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轉眼之間,又是半天時間過去。

天空之中,那一輪紅日已經隱入到了西邊山峰之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彎血月,如鉤如刀,如血染一般。

天空之中的戰鬥,已經持續了差不多整整一天的時間。

隨著時間的流逝,丁浩的動作逐漸慢了下來,出拳的頻率也降低了很多,雖然每一拳轟出來的力量,依舊和極為恐怖,但是卻具有之前那種氣勢無雙,席捲天地的氣勢了。

「哈哈哈,他快不行了……」掃帚眉毛年輕人興奮地大喝道。

中年秀士等人也為之精神一震。

這場漫長的戰鬥原本已經令他們有些絕望了。

丁浩當真有如鐵打的一般不知疲憊,一直堅持了一天多的時間。

如果再繼續這樣消耗下去,只怕沒有把丁浩磨死,自己等十五人都快要撐不住了,雖然丁浩的力量被分解平均牽引到了每個人的身上,但依舊是很恐怖的力量,反震之力猶如潮水,進行到現在,已經有些人受了不輕的暗傷,五臟六腑被反震的快要移位了。

遠處觀戰的方瀟安等人,終於長呼一口氣,臉上也露出了不可遏止的喜色。

一直沉甸甸地壓在心頭的那一座大山,終於開始鬆動了,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只要丁浩一死,那雪州的天地,依舊還是清平學院的。

不知不覺之中,他們的臉上,露出了勝利者的獰笑。

被圍在冰峰之上,李伊若、王小七等人的心,在這一瞬間卻是忍不住提了起來。

難道丁浩師兄真的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怎麼辦,要不要出手幫忙?

但是丁浩之前說過,任何人不要插手這場戰鬥,所以他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而且以他們的力量,就算是有心插手,這樣的戰鬥,也不是他們所能左右的。

唯一有能力插手的張凡,依舊是手握戰刀,一語不發。

他看不清楚戰鬥的傾向,但是對丁浩,有著絕對的信心,因為他只知道丁浩在【百聖戰場】之中是怎麼走過來的,經歷了那些強橫無匹的敵手,眼前這樣的局面,已經不可能再擊敗他。

而恢復了女子身的李蘭,靜靜地站在虛空。

她衣裙搖曳,黑髮飛舞,清麗無雙的面孔上,彎彎柳葉眉之下那雙蘊含著無盡智慧的眸子,微微地眯著,像是一對俏皮的月牙兒,整個人猶如一尊俯視塵間的女神一般,淡定而又從容。

李蘭並不著急。

她的嘴角不知道什麼時候,悄然浮現一絲笑意,似乎是看出來了什麼。

對面。

放下心來的方瀟安,眼珠子一轉,想到了什麼,突然大笑著對那佝僂老者說道:「哈哈,丁浩撐不住了,現在是剷除餘孽的好時機,還請前輩出手,纏住拿刀的那小子,剩餘的人,由我們來解決。」

「咳咳咳,也好,不然打到天黑了,老人家我還沒有吃飯呢!」佝僂老者點點頭,對張凡笑笑,手中的劍丸,驟然迸發出無數道匹練劍氣,朝著下方冰峰之上的張凡飆射而去。

「老匹夫,找死!」張凡戰意燃燒,怒喝一聲,單手一刀斬出。

轟!

空中勁氣爆溢,所有劍氣皆被斬碎。

佝僂老者似是早就知道結局會是如此,身形一晃,原地消失,下一瞬間,卻是出現在了張凡的身前。

他手中的劍丸迎風一展,變成了一柄精光長劍,流轉奇異光波,猶如氤氳,咻地一劍刺出,又作一點寒星,刺骨生寒,點向張凡的眉心。

穿越之相生不悔 張凡清喝一聲,並不理會那劍芒,而是旋身橫斬。

刀光仿若洪水傾瀉轟隆隆作響,斬向佝僂老者腰間。

兩敗俱傷的打法。

「咳咳咳,好狠的小子,要拚命啊?老頭子我雖然是將死之人,但還想多活一兩日呢……」佝僂老者面色一變,咳嗽連連,抽身急退,避開這一刀——

據說投了刀劍月票的人,新的一年一切都會順哦 佝僂老者身形一閃,交錯而過,竟是一劍刺向了張凡身後的王小七。

張凡一個極為簡單的鐵鎖橫江刀式,仰身反斬。

叮!

刀劍撞擊。

巨力驟然迸發開來。

佝僂老者被震得倒飛出去數十米,而張凡卻也是腳下冰岩被震碎,身形一晃,站立不穩,直接朝著冰峰之下墜落而去。

「哈哈哈,小子,小小冰峰容納不了你我的力量,不如咱們去地面上交手吧!」佝僂老者哈哈大笑。

他畢竟玄氣修為遠勝張凡,且心思幽微,他早就看出了張凡在玄氣修為之上的缺陷,所以故意使出了這個手段,為的就是將張凡從冰封之上引開。

老頭子大笑一聲,在虛空之中靈活至極,猶如蛇舞,一閃便如影隨形一般,緊追在張凡下墜的身形之前,一劍一劍擊出,劍式如同長江大河一般滔滔不絕。

張凡怒吼。

他仰面朝天,幾乎是平躺在虛空不斷下墜,一柄黑色長刀在手中變幻連斬,猶如黑色蟒蛇般吞吐刀光,不斷地封堵下傾瀉而下的劍光,可惜苦於在空中無處著力,張凡無法借力躍起,只能不斷地朝著地面墜落。

「好機會,大家一起出手,剷除問劍宗賊子,殺!」

方瀟安冷喝一聲,率領身邊數百名高手,猶如蜂群一般,朝著冰峰籠罩而來,虛空之中殺機迸射,劍光森寒,一道道玄氣光柱瘋狂地轟向了李伊若等人所在的冰峰。

「問劍宗丁浩殘殺我【玄霜神衛】成員穆天養,罪無可赦,問劍宗其他弟子勾結丁浩,助紂為虐,一併該死,殺!」【玄霜神衛】首領馮超大喝一聲,也在這一瞬間出手,落井下石。

他們的做法相當陰險。

這是要最後落井下石,趁著丁浩被圍就要力竭的時候,在這邊突然攻擊問劍宗的其他人,絕對可以瞬間讓丁浩分神,手忙角落之下,必死無疑。

方瀟安和馮超將機會拿捏的非常准。

瞬間發難。

他們把握十足。

因為不論是強者數量還是人數,他們都佔據絕對的優勢。

這場戰鬥,似乎已經提前有了結局。

但是,在這個時候,令他們沒有想到的變化出現了——

「嘿嘎嘎!」

被圍在冰封之上的二十多位問劍宗弟子,絲毫沒有慌亂。

只聽得一聲奇怪的叫聲,像是某種動物的鳴叫,然後五六個透明氣泡,突然毫無徵兆地在冰封上漂浮起來,就像是童稚未去的小女孩在金色陽光下迎風吹出來的肥皂泡泡一般,彷彿輕輕一碰就會碎掉的透明水泡,悠悠地飄蕩在虛空之中。

但是下一瞬間,當這幾個泡泡觸碰到沖在最前面的六個清平學院的強者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這幾個人無聲無息地融入了氣泡之中,就像他們本身也是氣泡的一部分一樣。

然後可以看到被扭曲了光線和映像,被套入氣泡之中的六大高手的面孔和身形都扭曲了起來,如同遇到了這個世界上最為恐怖的事情一般,在裡面瘋狂地掙扎,但是他們那足以瞬間擊碎一塊精鋼岩石的力量,卻不能在這氣泡上激起哪怕是一絲絲波瀾。

啵啵啵!

輕微的氣泡破碎之聲響起。

與氣泡一起破碎的還有被套進其中的六大清平學院強者的身軀。

活生生的人,在這一瞬間,就像是一個美麗的夢幻水泡一般,消失之後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春夢了無痕。

「這是什麼怪物?」方瀟安大驚,第一時間往後急退。

馮超也是怪叫一聲,閃電般地閃避。

幾乎是在下一個瞬間,一個氣泡側著他的身軀悠悠地飄飛過去,套住了另外一個猝不及防的【玄霜神衛】,旋即啵地一聲破碎,那名驚駭萬分的玄霜神衛,也隨之破碎消失,連一絲一毫的血肉都沒有留下來。

馮超一陣陣后怕。

若不是自己躲避及時,剛才死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嘿嘎嘎,嘿嘎嘎……」

奇怪的聲音,不斷地響起。

這一次,很多人都看清楚了,那如死神請帖一般的氣泡,居然是從遠處李伊若肩頭,一隻很可愛小巧的小海豚萌萌的口中發出。

這隻自從跟隨了丁浩之後,就得到了無數天才地寶的神秘小海豚,點燃了偽神城市之中神秘祭壇之上的神火小塔,體內有了神性,一身金色的龍鱗一般的鱗片,越發的鮮艷起來。

這段時間,它的實力顯然大有增長。

以前它的氣泡只是能夠將人封鎖在其中囚禁,而現在居然可以利用氣泡破碎來殺人了。

小海豚外表極為可愛,歡欣地甩動著小尾巴,像是一隻遨遊大海的精靈一般。

但是在方瀟安等人的眼中,卻猶如看到了一頭洪荒巨獸一般可怕。

萌萌歡叫著,一連吹出來了十個氣泡。

表面上折射陽光釋放出五顏六色的氣泡,看起來只有薄薄的一層,彷彿輕輕一觸就會破碎,但是當它們輕輕地漂浮在了冰峰周圍的時候,一時之間,數百強者,包括方瀟安和馮超兩人,避之如蛇蠍,紛紛躲開,居然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於靠近。

不論是實力高低,對於未知的恐懼,都是人類的天性。

「殺,就不相信,一隻畜生能擋住我們所有人……」【玄霜神衛】首領馮超穩住了心神,不由的怒喝。

他藝高人膽大,渾身玄氣光焰閃爍,猶如熊熊烈焰,催動了全部的力量,身形如電,化作流光,不斷地急速變換著位置,在天空之中拉開一道道虛影,真真假假難以分辨,就要避開那詭異的氣泡,突進冰峰之上展開屠戮……

然而,就在這時——

轟!

神凰長鳴聲之中,一個仙子一般的身影,擋住了他的去路。

纖纖素手猶如羊脂白玉晶瑩,只是輕輕一掌,就將馮超震出數十米遠。

「是你?你敢擋我?」馮超看到眼前之人,頓時怒喝。

「我也是問劍宗弟子。」謝解語屹立虛空,平靜地道:「馮超,如果你現在就滾,就讓你多活幾日,浩哥哥早晚會找你算賬,否則,我不介意現在就替浩哥哥好好教訓你!」

「放肆!」馮超暴怒,卻陷入了進退維谷。

他能夠感受到,這個女戰神一般的女子體內蘊含著的巨大力量,並非是他所能抵擋,而且她身後還有兩尊接近於妖皇的強者屹立,如果真的撕破臉皮打起來,妖族或許可不會在意他【玄霜神衛】的身份。

「媽的,為什麼有有這麼多的人幫助那該死的丁浩!」馮超恨得牙痒痒。

另一邊。

冰峰之上,看到這一幕,李蘭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她突然緩緩地漂浮起來,來到了虛空之中。

衣袂飄擺,黑髮跳躍,猶如臨塵的女神一般。

「今天一切都該結束了,方瀟安,你和我父親明爭暗鬥了一輩子,以前也算是雪州一代宗師,可是如今……」少女柔順光滑的黑髮,在風中猶如瀑布一般飄擺飛舞,她走出那氣泡的保護,在一片驚訝的目光之中,主動迎了上去,靜靜地道:「如果我父親知道你如今的可憐嘴臉,相信他一定會恥於與你齊名。」

「你父親……」方瀟安一愣,看著李蘭的面孔,半晌才驚疑不定地道:「你……是李劍意的女兒?」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