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軒轅神國內的丹聖的確是有,但是絕對不多,而且這些丹道強者,幾乎全都被各大宗門勢力壟斷,平日里想要結交的幾率實在是很低,現在難得有這麼一尊大神出現,自然需要好好巴結巴結。

聶甄一行人中,除了聶甄之外,其實其他人全都是靈獸,它們雖然化為人形,但性格品位卻還是原先那樣,它們自然是無法品嘗出姚月池這壺好茶的特殊之處的。

尤其是墨麒麟,它的性格粗糙豪邁,喝這壺好茶就像牛飲水一樣,頓時把姚月池迷得不要不要的,讓他對自己產生了懷疑,難道自己珍藏的茶葉如此不堪?

好在聶甄雖然對茶道並沒有太多涉獵,但因為他煉丹師的身份,所以多少能夠懂一些。

聶甄先是聞了聞茶水的香氣,然後輕輕抿了一口,然後對姚月池讚歎道:「好茶!這茶葉似乎取自極為高寒之處,並且由煉丹師精心淬鍊過,才能有這等風味,這等茶葉價格可是不菲,倒是讓三當家破費了。」

見這裡果然還有一個識貨的人,三當家心中多少有些安慰,不然三當家還真覺得自己白白浪費了這些好茶葉呢。

當即,三當家笑道:「哈哈……哪裡哪裡,所謂寶劍贈英雄,諸位都是人中之龍,我自然要以最好的茶葉來款待才是,諸位千萬不要客氣,請……」

然而,三當家話還未說完,就聽到樓梯口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緊接著莫離的身影一下子就竄了上來。

三當家一愣,他自然是識得莫離的,只不過他根本不知道這個莫離想要幹什麼,然而馬上三當家的眉頭就皺了起來,因為他感覺莫離居然在這種時候打攪自己招待貴客,平日里他胡鬧,三當家也不去理會,但這種時候出現就十分討人嫌了。

然而,令三當家沒有想到的是,莫離看到他,又看到聶甄之後,頓時臉上掛起了冷笑,然後氣勢洶洶衝到他們的桌子前。

接下來,令三當家永生難忘的場景出現了,莫離當著他與聶甄一行人的面,一把抄起那個茶壺,然後嘴巴一張含住茶壺口,如牛飲水一般將裡面的茶水一飲而盡,然後順手將手中的茶壺往身後一拋,任由茶壺落在地上,摔個粉碎。

三當家徹底愣住了,甚至都沒有出手接住那個價值不菲的茶壺,他的大腦已經無法判斷眼前這個蠢貨在幹什麼,他好歹也是成名多年的強者,什麼時候由得莫離這種貨色在眼前放肆了?

難不成這個莫離還以為自己是莫氏一族的族長了不成?!

莫離也沒有理會已經徹底陷入獃滯的姚月池,莫離一臉冷笑地瞪視著聶甄,似乎剛剛自己的行為已經給聶甄迎頭一擊似的,十分志得意滿,對聶甄笑道:「小子,你倒是愜意得很啊!你不會已經忘記了自己在城門口得罪了我的事情吧?!」

聶甄看著莫離一臉好笑,所謂閻王好與,小鬼難纏,這個莫離簡直就是個難纏的小鬼,明明就是他在城門口態度囂張,想要找聶甄的麻煩,現在聶甄都已經快把他忘了,他居然還特地找上門來。

足以見得莫離不僅是個蠢貨,而且還特別有時間,不然換個正常人也沒那麼多閑情雅緻來針對其他人。

聶甄坐在位子上,好整以暇地看著莫離,悠然笑道:「你叫莫離是吧?你來到這裡,還表演了一番,你不會是要告訴我,你是特地來找我麻煩的吧?」

「哈哈!你還挺聰明,我特么就是來找你麻煩的又怎樣?!我要告訴你,這世界上哪些人是不能得罪的!」莫離冷笑道:「你來化元商會無外乎就是為了買東西嘛,告訴你,老子多得就是錢!今天在這個化元商會,你買什麼,老子就加價搶購,我要你一根毛都買不回去!叫你以後在馬路上看到我都得繞道走!」

要莫離主動打聶甄,或者在化元商會裡與聶甄大打出手,莫離還沒有這個膽子,他也知道自己雖然可以囂張囂張,但絕不能破壞歸化城和化元商會的規矩,但是在價格上公平競爭,這個莫離還是有膽做的,而且他也認定聶甄手頭上並沒有多少錢財,價格戰他還是有信心的。 夜暮白卻完全不為所動,微垂下俊臉優雅且認真的用餐。

「公爵大人要見你們,你們既然忙完了,為什麼不去見公爵大人?」

她的嗓音里夾雜著明顯的怒意,質問的眼神看了眼蘇歌,又看向夜暮白。

他們這是在藐視公爵大人嗎?

還是在藐視巴菲國?

就連她和哥哥都要親自來拜見公爵大人,這兩人竟然還敢如此不給公爵大人面子。

實在是太不識趣!

「我們是打算……」

蘇歌一句解釋的話還沒說完,夜暮白突然「啪」一聲將手裡餐具放到桌子上。

莉亞公主顯然嚇了一跳,微微睜大了眼睛有些恐懼的看著他。

「這就是你們巴菲國的待客禮儀?」

夜暮白臉上看不出多少怒意,只是冷冷扯了下嘴角,笑意卻有種說不出的陰寒,「我此番前來巴菲國,是你們國王百般誠請,若非給你們國王幾分薄面,我與巴菲國的交易,早已結束。

你們巴菲國人可以不明白知恩圖報的道理,但,我夜暮白,什麼時候輪到你們差遣了?」

蘇歌聽著這話,明顯有些驚住。

一眨不眨看著夜暮白。

莉亞公主則被訓斥得小臉直接白了,倒沒有跳起來反駁,反而盯著夜暮白,一個字都不敢多說了。

「夜先生。」

萊恩王子快步從遠處走來,一把將嚇呆了的莉亞公主抓到身後,然後單手抱胸恭敬的朝夜暮白行了個大禮,「莉亞年紀小不懂事,得罪了夜先生,我向夜先生道歉。」

田園醫妃:農女巧當家 夜暮白沒說話,甚至沒有看他,氣息沉靜的坐在原地,臉上仍看不出喜怒。

萊恩王子見此情形,趕緊又將莉亞公主推到前面來,「莉亞,快給夜先生道歉。」

莉亞公主眨了眨眼睛,卻沒有說話。

「快點,你難道想被父王懲罰嗎?」

莉亞公主看了眼萊恩王子,見他緊蹙著眉頭,她好像才明白事情的嚴重,趕忙看向夜暮白,單手抱胸行了個禮,「夜先生,是莉亞失禮了,我給夜先生道歉。」

夜暮白仍舊不為所動。

莉亞公主想了想,又不情不願的看向蘇歌,「蘇歌小姐,是莉亞失禮了,我給蘇歌小姐道歉。」

「無礙。」蘇歌尷尬的朝她擺了下手。

莉亞公主那麼討厭她,肯向她低頭,委實是難得。

「吃好了么?」

夜暮白始終沒再理會萊恩王子和莉亞,視線溫柔的落到蘇歌身上。

「吃好了。」蘇歌朝他揚起抹清甜的微笑。

「嗯,走吧。」

夜暮白直接起身離開這裡。

蘇歌緊跟著起身,剛要離開,萊恩王子突然走到她面前,面帶懇求,「蘇歌小姐。」

「萊恩王子有什麼事嗎?」

蘇歌對傲慢的莉亞公主沒什麼好感,對萊恩王子的印象卻不錯。

「莉亞不懂事,惹怒了夜先生,希望蘇歌小姐在夜先生面前說兩句好話,讓夜先生不要與莉亞一般見識。」蘇歌不覺得夜暮白是個十分記仇的人,然而萊恩王子明顯對他充滿了忌憚。

就連一向傲慢的莉亞公主這會兒都不敢再說話。

巴菲國的人對夜暮白,看來都是同樣忌憚。 經過莫離與聶甄之間的對話,姚月池終於反應過來,敢情聶甄和莫離之間有恩怨啊!

如果之前沒有得知聶甄的底蘊,也許姚月池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憑莫離胡來。

但現在他可是知道聶甄的身份外加他的能量的。

聶甄不僅是一名丹聖級別的丹道強者,而且還是聶氏一族的族人啊!

眾所周知,聶氏一族是沒有丹聖的,如果要煉製什麼丹藥,就必須花費重金去外面聘請丹聖來煉丹,所以聶氏一族對丹聖十分渴望。

雖然聶甄現在還沒有進入聶氏一族總部,但只要他一加入,絕對會成為聶氏一族最受器重的人才之一。

莫氏一族雖然也是位列軒轅神國十大家族之一,但排名是比較靠後的一個,與聶氏一族絕對存在差距,何況莫離只是莫氏一族邊緣支脈的小人物,而聶甄是絕對會被重點培養的聶氏天才,這兩者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啊!

經過十分簡單的對比,姚月池立馬就認清了自己的立場,絕對選擇站在聶甄這一邊,只要不是要他親自出手對付莫離,任何事情都任由聶甄處理。

「莫離,你搞什麼鬼?!沒看到我在招待貴客么?!還不速速退下!」莫離只是莫氏一族支脈分部的邊緣人物,姚月池也不需要太給莫離面子,頂多也就是不就他魯莽的行為懲治罷了。

而聶甄其他幾位神獸夥伴也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看著莫離,似乎也沒把莫離當一回事。

其實如果莫離聰明一些的話,他就會從聶甄等人對他的態度,外加姚月池對他的態度中看出一些什麼來,但很顯然,莫離沒有這個腦子。

爆寵嬌妻九塊九 以莫離氣焰之囂張,在他看來,眼前的聶甄等人在自己的王霸之氣之下,已經抖若篩糠,連一句正常的話都說不出來了,而至於三當家姚月池,也只是在自己的氣勢面前色厲內荏,用嚴厲的語氣來維持自己那最後的一絲顏面罷了。

「姚當家,我和這些鼠輩的恩怨,你不用攙和!否則別怪我連你都一併計算進去!」莫離鼻孔朝姚月池哼了一聲,再度展示著自己的優越感。

姚月池臉色氣得煞白,這個莫離簡直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居然敢用這種語氣對自己說話,看來他的自我感覺在這些年來上升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還以為他在這個軒轅神國里已經無敵了呢!

看著一副拉風姿態的莫離,聶甄好笑道:「沒問題,大家事前說清楚了,價高者得,倒也簡單……」

見聶甄一臉淡定,莫離不爽道:「小子,你要囂張也就現在了,待會兒老子就要讓你知道,被金錢支配的恐懼!」

對於莫離的話,姚月池簡直嗤之以鼻,要說囂張,誰能有你莫離囂張了?

不過姚月池見聶甄答應了莫離價格戰的挑戰,當下也不再阻攔,在他看來,聶甄既然答應了他,恐怕也有他的深意。

當下,姚月池表態道:「我們化元商會向來並沒有競拍的傳統,一向都是堅持先到先得的原則,不過既然在座的諸位都表示願意接受價高者得的話,我作為花園商戶的三當家,也願意成人之美。」

「啊嗚……」墨麒麟打了個哈欠,朝著聶甄悠然道:「聶小哥,我看這邊挺無聊的,時不時還有個煩人的蠢貨,咱們買好東西還是早點走吧……」

面對莫離這種貨色,墨麒麟它們實在是連教訓他的心思都欠奉。

「哼!是男人就快點說出來,到底想要什麼東西,老子的靈石已經饑渴難耐了!」莫離用激將的語氣唆使聶甄道。

而聶甄也覺得時間已經不能再耽擱了,便抬頭對姚月池說道:「姚當家,我現在需要一副軒轅神國的地圖,越詳細越好,不知道你們化元商會有沒有?」

「你要軒轅神國的地圖?整個軒轅神國的?!」姚月池詫異道,因為一般情況下就算要買地圖,頂多也就是周邊地圖,不太有人會直接買整個軒轅神國的地圖的。

地圖的範圍越是廣闊,其價值也就越高,一張完整的軒轅神國地圖,其價值都可以媲美一枚元丹了,而且還是有價無市的那種。

聽到聶甄想要購買軒轅神國的地圖,莫離瞬間臉色變得無比難看,他的確是有點家底,但不代表就可以想買什麼就買什麼,像這種級別的東西,可不是湊一湊就可以湊齊的。

更重要的是,莫離壓根就不需要地圖啊!他也就在歸化城這種地方,仗著一些家族的餘蔭作威作福而已,他根本沒有想過要走出去。

可是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剛剛自己豪言壯志對聶甄說要競價的,可如果這時候慫了,那豈不是自取其辱?

「不對!以這種傢伙的實力,怎麼可能需要整個軒轅神國的地圖呢!他一定是在裝逼,想說出一個冷門又稀有的東西,一旦化元商會沒有,他就可以找個台階避免與我競價,一定是這樣的!」莫離心中暗自盤算著,他到現在還以為聶甄他們是與自己級別差不多的存在,甚至修為可能還比自己要低一些。

而且,莫離還是有信心的,在他看來自己是莫氏一族的子弟,家底總歸比聶甄這種野路子要厚吧?

而莫離的算盤還沒打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姚月池思索了一下之後,對聶甄說道:「聶公子,要說這軒轅神國的地圖,我化元商會的庫存里是沒有的,不過鄙人在多年前,倒是因緣巧合之下得到了一張軒轅神國的地圖,雖然是兩千年前的地圖了,不過大體信息還是準確的。」

聶甄聽罷大喜道:「果真?不知姚當家可否割愛,我願意花市場的價格購買,保證不會讓你吃虧。」

聽到聶甄這麼說,莫離頓時臉色變得無比難看,他做夢也沒想到,姚月池居然真的有軒轅神國的地圖,他更沒想到地是,聶甄這廝居然還真的要按照正常價格收購,頓時,莫離有一種自己打自己臉的感覺,臉上火辣辣得疼。 萊恩王子懇求她了,蘇歌自當也不好推諉,「是,我會在教授面前為莉亞公主說話的。」

說完她禮貌的朝萊恩王子點了下頭,又看了眼臉色明顯不太好看的莉亞公主,這才離開。

同樣也有些奇怪。

認識教授那麼久,從沒見他發過一次脾氣。

按理說,教授的脾氣是不錯的。

怎麼莉亞公主一句話,就讓他這麼生氣?

莉亞畢竟年紀小,這兩天說了那麼多得罪她的話她都不曾生氣,教授竟會與她一般見識。

生氣歸生氣,巴菲國公爵既然發出了邀請,夜暮白終究還是去了。

住院的公爵大人今年大概有六十歲了,臉上布滿了滄桑,然而那雙黝黑的眼裡,卻難掩精明。

不過意料之外的是,他對夜暮白似乎格外尊敬。

原本是躺在床上的,夜暮白一進去,他立馬從床上坐了起來,單手抱胸恭恭敬敬朝他見了一個禮。

蘇歌和夜暮白站在原地,同樣單手抱胸回了一個禮過去。

「夜先生。」公爵大人黝黑的雙眸看著夜暮白,兩人眼神交匯間,蘇歌隱約看出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意味。

而夜暮白面見公爵大人時非一般的沉著冷靜,甚至讓她有些懷疑,兩人此前,是不是見過?

蘇歌徑直在病房裡找了個椅子坐下,公爵大人和夜暮白兀自攀談了幾句,公爵大人好像終於注意到了她,禮貌的朝她打了聲招呼,「蘇歌小姐。」

「公爵大人。」蘇歌趕忙起身又朝他見了個禮。

「聽聞蘇歌小姐是解決我巴菲國鼠疫的大功臣,不勝感激,以後蘇歌小姐若再來巴菲國,有什麼需要,可儘管來找我。只要能幫蘇小姐的地方,絕不推諉。」

公爵大人竟是滿臉的誠懇。

蘇歌有些受寵若驚。

看了眼夜暮白,卻見他依舊滿臉沉靜。

怎麼回事?作為巴菲國的公爵,為什麼對她這麼客氣?

昨晚宴席上那些普通的大臣,對她都沒這麼客氣啊。

不過多個關係多條路。

「多謝公爵大人。」 廣州不相信愛情 蘇歌當即應承下來。

說不定,她以後真有需要公爵大人幫忙的地方呢。

公爵大人點了點頭,收回目光又看向夜暮白。

蘇歌總覺得他看向夜暮白的眼神,除了尊敬之外,似乎還帶著一種謙卑。

就是下屬對上司的謙卑。

是她的錯覺吧?

大抵是公爵大人為人太謙遜了,才會給她產生這種錯覺。

畢竟作為巴菲國地位最高的貴族,怎麼會對外國的人謙卑呢。

從公爵大人病房出去,蘇歌看著外頭燦爛的霞光,越發想念自己的家鄉了。

想念容城秋末的太陽,想念楚家的薔薇花。

想念蓁蓁,還想念……

蘇歌沒有想下去,扭頭看向夜暮白,「教授,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啊?」

「明天。」夜暮白總算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

並且是毫不猶豫。

蘇歌面上頓時一喜,「真的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