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豆豆點點頭,「媽咪,哈哈可以一起去嗎?」

豆豆現在做什麼都想要帶著哈哈,所以他就想著可不可以帶著哈哈一起出門。

清音猶豫了一會,「當然可以啦,」

中午吃過午餐的時候,葉清音帶著豆豆出發去書店,她沒想到在這裡碰到沈闊的母親,沈母。

「阿姨,好巧。」葉清音手裡牽著豆豆,另一邊,握住繩子不讓狗狗亂跑。

沈母停下腳步,看了一眼葉清音,對於這個女孩子她說不上喜歡可又是因為是墨北辰選擇的女孩子,所以她又忍不住看了一眼。

葉清音只是朝著對方點點頭,轉身就要走。

這個時候,沈母叫住了葉清音,「葉小姐,我們談談吧。」為了自己的女兒,她還想要做最後的掙扎。

葉清音看著自己帶著豆豆又帶著哈哈,估計不太方便。

「抱歉,沈夫人,我現在可能走不開,實在是抱歉。」

沈母看了一眼,「好,那改天再聯繫,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什麼時候有空,我們可以見個面。」

清音接過她遞給的名片,看了一眼上面,然後說了一句抱歉然後就離開了。

清音帶著豆豆來到兒童的區域,「豆豆,看看有什麼想買的,可以自己挑哦。」

豆豆踮起腳尖,然後看著眼前的書本,「媽咪,媽咪幫我挑哦。」

葉清音看著眼前的書籍,「那好,媽咪幫你挑選。」

葉清音帶著豆豆買了書本之後,就帶著他去公園玩玩。

豆豆今天特別的高興,帶著哈哈一直跑,心裡頭就是高興。

葉清音看著他的模樣,心裏面特別的暖心。

她現在就想著只要是能夠帶著豆豆一起玩就什麼都好。

現在就想著,只要是能夠陪著豆豆一起去玩,他都會覺得開心。

墨北辰在接近下班的時候,想著自己是不是要帶葉清音和豆豆出去吃飯。

這個時候墨北辰給葉清音打電話,「你們今晚想吃什麼?要不要出去吃東西?」

葉清音看著豆豆,「都可以吧,我和豆豆現在在公園,準備回去了。」

天也要黑了,她覺得可以帶著豆豆回去了。

墨北辰想著既然他們已經在外面,那就在外面吃東西吧。

「嗯,那就在外面吃東西吧,我去接你們。」

墨北辰說完了之後,就拿著衣服準備離開。

豆豆這個時候走過來,近看一看,「媽咪,我們要回去了嗎?」

這個時候她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回去。

「我們要在這裡等著爹地,,待會我們一起去吃東西。」

葉清音連忙解釋著,她現在也期待著,能夠快一點見到墨北辰,她肚子有點餓了。

豆豆這個時候玩累了,依偎在墨北辰的懷裡,「媽咪,豆豆肚子餓。」 豆豆和葉清音還在等待中,她現在只是希望墨北辰快點到,因為到了夜晚,天氣開始變冷了,她害怕豆豆會著涼,所以一直緊緊的抱著他。

豆豆這個時候縮在葉清音的懷裡,「媽咪,我們去對面坐一坐好不好,豆豆冷。」

清音想了想,現在已經開始下雪了,確實挺冷的。

「好,豆豆,別著急哈,媽咪現在就帶著你過去。」

清音起身抱著豆豆去了一家咖啡廳。

只是這家咖啡廳並沒有任何客人,而且裝扮得很華麗。

一直在忙碌的工作人員發現了進來的母子,他臉上的不滿十分的明顯,「女士,我們這裡今天已經被人包場了,麻煩你們離開。」

清音沒想到自己會遇到這樣的場面,「是這樣的,我們就在這裡停留一下,外面下雪了孩子冷,所以」

工作人員病不等葉清音的解釋,「你的意思是說,來我們這裡蹭暖氣的是吧。」

清音想要解釋,她確實是來蹭空調的,可是她也願意買點東西,然後待在這裡等著墨北辰。

可是對方的態度十分的惡劣,「走,走,走,」不要在我們這裡礙手礙腳的。

清音看著外面起風了,也不知道墨北辰什麼時候可以到,「這些先生,你們這裡現在也還沒有開始,就讓我們先待在這裡吧,」

豆豆看著眼前的人,「叔叔,豆豆怕冷。」豆豆的眼裡帶著請求。

可是對方裝作沒有看到似的「走,走,走,給我出去,說了不行就是不行,你們再不走,我可要報警了啊,當這裡是收容所呢。」

清音冷下臉,沒想到遇到了這麼沒有愛心的人,她最後只能抱著豆豆離開。

她當然不要緊,可是豆豆還是個孩子,她擔心他會感冒。

等她帶著豆豆出門的時候,門外突然出現了一個捧著鮮花的男人。

男人看著葉清音和豆豆不滿的看向身後的工作人員,「你們這裡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包場了嗎,你們也收了我的定金。」

他指著葉清音和豆豆,「這兩人是怎麼回事,怎麼會讓他們進來,你們和著還想要接待客戶是吧。」

身後的工作人員立馬給男人賠了不是,「馮先生,這兩人只是走錯了地方,我們這不是正要趕著她離開嗎,您別擔心別擔心啊,」

男人並不領情,「讓她們趕緊走,不要在這裡礙眼,我未婚妻可是不喜歡看到這裡阿貓阿狗。」

工作人員低頭哈腰的陪不是,「你們趕緊走吧,不要害了我沒工作啊。」

葉清音搖了搖頭,要是哪個女人瞎了眼嫁給這樣的男人也是夠倒霉的了。

豆豆眼裡帶著不滿,然後跟著葉清音離開,這個時候他們來到門口,正好接到了墨北辰的電話。

「你在哪。」墨北辰看向了四周,也沒有看到葉清音的身影。

清音把定位發給墨北辰,然後站在屋檐下等候。

這個時候,她發現一輛車停在不遠處,下來的是一個女人,「這天氣真差。」女人不由的抱怨了一句。

葉清音猜,這是不是要接受求婚的女人,她心裡特別的吃味,真的和那個小氣的男人成一對。 女人這個時候休息到站在咖啡廳前的葉清音和豆豆。

她眼睛帶著一抹輕蔑,然後昂著頭離開了。

豆豆心裡不滿,可是這個時候他不敢惹事,沒一會墨北辰車開到他們面前。

豆豆心裡十分的激動,嘴上一抹委屈,墨北辰這個時候挺停好車之後,立馬下車。

看到不太開心的豆豆,疑惑的詢問,「怎麼了?」這突然間這是怎麼了,這是。

葉清音不想提到這件事,可是她也知道豆豆心裡對這件事心有芥蒂。

「爹地,我們被欺負了。」豆豆沒有誇大內容,只是平淡的和墨北辰抱怨。

墨北辰眼神一凝滯,沒想到居然有人敢欺負他的兒子。

墨北辰彎下腰,然後把豆豆抱起來,「來,告訴爹地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現在就是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現在的他就想著自己只要是能夠好好的把這件事解決了就好了。

豆豆現在雖然肚子餓了,可是他不想今天的事情就過去了。

實在是那個人太可惡了,「爹地,外面太冷了,我和媽咪進去躲一躲,就被他們趕出來了。」

豆豆說完之後低下頭,隨後他開始抬起頭來看著葉清音,希望她可以原諒自己。

清音笑著摸了摸豆豆的腦袋輕聲的說了一句,「乖寶貝,」

墨北辰大概明白了事情,然後看了一眼葉清音,「走吧,我們進去瞧一瞧。」

最近他是比較忙沒錯,可是,對於葉清音現在被其他人欺負了不吭聲這是怎麼回事。

咖啡廳里此時已經在求婚的男女,被鼓掌的聲給破壞了氣氛。

手裡拿著求婚戒指的男人,看到有人進來搗亂,立馬用警告的眼神示意服務員把搗亂的人趕出去。

工作人員皺著眉,沒想到這一對母子不僅沒有離開,還帶著這個男人來鬧事。

工作人員走到墨北辰的面前,「先生,」

墨北辰並沒有足夠的耐心等待著他把話說完,他冷漠的說:「把你們這裡的經理叫來。」

工作人員想要反駁,可是一眼對方並不好惹.

身後被打擾的男女此時不滿的看著墨北辰,「哎,我說你,有什麼資格叫經理,這裡我今天包場了懂嗎?」

旁邊濃妝艷抹的女人握緊男人的手臂,「親愛的,不要跟他們一般見識,把你身份亮出來,我看他們肯定就不敢惹事了。」

男人笑了笑,「親愛的,我怕我說出來了之後,他們就只剩下哭的機會。」

隨後兩個人開心的大笑,葉清音看著兩人一副高傲的嘴臉。

墨北辰臉色繃緊,「哦,說吧,你是哪方神聖?」

墨北辰還沒有見到榆城有這麼一囂張的一號人。

男人特別的得意,「我啊,叫秦正,我舅老爺可是當今榆城第二大戶人家。」

墨北辰忍不住一笑,看著秦正的目光帶著譏諷。

「我怎麼不知道方家有你這樣的親戚。」

對方一聽以為墨北辰這是害怕了,「認識方家這一大戶人家就好夠了,你們今天故意破壞我的求婚現場,這場地費你們陪我。」

旁邊的女人不滿,「親愛的,怎麼樣也要賠五倍吧。」 墨北辰像是聽到了一個大笑話似的,「嗯,五倍,十倍要不要?」

墨北辰隨後嘴裡噙著諷刺的笑意,「方家老爺不是你舅老爺嗎,缺這點錢?」

秦正聽到墨北辰的嘲諷,他臉色黑了一半,他本來有意的想要攀上方家,可是沒想到人家方家根本就看不起來他。

總裁的替身前妻 不過這幾年他在外頭,打著方家親戚的這個名號,自己的生意倒是不錯。

「我們方家有錢那是我們的事情,現在是討論你們破壞我求婚的事情。」

墨北辰並不以為然,仍然十分的淡定,對方看著墨北辰這個模樣,心裡總是有點忐忑不安。

當墨北辰拿出手機的時候,對方慌了,「你,你,我告訴你,你現在要打什麼電話都沒有用,」

墨北辰盯著屏幕上自己已經找到的聯繫人,「哦?有沒有用,我們待會就知道了。」

方老爺子接到墨北辰的電話,心裡特別的激動,他想你上次的誤會了之後,他生怕和墨家的關係就這麼僵化了。

只是沒想到還能夠再接到墨北辰的電話,「北辰,怎麼了?」

墨北辰看著對方臉上的焦急,「方爺爺,我眼前有個人他自稱你是他舅老爺子,我就是想確認一下,擔心傷了自己人可就麻煩了,他叫秦正,不知道爺爺認識嗎?」

這個時候,對面的秦正沒想到墨北辰居然和老爺子打上電話,而且他們的交情好像不錯。

這個時候秦正開始慌亂了,他不知道墨北辰會認識方老爺子。

旁邊的女人還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感受到旁邊的男人在抖,她擔心的一問,「怎麼了,親愛的,你沒事的。」

這個時候男人沒有敢出聲,他還在想著怎麼樣應付面前的男人。

方老爺子一直在腦海里搜索這個名字,最後誠懇的說,「北辰啊,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壓根不認識這人,需不需要我幫忙?」

趁著這個機會,方老爺子借著這個機會,他打算想要討好墨北辰。

墨北辰看著眼前的男人,已經沒有剛剛神氣的模樣,「不用,方爺爺這樣的小事,還是由著小輩來處理吧。」

這個時候工作人員已經把自己的經理帶來,「經理,這。」

經理看到墨北辰立馬對著他道歉,「墨先生,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對不起對不起。」

工作人員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可是看到了經理也這麼做,他知道自己這真的錯了。

秦正見經理都對眼前的男人這麼客氣,姓墨?

難道是榆城第一大戶人家,姓墨的那家?

墨北辰眯著眼看著眼前的男人,「經理,我夫人今天在你們店裡被趕出去,你說怎麼解決吧?」

經理不滿的看向自己的下屬,差一點就要被他拉下水。

「墨先生,是我們員工的錯,我代表所有的員工和您道歉。」經理特別的有誠意,他現在就怕墨北一句話,自己的職位不保。

墨北辰看著經理,「你道歉的對象錯了。」

經理立馬看向葉清音,「夫人,是我們的錯,都怪我沒有教好下屬請您原諒。」 經理立馬拉著旁邊的下屬,讓他跟著自己道歉。

工作人員立馬恭敬的低下頭。沒想到他們這裡有來頭,「對不起,夫人,是我的錯。」

墨北辰看著兩人的態度,暫時取悅了他,他就等著葉清音變態了之後就繼續收拾旁邊的人。

葉清音擔心豆豆實在是太餓了,直接和他們說:「沒關係,希望你們以後對客人都要有最起碼的尊重。」

經理得到了葉清音的原諒,知道自己的工作還有戲,「是,是,夫人教訓得是,我們一定會改正的。」

這個時候經理就怕自己還要被自己的蠢蠢的下屬拉下水,「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

工作人員想要反駁,可是看到墨北辰凌厲的眼神,他不敢反駁。

他不是按照規矩辦事怎麼就把他炒魷魚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