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跟擁有藥神系統的林隕比試煉丹,簡直就是沒死過啊!只要是他能夠在丹心殿裏找到的丹藥品種,經過系統煉製出來,無一不是百分百的極品品質!

有這種逆天金手指在身上,林隕還真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才能輸。

“前輩,我覺得還是不比了吧?”

林隕遲疑道。

說實話,這種沒有任何懸念的煉丹賭鬥他並沒有太大的興趣。況且,他在暗中猜測,眼前這人很可能是七長老的弟子。

他對七長老心存感激,自然也不願得罪對方的弟子。

“你是瞧不起我嗎?”

青衫男子瞪眼道:“今天要是不跟我比試的話,那你就別想走了!”

“那行吧……”

林隕猶豫了片刻,白送的好處不要簡直就是大逆不道。

人家既然想方設法把自己的臉送上來給他打,那他要是不打一下意思意思,是不是會顯得太沒有禮貌了?

“喲!少年人挺自信的啊!你居然都不問輸了會有什麼後果就答應跟我比試?”

青衫男子有些驚訝道。

“我不會輸的。”

林隕老實道。

見林隕居然如此地“自大”,青衫男子輕哼道:“少年人這麼狂妄,可是遲早會吃大虧的。今天,就讓我來教一教你謙虛的品質!”

譁。

下一刻,青山男子大手一擺,在這書房內便是出現了兩尊鼎爐和各種藥材。看樣子,他並不是第一次跟人比試煉丹了,就連道具都準備得如此齊全。

林隕甚至懷疑這傢伙的興趣愛好會不會就是找人比試煉丹,否則怎麼可能會如此專業?

“開始!”

伴隨着青衫男子的一聲令下,兩人的煉丹賭鬥就這麼開始了。

林隕也不着急,就這麼磨磨蹭蹭地選取自己所需要的藥材,實際上卻是在暗中命令系統立刻學習“三轉凝魂丹”的煉製方法。

“成功扣除3000積分,恭喜宿主習得‘三轉凝魂丹’!”

系統的提示音一響起,林隕便是立刻開啓了煉丹模擬!

他的雙手在系統控制之下不自覺地開始動了起來,反正也不需要他去思考和控制火候,他原本還打算在這煉丹模擬的過程中暗自去修煉一會兒來着的。

可當他的視線投向那名青衫男子之時,他才發現對方的動作居然跟開啓煉丹模擬的他一樣迅速,無論是對藥材數量的選擇還是火候的把控,甚至是煉丹聚靈之時的任何一個步驟,似乎都做得十分完美!

“這傢伙難道也是一位七品靈藥師?!”

林隕暗自心驚。

如此年輕的七品靈藥師,可不是哪裏都碰得到的。雖說林隕更加地年輕,但他心裏很清楚,自己純粹是靠着系統的幫助才能晉升得這麼快。

可這人就不同了,顯然是完全靠自己的。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無論是林隕還是那名青衫男子,都各自完成了自己的煉丹過程!

“開爐吧!”

青衫男子極爲自信地道。

譁。

兩人幾乎同時打開了鼎爐,剎那間整個書房充斥着令人心曠神怡的濃郁丹香。只見青衫男子的那一爐十枚丹藥個個都是渾圓飽滿,蘊含着難以形容的充沛藥力。

最重要的是,十枚丹藥中居然有着七枚丹藥都擁有着完整的七道丹紋,剩下的三枚丹藥也只差一道丹紋而已!

“還不錯。”

青衫男子神色得瑟地看了一眼林隕,這次煉製三轉凝魂丹的結果就連他自己都感到有些意外,幾乎是他成績最好的一次了。

他就是要打擊一下現在的年輕人,免得這些年少輕狂的小夥子們飄了。他覺得自己作爲長輩,還是很有必要教導後輩們適當的人生經驗。

“嗯……我的也還行。”

林隕只是隨便看了一眼自己的丹爐,就沒有再看下去了。

反正再怎麼看都是那個樣子,他都已經麻木了。

“少年人,輸了沒關係,最重要的是知恥而後勇!以你的天分,我相信以後一定會大有作爲……”

看到林隕的神情如此漠然,青衫男子下意識地以爲前者此次煉製的結果不太理想,可當他真正看清楚林隕的丹爐後,他的下巴都快要被驚掉了!

“我靠!”

震驚之下,青衫男子竟是不顧形象地直接爆了個粗口。

十枚三轉凝魂丹,完整無缺的七道丹紋,清晰無比!而且每一顆上面的丹紋幾乎都比他煉製出來的三轉凝魂丹要清晰!彷彿都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

完美!天衣無縫!

青衫男子只能用這兩個詞語去形容林隕煉製出的這一爐丹藥了!

他整個人都傻了。

他居然會輸給一個十幾歲的少年?

恍然間,他覺得自己很失敗,這些年難道都活到狗肚子身上去了嗎?

“前輩,你沒事吧?”

林隕好心地問了一句。

他這不問還好,問了反而讓青衫男子丟臉到甚至想找個地洞鑽進去,比試之前林隕明明是拒絕的,結果還是他死皮賴臉要林隕答應比試,甚至還大放厥詞要教林隕什麼叫做謙虛的品質。

仔細一想,好像他纔是應該學會謙虛的那個吧? 青衫男子擡頭望天,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只覺得丟臉至極,如今只有保持沉默才能守護住自己僅剩的一點點顏面了。

“長老,原來您已經過來了?”

這時,藥童清風剛好帶着夏振走進書房,看到青衫男子後有些驚訝地說道。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夏振渾身是密密麻麻的小紅點,看上去狼狽極了。

“怎麼這麼快就讓這小子從那裏出來了?”

青衫男子淡淡地瞥了一眼夏振,輕嘆道:“清風,你心軟了啊!”

“這都過去兩三個時辰了,我要是再不讓夏師兄出來,他會在裏面憋瘋的。”

藥童清風無奈地解釋道。

“哦,都這麼久了嗎?”

青衫男子有些驚訝。

煉丹的時間過得飛快,他還真沒意識到夏振已經在清心房待了這麼長的時間。如此說來……這次夏振算是破紀錄了啊!

“長老?!”

聽到藥童清風的話,林隕心中暗驚,這才意識到眼前這名青衫男子的身份。

難怪了,他早就應該想到的纔是。能夠在這通天塔第九十三層如此肆無忌憚地進出七長老的書房,除了七長老本人以外,還能有誰呢?

於是,他連忙行了一禮,身子微躬道:“見過七長老。”

“行了行了,老夫都成你的手下敗將了,別這麼客氣。”

青衫男子,也就是七長老無奈地擺了擺手,解釋道:“本來是想試探一下你來着,結果丟人的反而是自己,老夫這張老臉啊……”

旋即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目光警惕地掃了一眼林隕三人,低聲道:“記住了,今天的事情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

要是今天跟林隕煉丹賭鬥慘敗的事情被其他長老們知道了,還不得笑話死他?

他可不想成爲那幫老夥計們恥笑的對象。

“師尊,您能別鬧了嗎?”

夏振無力地嘆了一口氣,道:“該說正事了。”

師尊?

林隕微微一愣,饒了大半圈原來夏振還是這位看上去年輕得過分的七長老的徒弟?

怪不得夏振來到這九十三層後一切都顯得如此輕車熟路。

“我老人家就這麼點愛好,怎麼就叫鬧了呢?”

七長老不滿地瞪了他一眼,輕哼道:“再說了,老夫正準備跟林小友說正事來着,結果你們卻跑進來摻和,還不快趕緊出去。”

夏振和藥童清風對視一眼,皆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

要不是您老人家瞎折騰,他們也不至於會擔心到跑來書房查探情況吧?

雖然心中如此想着,但他們兩個還是乖乖地走了出去。畢竟接下來七長老要跟林隕說的事情,他們作爲局外人並不適合旁聽。

“咳咳!”

似乎是爲了緩解尷尬,七長老輕咳了兩聲,道:“林小友,正如你猜的那樣,老夫就是靈藥總盟的七長老。不過老夫並不喜歡‘七長老’這個古板的稱呼,老夫姓程,單名一個義字,你自己就看着稱呼吧。”

“那小子就喊您一聲程老吧?”

傲嬌狂妃馭夫記 “隨便你。”

對於這位七長老古怪跳脫的性格,林隕已經無力吐槽了。

“你一定很奇怪,爲什麼老夫會長得如此年輕吧?”

七長老程義笑道:“不瞞你說,其實老夫今年已經有七十三歲了。”

七十三歲?果然是個老妖怪!

林隕暗自吐槽了一句,起初他自然是覺得有些奇怪,但很快就不以爲然了。

要知道,靈藥總盟總部的長老們每一位都是九品以上的靈藥師,對於他們這等靈藥師而言,想要保持住年輕的外表其實並不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老夫已經幫你報名了五天後的煉天靈壇大賽。屆時,你將代表我們靈藥總盟的名義去參賽,我們對你的要求只有一個,那就是奪得首席之位!”

不復之前的玩笑跳脫,程義神色肅然道:“只要你能夠辦到,無論你想要得到什麼東西,我們靈藥總盟都可以承諾你!”

“程老,煉天靈壇大賽的首席之位,對靈藥總盟就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林隕沉聲道:“難道偌大的靈藥總盟,就沒有比我更厲害的靈藥師了?爲什麼非得是我?”

這是他一直以來都想要問的兩個問題。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