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迎刃而解,真正的迎刃而解!

最讓雲楓滿意的是,這一次煉製出來的丹藥,品質全都在精品以上,而不是像之前那般,精品與優秀參半,甚至還會有普通品質的摻雜其中!

“丹藥煉製得差不多了,她們三個人的傳承應該也繼承的差不多了,看來是時候找出去的路了!之前在進來這琅嬛玉洞的時候曾經以先天八卦推演過,說是我此行能夠逢凶化吉,還能夠得到貴人相助,就是不知道那貴人什麼時候來?若是能早點來,倒是省去了我一番勞累!”

雲楓在那裏嘀咕着,嘴角浮現出了坑死人不償命的笑意。

若是有外人在這裏,一定會被雲楓這幅無恥的嘴臉給徹底打敗。

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世上竟然有人指望着命中的“貴人”來給自己幹體力活!

可是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雲楓卻偏偏就想得出來。而且不光只是想想而已,還能夠做得出來!

雲楓的目光又轉到了兀自分立而坐正在那裏繼承傳承的佳多瓜爾還有龍沐然和夏子瑜三人身上。

三個人雖然都是在繼承巔峯王者的傳承,可是表現出來的情形 卻大不一樣。

佳多瓜爾一張俏臉上波瀾不驚,只有那兩道柳葉眉不時微微緊蹙一下,緊蹙過後便是一臉的輕鬆。顯然,她正在繼承傳承,而且心中的一個個疑惑正在這過程中不斷解惑,不僅僅是修爲實力,對於修武一道的感悟也深了不少。

“這丫頭倒是個修武奇才,剛剛踏入巔峯王者之尊,卻這麼快就進入了狀態,原以爲這裏的巔峯王者傳承只會給她一點啓示而已,現在看來不僅僅是啓示而已,說不定經過這一次,她在未來五年之內必定會突破巔峯王者境界,直接跨入大道境!”

雲楓低聲嘀咕了一句,旋即又看向了龍沐然。

龍沐然是在雲楓重生醒悟過來之後接觸過的這些女孩子當衆最讓他捉摸不透的一個。莫名其妙就說自己是她未婚夫,明明看起來分明就是黃金巔峯境界的實力,可是見她出過幾次手,那份實力分明又超乎了黃金巔峯境界,但又不同於王者之境!

眼下,她那一張絕美的俏臉上盡是痛苦之色,一身薄若蟬翼的衣衫已經悉數被粉汗浸透,露出了那讓世間任何男人都難以抗拒的驕傲身段來。

在她的頭頂,隱隱有一道五彩花光縈繞着,只不過這道華光卻並不穩定,若隱若現。

雖則如此,那一道華光一旦顯現,龍沐然周身氣勢便扶搖直上,儼然就是一尊真正的王者之尊坐在那裏,讓任何人都不敢產生絲毫的褻瀆之念。

而那華光一經隱匿,龍沐然的氣勢又驟然滑落,甚至就連黃金段的實力氣息都感受不到絲毫,彷彿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想要保護她的衝動油然而生。

“奇怪,看這樣子,莫非她竟然是……”一個念頭從雲楓腦海中一閃而過,讓他忍不住一個激靈,看向龍沐然的目光中多了三分欣慰。

再看看夏子瑜,她是三個人當中實力最弱的一個,在繼承這巔峯王者傳承的時候所承受的痛苦自然遠比佳多瓜爾和龍沐然二人要大得多。但是凡事收益都是和投入成正比的,雲楓卻是清楚,一旦這夏子瑜完整地繼承了這份巔峯王者的傳承,那麼她的收穫也定然是這三個人當衆最大的!

只是這火鳳涅槃、脫胎換骨的過程,卻絕非一般人所能夠承受得了,至於夏子瑜能否安然度過這一遭,就看她自己的造化還有忍耐力了。

雲楓見佳多瓜爾還有龍沐然和夏子瑜三個人並沒有什麼危險,而且看樣子要不了多久都可以結束這繼承過程,也就再無掛礙,而是意念微動,開始感應起周遭的情況來。

念頭轉處,那不久前被吞噬進入神魂意識之中的符籙大陣威力大現,周遭二十里地的情況一一都進入了雲楓的腦海中。

彷彿,雲楓擁有了透視眼,可以直接透過這堅硬無比的漢白玉,直接看清楚外面的情況。

不僅僅是地面的,就連那岩層之中的清形,包括那地脈靈氣,也全部都看得一清二楚!

這麼一看之下,雲楓對於周遭的清形已然瞭然於胸,知道這大廳周邊的漢白玉石壁厚度足足有數丈之後,漢白玉之後便是那花崗岩層。

而之前被黑衣人放下的那斷龍石,雖然號稱萬斤之巨,可是與這大廳周邊的石壁岩層相比,終究還是小巫見大巫了。

左右不過丈許來厚而已,只不過完整無缺地堵在了那入口處,讓被困之人無從着力,是以對於一般修武者來說,想要出去自然是難上加難。

可是對於雲楓來說,區區一塊斷龍石而已,想要從這裏出去卻壓根就不是什麼難事,甚至在這麼一看之下,他就已經想到了至少十餘種可以從這被斷龍石度得嚴嚴實實的入口處脫身的法子。

但是 雲楓卻並沒有準備這麼做! 雲楓的目光,落在了那堅硬似鐵的漢白玉石壁上。

從被斷龍石堵死了的出入口出去雖然不是什麼難事,但誰說非得從哪裏出去纔算是脫身了?俗話說好馬不吃回頭草,好漢不走回頭路呢!

從這壓根就不可能的石壁上出去,他真的不香嗎?

當然,雲楓有這種看似近乎瘋狂的念頭,卻並非是爲了好玩這麼簡單,而是因爲在剛纔的感應中,他從現在所站方向上的石壁中察覺到了一絲異樣。

那漢白玉後面,有一個地方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具體到底有什麼不一樣,雲楓暫時無法說清楚,但他百分之兩百肯定,這地方鐵定有問題!

因爲以他此刻的實力,再得益於神魂意識中符籙大陣的協助,這方圓二十里地範圍內的風吹草動,全部都感應得一清二楚,簡直比自己親眼看到的還要清楚。

可是唯獨這個地方,卻像是被一團迷霧籠罩着,讓他的意識壓根沒辦法穿透其中,自然也就感應不出來這團迷霧之中到底隱藏着什麼東西。

既然感應不出來,那就只好親自走一趟了。畢竟,這裏可是黃金蛇殺手組織的聖地,傳聞中一直都有什麼所謂的聖物藏在此處,可是自己此次前來除了一路的兇險,最後還差點被罵符籙大陣給要了小命,卻壓根沒有見到什麼聖物不聖物的,這讓雲楓很是有些不甘心!

“豈能入寶山而空手回的道理?不把你這黃金蛇殺手組織的老底兒給連鍋端走了,別想着讓我乖乖離開!嘿嘿……”

坑死人不償命的笑意,再一次出現在了雲楓的嘴角。

就在此時,只聽得從那堵死了大廳出入口的斷龍石另一側,傳來了一陣悶響。

隨着這一聲悶響,整個大廳似乎都微微晃動了數下!

顯然,是有人在另一側暴力砸向了斷龍石!

而能夠砸出如此巨大力道的,實力至少也是在巔峯王者之尊!

“我去,要不要這麼衝動?你這麼砸下去,這斷龍石倒是被你砸開了,可是這大廳也坍塌了,到時候我們四個人豈不是一股腦兒要報銷在這裏,被夾在漢白玉中間成了名副其實的肉夾饃?”

雲楓劍眉微微一跳,不由自主地脫口嘀咕一句,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目光落到了剛剛他選中方向的石壁上。

“砰!”

又是一聲巨響透過那堅硬的斷龍石傳了過來,這一次力道更強,整個大廳再度晃動了數下,頭頂上已經有些許石屑簌簌落下。

“最近這是怎麼了?王者之尊這麼廉價了嗎?單是有那個什麼鬼山中老人還有黃金蛇殺手組織的四大護法還不夠,現在又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個小丫頭片子,還一上來就弄這暴力拆遷,早知道這樣我就該早點着手打造自己的隊伍了!”

“嗯,這一次出去了,就去打造一支千人團隊,全部都給他弄成巔峯王者,到時候無論什麼事情,都讓這一千位巔峯王者同時出手,那場面……嘿嘿!”

雲楓口中嘀咕着,身影一晃來到了石壁前面,右手化掌,毫不猶豫地纏着你面前的漢白玉石壁擊了過去!

“砰!”

又是一聲巨響,整個大廳再度劇烈地顫抖了數下。

若非這大廳從頭頂都牆壁再到地板都是由厚愈數丈的漢白玉砌成,而且渾然一體,只怕在這連番顫抖之下早已經分崩離析坍塌了!

只是這一次的這聲巨響,卻依舊並非來自於雲楓朝着這漢白玉石壁擊出的一掌!

動靜,仍然是從那斷龍石另一側傳過來的,而且響聲更大,顯然另一側正有人以暴力手段要硬生生擊碎了這重愈萬斤的斷龍石,重新打通被堵死了的進出口!

而云楓朝着石壁擊出去的這一掌,竟是沒有絲毫的聲響,但是卻絕非沒有效果!

雲楓面前那堅硬似鐵的漢白玉石壁,被他這一掌下去直接出現了一個三尺見方的凹坑!

連半點石屑都沒有飛起來。

那漢白玉石壁在他的這掌力之下,竟像是變成了豆腐!

不,準確來說,應該更像是棉花遇到了一團燒的通紅的烈焰,瞬間被蒸發掉了,不留絲毫痕跡!

這就是雲楓之所以明知被困在了這大廳之中,卻自始至終都沒有絲毫擔心和慌亂的底氣所在!

只是這底氣竟是如此硬氣,倒是大大出乎了雲的設想。

方纔那一掌下去,他只用了三成的功力,原本想着只是試試這漢白玉的硬度再決定要使出幾成功力去開闢一條通道出來。

沒想到僅僅是三成功力,就有如斯威力!

一見之下,雲楓多少心中更有自信,胸懷中豪氣陡生,嘴角那坑死人不償命的笑意愈發濃郁。

“砰!”

又是一聲結結實實的巨響傳了過來。這一次,動靜比前面三次更大,只震得那斷龍石也開始有了一絲晃動!

“這小丫頭怎麼跟瘋了一樣?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出來的。嗯,還是不去招惹的好,免得被纏住了不好脫身!”

雲楓感應之下,已經察覺到那斷龍石已經被這接連四下重擊砸去了四分之一的厚度,怕是再要不了多久這條通道就會被再度打通。

可是到時候只怕是這大廳也會遭到波及,會被這凌冽霸道的力道給硬生生震塌!畢竟這大廳跨度實在太大了,又並非一整塊漢白玉打造而成,一旦坍塌,那在這大廳之中連躲避的地方都沒有,豈不是一命嗚呼了?

“莫非這個瘋丫頭壓根就是黃金蛇殺手組織請來的援手,誠心想要將這大廳給震塌,將我們幾個活埋在這裏?”

雲楓念頭急轉,再沒有絲毫的猶豫,右掌催動掌力,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朝着剛纔擊出的那個凹坑之中接連擊了過去!

悄無聲息中,那原本光滑如鏡堅硬似鐵的漢白玉石壁,只是轉瞬間的功夫,就自己出現了一條深約數丈、可容兩個人並肩通過的通道!

“砰!”

又是一聲巨響過後,整個大廳中發出了一陣異響,頭頂上的漢白玉已經開始出現了裂紋! 一塊籃球大小的漢白玉石塊,直接從十數丈高的頭頂砸落下來。

這石塊落地之處,正是龍沐然所在的位置!

而龍沐然此刻盤膝而坐,雙目緊閉,對於外界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顯然正處於領悟傳承的關鍵階段!

“這小虎妞要不要這麼拼命?被關在這裏的又不是你什麼親人,至於這麼誇張?”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雲楓忍不住口中嘀咕一句,右掌卻向前一推,一股罡氣直接衝向了那塊漢白玉石塊!

“轟”地一聲過後,漢白玉石塊直接被這罡氣擊碎,化爲了粉末散落這大廳之中!

可是還沒有等雲楓喘口氣,斷龍石那邊又是一聲震天巨響傳來!

穿世愛戀:全能老公寵我 這一次,已經開裂的大廳頂部那斗大的漢白玉石塊直接暴雨般落下!

“這虎妞,今天要被你害死了!他日要是落到了我的手裏,定然把你扒光了打屁股!”雲楓心中暗叫一聲苦,再也顧不得佳多瓜爾還有龍沐然和夏子瑜三人尚未完全繼承完傳承,身影一晃在一瞬間逐一掠過距離那剛剛開闢出來的通道較近的佳多瓜爾和夏子瑜二人所在位置,雙手用力將她們一一送回了那通道之中。

待到雲楓再次閃身來到龍沐然身旁,伸手準備如法炮製將她抱起一道返回臨時開闢的通道時,一直都在冥想狀態繼承傳承的龍沐然卻突然睜開了眼睛。

感應到了來自頭頂的危險後,龍沐然幾乎處於本能地便起身準備閃開,誰知這不動還好,一動之下來了個歪打正着,雲楓那剛剛從後面伸過來的手不偏不倚地抓在了她的私密部位!

兩個人都是一愣。

龍沐然俏臉瞬間緋紅,渾身一陣頓時勁力全失,軟綿綿地倒向了雲楓懷中。

雲楓察覺到手感不對,欲待收回,卻發現龍沐然竟像是突然間勁力全失倒在了自己懷中,無奈之下只得伸手抱住,眼看頭頂巨石即將落下,再也不敢耽擱,縱身一躍直接退回了那臨時開闢的通道之中!

“砰!”

在雲楓剛剛閃身進入臨時開闢的通道瞬間,又是一聲巨響傳來,原本堵在大廳出入口的那塊重愈萬斤的斷龍石,直接碎成了千萬塊四散而飛!

那大廳頂部的漢白玉再也承受不住如此連番大力的衝擊,在斷龍石被擊碎橫飛的瞬間,整個頂部便齊刷刷坍塌了下來!

一陣強勁的氣息從臨時開闢的通道入口撲了進來,將剛剛進去通道尚未來得及穩住身影的雲楓重重地推向了深處!

身後,“轟”地一聲悶響,那漢白玉頂部已經完全坍塌下來,將偌大個大廳嚴嚴實實地填充,不留絲毫縫隙!

這大廳頂部墜落之勢何等駭人?力道又何止百萬斤?若是雲楓和龍沐然二人再晚上半步,只怕此刻在這強大的衝擊之下,早已經成了一灘肉泥!

在漢白玉大廳頂部落地的瞬間,雲楓依稀看到剛剛被擊飛的斷龍石位置處,出現了一道紅色的身影,還有一聲驚呼傳來。

一切,再度恢復了沉寂。

“你……你把手拿開!”龍沐然俏臉緋紅,心跳已經飈到了一百四,低着頭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衝着雲楓說了一句,哪裏還敢擡頭看他一眼?

從小到大,還從沒有任何一個男子觸碰過她的身體!可是就在剛纔,雲楓竟然直接抓住了她的那裏?

關鍵是,到現在爲止雲楓還抓着不放,像是手被磁鐵吸住了一樣!

可惡!實在太可惡!

龍沐然心中又是惱怒又是羞澀,一時間竟不知道究竟該不該衝着雲楓發火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