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一夜,陳半山三人在東方鴻住所里過了一夜,劍仁很快進入修鍊狀態,而戰莫離睡不著,對之前葉孤星的鄙視耿耿於懷,十分不爽,陳半山則是煉化麒麟丹,要不是這些事太過重要,他一定會專心煉化麒麟丹,因為陳半山感覺到母氣種子就快要重生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東方鴻三人就進了皇宮,三人那是受到嚴格盤查,即使有慕容傲月的令牌,都險些進不去,好在是遇到值守士兵是老熟人,知道他們是慕容傲月的常客,這才得已進入皇宮之中。

找到慕容傲月,慕容傲月也是不極餘力地幫陳半山,告訴了青龍幫老窩的位置,也把天牢的地圖畫了出來,讓東方鴻他們帶回。至於如何進皇宮,慕容傲月也是安排得妥妥噹噹。

得到慕容傲月的幫助,東方鴻三人便抓緊時間返回京都學院,轉告陳半山。得到青龍幫的老巢位置,還有天牢的地圖,陳半山三偽裝一番,出了京都學院,開始行動了。

此時的京都,那是家家戶戶張燈結綵,因為明天就是今年最後一天,辭舊迎新,要過年了,而且又是帝國二皇子的大婚之際,整個京都都要跟著慶祝。

陳半山三人走在京都的大街上,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這個世界沉浸在喜慶之中,而他們三人,像是孤獨的勇士,他們即將面臨的是血染的風采。

不多時,三人很快來到了青龍幫,青龍幫,坐落在京都比較偏僻一點的地方,看上去比較清幽。然而此時也是喜慶得不行,大紅燈籠高高掛,也不知道這燈籠和血比起來,那樣更紅?

「來來來!辛苦了,這是給你們的紅包!」

青龍幫大門口,何二少正在給守門的幫中弟子發紅包。發完紅包,何二少正在進入門中,卻是發現哪裡不對勁,回頭一看,三個不速之客突然出現在自家大門口。

「爾等何人?來我青龍幫做甚?速速止步,通通報上名來。」何二少一見三人,便是大聲呵斥,不把三人放在眼裡,很叼的樣子。

三人,便是陳半山三人,當即之下,陳半山二話不說,一個閃爍,便來到何二少面前,整個人氣息大漲,那些剛剛領到紅包的弟子還沒反應過來,便紛紛死在陳半山的威壓之下,陳半山大手一伸,眨眼扼住了何二少的脖子,把他整個人提了起來。

「陳、陳、陳半山,是、是你!」被陳半山扼住,近距離看清陳半山,何二少十分驚恐,說話也說不清楚。

陳半山問道:「你老爹在嗎?」

何二少說不出話來,只能勉強點頭,得知何光在幫中,陳半山手上發力,何二少整個人就爆體而亡,根本不會留情。

「什麼人?」

發現門口有動靜,頓時有人沖了出來,陳半山二話不說,一拳轟殺而出,這一拳之下,整個青龍幫府邸大門便被陳半山一拳轟成廢墟,來人也是在瞬間死得只剩下渣渣。

「是誰活得不耐煩了?」

大門被人轟破,頓時之間整個青龍幫全部被驚動。不少人沖了出來,一時之間,密密麻麻地全是青龍幫弟子。

「這些貨色,不值得我出手啊!」 重生之安然處之 戰莫離說著,卻是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劍仁從來沒有大開殺戒過,當下也是拿這些人來試手,整個人轟殺而去,在前面為陳半山和戰莫離開道,母氣翻滾爆炸,劍仁一出手,血水狂飆,人影翻避飛,頓時就死掉一大片,而陳半山和戰莫離則是走在劍仁後面,通行無阻。

劍仁出手,也是不含糊,有人死人,沒有人就是連建築直接全部轟成廢墟,一路橫推,一路往青龍幫深處,沒有什麼能夠阻擋,連一道門都不行。

這一下,終於是驚動青龍幫大人物,何光和兩名老者沖了出來。

「好大的狗膽!」此到這個情況,一名老者脾氣十分暴躁,一出現便是飛身而來,整個人十分猙獰,一記大招便朝陳半山三人轟殺而來,十分強勢,是一位實實在在的先天之境人物,先天之境的人物出來,戰莫離終於要出手了。

「去你娘的!」陳半山那是沒給戰莫離出手的機會,大罵一聲,紫光神戟在手,一下子擲了出去。

只是一眨眼,那先天之境的老者便被陳半山的紫光神戟刺穿,整個人被刺穿,然而這老者還沒有死去,只不過陳半山一招手,紫光神戟飛了回來,陳半山握住戟桿,用力一震,老者便爆體而亡,血水飄灑,果然比燈籠還紅。

陳半山這一手,直接把剩下的一名老者和何光嚇個半死。當看清陳半山之時,何光那是大驚,指著陳半山道:「陳半山,是你,你居然還敢出現?竟然還敢來青龍幫殺人?」

「廢話那麼多,殺的就是你!」

陳半山說著,手持紫光神戟,飛身而起,殺向何光和那名老者。

「給我留一個!」戰莫離大吼一聲,也是飛身殺去。

陳半山二人專殺大條的,而劍仁則是清理青龍幫弟子,一個都不留,連老巢都是不留,不讓青龍幫有死灰復燃的機會。

何光和那老者都只是先天一重的境界,此時陳半山和戰莫離二人氣息之強大,不是他二人能夠抵擋,當下何光二人一邊飛逃一邊往信號救助。

「哼!」

陳半山幻化出一對羽翼,一個加速,便追上了何光,何光大驚,哪裡知道陳半山有如此快的速度,當下出手反殺陳半山,陳半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戟刺殺出去。

這一下,感覺到陳半山的強大,何光卻是被嚇尿,知道自己不是對手,趕緊收手逃跑,只不過他哪裡逃得過陳半山的心手,一戟之下,整個人被一道巨大的能量擊翻,一口老血咳了出來,掉落在地面。

陳半山再次加速,一戟殺下地來,鎖死何光,何光避無可避,躲讓不開,被陳半山一戟刺穿氣海,釘在地面,血水不停地從氣海里冒出來。

何光未死,口中含血,在臨死之際,何光想的是自己的兒子,問道:「陳半山,求你放過何二少。」

陳半山冷冷地道:「他已經死了。」

何光大恨啊,兩個兒子都死在陳半山手裡,當下大罵:「陳半山,你會不得好死!」

「我怎麼死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你才是真正的不得好死!」陳半山說著,一下子踩碎了何光一條大腿。

「啊!!」何光痛得大叫。

「舒服嗎?」陳半山說著,又把何光另一條大腿一併踩碎。

何光痛得不行,整個身子在抽搐,胸部在抽搐,大吼道:「陳半山,你有種就殺了我。」

「還能說話?」

陳半山說著,拔出紫光神戟,再次刺去,刺入何光的嘴之中,頓時把他的舌頭給挑斷。

「嗚嗚!嗚嗚!」

何光想說什麼,卻是說不出來,口裡不停地冒血,怨恨地看著陳半山。

「還看!」

陳半山又刺瞎何光一隻眼睛。

「哈哈!」這個時候,那名老者被戰莫離擒住,戰莫離大笑,雙手一撕,直接把那老者撕成碎片,十分暴力,十分血腥,十分解恨。

此時劍仁殺光青龍幫所有人,趕緊飛過來,道:「三少爺,殺掉何光,走人,再不走就不好脫身了。」

「我不會殺死他,我會讓他慢慢死去,我要讓來人看何光死得有多慘!」

陳半山說著,那是又斬掉了何光的兩隻手,割掉何光的一對耳朵,鼻子給削掉,這才離去。

…… 慕容雲慘死陳半山之手,慕容長青一聲令下,頓時就有那些早就已經蠢蠢欲動的高手紛紛湧起。一些人飛向天空,聯手擊殺戰莫離和劍仁,而也有不少直接朝陳半山衝來,如一群出籠的凶獸一般,看到這個陣勢,陳半山不但不懼,卻是戰意十足,掄起一雙拳頭,衝殺過來。

「砰!」

陳半山一拳轟殺,先天九重應有的力量滾滾而出,地面頓時炸裂,彷彿座大岳對撞一般,一聲巨響之後,迎面而來的十幾人全部被陳半山一拳轟得爆體而亡,先天一二重的人,哪裡是此時陳半山的對手。

然而所有人都是前赴後繼,十幾人被轟殺而死,後面的人卻是不曾退縮,全部出手,最少有幾十人,這一刻,幾十人的力量合在一起,太過海量的力量噴出,天搖地動,太過駭人,陳半山一愣,也是不敢硬來,一飛衝天,趕緊讓開了去。

頓時之下,這海量的能量落空,砰砰的爆炸之中,就有幾十座宮殿化為廢墟,不少太監宮女全部死於非命。

陳半山飛天而起,這些人也是在這一刻飛天而來,紛紛轟殺向陳半山,如眾星追月,十分震憾,但卻是那樣的兇險,一道道能量衝天而起,一道道都不容小覷,有母氣化作的大龍升騰,有大如山嶽的凶獸咆哮,有滿天的劍羽在呼嘯,等等,所有的攻擊混合在一起,衝上九霄,沖向上空的陳半山。

這一刻,陳半山卻是不避讓,雷神戰甲在他的體表浮現,銀色的盔甲之上,一道道雷電的花紋,還有一種難以言明的感覺,總之,這一刻,陳半山就如雷神一般,感覺自己什麼都怕。雷神劍在的手,陳半山從天空一劍劈了下來,劍氣縱橫三千尺,雷電之力落九天,一道道又粗又長的電芒從雷神劍上噴發出來,陳半山如泰山般墜落而下。

「嘣嘣嘣嘣!」

一上一下,兩道能量一交融,便在這一刻炸翻開來,氣浪一浪一浪地衝擊開去,這邊串的爆炸起,整個皇宮,一排排建築在氣浪的衝擊之下化為粉末,這一擊之下,一道道吐血聲響起,不少低境界的人在陳半山這一擊之下死去。

「殺!」

陳半山如一尊浴血狂魔,手持雷神劍,行走在人間,收割著生命。

這一下,慕容長青那是感覺到不妙了,當下大吼道:「快啟動皇宮大陣,快快調動影密衛。」

聽著慕容長青的著急的聲音,陳半山十分高興,當下那是放開一切來殺四方。

與此同時,戰莫離和劍仁也是殺得十分狂爆。

三十人幾人轟殺向戰莫離,戰莫離那是毫不畏懼地一擊轟出去,這是硬拼,膽子不小,十分野蠻,這一下,力量太過狂暴,戰莫彷彿轟到一個世界一樣,整個人直接被震飛,不過越是這樣,他越牛逼。

「爽!」

戰莫離大吼一聲,綰訣捏印,整個人發光,無數的電芒在他身體周圍飛舞,如一條條奪命的銀蛇,整個人天不怕地不怕,朝人群之中轟殺而去。

三十多人,還怕戰莫離嗎,這一刻,這些人也是各自使出手段,紛紛轟殺而出,與戰莫離死拼。

雙方一擊,兩方能量衝擊,能量滾滾地湧上天空而去。

「噗噗!」

頓時就有低境界的人被震死,震得吐血。而戰莫離也是一下子被震得在空中翻了幾翻,身子不穩。

「哈哈!死吧!」突然,在這關鍵的時刻,一個邪惡的聲音在戰莫離身後響起,一名先天八重的人已經潛伏多時,就能這個時候,戰莫離整個人還沒穩住,這先天八重的傢伙出現在他身後,戰莫離整個人一驚,來不及反應,被此人一拳轟在後背之上。

先天八重的人,力量何其強大,這一拳,戰莫離感覺到脊梁骨彷彿要斷一般,整個人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哈哈!」這先天八重的人偷襲得手,如形隨形,跟上戰莫離,一拳再次轟出,而戰莫離眼睛血紅,在這一刻,回也沒有回頭,生生承受此人一擊,強力忍住,反手一下子抓去,抓住了這人的手腕。

「啊!!」

戰莫離用力一震,這人的手臂便寸寸斷裂。這一下,戰莫離雙手一下子抓住這人,用力一撕,便把這先天八重的傢伙撕成兩半,噴了他一身的血。

眾人以為戰莫離被偷襲,已經沒菜了,哪裡知道戰莫離如此兇猛,見那先天八重的高手被他撕成兩半之後,眾人一愣,再次涌殺而來。戰莫離也不再大意,隨手祭出紫光神戟,一下子彈射出去,頓時迎面而來一人便被戰莫離一戟刺穿,戰莫離去勢不變,接連刺穿三人,三人全部掛在紫光神戟之上。戰莫離戟作棍用,一戟抽了出去,三人爆體而亡,同時又有一人被一戟抽在胸口上,頓時被抽死。

「殺!」戰莫離發狂,大喊著大殺四方。

此時的劍仁,也是驚險得不行,戰鬥經驗有些不足的他,處處險象環生。

不少人突破劍仁的防禦,全部轟殺而來。

「瑪的,完蛋了!」

劍仁大驚,情急之下,趕緊綰訣捏印,施展九轉金鐘罩,金色的流光旋轉,三道符紋亮起,劍仁的九轉金鐘罩,已經達到三轉的地步。

然而眾多的人轟殺而來,能量滾滾,漫天威壓。

啵地一聲,劍仁的九轉金鐘罩在一刻也防不住,頓時一下子破裂,整個人翻飛老遠,不過好在沒有受到重傷,此時此刻,一人一個加速,趁劍仁還沒穩住身子,衝殺而來,一拳直取劍仁的頭顱。劍仁又大驚,混元鼎手在人,如掄磚頭一般砸了出去,頓時便把來人腦膜砸破,**飛濺。

「奶奶個凶!」

劍仁大罵,掄起混元鼎衝殺出去。

這一刻,整個皇宮閃閃發光,皇宮大陣已經啟動,固若金湯,如今大戰蔓延半個皇宮,大陣再不啟動,皇宮就要徹底廢了,而這大陣不但防禦極強,同時也把陳半山三人困在陣中,想出去,十分困難。

雷電閃閃,電芒四處亂竄,此時的陳半山,戰神劍在手,在天空飛來飛去,所過之處必有血花,所過之處必有人死亡。一具具被雷電劈焦的屍體不停地掉落地面,真是如收割生命的機器一般

「閃開!」

一人大吼,滾滾而來,如蛟龍出海一般,此人是個老者,先天九重的實力,眾人趕緊為他讓開一條道來,此人從眾人之中飛殺而出,突然祭出一宗厲害的法器,那法器,是一個寶盒,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只見他把寶盒一打開,頓時之下,不得了,一道吸力充斥開來,當場有人沒注意,一下子被吸了進去,那是什麼都不剩,只有一股血水飆了出來,見此情況,不少人趕緊飛離開去。

陳半山大驚,整個人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吸引,彷彿有千千萬萬隻手在拉扯自己一般,根本就止不住身子。

「完了!」突然!陳半山大驚,穩不住身子,感覺到腳底滑了一下,眨眼之間被吸入了老者手中的寶盒之中。

「哈哈!陳半山,進入寶盒之中,看你不死!」老者大笑,此時說著,那是趕緊催動寶盒,要搞死陳半山。

陳半山被吸入寶盒之中,當寶盒合上之時,陳半山就感覺到,彷彿天與地合在一起一般。當老者催動寶盒之時,這天地與地就開始旋轉起來,彷彿一個大磨盤,要把陳半山活活磨死。

這一刻,陳半山一點也承受不住,然而感覺到強大的危機,陳半山身上的雷神戰甲開始發光,一道神秘的力量湧起,這天地便被卡住。

「怎麼回事?」

老者催動寶盒,兩個呼吸之後,便催不動,疑惑起來。

「哈哈!」

陳半山那是大笑,雷神戰甲一有動靜,馬上就引起雷神劍的共鳴,雷神劍那是湧起一道無邊的力量,這讓雷神劍在不停地顫抖,陳半山已經握不住雷神劍,當下猛然一劍劈出,趕緊把這一道力量發出去。

「嘣隆!!!」

一聲大響,老者手中的寶盒一下子爆炸開來,無與倫比的爆炸恐怖如廝,不可形容,老者第一個被爆炸衝擊,爆炸太猛,老者整個人直接隨著爆炸一起爆炸開來。

「啊!!」

爆炸太過劇烈,不停地衝擊開去,這一刻,不少的人受到波及,一個個在這爆炸之中不停地被爆炸,一聲聲的慘叫響起,死了不少人,就是戰莫離和劍仁他們的戰場也受到衝擊,全部被翻飛開去。

陳半山感覺到彷彿天地爆碎一般,自己不再受到控制,當下飛身而出,陳半山一飛出來,便是滿天的血雨灑落,血雨落在陳半山身上,血氣被了陳半山吸食煉化,然而血雨太多,把陳半山染得全身發紅,陳半山髮絲飛舞,如一尊大魔從血雨之中走了出來,再次開殺。

「殺了陳半山!」這樣都不死,這一下,慕容長青也是怕了,大吼一聲,整個人趕緊遠遠地退開去。

「殺啊!」

不少人也是湧起,不顧生死,看著這些人衝來,陳半山舔了舔角的血,再次出手,不介意全部把這些人殺光。

…… 這是辭舊迎新之際,又是拜月帝國二皇子的大婚之期,所有防範的重點都在皇宮,哪裡會有人在意一個青龍幫,再說,這青龍幫可是慕容雲的人,有幾個人敢動。然而,卻有人動,就在慕容雲即將大婚之際,把青龍幫給滅了。

青龍幫上一次被滅,好歹老巢留住,而何光也沒死。老巢在,何光沒死,這青龍幫還能再次發展起來,然而這一次,青龍幫是徹底完蛋了,老巢被毀,幫中弟子一個不留,而何光,更是慘遭毒手。

青龍幫發出求救信號,就連慕容雲這新郎官也坐不住,趕緊趕來青龍幫,此時的青龍幫已經毀去,成為一片廢墟,而何光更是慘不忍睹,四肢不全,算得上就被碎屍萬段。慕容雲趕來之時,何光還沒死絕,還有最後一口氣,只是嘴裡不停地冒著血水。

看著何光這樣子,慘到不行,不少人全身發麻,打冷顫,這等手段是如此的殘忍,簡直是喪心病狂,這得是多大的仇恨才會這樣做?就是慕容雲,看到何光這懷慘不忍睹的模樣,也是險些嘔吐,不過他忍了下來,問道:「何幫主,是何人所為?」

何光還有一點意識,他想說話,卻是說不出來,嘴裡的血水冒得更快。

慕容雲那是憤怒得不行,當下也不忍何光受如何煎熬,出手殺了何光,當下下達命令,全城搜捕兇手,一定要把兇手揪出來,碎屍萬段,替何光報仇。

青龍幫被滅,何光慘死的消息很快就被傳開,這一下,整個京都又騷動起來,紛紛在猜測是何人所為,然而沒有人知道兇手是誰?為什麼要滅青龍幫,他的動機是什麼?而整個京都,軍隊四處搜查可疑人物,而暗中也有高手在追查,可以說,整個京都陷入不安之中。

在軍隊和高手的四下搜查之中,陳半山三人卻偽裝了一下,趕往拜月帝國的天牢,準備把東方野和東方小冉救出來。這種時候,也沒有人想到陳半山三人會去天牢,因為這跟滅青龍幫那是八竿子都打不著邊的關係。

天牢,在京都城東方向,離皇宮頗遠,離皇陵倒是很近。

天牢,聽上去是一個讓人絕望和畏懼的地方,確實,進入天牢之中的人,那基本上是沒有再出來的機會,只有在裡面老死一輩子,十分凄慘,有無數進入天牢之中的人,大部分最終經受不住那種非人的折磨,紛紛選擇自殺。

天牢是讓人絕望的地方,是如地獄一樣的地方,是這個世界最陰暗的地方,然而他的表面,卻是很氣派,若非慕容傲月給地圖,沒有人想到天牢居然是在一座豪華府邸的地底之下。正如這個世界一樣,多少美麗都是假象,其實暗地裡不知道藏著多少骯髒的東西。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