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趙雲殺到爽快之處,更是豪情涌動,怒吼一聲之後,直接手中催動長槍,開始突刺了起來。

頓時,從他手上的長槍之內銀色舞動不斷。

頓時一道銀色的巨龍從長槍之內咆哮之間沖了出來,帶著凜凜然的恐怖神威,以驚人的速度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銀色長龍所過之處,根本便是沒有一人可以倖免。

轉眼之間,便是有無數的敵人如同螞蟻一般被碾碎開來。

所有的鮮卑騎兵身體直接在空中爆裂了開來,隨後立刻化作了血霧!。「喂,小鬼,這裡是什麼地方。」

「你用什麼東西壓制我的。」

他現在有些慌,已經兩次了。

上次是因為那個紅色的惡念海,這次自己莫名其妙就失去了意識。

「那隻眼睛哪來的?」

喬斯特專心地畫著地圖。

「別吵。」

「我救了你的命。」

《我的替身最沒用了》第十三章梅菲斯特的猜測 楚塵沒有貿然去給寧子墨發信息,而是打通了羅雲道尊的電話。

「大師兄。」羅雲道尊的聲音帶着疑惑,「這麼晚有事嗎?」

「你現在在哪裏?」楚塵問道,「小墨那邊可能出事了,你想辦法進去查一查。」

相比江映桃的偵查組,楚塵更加相信羅雲道尊。

「我就在千業碼頭附近,十分鐘還跟寧子墨聯繫過。」羅雲回答了一聲,隨即果斷地說道,「我現在就進去查查。」

「小心一點。」楚塵叮囑說道,「千業碼頭裏面肯定出現了狀況。」

楚塵按捺下心中的忐忑,推開房間的門,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心神不寧。

深吸了一口氣,楚塵想到了寧子墨的生辰八字,掐指輕算了片刻,面容猛變,一下子又站了起來。

今夜的千業碼頭那邊,存在着不可估測的變故。

寧子墨隨時可能會出現生命危險。

「從禪城到鵬城千業碼頭,最快也要兩個小時。」

楚塵已經心生趕過去的念頭了。

一側,宋顏的房門突然打開。

一臉睡意的宋顏用着迷迷糊糊的眼神看着楚塵,「你怎麼還沒有睡覺。」

「鵬城那邊有點狀況。」楚塵深吸了一口氣,站起來道,「我還是親自去一趟吧。」

「那你一定要小心。」宋顏看着楚塵的神色凝重,心頭不由得一沉,走了過去,第一次主動地握住了楚塵的手,「平安回來。」

楚塵的內心升起了一股暖流,十指緊扣,低下頭來。

這一次,沒有單身狗的打擾。

宋顏輕閉着美眸,生澀地回應着楚塵。

小窩靜謐,美妙。

許久。

兩人分開,楚塵溫柔地看着宋顏,親了一下她的額頭,「等我回家。」

楚塵轉身走了出去。

宋顏怔怔地看着楚塵的背影,腳步聲也漸漸地消失,回想起剛剛的那一幅畫面,宋顏的臉頰通紅了起來,神態嬌澀,心頭有種甜甜的感覺。

梅花樁前。

楚塵大步流星走過去,果然宋秋還在練拳。

「小秋。」楚塵喊了一聲。

宋秋的身影趔趄,直接在梅花樁上跌下來,哭喪著臉,「姐夫,我錯了,我不該打擾你。」

楚塵:???

宋秋急忙閉嘴。

「開車出來,我們去一趟鵬城。」楚塵沉聲開口。

與其等特戰局的支援,還不如他去支援寧子墨。

「這個時候去鵬城?」皇甫和玉好奇地問道。

皇甫和玉並不知道楚塵正在調查的事情。

楚塵看了皇甫和玉一眼,這段時間以來,皇甫和玉的實力也突飛猛進,倒也是一個不錯的幫手。

「去了可能會打架。」楚塵說道,「皇甫盟主要一起嗎?」

「那當然要算我一份。」皇甫和玉毫不猶豫。

車子開出了宋家,很快便上了高速,直奔鵬城。

車內,皇甫和玉神色按捺不住好奇地看着楚塵,好幾次想開口。

「你知道千業集團吧。」楚塵看了皇甫和玉一眼。

「當然了。」皇甫和玉說道,「我跟張誠倒是吃過幾頓飯。」

「你今晚要揍的人有可能就是張誠。」楚塵道。

皇甫和玉神色錯愕地看着楚塵。

「千業集團涉嫌海上走私活人,小墨前幾天就潛入了千業集團去暗中調查。」楚塵道。

皇甫和玉的面容不由得大變,「這……怎麼可能……」

「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楚塵說道,「千業集團早已經被盯上了,小墨去了之後也查到了不少東西,然而今晚,突然有人失聯了。」

皇甫和玉的心頭猛沉,「那我們這樣貿貿然闖過去,會不會打草驚蛇。」

「我只是不放心小墨的情況,先到了鵬城再說,也算是未雨綢繆,假如出事的話,可以及時支援。」楚塵望着窗外飛快倒退的黑影,直覺告訴他,今晚必定不會平靜。

鵬城。

距離千業碼頭直線距離不到一公里的星級酒店。

高層落地窗前,一襲倩影姿態婀娜,曼妙迷人,放下了手中拿着的望遠鏡,眉頭蹙起。

江映桃觀望的位置,正是千業集團的碼頭方向。

可今夜的千業集團碼頭,格外的寧靜。

越是平靜,便越是給人波瀾暗涌的感覺。

身後有腳步聲音傳來。

「七組那邊,怎麼回應?」江映桃問了一句。

司徒靜的眸子帶着怒色,還有無奈,「他們還是那句話,他們的先天武者暫時還沒到,沒法貿然闖入千業碼頭查探消息,而在沒有確切消息的情況下,我們沒有足夠的理由讓突擊隊行動。」

江映桃沉吟片刻,突然轉過身,走出了房間,轉了一個彎后,直接踹開了一間房門,邁步走進去。

「江組長,請你時刻牢記自己的身份,我們的職責是守護華夏子民,而不是損壞公共財物。」一名約莫三十歲的女子,一身正裝,面容冷厲,雙眼尖銳地盯着江映桃,「你信不信,就你這樣闖進來,我都能夠向上級投訴你了。看在一起共事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你回去吧。」

「陳組長,你也知道我們正在一起共事。」江映桃沉聲說道,「請你分析一下現在的形勢,我們的偵查員下落不明,隨時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他需要我們的支援。」

「當初能進特戰局的偵查部,就應該有為偵查工作獻身的覺悟。」七組小組長陳章怡,此刻手指輕敲著桌面,沉着臉,抬頭盯着江映桃,「我怎麼會不知道現在的形勢?不正是一個偵查員的失聯,從案件來看,這或許還是一件好的突破,恰好證明對方有所行動,或者是我們的偵查員查到了什麼重要線索,現在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安靜的等待,我相信天亮之前,千業碼頭會有突破性的好消息傳來。」

「萬一傳來的是我們偵查員的噩耗呢。」江映桃冷冷地盯着陳章怡。

「你這是在感情用事。」陳章怡的神色不屑,「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麼當上這個小組長的位置。查案沒有萬一,只有在準確的情況下下達準確的指令,才能夠破案,如果按照你說的,直接派人過去支援,會導致整個特戰局的暴露,我們的局面將會非常被動。」

陳章怡站了起來,氣勢逼人,「一旦打草驚蛇,我們要到猴年馬才能追查到千業集團的犯罪證據?」

「現在失聯的偵查員不是七組的人,你當然這麼說。」一旁的司徒靜忍不住咕噥了一聲。

「我沒有針對任何組。」陳章怡看了司徒靜一眼,目光再次落在了江映桃的身上,「你不用再費心思讓我派人過去了,而且,就算你想派人過去,我也會阻止,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破案而做出的最明智的選擇。」

「明智的選擇。」江映桃的眸子愈發冰冷下來,「派人過去,就一定是打草驚蛇嗎?先天武者潛進去,可以屏閉自身氣息,只要小心一點,不會容易被發現。」

「你能百分之百肯定嗎?」陳章怡反唇相譏,「江組長該不會是沒有看過資料吧,千業碼頭內,不僅僅有先天武者,甚至還有宗師級別的武者,可以說是龍潭虎穴,任何人進去都會有危險,唯有真正行動的時候,突擊組的力量才能夠對付這些暴徒。」

江映桃沉着臉。

陳章怡是被派來監督她工作的人,有權阻止她的一切行動。

「還有,從現在開始,你不能離開七組的視線範圍。」陳章怡冷冷地說道,「你剛才的那一番話,我完全有理由質疑你是不是要故意打草驚蛇,破壞整個行動。」

話語一落,江映桃還沒開口,司徒靜已經忍不住怒懟起來了,「你夠了吧,分明就是你戴着有色眼鏡看人,嫉妒果然使人醜陋。」

陳章怡身旁的一名男子眉頭一皺,「九組的偵查員都這麼沒有素養的嗎?」

「靜兒,我們走。」江映桃轉身往門外走出去。

陳章怡冷喝,「你站住,沒聽見我剛才的話嗎?」

江映桃回過頭來,笑了,「你來命令我?有本事你強行扣留我啊。」

江映桃轉身就走了出去。

「跟上去。」陳章怡下令。

男子立即邁步跟了出去,剛到門口,突然間一道冷光撲面而來。

男子止步,一柄薄如蟬翼的飛刀插入了門框。

這一剎那間,男子有種背後被冷汗打濕了的感覺,不由自主地一顫。

「九組查案,你們不配指手畫腳,不服去投訴。」

江映桃的聲音傳回來。 會面室不大,夏恆坐到林昊楓的對面,瘦得脫相。

「姐夫,謝謝你來看我。」他微微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聽老刑警說,一般嫌疑人關在這裡,隨著時間的推移,精神或多或少都會出現問題,而夏恆除了不怎麼吃飯,一切如常,據說牙齒刷得還特別乾淨。

每一天的日常都絲毫不亂的人,高於常人的隱忍力和控制力是道屏障,突破他的心理防線並不容易。

「獄警應該告訴你了,這裡沒有任何監控和錄音設備,我身上也沒有手機,我們之間發生的一切,不會有記錄。」林昊楓向夏恆重複了一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