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轟,

滾滾金色光芒,如同瀑布一樣傾瀉下來,

韓松瑜提劍格擋,咔嚓一聲,手中碧綠色的長劍,居然被一下子斬成了兩截,

「我的混元青木劍,」韓松瑜只覺得眼前一黑,又驚又怒,差一點一口鮮血從喉嚨里噴出來,

他在這混元青木劍上,不知道傾注了多少的鮮血,

在一定程度上說,混元青木劍承載了他至少六成的力量,沒有混元青木劍,他的許多神通都沒法施展,實力必然是大打折扣,

「我殺了你,」

韓松瑜畢竟是宗門子弟,反應也是極快,在第一時間,將手中劍柄朝著秦逸丟去,右手握拳,一道碧綠色光芒在拳頭上閃爍而起,一拳朝著秦逸打過去,剎那之間,就在半空形成一個足足有門板大小的拳頭,

秦逸將赤離劍擋在身前,鐺的一聲,混元青木劍撞在赤離劍上,頓時之間,爆閃出一大片火星,

不過比起身體的力量,秦逸比韓松瑜要高出太多,這一劍撞擊的力量,甚至都沒有能夠讓秦逸的身體晃動一下,

緊接著,碩大的拳頭凌空而至,

剎那之間,秦逸周圍的空氣,都彷彿被拳風卷得乾乾淨淨,形成一大片真空地帶,

「無極星光斬,」

秦逸一劍揮出,頓時之間,劍芒橫掃,四面八方,都彷彿出現了好幾個秦逸,同時手持赤離劍,迎向韓松瑜,

砰,,

轟,

韓松瑜一拳轟在距離最近的一個秦逸身上,頓時炸得空氣都憑空變成一個漩渦,

漩渦之中,秦逸的身體,一下子被撕得四分五裂,但是還不等韓松瑜雀躍,那被撕得四分五裂的身體,就像是青煙消散在空氣中了,

「是虛影,這傢伙速度居然這麼快,」韓松瑜心中一個咯噔,急忙朝著四周望去,

周圍還有六個秦逸,一模一樣,手持赤離劍,朝著他斬了過去,

「難道你以為我會怕你嗎,沒有混元青木劍,我照樣可以殺你,」韓松瑜怒吼連連,伸出雙指,,

嗡的一聲,他的指尖上,延伸出一截兩尺多長的青色光芒,就像是一柄短劍,連接在他的手指上,

「凝氣成兵,」秦逸眼眸一閃,

「哈,他這是在找死,」看到這一幕,魂一聲大吼,「凝氣成兵是要將自己的元氣凝聚成實質,消耗的速度,是平時的幾十倍,這傢伙現在在絕靈圖的範圍內,居然還敢使用這麼損耗元氣的神通,真是自掘墳墓,」

「給我死,」韓松瑜才不管著一些,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自信,

自己可是宗門的弟子,虛神七轉的人物,殺了這虛神一轉的飛升者,還不跟玩一樣,

唰唰,

韓松瑜快捷如電,手指上長劍當空劃出一道「之」字形,頓時就把兩個秦逸的虛影,給切成了四塊,

「還有這些,」猛然轉身,手指上長空一劃,又是一道秦逸的虛影,被撕成了兩截,

「剩下這三個,一定有一個是真的了,」韓松瑜得意大笑,手指上的長劍,又延長了一尺,猛烈揮舞,碧綠色的光芒,彷彿是孔雀開屏一樣,剎那之間,就將秦逸的三道虛影,全都籠罩住,

慘綠色的劍芒,從第一道虛影的喉嚨里戳進去,快速一拉,將虛影劈成兩截,同時一腳向後踢出去,正中後面一道虛影的胸口,砰的一聲,空氣震顫,直接將後面這道虛影,給震成了碎片,看上去就像是水中的倒影,被打碎了一般, 「哈哈,我看你這次往哪裡逃,」

此刻只剩下最後一個秦逸,不用說也知道,這個必然是真的了,

韓松瑜仰頭大笑,由於腦袋依舊被包裹住,所以此刻看不出他的表情,可是從他露出來的獨眼中,卻是可以清楚看到,他眼中毫不掩飾的得意和殺意,

「死吧,」

手臂向前一伸,碧綠長劍,如同探出的毒蛇一樣,迎著秦逸的胸口過去,

「寂滅雷,」

迎接他的,是秦逸甩出來的一個黑乎乎的東西,

韓松瑜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立刻還是選擇了縮回手臂,快速往後退了過去,

這一次殺不掉對方,下一次還有機會,而這寂滅雷只要是有一次是真的,自己就完蛋了,

不過這一次和上次不一樣,秦逸用那假的寂滅雷逼退韓松瑜殺招的同時,他本人沒有選擇後退,而是一步上前,直接逼著對方過去,赤離劍上爆發出滔天金色光芒,如怒龍狂卷,風起天闌,直接朝著韓松瑜壓下,

轟隆,

剎那之間,韓松瑜甚至產生出一種,滔滔江水,在自己面前傾瀉而下的恐怖感覺,彷彿自己連同周圍的空氣,都要一起被撕得粉碎,

「區區虛神一轉也敢這麼囂張,給我死吧,」

陡然之間回過神來,韓松瑜憤怒得一聲大吼,指尖長劍暴漲,光芒璀璨,撕裂長空,迎著赤離劍刺了過去,

目光猙獰地望向秦逸的時候,韓松瑜突然發現,對方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神光,

這道神光,讓韓松瑜突然感覺全身一陣冰涼,彷彿是夏天時候,全身猛地被澆上一桶冰水,

「不好,」

多次戰鬥的經驗,讓韓松瑜下意識就要往後退去,

但是這個時候,他的耳中傳來了秦逸冷酷的聲音:「走得掉嗎,寒玉斬,」

嗡,,

赤離劍的鋒芒上,一抹幽藍色的光芒在觸碰到韓松瑜的時候,一下子碎裂開來,

頓時之間,方圓十步,好像一下子都被凍得凝固住了,

韓松瑜甚至感覺,自己全身血液,都被凍住,動作思維,都變得遲鈍,

眼睜睜看著那金色的劍芒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但是身體和腦子,卻是做不出任何的反應,

唰,

劍芒一閃,空氣中都被划拉出一道筆直的金色痕迹,

「啊……呃……」韓松瑜瞪大獨眼,被繃帶裹住的嘴巴里,發出一陣嗚咽的聲音,

時間彷彿都一下子凝固住了,

片刻之後,咔嚓一聲,他腦袋上的繃帶,一下子全都崩斷,連同他的身體,右肩到左肋的位置,緩緩地滑落下來,

「好,幹掉他了,還剩下一個,」秦逸呼出一口氣,扭頭朝著程先生的方向望去,

可是那一灘血泊上面,程先生不見了,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頓時讓秦逸感覺一陣頭皮發麻,

不用說也知道了,寂滅雷沒有將程先生炸死,而是剛剛把他炸暈了過去,

就在秦逸斬殺韓松瑜的時候,程先生醒了過來,伺機等待機會,

陡然之間,秦逸感覺頭頂空氣一震,

「不好,炎龍波,」

幾乎是剎那之間,秦逸就做出反應,一劍上撩的同時,身體迅速向前衝去,

「九霄雲動,覆滅,」

程先生帶著滔天憤怒的聲音,在秦逸的頭頂轟然炸響,

秦逸感覺自己現在就像是處在了沸騰開水的中心,炎龍波轟出去的金色光芒,一下子就被從天而降的字元打得粉碎,自己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一下子被掀飛了出去,重重砸在青銅門上,鐺的一聲,青銅門都被撞出道道細密的裂紋,全身的骨頭,都像是要散架了一般劇痛,

「該死,之前就應該先殺了他,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還沒有被炸死,」秦逸捂著肩膀站起來,仰頭就看到懸浮在半空的程先生,

程先生之前被捲入寂滅雷的爆炸中,全身的衣衫,都被炸成了碎布條子,全身皮開肉綻,慘不忍睹,此刻乾涸的血跡凝固在身上,讓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從鮮血中爬出來的怪物,尤為猙獰,

白面看到這一幕,也整個被嚇傻了,哆哆嗦嗦,想要躲到角落裡,但是雙腿發軟,根本不聽使喚,拚命蹬著地面,卻是怎麼都沒有辦法站起來,

「我看你這次還有什麼花樣,你的花招我已經全部看穿了,我一定要殺了你,一定要,」程先生的喉嚨里,發出嘶啞的怒吼,眼睛裡面全是瘋狂,

「是嗎,」秦逸這個時候,沒有露出程先生預料中的慌亂和驚惶,而是眼睛眯了眯,全身蓬勃的殺意,居然比之前更盛,好像之前被打飛,沒有對他造成任何的影響,

「竟然還敢故弄玄虛,給我死,」

程先生一聲長嘯,掌心一翻,向下一壓,

轟,

頓時之間,四周氣流滾滾,全都向下傾斜下來,彷彿是蒼穹破裂,天河倒灌一般,

「你當我會怕你,秦逸冷笑一聲,不退反進,雙腿一動,整個人如流星一樣直掠而起,手中長刀鋒芒畢露,金色的光線,彷彿都要講虛空都切成一塊塊的,「你今天就是死在我手裡的第一個天神境,」

「死,」

程先生五指一抓,氣浪如同山嶽,直接朝著秦逸的頭頂拍落,

「怒龍神通,」

一聲大吼,秦逸全身的皮膚,都泛出一抹淡淡的紅色,就像是有岩漿在他的皮膚下面要沸騰,要燃燒一樣,

唰,

瞬息之間,秦逸彷彿是從一個人,變成了一頭全身燃燒著火焰的巨獸,手中巨刃橫劈豎砍,都是直來直去,大開大合,

轟轟轟轟,

巨刃每一次揮砍在氣浪上,就彷彿是斬在鋼鐵山峰上,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空氣中爆閃出大片炫目的火星,

砰砰砰砰,

一劍一劍,秦逸直接將程先生壓向自己的氣浪給砍得稀爛,距離程先生越來越近,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你學會了老五的寒玉斬,」程先生得意地居高臨下望著秦逸,「只要我不讓你靠近我,你的寒玉斬就沒有作用,你就只有被我碾死這一條路,」

「給我開,」

秦逸高高舉起赤離劍:「炎龍波,」

轟,

空間彷彿被一下子壓縮,然後再一下子拉伸,轟的一聲,在秦逸和程先生之間,裂開一道縫隙后,徹底炸了開來, 秦逸的面前,每一層空氣,都彷彿是鋼筋鐵板凝固而成的一樣,無比堅固,無比沉重,

但是在怒龍神通的加持下,秦逸的力量,暴漲數倍,肌肉的每一次爆發,都擁有無與倫比的力量,

赤離劍連連揮砍,讓天穹在顫,大地在晃,不斷爆發的火星中,他不斷逼近程先生,

不過速度上,卻是越來越慢,

「沒用的,沒用的,」程先生滿是血污的臉上,露出獰笑,「只要不讓你靠近我,你就沒有辦法施展寒玉斬……」

「是嗎,」看似陷入苦戰的秦逸,突然抬起頭,朝著程先生望過去, 靈氣逼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