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身為開脈期的SR級覺醒者,有非常厲害的能力,又是名門出身,自然不把低等級的覺醒者放在眼裏,當「公路情侶殺手」只是他取樂解悶的一種方式罷了。

他知道自己可以逍遙法外,完全可以把那群只有S級和R級的執法者耍得團團轉,為了不讓人聯想到自己身上,還特意從兗州跑去梁州作案。

本來一切都好好的,不曾想,竟然在暑假的時候,遇到了項北飛!

最讓他覺得恥辱的是,當時項北飛明顯只是一個今年剛剛覺醒系統的新生,修為也只有御氣期,但硬是靠着他那種古怪的能力,讓自己栽了個大跟頭!

現在還害得他必須換個身份,重新入學,當一個新生。

他就是靠着自己的爺爺幫助借屍還魂的,上次被抓住之後,他一點都不擔心,因為自己在聯盟里位高權重的爺爺,肯定會把他帶出來。

只不過朱毅濟也很生氣,這事關他們朱家的名聲,當時是被他給強行壓下去,才沒有造成影響。

但朱毅濟要求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孫子必須靠自己闖出一番名堂來,否則不準說出自己是朱家的人,省得再給他丟臉。

也因此朱心覺才會出現在這裏參加新生比試,在自己沒有闖出名堂之前,朱毅濟不允許他回朱家!

朱心覺只能靠着新生比試來積累學生積分,豐富自己的履歷,證明自己。

「項北飛啊項北飛,你害得我連直接進聯盟工作的機會都沒有了,還讓我被爺爺罵了一頓,等於是毀了我原本的前程,這筆帳我怎麼說都會討回來的!」

朱心覺惡狠狠地看着項北飛,眼中的閃爍著殺意。

可是很快,他又把那股殺意給藏匿了起來。

雖然他沒想到項北飛會這麼快就踏入到開脈期,實力還如此厲害,但這只是單人比試,接下來還有團體比試,到時候,在域外荒境就可以好好和項北飛談談!

無論是青州大學還是兗州大學,在這次的比試上都被項北飛狠狠地扇了一巴掌,現在很多人都忌憚著項北飛。

而團體比試是在域外荒境裏進行的,那裏隨時都會發生各種各樣的危險,自己只需要和其他人一起協作,聯手對付梁州大學,然後再找個機會,殺了項北飛,這樣就能夠報仇!

至於要協作的人是誰,朱心覺心裏都有數。

單打獨鬥,或許都不是項北飛的對手,但是三個開脈期一起聯手,絕對會殺掉項北飛!

「你絕不會想到,我還活着吧?到時候,我一定會打你個出其不意!讓你後悔生出來!」朱心覺冷笑一聲。

他對自己的爺爺能力很放心,因為他爺爺乃是UR級的覺醒者,只要自己不說,誰也不會知道他已經改變身份的事情!

那麼自己就要藉助這個機會,在域外荒境狙殺項北飛。

域外荒境那麼危險,新生在域外荒境出事,可算不到他頭上。他現在可是有一些特殊的UR級別的手段,可以限制一些東西,保證各個學校的老師和教授,都不能立即趕到救援!

在他眼裏,項北飛必死!

朱心覺看了眼身邊情緒有些低落的陳百聞,陳百聞和他一樣都是兗州大學的學生,這次的失敗對陳百聞的打擊很大。

「陳百聞同學,能和你說件事么?」朱心覺問道。

「什麼事?」陳百聞抬起頭看着朱心覺。

「等下跟我去見個人。」

朱心覺嘴角泛著笑意。

「什麼人?」

陳百聞微微皺起了眉頭,他並不知道朱心覺的真實身份,但是也知道這個人很奇怪,與尋常的SR並不一樣,甚至有時候連他似乎都會忌憚。

「待會你就知道了。」朱心覺緩緩地說道。

——

(這幾天更新一直不穩定,因為過年期間瑣事太多,白天真的很難碼字,我這陣子都是在熬夜。這兩天都是一更,但一更也有四千字……算了,無所謂了,今天看能不能兩更吧,八千字)。 見到是這女人,陳玄忽然想到了上次對方讓他幫忙的事兒,不過都這麼久過去了,陳玄還以為對方都忘了,沒想到現在居然又找來了。

陳玄接通電話,那邊傳來了媚姐那充滿誘惑性的聲音;「小傢伙,答應姐姐的事情考慮的怎麼樣呢?」

陳玄有些警惕的問道;「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事兒?」

媚姐媚笑了一聲,說道;「小傢伙,姐姐難道還會坑你嗎?我只要你幫姐姐打一場黑市賽,放心,不管輸贏姐姐都支付你一千萬的報酬。」

聞言,陳玄一驚,打一場黑市賽就能得到一千萬的報酬,這女人也是一個超級富婆啊!

不過陳玄依舊還有些警惕,萬一這對手是一個戰神境的強者,為了這一千萬那就太不值了。

畢竟,他現在也是一個身價十個億的富豪了!

感覺到陳玄在沉默,媚姐繼續說道;「沒良心的傢伙,你上次可是答應姐姐的,這樣吧,你說一個位置,姐姐現在親自過去找你。」

陳玄想了想說道;「這樣吧,半個小時后咱們東陵大學門口見。」

「陳玄,你有事兒?」見到陳玄掛斷電話,古若雲朝他問道。

「聽聲音這應該是一個女人吧,沒想到陳玄學弟認識的女人不少啊。」姬旋月心中有些不屑,對古若雲說道;「若雲,看來對於某些表面看着老實,實則風流的男人你可得離他遠一點,這種男人向來都是靠不住的。」

聞言,陳玄一臉不爽的盯着姬旋月說道;「這麼說姬大美女也得離我遠點了,萬一哪天我這把火不小心燒到你身上,到時候你可就虧大了。」

姬旋月說道;「放心,對於那些大色狼我這人從來不會給他們機會,至於你,就更沒有機會了。」

陳玄聳了聳肩,說道;「這樣最好,畢竟,對於那些沒什麼胸肌的女人,我還真沒什麼興趣。」

「你……」姬旋月眼眸中有着怒火升騰,這王八蛋是在嘲諷她胸小嗎?

瞧著這一男一女針尖對麥芒的樣子,一旁的古若雲有些狐疑的問道;「我怎麼感覺你們這兩個傢伙好像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呢?」

「沒有。」陳玄和姬旋月兩人同時開口。

「真的嗎?」古若雲很明顯有些不太相信。

陳玄倒是有些心虛,他有點怕姬旋月把上次襲胸的事情說出來,急忙站起來說道;「那個……古學姐,我還有事兒就先走了,下次有時間我請你。」

說完這傢伙又看了姬旋月一眼,咧嘴笑道;「姬大美女,胸肌再小……不對,蚊子再小也是肉啊,下次咱們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切磋切磋。」

在姬旋月準備發作的時候,這傢伙已經溜出了飯店。

王八蛋!

看着陳玄走出飯店的背影,姬旋月恨不得把手中的碗筷朝他扔過去。

離開飯店后,陳玄就優哉游哉的朝東陵大學校門口而去,其實他也挺好奇的,那個媚姐寧願拿出一千萬讓他幫忙打一場黑市賽,這裏面到底是有什麼事情?

陳玄來到校門口,媚姐還沒有到。

一直等了十分鐘,一輛紅色的炫酷跑車緩緩行駛到了他的面前,開車的依舊是那個冷酷女保鏢馨兒,後排坐着媚姐,她依舊如上次一樣,穿着一件暗紅色的旗袍,完美的勾勒出了自己的身材,再配合上那張高級臉,對絕大多數男人都有着致命的殺傷力。

媚姐下車,搖曳著完美的身軀朝陳玄走過來,笑道;「小傢伙,幾天不見,姐姐可是想你想的緊啊,你這沒良心的也不知道給姐姐打個電話。」

見此,陳玄走過去笑道;「姐姐這身打扮出門,莫非是想引起交通事故不成?沒看見周圍那些牲口眼睛都看直了嗎?」

媚姐咯咯一笑,說道;「可惜你媚姐能誘惑得了那些用下半身思考的牲口,就是沒法疑惑得了你這小傢伙。」

說着,這女人伸出蘭花指,一臉嬌嗔的在陳玄的額頭上點了下。

瞧著這娘們那媚眼如絲的樣子,陳玄心裏一盪,不過像這種玩火的事情他還真不敢來,急忙一本正經的說道;「姐姐,我可是正經的男人。」

媚姐白眼一翻,說道;「行了,不逗你這小傢伙了,走吧,咱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

陳玄也沒拒絕,跟隨着媚姐離開了。

沒多久三人便是來到了一家豪華會所外面,陳玄下車一看,會所的頂部有着帝尊會所這四個大字。

見此,陳玄一愣,大白天這女人帶着自己來這種地方作甚?

他可是聽秦南那三個騷貨講過,像這種地方基本上都是那些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尋歡作樂之地。

就好比韓沖和老陳頭,每次友誼賽的地點就是在這種地方進行。

這時,在陳玄愣神之際,一個穿着職業裝的女子走了出來,對着媚姐說道;「老闆,您需要的貴賓間已經安排好了。」

見此,媚姐對陳玄笑道;「小傢伙,走吧,姐姐帶你參觀一下我的地盤。」

這會所竟然是這女人開的!

陳玄有些好奇,跟隨着走了進去,整個會所總共有五層,幾人乘坐着電梯直奔頂層,來到了一個豪華的休息區。

不過這一路上陳玄還真見到了不少姿色各異的女子,現在他總算是明白韓沖和老陳頭兩人為何會留戀這等風月之地了!

「小傢伙,姐姐這地方還算不錯吧?」媚姐坐下看着陳玄,笑道;「怎麼樣?想不想放鬆一下?姐姐給你安排,放心,免費的,不收你錢。」

聞言,陳玄這傢伙還真有些心動,不過想到九轉龍神功還沒有進入第一層,這傢伙立馬義正言辭的說道;「姐姐,我可是一個正經男人,還沒結婚了,怎麼能把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交代在這種地方,不玩!」

媚姐臉色一紅,說道;「死樣兒,胡思亂想什麼了?我這裏可是正規的經營產所,我這裏的姐妹每一個都是清清白白的良家女子,靠自己的手藝賺錢,更何況,即便你願意姐姐我還不願意了,與其把你小子便宜別人,還不如便宜姐姐了!」

。 第三百四十二章大人,我絕沒有其他的心思啊

從礦山出來,幾個人的心情都有些不太好。

「大人,現在怎麼辦?沒有鐵這鍋還怎麼做?」陸文嘆息著問。

「怎麼做?當然是照做了,不過我倒是要去問問他代王想要幹什麼?走,咱們去代王府走一趟。」

一行人回了大同府,直奔代王府。

看到張揚登門,門口的護衛有些驚訝,急忙去通報。

「張揚來了?」

代王也有些詫異,自己上午才剛去,下午張揚就回訪來了嗎?

「是的王爺,讓他進來嗎?」

代王想了想。

「帶他們去會客廳,我馬上就到。」

代王換了一身衣服這才去了會客廳,還來不及說話他就發現氣氛有些不太對,尤其是張俊寶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仇人一般,而張揚也是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

「張大人,不知道你到本王這代王府可是有什麼事兒?」

代王也是有身份的人,你既然不給我面子,這又在我家我自然不會給你太好的臉色。

「代王,你到底什麼意思?」

張揚並不起身,直接開口問。

代王一愣。

「什麼什麼意思?還請張大人明說。」

見代王不像是裝的,張揚心中疑惑和陸文幾人對視一眼,這才開口詢問。

「代王,你上午去我府上的事兒,讓我感覺到了您的誠意,可是你讓人截了我的鐵又是幾個意思?」

代王一頭霧水。

「張大人,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張俊寶冷聲道:「你裝的還挺像的,誤會?既然你說誤會我就給你再挑明了,八九天前,陸大人在王家鐵礦山定了幾批鐵,還提前交了買鐵的錢,可結果今天我們去看貨的時候,王有財說被你代王買走了,而且不但如此還說未來半年的鐵都要供給你們代王府,怎麼?這事兒你不會不知道吧?」

代王並沒有回答張俊寶的問題,而是扭頭看向自己旁邊的護衛。

「買鐵?我什麼時候吩咐買鐵了?」

護衛也一頭霧水。

「王爺,咱的軍械庫還不到修理的時候,如今也沒有戰事,不用打造兵器,咱沒有買鐵啊。」

看到兩人認真的樣子,張揚心道難道是誤會代王了?

「你們沒有買?那王有財可是說是你們買的,不但如此,而且還是賒賬,對了說是你的手下一個叫劉青的。」

代王眉頭皺的更加厲害,扭頭看向身邊的護衛。

「去,把劉青給我找來。」

「是,王爺。」

護衛離開,代王略帶歉意的讓人給張揚上茶。

「張大人莫急,這件事兒如果是劉青乾的,我一定嚴懲他,不知道大人買這麼多鐵做什麼啊?」

代王很是好奇,張揚一沒兵,二沒將,滿打滿算加上春蘭三人也不足十個人,買這麼多鐵做什麼?

既然是誤會張揚的臉色也和緩了很多。

「本官好歹也是一品大員,帶着人來到大同花銷不小,總得找些副業,於是就想打造一批東西拿去賣了換錢,也好做到不虧錢,這批鐵就是我打算打造一批鐵器的,不過代王放心,私自製造兵器的事兒我張揚還是做不出來的。」

代王點點頭。

「那就好,那就好,您稍等,劉青馬上就來。」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功夫,護衛帶着一個男子回來了,男子一身綾羅綢緞,環佩叮噹,手中偌大的扳指讓張揚懷疑這是不是代王府爪牙們的標配。

「劉青叩見王爺。」

劉青掃一眼張揚等人,心中疑惑,上前給代王行禮。

代王冷聲道:「你還知道我是王爺?我問你,是不是你截了張大人的鐵?」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