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踏雲嘶聲怒吼,把赤日和欺天驚呆了。許久才問道:「你說的主人是誰」?

「還有誰,莫邪,那個魂兒子,不守承諾,背信棄義,答應到了靈境給我等凝神,卻逃沒了影」。

赤日、欺天也被啟物、啟心、啟慧,蒙受莫邪大恩,被莽然所廢后,莫邪將赤日、裂地、欺天煉成了殘兵,才有今日的戰力。

「住嘴!踏雲,你蒙受主人大恩,還敢如此狂言」。欺天紫光一閃,一技殘光劈向踏雲。

踏雲有後盾,怎麼會怕欺天,左腳飛踹,正中劍鋒上。

一聲刺耳的交錯,踏雲被震退了數步。「嗯」!踏雲晃著靴子頭,眼冒金星,見紫光再次斬來,不敢硬接,施展「凌空微步」,在狹小的空域里東躲西藏。

欺天劍鋒雖利,卻沒有踏雲速度快,劍鋒點到,總是慢了一步。

「嘿嘿嘿!欺天,你抓不到我,早晚累死你」。踏雲狂妄的大笑,漫天閃著無數的靴子影。

欺天氣的要命,眼前靴影無數,分不清那個是真那個假。一陣咆哮,紫光撲天蓋地而下,依舊無法斬到踏雲。

踏雲狂笑不止,忽東忽西,卻不敢踹欺天。只能與他玩貓捉老鼠的遊戲。

嗖!紅光一閃,空中爆起殘影,踏雲喲的聲,飛了出去,一腳踏入石壁內。紅光、紫光直逼而來,這下踏雲傻了眼,它沒想到赤日這丫頭能偷襲它。

「赤日、欺天,以多欺少,算什麼本事」。洪聲響起,兩道身影將洞口堵住。

赤日、欺天收了劍光,劍鋒一轉,愣在空中。「暗雲?你也在這裡」。

紅、黑兩道甲影分開,站在洞口兩側,又一道小巧的影子出現在洞口,咯咯的陣陣笑聲轉來。「沒看到我嗎」?

赤日、欺天暗叫不好,早應該想到,遊魂、暗雲應該和踏雲在一起。

「怎麼,就你們兩個,裂地那頭蠻牛哪」!看到赤日、欺天,遊魂嬌笑聲聲,收到踏雲的消息,遊魂和暗雲十分的擔心,如果赤日、欺天、裂地都在,很難對付。三件殘兵都是進攻型的,殺伐果決。踏雲以逃遁、防禦見長,暗雲以防禦見長、進攻次之,遊魂無攻、無防,以輔助見長,三件靈兵合力根本不是赤日、欺天、裂地的對手。如今只看到赤日、欺天,遊魂樂了。

「怎麼,就憑你們也想吞噬我二兵」。欺天不屑的笑道,他還真半個眼珠子沒看上這三個傢伙。

「吞噬,不敢當,我們只想說服二人,效忠混天主人」。遊魂嬌呵道。

混天是誰?赤日、欺天寒光亂顫,立即感到驚寒入體,以遊魂、踏雲、暗雲的戰力,誰能令三件靈兵臣服。

「放肆!我等只有莫邪一位主人,你們竟然忘恩負義」。欺天怒呵道,紫光直指遊魂。 見到那三足金烏被一箭射落,澤特鬆了口氣,解除了回溯時間的能力。

琴姬也一笑說:「幹掉了嗎?」

「你這傢伙!好死不死在這時候說這句話做什麼!」澤特立馬產生了不好的想法,看那些影視作品裡面只要說出這句類似的話,對方絕對就沒有事。

果然不出意料,那落在地上的三足金烏又站了起來,剛才那箭並沒有射中它的要害,而是從金烏的翅膀上穿過,即使失去了一隻翅膀他也能夠存活。

隨著三足金烏重新站了起來,它身上再次散發出強烈的熱量,而且比之前更強數十倍。

澤特連忙回溯周圍環境的時間,維持著平衡。

「依洛娜!快將這金烏帶走!」

得到澤特的指示,依洛娜連忙衝下來想要將金烏抓住,誰知那金烏抬起頭沖著依洛娜吐出一口火焰,竟然將依洛娜也給逼退,強烈的氣浪差點把不遠處的澤特給沖飛。

琴姬見狀連忙又畫了一個召喚陣,滴入血液之後開始吟誦咒語。

然而這次卻沒有出現任何東西,就連那陣圖也沒有變成召喚的通道,琴姬忙對澤特問道:「澤特!為什麼沒有出現東西?」

澤特對琴姬說道:「因為這個陣法一天之內只能使用一次!而且你剛才使用的那個召喚陣還沒有消失!那裡面還有東西沒有出來!」

澤特教的這個召喚陣所召喚出來的事物會因為琴姬所畫的圖案大小有關,琴姬畫了一個直徑兩米的陣圖,卻只飛出來一支箭,怎麼想都不對。

「那怎麼辦?」琴姬忙問道:「怎麼樣才能把剩下的也弄出來?」

「傻嗎?再滴一滴血進去,然後念咒!」澤特現在回溯時間都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

琴姬連忙按照澤特說的又滴了一滴血進去,念了咒語:「otokonokosaikou!」

隨後那圓中爆發出一道光芒,從中飛出來的一陣旋風。

只見那旋風沖向金烏,將金烏捲入其中,金烏身上的火焰被旋風吹滅,失去了飛行能力的金烏也被吹上天空,然後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這一摔可不輕,金烏被摔得頭暈腦脹,就連站起來都費力,那旋風便又鑽回洞中,那通道便變回了原來的陣圖。

琴姬驚訝地看著那旋風就這樣輕而易舉地將三足金烏給解決掉,忙問澤特:「澤特!那陣風是什麼東西?好厲害啊!」

「那是風伯飛廉,是一個神話傳說中的風神。」澤特見到金烏被打得不能再動,又對依洛娜說道:「依洛娜!快趁這傢伙還沒有清醒過來,把它扔回『門』里去!」

依洛娜連忙衝上去一把提起金烏三隻腳,扔回了「門」中。

三足金烏被扔回「門」之後澤特連忙開始回溯「門」的時間,不久之後便將「門」消滅了。

恢復了這裡的狀況,澤特說道:「西方三公里還有另一道『門』,我們快去吧。要是再出現類似三足金烏這樣的事情,或者類似三足金烏這樣的神獸……」

拉車的馬已經死了,澤特無法復活它,因為它是累死的。

既然如此……澤特看向依洛娜說:「要不你來拉車吧?」

依洛娜一愣,讓自己來拉車嗎?拉車……聽上去挺好玩的啊,於是依洛娜答應道:「好啊,我來拉車就行了吧?」

「別把車拉散架了就行了。」澤特與琴姬坐回車中,依洛娜便拉著車往西方奔去。

然而依洛娜可不管這車散不散架,只要自己拉得過癮,那就行了。

於是在依洛娜脫韁野馬一般的速度下,他們不久便來到了澤特所說的地方。

這裡也沒有什麼村子或者城鎮,也沒有出現什麼奇怪的怪物,於是澤特說道:「琴姬,找一下『門』在哪裡,我沒看到……似乎這裡的『門』短時間內沒有開啟。」

「哦。」琴姬聽了便走下馬車去,在附近晃悠著,卻沒有看到「門」出現。

澤特明明感應到了「門」就存在於這附近,但是琴姬在這附近轉悠了這麼多圈都沒看到「門」出現,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門」絕對是在地面上能夠看得見的地方,澤特能夠感應出來,但是就算琴姬在這裡都無法讓「門」出現,其中必有什麼蹊蹺。

等一下……剛才那邊的「門」出現了三足金烏,這邊會不會也出現了什麼神獸,這才導致無法看到「門」的存在?

澤特對依洛娜問道:「依洛娜,你查查有什麼神獸是可以影響人視覺的,或者是……能夠製造幻境的?」

依洛娜說道:「什麼啊?你們看不到嗎?『門』不就在那邊嗎?」

兩人順著依洛娜指的方向看去,並沒有看到什麼「門」啊,依洛娜逗他們呢?

但是一想依洛娜是機器人,看東西的方式與澤特和琴姬都不一樣,或許她是看到了什麼不一樣的場景吧?

「依洛娜,你探測一下這附近有沒有什麼生物存在。」澤特覺得這應該就是什麼生物在搞鬼才對,但是澤特見識過了太多的世界,在他的記憶中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來的數不勝數,想要知道是誰真的很難。

依洛娜想都沒想就指著旁邊的海面上的礁石說:「在那海里呢,一隻暗土色的龍……應該是蜃龍吧?」

蜃龍?那也是中國傳說中的一種生物,是蛇與雉雞雜交的產物,數量極其稀少的龍。其食物為燕子,而且只吃燕子,因為燕子飛行迅速所以蜃龍便製造出幻境來吸引燕子鑽進自己的口中。現在澤特他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蜃龍製造出來的幻境。

但是蜃龍不解除幻境的話,澤特與琴姬便無法找到「門」將其消滅。

「依洛娜,去把那個蜃龍打暈了,或者想辦法讓他解除幻境!」

「好嘞。」依洛娜聽罷飛向那海中的蜃龍。

蜃龍在海中觀察得好好的,突然看見其中一個人類女子沖向自己,而且還是飛過來的,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那女子就揮拳猛的打在自己腦袋上。

那蜃龍「嗷」地慘叫一聲潛進了海中,依洛娜那記拳頭差點將自己腦袋給打碎,蜃龍心想自己沒招惹什麼人類啊?平時吃的也就只有燕子,難道自己吃燕子也招惹到了她?

就在蜃龍好奇之時,它突然看見剛才那人類女子衝進了海中,朝著自己遊了過來。

還來?蜃龍連忙掉頭遊走,根本就不想和依洛娜糾纏。

「站站站站站……站住!」依洛娜在海中喊著蜃龍,希望這蜃龍能夠停下來:「別別別別別跑!讓我打打打打打你幾拳!」

蜃龍一臉懵逼地回頭看著依洛娜,這傢伙說的是什麼語言?自己怎麼聽不懂呢?於是蜃龍問道:「你說什麼?」

依洛娜回過神來,這蜃龍不是這個世界的,當然不知道自己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於是換成了地球那邊的話說:「你別跑!讓我打你幾拳!」

「胡說!你剛剛打我一拳都差點把我打死了!這要多打幾拳還不打成你拳下冤魂了?」

「你別跑!我保證不打死你!你別跑!」依洛娜在海中行動不便,她並沒有能夠在海里加速的設備,到了海中的依洛娜就是個普通人一樣。

不如說……依洛娜根本就不會游泳!她在水中就是胡亂地搖晃著四肢,以依洛娜的力量以及速度很快就將這海中攪起一陣旋渦,將周圍的生物都吸引了進來,就連那隻蜃龍也不例外。

「臭丫頭!你做什麼?」蜃龍被吸入了旋渦之中,如同之前的金烏那般被轉得頭暈腦脹。

依洛娜趁機一把抓住了蜃龍的龍角,騎在了它的背上,「抓到你了吧?哈哈哈哈。」

「丫頭!你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何有這麼可怕的力量?」蜃龍知道剛才那一拳似乎並不是依洛娜的全力,要是讓她使出了全力……自己只怕小命難保。

「我是依洛娜!」依洛娜拖著蜃龍浮出了海面,任由蜃龍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依洛娜的控制。

蜃龍愣愣地看著依洛娜,心想沒聽過名字這麼奇怪的天神啊,莫非是哪裡修鍊出來的大妖?

「敢問閣下是神是妖?」

依洛娜看了看蜃龍說:「我不是神也不是妖,我是人。」

蜃龍倒吸一口氣,這人哪來的這麼強大的力量?莫非是在逗自己?

蜃龍訕笑道:「閣下說笑了,人怎麼可能有這種力量?」

依洛娜說道:「可我就是人啊。」

「大仙就別忽悠小龍了……」

「我忽悠你做什麼?」依洛娜拖著蜃龍就往澤特他們那邊走去,而在澤特眼裡看到的卻是依洛娜拖著一大座礁石往這邊走了過來。

澤特問道:「該不會那座礁石就是蜃龍吧?」

「是啊。」依洛娜踹了踹蜃龍的腦袋說:「快點吧幻境解除了。」

蜃龍聽言連忙解除了幻境,這一切才恢復了原樣。「門」就在剛才依洛娜所指的地方,而依洛娜拖上來的也正是一隻巨大的蛟龍。

「哇!這是什麼啊?長得這麼丑。」琴姬被蜃龍嚇了一跳,連忙躲到了澤特身後。

澤特回答說:「龍啊。」

「龍?龍長這樣的嗎?腦袋這麼奇怪,身子還像是蛇的一樣……」蜃龍的形象與這個世界的龍族形象區別很大,琴姬自然覺得這龍長得丑。

「個人的印象不同罷了,你們這個世界的龍要是長這個樣子,你再看到卡歐斯那種長相的龍的話你就會覺得它們丑了。」澤特走到依洛娜身邊,看這蜃龍似乎能夠交流的樣子,於是問道:「你來到這裡多久了?」

蜃龍說:「你的意思是……我來到這片海域多久了嗎?」

見澤特點頭,蜃龍又說:「時間已經不記得了,都好幾天了……我在捕食的時候不慎撞到了一個光球,然後我就通過那光球來到了這邊。這裡白雪皚皚一看就知道不是我所在的地方,但是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索性這附近有海,我便潛進海里休息,這麼多天了都沒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今天我正準備離開這裡去別的地方看看呢,這不就看到了你們嘛。我就躲在海里想看看你們要做什麼……」

澤特指著不遠處的「門」問它:「你說的光球可是那個?」

「是是是,就是那個光球把我送到這裡來的。」

澤特說道:「那你鑽進那裡面就可以回到原來的地方了,你就當出來旅遊了吧。」

「旅遊?」蜃龍一臉茫然地看著澤特不知道旅遊是什麼意思。

「就是出來放鬆放鬆的意思。」

蜃龍一聽便拉下臉說:「放鬆什麼啊?我來這裡這麼久了一隻燕子都沒見到,都快餓死我了。」

這鬼地方要有燕子才奇怪了……

蜃龍準備鑽進「門」中回到原來的世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又對澤特說:「哦!之前跟我一起來的還有一隻燕子精,我就是追它追到這邊來的,它好像往南邊飛去了。」

什麼?還有一隻燕子精?這可就糟糕了,不把那隻燕子也送回去的話澤特就不能將這邊的「門」的時間回溯了,否則將那東西留在這邊的世界只會引起秩序紊亂。

「那傢伙飛得有多快?」澤特忙問道。

「也沒多快,正常燕子多快它就多快。」

正常燕子的速度……時速最快就是三百公里,現在都多少天過去了……對方就算每天只飛一個小時的話可能都跨過整片大陸了!

「依洛娜!」澤特喊道:「有什麼辦法能夠找到那隻燕子嗎?」

依洛娜搖搖頭說:「我哪有什麼辦法?一隻燕子……我上哪去找去?」

澤特又問蜃龍說:「你說的那隻燕子精有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蜃龍說道:「有啊,它很大……翅膀展開有一個人那麼大。」

一個人那麼大的燕子?那還是燕子嗎?不過想起蜃龍說它是一隻燕子精,妖精的話這麼大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但是就算這樣想要在這世界上找一隻一個人這麼大的燕子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啊……

看澤特似乎是想要抓住那隻燕子,蜃龍又說了:「那隻燕子精應該還會再回來的,你們在這裡等著它應該就會回來……」

「為什麼?」

「那傢伙剛有孩子不久,它現在急著回去給孩子餵食,但是如果它一直找不到回去的方法的話絕對會想來這裡看看的,你們只要在這裡等著,最多再等一天它就會回來。」

……

哈尤米一行人下了山,回到益田村之中,村中的人們還是閉門不出。

看這樣子,哈尤米他們要是不將卡凡殺死,這村子里的人是不會願意出來的。

「要儘快將事情調查清楚。」哈尤米說道:「這樣下去對這個村子,對卡凡都不是什麼好事。」

「但是怎麼查?」愛莎說:「一點線索都沒有。」

「或許我們可以換一個方法……」哈尤米看向厄洛斯說:「我們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找出幕後主使者,但是我們可以想辦法讓村裡的人再一次對卡凡產生信任,繼續信仰卡凡啊。」

厄洛斯好奇哈尤米為什麼看向自己,於是問道:「怎麼?看我做什麼?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哈尤米笑道:「厄洛斯,等下我們離開村子,然後你變成龍來襲擊這個村子,到時候卡凡必定會下山來阻止你,保護益田村。只要讓益田村的人相信卡凡能夠保護他們,不會傷害他們,事情不也能夠解決的嗎?」

「可是我……」厄洛斯說道:「那個卡凡恐怕打不過我啊,現在的它已經沒有了那麼多的信仰的力量,身為古代龍族的我可不是一般的靈獸能夠打得過的。」

「你笨啊?你不會裝作被卡凡打敗嗎?」哈尤米心想這厄洛斯怎麼突然就腦子轉不過彎來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