1年多的時間,就變得如此徹底,彷彿換了一個人一樣。

不過好在這種轉變是好的。

“小華,你現在安全嗎?”蔡老太太突然出聲,打破了屋裏的沉默,也把封華從前世那種灰暗里拉出來。

封華看着眼前慈祥可親的老太太,就像突然從噩夢中醒來一樣,歡喜而慶幸。夢裏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前世,就當做一場噩夢吧,夢醒了,這裏纔是真實的。

突然,封華只覺一股冰涼沁骨的寒氣從腦海深處迸發,瞬間傳遍全身,但是還沒等她冷得發抖,這股寒氣已經來無影去無蹤,消失不見。

而她的腦海裏也“嗡”地一聲,震得她暈眩了一下。

蔡老太太趕緊伸手扶住,緊張問道:“怎麼了怎麼了?”

封華反應過來,空間肯定是出什麼問題了……哎呀哎呀我的菜!!!菜就算了,沒了還可以再種,關鍵是她那些如山一樣的破爛啊~~~還有她成箱子成箱子的大黑十!!!

“沒事沒事。”封華看蔡老太太臉色都變了,趕緊安慰道:“我昨天晚上連夜趕路,又回去加班,一直忙到現在,估計是累了,就恍惚一下,現在沒事了,好着呢,哪也不疼不難受。”

封華說完站起來蹦兩下。

蔡老太太戴上眼鏡仔細看看,果然脣紅齒白活力四射,不像有事的樣子。

“那你趕緊吃兩口點心睡覺吧,今天晚上就別吃飯了。”蔡老太太把封華給她帶回來的點心拿出來,讓她吃。

封華的精神力迅速感知了一下空間,還在,不過空間現在就想被一團迷霧包裹着,精神力還探不進去。不過沒事,空間上次晉級,也是這個樣子,她不是很擔心。

再說就是空間真沒了,她也不擔心。只要方遠在,什麼她都捨得!

嗯,反正西屋的角落,已經被她挖開,埋了一箱子大黑十和幾件汝窯進去……

她是個從來沒有安全感的人,什麼事情都做了最壞打算,早就留了後手了。

“還有,奶奶,我很安全,什麼事都沒有,只不過是認了幾個厲害的師父,學了些厲害的本事,我的師父們都是好人,從不讓我做惡事。”封華還記得蔡老太太之前的問題。雖然不知道蔡老太太到底想到哪裏去了,但是肯定是對她的處境有誤會了。

她背後真沒什麼黑暗勢力和組織……現在只好搬出師父們了。

“那就好那就好。”蔡老太太點點頭:“只要人平平安安的,什麼事都不是事。”蔡老太太似乎是沒聽懂“師父們”,或者是聽懂了也選擇不問,沒有追問封華。

封華鬆口氣,不用再撒謊了,不然她的《謊言日記本》上又得多幾個不知道在哪的師父。

“趕緊吃趕緊吃,這如意糕不錯,沒想到如意坊搬北平去了。”蔡老太太還習慣用北平這個稱呼。

封華吃點心的手一頓,這些點心自然不是買來的不知道放了幾個月的,而是嚴朗昨天新做出來的。

“奶奶吃過如意糕啊?”沒想到蔡奶奶竟然能說出如意糕的名字。

“奶奶是上海人啊,吃如意糕長大的。”蔡老太太突然用家鄉話說道。

“哎呀,奶奶再給我講講你小時候的事!”封華追問道。

上次蔡老太太的過去只說了個開頭和大概,還有好多細節沒有說清楚,估計也是在做思想準備,封華打算一點一點問清楚,方便她大海撈針。

地球這麼大,在網絡不發達的時候找個人,太難了。她需要知道一切細節。

“奶奶小時候啊,住在武康路上….”

蔡老太太剛開個頭,封華就驚呼一聲:“什麼?武康路?”

“是啊,怎麼了?這麼大反應。”

“沒事沒事,我還去過武康路呢,非常漂亮。”而且她在武康路上還有座房子呢~

“奶奶,你家在武康路幾號?等我有錢了,把那房子再買回來,咱們一起回去住!”

蔡老太太笑得有些走神,小時候的日子啊,永遠是人生最無憂無慮,最幸福的時候。那裏有她的爸爸媽媽,兄弟姐妹,有她的青梅竹馬。

“不用了,早已物是人非,再見難免傷感,就讓一切都是記憶中的樣子吧。”蔡老太太回過神說道。

封華點點頭,設身處地想一想,如果是她,經歷了這樣的一生,也不願意回去再看一眼,真的是看一眼都得哭出來。

“奶奶,你要長命百歲。”我肯定幫你找到親人!父母…肯定是不行了,他們現在要是還活着,得110多歲了,兄弟姐妹,等她能出國找之後,估計也不在了,她還真的只能找找她的女兒,甚至是外孫女外孫子。

“好,奶奶長命百歲!”蔡老太太也拿起一塊如意糕吃了一口,轉變了話題:“這如意糕,比我小時候做的還好吃,店家還是姓嚴嗎?”

封華笑着點點頭,現在的如意糕用的都是空間作物,自然比原來的好吃。

“奶奶,我跟你說,這不是在京城買的,是我路過省城的時候買的,如意糕搬到我們省城來了呢!你以後可以常常吃到了。”封華高興道:“而且店家確實姓嚴。”

“是嗎?那可真是太好了。”蔡老太太也很高興,不想故地重遊,不代表不想家,不思鄉,能在這千里之外吃到故鄉的東西,吃到小時候的味道,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那你以後多給奶奶買點回來。”蔡老太太說完,起身去牆壁上摸索半天,摸索出一個大匣子來。

“來,都給你了,以後給奶奶買點心吃。”蔡老太太說道。其實這一匣子早就要給封華的,但是蔡老太太從來沒把錢放在過心上,就總是忘,剛纔才突然想起來,就拿了出來。

早就把蔡家探過無數遍攆老鼠的封華,自然早就發現了這個匣子,匣子裏沒別的,全是小黃魚。一大匣子,100根,是蔡奶奶最後的家當。

“對了,這個現在可能不好花。”蔡老太太又去櫃子裏翻出一個小匣子,裏面裝的都是人民幣。

·······

驚喜嘛,天天有就不是驚喜了…今天就3章,到這了。

累蒙了,睡覺。晚安,親愛的們。 這一匣子人民幣也不多,只有1000多塊,裏面還有當初蔡建軍留下來的幾百塊錢。蔡老太太足不出戶,沒機會花錢,有這麼多都讓封華意外了。

更意外的是裏面竟然全是第二套人民幣,而不是第一套。不過想一想就明白了,他們村不算閉塞,肯定是當初樑青山來通知她兌換的。

封華也不客氣,在盒子裏留了100塊零錢,其他都收了起來。反正蔡奶奶也沒地花,放在哪裏都一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