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趙坤此刻也清醒了不少,走過張怡前面的時候,深邃的看了張怡,沒有說話。但是,這目光,這態度已經足以代表一切了。對於趙坤這種紈絝公子來說,被張怡這麼一個明星給耍了。無疑,這是奇恥大辱。

至於報復與否,子龍不想去理會,那是趙坤自己的事情。剛走到門口,崔虎就已經站了起來。神色陰沉,怒聲道:

「想跑?哪有這麼容易的事情。」說完,崔虎對著旁邊的跟班,踹了一腳道:「起來一個沒死的。馬上給我通知王天寶,他媽的,老子在他的地方被人打了。他想看熱鬧么?」

這邊,張怡已經走到了崔虎的旁邊。手中拿著紙巾。低聲道:「虎哥,您沒事吧。」邊說,還邊拿著紙巾往崔虎的額頭上擦拭。剛才子龍可沒有留手,一瓶子下來,實打實的打在了崔虎的腦袋上,玻璃碎屑飛濺。頭皮破裂那是很正常的。

「啪!」

一個清脆的耳光。崔虎一巴掌就打了過去,直接讓張怡臉上留下了五個鮮紅手指印。這一巴掌也把張怡給打懵了。屈辱,驚愕,唯獨不敢跑。崔虎的背景,她多少了解一些。張怡不敢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臭*,給老子滾開。」崔虎火冒三丈,他把自己被打的怨氣全部都歸咎到了張怡身上了。子龍皺了皺眉頭,轉過身,看著崔虎,道:

「看你這個樣子,這是要把事情鬧大還是怎麼的?」崔虎聽著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鬧大,鬧大你又如何?你以為,這是老三屆,打架不帶家世么?小子,我今天要讓你生不如死。」

「是么?有什麼手段,那就用出來好了。但是,你說不走就不走,你以為你誰啊?哥沒有這個興趣和你在這裡墨跡。要找我,隨時隨刻陪你玩。」子龍不屑的說了起來。

子龍的態度,一掃過去的低調。霸氣的話語,針鋒相對的態度,讓趙坤都有些意外。子龍這是怎麼了?趙坤並不知道。子龍最近有一個心態轉變,子龍知道自己老哥一走自己必須得撐起死神會的場子,要是在屈居於人下,那有負郭氏男兒的血性!人都是在逐步的改變的。

子龍的話語讓崔虎有種吐血的衝動。但是,他不敢阻攔,子龍可是敢下狠手的。攔著子龍?開玩笑,要是被打了怎麼辦?走到門口的時候,周圍圍觀的人都散開了,在門口,金碧輝煌的保安、經理。等工作人員都已經過來了。這麼多人圍攏在這邊,再不知道出了事情那就是不稱職了。這時候,崔虎卻是指著子龍,大聲道:

「都他媽幹什麼吃的。給老子把他抓起來。」

看得出來,崔虎對這個地方很熟悉。在他說完之後,金碧輝煌的保安都已經動了。雖然沒有明說。但是,無形之間卻是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子龍等人給攔住了。一個經理模樣的男子,走了上來,微笑著道:

「各位老闆。這是怎麼了?」

「沒怎麼?玩得不爽,要走了。不行么?」趙坤在旁邊開口說了起來。話音落下,崔虎立刻道:「

趙坤,放你媽的屁?怎麼?你慫了?想跑?」

崔虎的話語讓趙坤輕笑了一下,這邊,子龍卻是輕蔑的看了崔虎一眼,淡然道:「就你?你他媽夠格么?」

「呵呵,崔少、坤少,諸位老闆,這是怎麼了?莫非是小弟招待不周么?」

人群之間,一個聲音傳了過來。緊接著,一個年約四十歲左右的男子走了進來。此人就是金碧輝煌的老闆王天寶了,據傳在黑白兩道都有著很強人脈。在娛樂圈,王天寶也有一些產業,人稱寶爺。這是一個有背景有能量的人,人面很廣。一走到這邊,王天寶卻是雙手抱拳,高聲道:

「各位,都散了,散了。沒有什麼好看的。楊經理,傳達下去,今天的酒水,一律五折。算是我王天寶請客。」

不得不說。王天寶的手腕的確是強悍。和聲細語。笑臉相迎。短短的幾句話,語調雖然不高反而很平和,但是,卻能夠給人一種強烈的氣場和信服的感覺。很快。在經理和服務員的勸說之下,走廊上就沒有人了。

王天寶看了看包廂裡面,此時,裡面是一片狼藉,茶几的玻璃已經打爛了。房間內的彩燈和射燈也有些爛了。牆壁上的液晶電視更是徹底的毀了。地面上四處都是玻璃碎片,鮮血流滿了地毯,房內都充滿了血腥氣味。

「崔少、坤少這又何必呢?大家都是圈子裡面的人,低頭不見抬頭見……」王天寶笑著說了起來。作為中海市的土豪,王天寶自然是清楚趙坤的底細。這也是不能得罪的那種。

「王天寶,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我崔虎從小到大,還沒有吃過這樣的虧。今天,被人開了瓢。如果就這麼讓人走了,那我還要不要混了。這個面子還有沒有了。總之一句話,姓過的要是走了。我只找你。」

崔虎怒氣衝天的說了起來。聽到崔虎的話語,王天寶有些意外,望向了子龍,原本,還以為是趙坤和崔虎打架呢?沒有想到,動手的還另有其人。但是,王天寶也不是傻子,看到子龍和趙坤一起,也在琢磨。這時候,子龍卻是開口道:

「這個架是他先動手的,東西的賠償你找他。我可沒有功夫陪著你們。」

剛動身,門口,金碧輝煌的保鏢卻是伸手攔住了子龍等人,王天寶此刻卻是笑著道:

「這位小哥,話不能這麼說。打架嘛!雙方都有原因不是,你既然也動手了,又是在你們的包廂裡面,讓別人來承擔,似乎也說不過去吧。即便是報警。你也要付醫藥費不是?」

子龍的眉頭一挑。頓時停住了腳步。話語之中的意味,子龍卻是聽出來一些了。這個王天寶,看似是當和事佬的,但是,怎麼看都像是在幫崔虎。子龍此刻,乾脆不走了。看著旁邊坐在沙發上依舊不動聲色的郭念菲,子龍則是立刻掏出了手機:

「喂,武子,你馬上帶著殺門的兄弟過來,在金碧輝煌出了些小事!」 這麼做,子龍也是有備無患,這些衙內紈絝,齷蹉的本事層出不窮。子龍也見識得多了。信譽什麼的,對他們來說,那根本就是放屁。雖然子龍沒有要大鬧的心思,但是,怎麼也要防備一下。看著王天寶,子龍緩緩道:

「馬老闆這麼說,那是要我賠償了。那你畫個道出來好了。」

「好,爽快,老闆既然這麼說了。我也不客氣了。」王天寶立刻說了起來。說著,王天寶卻是轉頭道:

「楊經理,這些方面你是熟悉價格的。你來算一下吧。」

旁邊的經理,走了上來,看著包廂裡面的狀況,不需要怎麼思考,直接道:「兩張茶几被損壞了。市場價在三十萬一張,這裡就是六十萬,另外,地毯是波斯地毯,折價一百一十萬。頂級的音箱設備。然後電視、點歌系統、燈具、還有這些酒。七七八八加起來,就算六百萬三十萬好了。基本上,應該是這個樣子了。」

「王天寶,可以啊你。」趙坤在旁邊冷哼一聲說了起來。「六百三十萬,還真虧你敢開這個口啊。就點東西,一百萬給你那都算是多了。還六百萬,你行啊。這筆賬。我承擔了。」

趙坤很是不滿。原本,張怡的事情就讓趙坤充滿了無盡怒火了。現在,又是這樣。這不是讓他難堪么?子龍此刻卻是攔住了趙坤。看著王天寶道:

「王老闆,你確定是這個價格么?我要是不給呢?」

王天寶沒有想到,還有人敢這麼囂張。看了旁邊的崔虎一眼,王天寶無所畏懼。崔虎和趙坤,孰輕孰重,王天寶不知道,但是他選擇了崔虎。在他看來。有崔虎當著趙坤。自己捏死這麼一個年輕人,那還不跟玩一樣么?

「哈哈,很久都沒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了。年輕人,有一點本事,有點錢,那是不假,但是,如果你要是覺得,你吃定我了,那你就錯了。不賠錢,可以。你盡可試試。你看看你能不能走出這裡。」

王天寶笑著說了起來。這種態度,根本就沒有把子龍給放在眼裡。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了一陣聲響,十幾個保鏢模樣的人從走廊那邊直接趕了過來。走到這邊,齊聲道:

「王總,有什麼吩咐?」王天寶卻是一臉得意,看著子龍道:「這位老闆,你看,大家都是場面人物。鬧僵了也不好吧,幾百萬而已。你要是拿不出,旁邊這位薛小姐應該沒有多少困難吧。」

王天寶的態度也讓子龍皺起了眉頭。轉過身,子龍走了上來。看到子龍這個樣子,趙坤原本還準備出面的,卻是站在旁邊不動了。子龍的性格,他多少還是熟悉一點的。很顯然,子龍是來脾氣了。子龍此刻的確有些惱火,沒有這麼做的。天價的賠償,然後,這些人。一舉一動都表明了王天寶拉偏架的意思。看著王天寶道:「王老闆,這麼做,有些過分了吧,你是開門做生意的。來者都是客。不管崔虎也好,我也好,都是客人,在你這裡發生了衝突。你這麼偏袒,這算個什麼意思?要是這樣。我也直說了。六百萬的賠償是吧?沒有問題。但是,拿錢之後的後果。別怪我事先沒有提醒你。」

「哈哈哈。」

王天寶狂笑起來,似乎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看著子龍的時候,王天寶的神色也凝重起來。臉色一沉,冷哼一聲道:

「笑話。我王天寶闖江湖幾十年。沒有什麼錢是燙手的。年輕人,嚇唬我呢?支票還是現金?」

子龍頓了一下,望著王天寶,沉默了一陣,沒有再說話。還是那句話,自作孽不可活,自己給了他機會。既然不珍惜,那就怪不得自己了。從口袋裡拿出支票簿,唰唰寫下六百萬三十萬的數字。丟給了王天寶。子龍緩緩道:

「馬老闆,錢我給你了,中銀的現金本票。隨時可以兌付,不相信,現在可以去查。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得饒人處且饒人,給別人面子也是給你自己一條活路。別到時候後悔了。」

「後悔?姓郭的,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崔虎冷笑一聲說了起來。看著子龍,崔虎有些猙獰,沉聲道:

「今天,你能不能安全出去,那還兩說呢。」

就在崔虎的話說完之後,門口傳來了鬧哄哄的聲音,崔虎此刻一臉得意,看著子龍道:

「姓郭的,你不是能打么?老子倒要看看你多厲害,今天,你說到底是我群毆你一個呢?還是你單挑我們一群呢?」

「跪下來!給老子磕三個響頭!然後,讓薛敏留下來,陪虎爺我唱唱歌、跳跳舞,喝杯小酒。虎爺我心情舒爽了,倒是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崔虎自以為勝券在握,無比囂張的說了起來子龍並不在乎,以他的實力,並不畏懼這些人,如果不是想隱藏實力的話,早就解決了。

「坤哥,稍安勿躁,小小一個崔虎,我還不會放在眼裡。」子龍緩緩說了起來。聲音不大,但是,透露出來的自信和霸氣也讓趙坤為之震撼。看著子龍,趙坤有些感慨。

「虎哥,要不算了吧。」 嗜寵夜王狂妃 張怡此刻的手還是捂著臉,崔虎的那一耳光,十分的響亮。臉頰都已經腫了起來了。可是,張怡還是在旁邊說了起來。她有些害怕了。之前,她不過是爭強好勝,想要壓薛敏一頭而已。可是,事情發展到現在,她發現,已經不受控制了。子龍太厲害了,竟然這麼能打。有沒有搞錯,確定他是學生而不是保鏢么?

這麼多人受傷,這不是張怡想要的。 逆水成仙 她的想法很單純,不過是想著壓住薛敏一頭而已。

「你閉嘴!這裡,還輪不到你來說話,你以為老子是趙坤那個傻逼,隨便你怎麼?慫恿老子的是你,現在,說算了的也是你。你算個什麼東西。」崔虎直接呵斥起來。

趙坤的神情有些恍惚,望向張怡的眼神有些複雜。看到這些。子龍心中基本上就清楚了。想來,張怡在趙坤的面前一直表現都是很出色的。說話、做事甚至經濟上等等,這才會讓趙坤高看一眼。

但是,那時候,不是沒有和薛敏合作么?一山不容二虎,之前,兩人沒有會面。自然不會有那些狀況。人都是有兩面性的,再懦弱的人也會有爆發出來的一面,再兇殘的人也會有溫柔的地方。這就是人,不多變,也就不是人了。看著張怡,趙坤緩緩道:

「張怡,就沖你這句話,咱們之間就算是兩清了。」

趙坤的話語,讓張怡面色一變。她也聽懂了趙坤的意思。心中的滋味卻是五味雜陳,說不出來那種感覺。趙坤這麼說,意思已經很明確的,兩人之間,也不說那些了。從此形同陌路,以趙坤的能力,整一個女明星,讓她在圈子裡生存不下去,還是可以做到的。張怡也沒有想到,因為自己內心的一絲不安,反而讓她逃過了一劫。

這時候,旁邊金碧輝煌的內部電梯口那邊,傳來了叮鈴一聲,四台電梯同時打開,裡面,數十個穿著黑色西服的男子朝著這邊趕了過來。為首的人,赫然是齊武,皇甫一辰四人,各帶著一個隊伍。一路小跑的沖了過來,如此多的壯漢,個個都散發出這種彪悍的氣質,頓時讓金碧輝煌的保安都站在了一邊。

開玩笑,這些人手中可都是拿著傢伙的。這一幕也讓崔虎和王天寶都有些意外,齊武大步朝著子龍走了過去,走到崔虎身邊的時候斜了崔虎一眼,這不是崔家二虎嘛來這幹嘛?

「龍哥怎麼了?」

「龍哥?」崔虎和王天寶都愣住了。王天寶此刻低聲道:「虎爺,這不是您叫來的么?」崔虎有些意外,低聲道:「我他媽怎麼知道,你別害怕,我的人馬上就來了。」

皇甫一辰神情肅穆,神態冷艷,環視了一圈,走到了子龍的旁邊,目光在薛敏身上停留了一下,低聲道:「怎麼了?是不是因為弟妹出什麼事情了!」子龍此刻卻是低聲道:

「是!」子龍看著旁邊的王天寶,緩緩道:「馬老闆,一個包廂是不是需要六百萬啊?」王天寶此刻也被子龍震住了。形勢比人強,這時候,他要是還看不出端倪,那他就白活四十年了。訕笑著道:

「龍少啊,誤會,完全是誤會。」子龍環視了一圈,卻是不再理會王天寶,直接道:

「看你的裝修。六層樓,加起來,六千平米的樣子,按照你這個裝修的標準。一平米算你兩萬好了。再加上幾千萬的設備,總投資大概在一點五億的樣子。差不多吧。」

王天寶有些吃驚,子龍的眼睛太厲害了。自己的投資,的確差不多是一個億,這還包括了租賃物業的租金。子龍不再理會王天寶,再次拿出了支票簿,唰唰幾筆,開出了一張支票。上面,寫著三億的字樣。丟在了王天寶的身前。道:

「這裡是三億,至於那六百萬,就當我打發叫花了。現在,整個金碧輝煌的賠償我都給了。那麼,這裡的東西就暫時屬於我來處理了。」

不等王天寶表示意見,子龍轉頭道:「武子,讓兄弟們把整個金碧輝煌都給老子砸了。給你們一個小時的時間。讓我看看前階段的特訓成果。」

「砸了?」齊武有些不敢相信的反問了一句。這時候,子龍卻是再次點頭道:「砸了,全部都砸了。不管是什麼東西。總之,這裡的一切,我不想看到有任何的好的東西。行動!」

隨著子龍一聲令下。這邊,在齊武的帶領之下,四個分隊章、四個隊伍,分開行動,手中拿著的武器,直接對準了各個包廂的房門,抄著鋼棍就砸了下去。金碧輝煌的包廂門都是採用的磨砂雙層真空隔音隔熱玻璃。能夠承受一定程度的撞擊。但是,對子龍收下的這些人來說,卻是十分簡單的。咔嚓一聲,四處傳來了玻璃破碎的聲音。這邊,金碧輝煌的保安也蠢蠢欲動的準備上去,子龍這時候卻是大聲道:

「全都有,凡是遇到阻擋的,一律打倒。」 此起彼伏的破碎聲,液晶電視,高保真品質音箱掉落在地毯上的聲音。還有,客人的尖叫聲,頓時讓王天寶的神情難看起來。這時候,他也知道了。自己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了。

現在,他體會到了得饒人處且饒人的含義了。後悔莫及啊。別人給了他機會,他卻錯過了。看子龍的態度,顯然就不是那種怕事的人。來金碧輝煌的人,非富即貴。子龍敢砸,就表示,不管是誰,他都有這個底氣。

不少包廂的客人都已經走了出來。此刻,子龍卻是抱拳道:「各位,不好意思,金碧輝煌的裝修,鄙人已經買下來了。我看著礙眼。直接砸了。屆時,讓馬老闆再重新裝修。今天,所有客人的消費我全部買了。算是賠禮。」

話音落下,王天寶卻是再也忍不住了,至於崔虎,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走了上來,道:「龍哥,龍爺,高抬貴手吧。你這麼砸下去。我就混不下去了。」

在圈子裡混,錢財什麼的,那是身外之物,沒有可以再賺,在這個圈子裡最重要的是名氣,金碧輝煌之所以火。裝修、檔次那只是一個方面。最主要的,還是王天寶的名氣。

在娛樂圈,金碧輝煌娛樂城那是各路明星、導演、文化人來中海的首選。也是各路紈絝、衙內們追明星的首選之地。王天寶經營的不是娛樂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在這圈子裡的名氣。真要是被全部砸了。金碧輝煌停業裝修,傳出去,金碧輝煌樹立起來的形象就毀了。這是他承受不住的。

看著王天寶一副上串下跳的樣子,旁邊,那個楊經理還有場子的保安都一副想阻止又不敢的神態。子龍知道,這是真急了。輕笑著,淡然看了王天寶一眼,子龍緩緩道:

「王老闆,這說的是什麼話。我不過就是一個學生而已。雖然沒有多少錢,但是,這裡的裝修我可是買下來了的。現在,我看著不爽,想全部拆了。礙著王老闆你什麼事情了?王老闆你這也太不厚道了吧,錢也收了,還不讓我拆自己的東西。」說到這,子龍卻是大聲道:

「武子,你們幾個都沒有吃飯還是怎麼的?加快點手腳,這麼搞要拆到什麼時候,別影響人王老闆的生意。」

「爺,龍爺,我叫您爺還不行么?別砸了。這錢,您老拿著,我不要了。這些損失都算我的成么?」王天寶拖住了子龍,哀求起來。形勢比人強,再看不懂他就白混了。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誰知道一個學生怎麼還手這麼多勢力。

「不要我賠償了?」子龍看了王天寶一眼,緩緩說到。

「不要了。絕對不要了。唐爺,我王天寶有眼不識金鑲玉。不認識您老人家的真面。您就高抬貴手,把我當個屁給放了。您這砸的不是裝修,這是我的飯碗啊。另外,我再那幾百萬出來,算是我給龍爺的賠禮。」

王天寶繼續說了起來。說完,王天寶也不作偽,直接把子龍開出的兩張支票,雙手呈著,恭恭敬敬的遞了過來。

這時候,容不得他有什麼猶豫的,這些人打砸的速度可不慢,拖延一分,損失就增加一分。些許裝修的損失,王天寶承受起來倒是輕而易舉。整個金碧輝煌。上下六層,全部是ktv包廂和vip頂級包廂。全部足足有一百五十多個包廂。一般的ktv包廂,每天的收入在一萬左右。vip包廂的收入都是幾萬甚至十萬來計算。一個月的營業額,隨隨便便就是數千萬之多。這點錢,王天寶能承受,他承擔不起的是臉面的丟失。

金碧輝煌的火爆,高端大氣上檔次是一方面,有大量明星娛樂圈的人在這裡是一方面,有三流明星,*坐台是一方面。但是,這些都是錦上添花的東西。真正讓他生意火爆的,還是他寶爺的面子。接過了王天寶遞過來的支票,子龍卻是開口道:

「武子,告訴兄弟把傢伙都收起來吧!」說著話便吧兩張支票遞給了齊武:「武子,這些小錢全部拿給兄弟們去消費!」看著王天寶,子龍再次道:

「寶爺。不要賠償了?」王天寶此刻哪裡還敢談賠償,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卡,遞了過來道:

「龍爺,您打我的臉呢,這是中銀的儲蓄卡,我的一點心意,您收著。算是我給您壓驚的。」子龍對於這個僅僅只是淡然的瞟了一眼,隨即道:「賠償就不必了。那要沒事。我就走了。」

卡,子龍是絕不會收下的。錢財身外物,這些東西對於子龍來說,已經不在乎了,錢多錢少,對於此刻的子龍來說。這只是一個數字而已。拿了卡,性質就不同了,子龍也麻煩。為了這麼一點錢給自己惹麻煩,犯不上。不拿錢,那性質就不同了。這些東西,子龍是出了錢買下來的,打砸自己的東西,這不是很正常么?只不過,是別人客氣,不願意收錢而已,別人不願意收錢,那你總不能怪子龍吧。

「慢著!」崔虎此刻卻是開口說起來。丟了這麼大的面子,此時,崔虎也是騎虎難下了。看著子龍道:「姓郭的······」

「崔虎,你算個什麼東西,我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齊武此刻卻是開口說了起來。從進門開始,齊武一臉平淡極其嚴肅,除了和子龍小聲說了兩句話,之後就再也沒有言語了。

突然開口,讓周圍的人都愣住了。崔虎更是被嗆到了牆上了。側目看了齊武一眼,頓時不說話了。但是,齊武卻是沒有任何放過他的意思,沉聲道:「崔虎,人是是我叫的,店是我砸的,有什麼意見,儘管找你家裡的長輩來找本少爺的麻煩。你哥在我眼裡都不夠看!就你,更不夠格。」說著,齊武轉過身,在和子龍錯身的時候,卻是低聲道:

「走了,你以為你自己好受啊。」

很快,子龍等人就在齊武的帶領之下下了電梯了。子龍此刻卻是看了崔虎一眼,對著旁邊的趙坤道:

「坤哥,走了。」趙坤的神情有些複雜,看了張怡一眼,以子龍對趙坤的了解,他和張怡之間恐怕是不會有這個可能了。隨著趙坤和子龍也走進電梯,這邊,崔虎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一接通,那邊傳來一個聲音:

「虎少,兄弟們都趕過來了。」

「我艹,你們能再慢一點么?那群王八蛋走了沒有?」崔虎有種想要跳起來罵娘的衝動。這速度,就這個速度黃花菜都涼了。

「走了,虎哥,我們來的時候,剛好看到幾輛麵包車開出去。」電話那邊的人回答起來。崔虎聽到這個消息,卻是喜上眉梢,崔虎大聲道:「給老子把大門給堵住了。我馬上就下來。」

電梯裡面,趙坤的神態顯然有些不太好。看著子龍和薛敏,趙坤緩聲道:「念菲……這次真是不好意思了。」

說到這個,郭念菲卻是搖頭道:「我們沒什麼,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弟妹啊,明天你跟陳霆說一下,讓他找華氏的黃老闆說一聲,這個張怡,最後還是不要在劇組出現了。陳霆要是要是問起來,你就說是我說的。」

此刻阿傑還有菁菁這幾個二線的明星,再看子龍和薛敏的目光都變了。人也拘謹了許多,原本在他們看來,最不起眼的子龍。沒有想到,反而成為了最牛逼的人。似乎還有一個更牛逼的哥哥,從頭到尾都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這一幕,真有種電視劇的感覺,屌絲的逆襲?還是扮豬吃老虎呢?這些都無關緊要了。但是,此時此刻。這些人在子龍的面前都顯得拘謹了許多,態度也恭敬了許多,看薛敏的目光也更是不同了。看得出來,子龍和薛敏之間的感情很好。如果能讓敏敏姐高看一眼,那以後,自己的路子就是光明大道了。

轉電梯直接下地下停車場,一出電梯口。門口頓時有十幾個彪悍的年輕男子,手拿著武器圍攏了上來。其中還有人拿著對講機在喊著:「

三爺,在負二樓停車場,在負二樓的停車場,堵住了。」

一看到這些人,子龍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這時候,空曠的地下停車場內傳來了一陣跑動的聲響,緊接著,又有二三十個人從其他方向跑了過來。後面,電梯門再次打開,崔虎走了出來。此刻,崔虎額頭上的傷口,滲出的血跡,顯得有些猙獰。望向子龍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怨毒。看著子龍,崔虎卻是緩緩道:

「我倒是小看你了。現在看來,上次我大哥的事情,恐怕也和你脫不了干係了。」

這句話,頓時讓子龍心中跳了一下,這小子這話,明顯就是信口開河,但是,崔虎可能想不到,還真就是如此。可是,子龍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冷笑道:

「栽贓陷害,這種手段,也太老套了吧。你說怎麼就怎麼?拿出證據來啊。」崔虎此刻哈哈大笑了起來,望向子龍的目光陰狠、怨毒,沉聲道:

「就憑你,還需要證據么?給我上,往死里打,打死了我來負責。」

說著,崔虎卻是看著旁邊的薛敏,沉聲道:「臭*,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不要以為攀附了一個什麼人就能牛氣。在權貴圈子裡一看到這些人,子龍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這時候,空曠的地下停車場內傳來了一陣跑動的聲響,緊接著,又有二三十個人從其他方向跑了過來。

崔虎並不知道他的那句話卻是勾起了子龍的殺心了。對於父母弟妹愛人,這些都是子龍內心深處最柔軟的那一部分。稱之為子龍的禁臠也不為過。崔虎當著子龍的面,說出如此低賤的話語,無疑把子龍給觸動了。

事實上,崔虎的確是有這種心思的,作為崔家的少爺,崔虎是出了名的花花大少。多少影視明星,清純玉女都爭著搶著要爬到他的床上來。在崔虎看來,趙坤總比子龍要高出一個層次吧。但是,趙坤的女朋友,他說睡就睡了。一個靠著趙坤齊武的小人物,還能比趙坤齊武更牛么? 但是,子龍的傲氣和霸氣,然後薛敏的不屑一顧,這都讓崔虎怒火中燒。人都是這樣,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如果是輕而易舉的東西,反而沒有那麼珍惜。似乎,這種思想,無論是什麼地位,什麼身份的人,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記得有一個心理學家說過,每一個人的心靈深處都藏著一塊賤骨頭。

這話,雖然有些不太文雅,但是,的確有那麼一點味道。可惜,羅虎卻是想錯了。子龍並不是他認為的那種人,並不是他可以拿捏的。如果他知道大哥崔龍就是死在了子龍的手中,他就不會那麼說了。一個和崔家結了生死仇的人,還會在乎他么?子龍心中的想法就是如此,自己殺了崔龍,做得的確隱秘。可是,之前,薛敏也說過,要自己小心羅家的人。從薛敏凝重的語氣來看,崔家不像是表面這麼簡單。應該在其他什麼地方還有更大的能量。

雖然,自己做得夠隱秘,一些監控什麼的,也不著痕迹的讓齊武處理了一下,但是,誰知道崔家會不會查到。而且,聽薛敏的口氣,崔家並不是那麼講理的人。也就是說,有的時候,崔家是不會管證據的。所以,此刻對上羅虎,子龍心中反而沒有任何的包袱,因為,子龍認為,反正都得罪了,得罪得死一點那又何妨。現在,這麼多人,子龍並不畏懼。以子龍此刻的實力,能夠看出來,在場的這些人,完全都是一些烏合之眾。

這樣的人欺負一些普通人,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以子龍虛勁高手的身份,對付這些人。根本就沒有問題。

「坤哥,幫我照顧好薛敏。」遠遠的一句話飄來。子龍已經衝進了人群之中。趙坤此刻面色也很嚴肅,轉頭道:

「薛小姐,你們都別走遠了。有機會,就先躲進車子裡面。辰子的車子是防彈防爆的,就這幾根燒火棍。根本不要害怕。」

薛敏此刻顯得很固執,拍電影的時候,有的時候會有一些打戲。對於武術。薛敏並不陌生。另外,她也學過幾手詠春,談不上什麼高手。但是,抵抗之力還是有的。看著子龍的身影,擔憂之情溢於言表,神情卻是十分的執著:

「子龍不走,我是不會走的,死也要在一起!」

子龍一衝進去,頓時整個場面就變成了一場混戰。打鬥的場面,談不上多麼的玄幻。也沒有什麼高來高去,凌空飛舞的鏡頭。那些是影視作品,而不是實實在在的東西。相反,場面反而顯得十分的混亂,數十個人,圍毆一個人,看起來似乎是有些恐怖,但是,恰恰相反,子龍身邊圍攻的人數終歸是有限的。

也就是說,子龍的身邊,最多也就是八個人進行攻擊而已。成年壯漢,八個人圍攻一個,這已經是極限了。也就是說,在局部範圍之中,崔虎的幾十個手下都是配像的。

地下停車場內,傳來了哀嚎連篇的聲音。子龍沒有留手,他不會像電影裡面那樣,打個不歇氣。電影畢竟是虛構的,需要體現出主角的光輝形象,體現出主角無敵的那一面。

現實之中,是絕不可能的。子龍下手,可沒有什麼講究。基本上,哪裡最狠,最順手,就是哪裡,這一個人可能是手骨骨折,那下一個人可能就是被踢到了襠部,然後,慘叫一聲,整個人都蜷縮在地上。接下來,則有可能一拳打在對方的眼眶上。

總之,如何能最快的消滅敵人,讓敵人喪失戰鬥力,這是子龍的第一目標。手中,偶爾還有銀針激射出去。不到十分鐘,崔虎帶來的十幾個人就全部都倒在了地上。這一幕,讓趙坤震撼了,薛敏也震住了。至於那幾個二線明星,也都張大了嘴巴。這還是人么?這是神。一個人打幾十個,確定這不是在拍電影么?

子龍從地上撿起了一根棒球棍。目光望向了崔虎,一步步朝著崔虎走了過去。殺氣騰騰的樣子,讓崔虎整個人都呆了。

「你…你要幹什麼?你別過來,我可是崔家的人,你敢動我,崔家饒不了你。」崔虎聲色俱厲的說了起來,惶恐的表情和恐懼的眼神卻出賣了他,此刻,崔虎是真的害怕了。子龍看著崔虎,淡然說道:

「我說過,我要打斷你的手腳。你以為,我說著玩的么?」

話音落下,子龍揮舞著棒球棍,一下狠的,實打實的打在了崔虎的手臂上,咔嚓一聲,崔虎整個人抱著手臂,哀嚎起來。接著,子龍再次舉起了棒球棍,狠狠的一下,砸在了崔虎的小腿上。這兩下,手腳果然是斷了。應承了子龍之前所說的那句話,打斷你手腳。

丟掉了棍子,此時,地面上的崔虎,沒有了大家少爺的氣勢,目光里充滿了恐懼。或者,還有對子龍的怨毒。子龍此刻很想是殺了崔虎。總是被人這麼惦記著,誰心裡都不好過。

對於子龍來說,所有的危險都要扼殺在萌芽的狀態。

但是,子龍還是控制了下來,對於崔家,子龍沒有什麼好怕的,可當場殺人的話,自己也不好過。這並不妨礙子龍在崔虎的身上做一些手腳,以子龍對穴位系統的了解,還是很輕鬆的!拍了拍崔虎的臉頰,子龍很嚴肅道:

「崔虎,手腳是我打斷的。以後,想報仇。隨時可以來找我。我絕對奉陪到底。」車子開出地下停車場之後,趙坤就靠邊停了下來。看著子龍道:

「念菲子龍,你們先走吧。我準備去飈一下。」飈一下的意思,子龍很清楚,今天晚上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傳出去,趙大少被一個戲子給耍了。臉面都要丟盡了。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趙坤為此付出了真摯的感情。不得不說,張怡這個女人錯過了一個讓她悔恨終身的人。心情不爽這是必然的,郭念菲也沒有去勸,這種事情,涉及到了感情的方面,勸是沒有用的。

趙坤不是一般的屌絲男,郭念菲不擔心他會想不開。因為女人對趙坤這種人來說,實在是太簡單、太容易了。

「去吧,自己注意點,別讓我看到明天出了車禍。」郭念菲笑著說了起來。雖然有詛咒的意思,但是,話語中濃濃的關心還是聽得出來的。法拉利的沉重轟鳴,趙坤揚長而去,這邊,張傑和菁菁看著子龍和薛敏道:

「龍哥,敏敏姐。我們自己打車回去就好了。就不要管我們了。」

薛敏神情很平淡。卻是看著兩人道:「打車幹什麼。你們都是公眾人物了。影響不好。我給劇組打個電話,安排車子過來吧。」薛敏的身份地位,在業內的名氣。這個面子還是有的。劇組那邊沒有任何的推諉,直接就安排了車子過來了。子龍開著車,看著旁邊的薛敏道:

「敏兒,今天我們去哪?」看著子龍,薛敏的臉上卻是有些緋紅:「去我公寓吧。我家你還沒有去過吧。」

正當兩人打情罵俏的時候郭念菲喊住了兩人,一臉陰沉的看和子龍問道:「崔龍是殺的?什麼時候的事情,這麼大的事情怎麼沒告訴我!」

「這個······」子龍面色尷尬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講起,這時候薛敏確實站了出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