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象著着光線和時間本源法則。

「奴役你們星空巨獸的成員……」地獄君主發出古怪的笑聲,「我奴役的宇宙尊者多了去了,你們又能把我怎麼樣?」

好傢夥。

好猖狂的地獄君主!

金角之主、炎星之主、光衍之主,三位星空巨獸聯盟的宇宙之主都一陣慍怒!

星空巨獸數量稀少,內部團結無比,如果是界主級成員聯盟還不管不顧,但是不朽已經是聯盟正式成員,宇宙尊者更是星空巨獸聯盟的核心份子!

地獄君主居然敢無緣無故的奴役,那就是對星空巨獸聯盟赤裸裸的挑釁!

「好大的口氣!」金角之主咆哮起來,「地獄君主,就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和我們星空巨獸聯盟作對!」

「殺!」

三頭星空巨獸氣息暴漲,同時撲了過來。

「你們人多,我可不奉陪!」地獄君主轉身就跑。

前有攔截,後有追兵,所以他是朝着側方飛去。

「想跑!」金角之主咆哮一聲。「無盡光域!」

星空巨獸聯盟的「金角之主」站在空中,巨大的翅膀展開,同時以它為中心,憑空出現了一直徑約千億公里的無盡光線領域,耀眼的白色光芒,令處處變得無比璀璨耀眼,在場每位強者都能感覺到光線中蘊含的威能。

整個原始星都彷彿鍍上一層白色色彩。

王毅感覺自己身上一沉,就好像普通人忽然掉進水裏,行動遲緩起來。

一道道晶瑩絲線環繞在王毅身邊,「艱難」的抵抗這些白光的阻撓束縛。

「巔峰領域類至寶?」地獄君主回頭低吼一聲,「沒有想到,為了對付我,金角之主你居然使出這巔峰領域類至寶,還真是看得起我。」

「地獄君主我說了你是逃不了的。」金角之主催動至寶光線領域的威能層層疊疊的束縛向地獄君主,一邊吼道,「今天,這裏就是你隕落之地!」

「哈哈,這地獄君主以為憑着他一件頂級領域類至寶就可以縱橫無敵了嗎?之前那些宇宙之主怎麼和我們星空巨獸聯盟的金角之主相比!」

「讓他之前那麼囂張,這光線領域就可以壓制死他了。這下子地獄君主想逃也晚了,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在光線領域加持下如魚得水的炎星之主和光衍之主張開翅膀,興奮的飛了過來。

「吼……」炎星之主巨大的鱗甲翅膀肆意扇動,破空飛行,羽翼如燃燒的戰刀,直接劈向行動遲緩的地獄君主。

「刷!」光衍之主周邊都衍變成黑洞,發出可怕吞噬力量,瀰漫過來。

這是兩大宇宙之主的究極絕學,威力巨大。

令原始星的空間直接崩潰碎裂,這些空間碎片就彷彿泡沫般脆弱,根本無法阻攔宇宙之主的絲毫。

而最可怕的金角之主也緊追其後,更是掌握整個光線領域,整個天地都變成光的海洋,每一道光線都蘊含龐大能量,無所不在的包圍向地獄君主,每一道光線都可以輕易重傷一位宇宙尊者。

被三位強大無比的宇宙之主圍攻,地獄君主似乎一下子陷入絕境。

「啊!」地獄君主也發現情勢不妙,三位星空巨獸聯盟的宇宙之主出現在他前路,讓他無路可走,後路也被斷絕,不得不背水一戰。

「轟隆……」

原始星上空一陣動蕩,四大強者的戰鬥廝殺讓空間都如海面般劇烈起伏。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

地獄君主身後忽然出現了一巨大的黑色鐵塔,約有上萬公里高,通體黝黑,佈滿奇異雕刻,一出現便直接飛向地獄君主,地獄君主也順着炎星之主第二次攻擊的衝擊力,同時加速直接飛過去,直接鑽進那黑色鐵塔中。

「砰!」

「砰!」

炎星之主的羽翼和光衍之主的黑洞力量同時攻擊在那鐵塔上,卻只是讓它輕微震動。

無盡白色光線領域中,張開羽翼的金角之主停在高空,看着遠處懸浮的那黑色鐵塔不由臉色一變:「飛行宮殿類至寶!」

炎星之主和光衍之主也同時停下來,不過還是呈三角形的把鐵塔包圍在中間。

「地獄君主躲進這黑色鐵塔裏面了。」

「我剛才的攻擊落在這黑色鐵塔上,感覺衝擊力被削弱大部分,能擁有這麼強大防禦力,應該是高等飛行宮殿類至寶。」炎星之主說道。

「怎麼辦?地獄君主躲在裏面,我們的神力攻擊轟在鐵塔上,恐怕會被削弱到百分之一以下,然後又被地獄君主身上的鎧甲再次削弱,剩下來的很難對他本體造成什麼傷害。」

「是啊,他躲在裏面,即使我們可以困住他,也很難對付他。」

三位宇宙之主都感覺到麻煩。

「哼,他躲進去也只是稍微延遲一會死亡時間,這次行動可不單隻我們星空巨獸聯盟,還有其他勢力。」

「等其他宇宙之主到來,我們聯手攻擊,這麼多宇宙之主聯合起來,就算地獄君主也得隕落。」金角之主聲音冰冷的道。

「以為躲進宮殿至寶內就可以保命,這地獄君主未免太異想天開了。」

鐵塔內,『地獄君主』王毅也張望着外面,眼神平靜。

「接下來,就是等待了……不知道,會有多少魚兒上鈎。」

7017k 隔日清晨。

陳公元還沒有進醫院,就被堵住了去路。

「咦?唐丫頭?」

看到了唐瑤,陳公元驚咦了一聲。

明顯他也不知道唐瑤既然會過來找他。

「陳爺爺,又見面了。」

看到了陳公元,唐瑤也是露出了禮貌的微笑。

畢竟陳公元的名聲在這裏放着。

就算他現在沒有在城京任職,但不代表他的威望就會下降。

「丫頭這次過來,只怕不是為了陳爺爺來的吧?」

陳公元笑呵呵的看着唐瑤。

對於這丫頭,他也算是歡喜的很,畢竟他和唐家也算是有淵源的,也算是他從小看到大的丫頭。

自然也露出了慈祥的一面。

「哎呀,陳爺爺,你知道就好了嘛,對了,藍天呢?來了嗎?」

唐瑤一顆心可都系在了藍天的身上。

自然不想耽誤一點時間。

陳公元無奈的搖頭笑了笑。

「你這丫頭,一說藍天,就比誰都精神,本來陳爺爺都不知道他居然是藍家的小子,要不是他在那幾台手術之後,陳爺爺都不想查他的事情。」

陳公元這句話還真的沒說錯。

藍天太低調了,低調到他這個曾經和上官家交好的老人,都不知道藍天是藍家的人。

「他就這樣,陳爺爺,你先告訴我,他人呢?」

唐瑤輕聲一笑,似乎是在維護藍天。

「哦,你來的很不巧,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現在去明江市了。」

說完,他簡單的為唐瑤解答了一下疑惑。

這可把這姑娘的火給點燃了。

好傢夥,自己千辛萬苦的遷都過來。

還是匆匆忙忙的見了一面。

本來今天正好沒事,想要來找藍天吃個飯啊什麼的。

結果,藍天去明江市了。

這讓她如何不氣?

而此時此刻的藍天,已經搭乘上了飛機,直奔明江市了。

叮叮叮!

手機的微信不斷的響起。

藍天帶着耳機,結果耳朵快直接被轟炸了。

這消息,根本停不下來。

打開一看。

唐瑤:臭藍天,給本小姐滾回來。

:快點滾回來!

:回來!

以下,接近一百條微信。

顯然是在用電腦編輯好了之後,一股腦的全部發了出來。

還為了讓他難受,發了一百條。

看完之後,藍天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好傢夥,還好跑的快,不然的話,分分鐘被吐槽的無地自容。

看着人家姑娘發了這麼多條消息。

不回句話,好像也說不過去。

然後,編輯,發送。

內容:不回!

氣的唐瑤差點沒把電腦炸了。

「你真的是去進修的?你確定你不是逃亡去的?」

陳曉雲坐在藍天的旁邊,目光自然也看到了他手機上的信息。

畢竟藍天也不隱藏,看了也就看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