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讓他震驚的是,四個攝像頭,三個消失了,只剩下一個。

這幾個針孔攝像頭是他自己裝的,沒有線路,非常隱蔽,居然被發現了三個,可見這對手非常厲害。

葉雄把最後一個攝像頭取下來,正準備回房看,突然發現樓上的窗帘動了一下。

那個房間,正好是楊心怡住的房間。

葉雄眉頭一皺,本能地施展靈識,釋放出去。

房間里空空的,根本就沒楊心怡的身影,她隱匿了身體。

葉雄現在的靈識,對於她沒有任何作用。

回房之後,葉雄打開電腦,將內存插進去,播放起來。

這個攝像頭拍攝的是別墅後面的陽台,如果有人從陽台出去,逃不過攝像頭的記錄。

白天除了楊心怡出來晒衣服,唐寧出來扭扭腰,松幾下筋骨,沒什麼情況。

葉雄將錄像加快,跳到晚上十二點之後。

終於,在他離開的第一天晚上,一道灰影走到陽台上,縱躍出去,片刻就消失得無影無終,速度好快。

葉雄把攝像定住,放大,經過幾次辨認之後,終於確定,出去的人正是楊心怡。

直到凌晨五點,葉雄才在錄像中重新看到她回來的身影。

一連一個星期,楊心怡每天差不多凌晨出去,天亮再回來,從無間斷。

葉雄的心涼撥涼撥的,從警局得來的資料,失蹤的二三十名少女,大多數都是在半夜失蹤的,時間跟楊心怡出去的時間完全吻合。

他幾乎可以肯定,這些失蹤的少女,肯定跟楊心怡有關。

葉雄把電腦關掉,獃獃地躺在椅子上,發獃很久。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真不敢相信,這是楊心怡做的。

她那麼膽小怕事,殺只雞都不敢,怎麼可能去綁架那些少女?

她那麼善良,怎麼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葉雄真想拿著錄像去逼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害怕這樣會逼她到絕境,所以還是決定忍了下來,準備找個機會再問。

葉雄壓住激動的心,先下去煮了頓晚餐。

煮好之後,葉雄吩咐唐寧上去叫楊心怡下來吃飯。

片刻之後,楊心怡下來了,睡了幾個小時,好像精神好多了。

「表姐,你怎麼就這麼能睡,都快成豬了。」唐寧一邊吃菜一邊說。

「最近不太舒服。」楊心怡隨口回道。

「快吃吧,再不吃就涼了。」葉雄說道。

「若琳,我表姐夫的手藝可是沒得說,吃吧,機會可不是時時有的。」唐寧說道。

若琳拿過筷子吃了一口菜,哇哇地大叫起來,跟唐寧化身餓狼,風捲殘雲。

不朽劍尊 「你們能不能有點女孩家的形象,羞不羞人?」楊心怡罵道。

「有什麼羞人,表姐夫又不是外人。」唐寧說道。

「好久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菜了。」若琳滿嘴是菜,吐齒不清。

看著她們三個吃飯的幸福模樣,葉雄突然覺得,好享受這種安逸的日子。

:。: 「唐寧若琳,你們兩個以後出去要小心點,最近外面有點亂。」葉雄說。

「表姐夫,你說的是少女失蹤的案件吧?」 神話從聊齋開始 唐寧問。

「你知道?」

「現在江南誰不知道,鬧得心心慌慌的,夜晚都沒人敢出門了。我聽班上一個同學說,咱們學校就有一名女生失蹤。」唐寧說。

「唐寧姐,你說什麼人這麼可惡,會不會是變態*****若琳吃驚地問。

「**個屁,那同學長得像豬似的,男人看見她都想吐,我猜八成是販賣人體器官的組織,現在人體的肝啊,腎啊心臟啊什麼的可值錢了。」

「別說得那麼噁心,吃著飯呢?」葉雄沒好氣地罵道。

「表姐夫,你還是出手把兇手抓住吧,這江南可是你的地盤,被人在你的地盤上這麼搞,那可是有損你的聲譽。」唐寧說道。

「這事情我自然會查過水落石出。」葉雄一邊說,一邊無意看了楊心怡一眼,這才繼續說道:「我就怕這些少女失蹤這麼久,全部都遇害了。」

「不可能,她們怎麼會遇害?」楊心怡突然插嘴。

「怎麼不可能?」葉雄連忙問。

「我覺得應該沒人那麼殘忍,那麼多條生命,怎麼下得了手。」楊心怡說。

「這可難說了,現在世界,什麼變態的人沒有,保不準也有可能像若琳說的,是變態***乾的。」唐寧說。

「你剛才不是說,男人看見那些醜女都想吐。」若琳問。

「我突然想起,有些男人特別變態,他們對於漂亮的女人沒信心,怕影響他們的自尊心,所以專門挑選醜女下手,他們所以被稱之為變態,肯定做法跟正常人不同的。」唐大師一逼資深心理研究員的模樣。

啪!

一筷子打落她腦袋上。

「你腦子裡怎麼這麼多灰陰的東西,能不能有點正能量?」葉雄罵道。

唐寧摸著腦袋,苦著臉說:「表姐夫,你弄疼人家了。」

那嬌嗲的模樣,真讓人有點受不了,換在以前的葉雄,還真被她嗲得心軟了。

「整天都是些不良思想,多大的人。」葉雄教訓完,這才將目光落到楊心怡身上:「老婆,咱們好久沒出去過,今晚去看電影怎麼樣?」

「看電影好浪費時間,寶寶在家不放心。」楊心怡回道。

「不是有趙嬸在嗎,你擔心什麼?」

「表姐,你不去,小心那花心大蘿蔔跟別的女人去,到時候哭死你。」唐寧哼哼。

「好吧,去就去。」楊心怡無奈地說道。

晚飯之後,葉雄跟著楊心怡出去散步,順便去看八點檔的電影。

時間還早,兩人在外面散著步。

晚飯之後出來散步的人很多,有老人,夫妻,孩子,到處都是一片溫馨的場面。

楊心怡目光落到公園裡一名剛學會走路的孩子身上,突然站住了。

那小孩子也就一歲左右,年輕的母親在前面引誘著他,一步步地朝自己走來。

突然,那小孩子倒在地上,哇哇大哭起來,那母親連忙走進去,抱著他不停地哄起來。

不用多久就把孩子哄住了,然後繼續下來學走路。

兩人就這樣站著,看孩子從兩米,三米,五米到十米,親眼看著他邁出新的生命步伐。

「再過幾個月,咱們的寶寶也能學會走路了。」楊心怡突然說道。

「到時候咱們也一起在這裡,教他走路。」葉雄握著她的手說道。

「希望咱們都平平安安的。」楊心怡小聲地說道。

接下來,葉雄跟楊心怡一起去看電影,看的是她最喜歡的愛情片。

其間,楊心怡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妥。

回去的時候,已經查不多晚十點,到家門口的時候,葉雄停了下來。

他覺得是時候攤牌了。

「今天我去了趟警局,羅國中有急事找我。」

「是嗎?」楊心怡目光躲閃。

「最近一個多星期,江南連續失蹤二十多名少女,這些只是報案的,還沒報案的不知道有多少,羅局長讓我幫忙破案。」葉雄繼續說道。

「你有懷疑對象了?」楊心怡繼續問。

「有。」葉雄點點頭:「但是我相信,她這樣做是有原因的。」

楊心怡目光躲閃,不敢正視葉雄的目光。

她這樣子,葉雄更加肯定這事情跟她有關了。

「有些東西,我想給你看看。」

葉雄掏出手機,打開剪下來的視頻,遞過去。

視頻上面是楊心怡半夜離開家裡外出的情景,從凌晨離開,到天快亮的時候回來。

楊心怡來過手機,看了一下,似乎早就知道一樣,整個人呆住了。

「老婆,能不能給我點解釋?」葉雄望著她問。

「那個不是我。」楊心怡搖搖頭。

「拍得那麼清楚,你還要否認嗎?」葉雄急道。

「那只是我身體,不是我的靈魂。」

「什麼意思?」

見楊心怡還在猶豫著不肯說,葉雄非常焦急:「這都什麼時候了,你為什麼還不肯說實話,你知道這樣我多擔心嗎?」

「她不讓我說,不然她不會放過你,也不會放過咱們家的。」

楊心怡連搖搖頭,一副崩潰的模樣。

「她到底是誰?」

「是不是你內世界之中有什麼?」

「是不是她威脅你的?」

葉雄將她摟在懷中,喃喃說道:「老婆,我這輩子沒怕過誰,也死過無數次,沒什麼好怕的,我最怕的就是失去你,你明白嗎?」

楊心怡摟著他,突然嗚嗚地哭起來,半晌才說道:「我內世界中有一個冰棺,裡面有一個邪惡的靈魂,每當我睡覺的時候,她就醒過來,佔有我的身體。我晚上不敢睡覺,只能在白天睡,因為她白天不敢那麼忌憚去做壞事。」

「她威脅我不能將這事情告訴任何人,不然的話,絕對不放過我。」

「她說只要找到新的玄陰之體,就從我身體里出去,不再打擾我的生活。」

「老公,我不是故意隱瞞你,她太厲害了,你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楊心怡哽咽地說著。

葉雄現在終於明白了,原來是有個惡靈在威脅她。

「老婆你放心,我會讓她乖乖從你內世界滾出去,你現在要做的是回去好好睡個覺,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了。」葉雄拍著她的肩膀。

「老公,我怕睡覺她就出來了。」楊心怡急道。

「相信老公,不會有事的。」葉雄安慰。

回到房間,葉雄安慰很久,楊心怡這才不安地躺下去睡覺。

等她睡著之後,葉雄搬過一張凳子,坐在床前,靜靜地等著。

他倒要看看,楊心怡內世界的惡靈,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凌晨一點,沉睡中的楊心怡突然醒來。

她坐了起來,望著葉雄,嘴角揚出一抹邪惡的笑。

(本章完)

:。: 陌生的神態,陌生的笑容。

那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眼神。

僅僅一個照面,葉雄就知道面前的絕對不可能是自己的老婆楊心怡。

「我不管你是誰,乖乖從我老婆身體里出去,不然別怪我不客氣。」葉雄憤怒地吼道。

「怎麼不客氣法,殺了我?」

惡靈從床上下來,走到葉雄面前,張開雙手,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

「殺了我,你捨得嗎,這可是你老婆的身體。」

葉雄目光炯炯地瞪著他,眼神冒火。

「你到底是誰,想怎麼樣?」葉雄直接就問。

「我勸你最好別用這樣的態度跟我說話,萬一惹得我不高興,出去陪人睡覺,吃虧的可是你老婆的身體。」惡靈格格地笑了起來。

「你這樣做的唯一後果,就是你連個宿體都沒有。」

以楊心怡的性格,如果身體被羞辱,不可能再活下去。

「宿體而已,沒有她,我隨時可以找第二個。」惡靈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如果你真的有能力找第二個,就不會威脅我老婆,讓她別把你說出去。」

葉雄可不像楊心怡那麼單純,說到計謀方面,他不比一般人差。

「我現在就找個男人試試去,讓你知道我敢不敢。」

惡靈話剛說完,身體刷的一下,快朝門口方向射去。

葉雄早有預防,搶先一步擋在門口,一掌拍出。

「區區鍊氣五層也敢獻醜,我就廢了你,省得你以後多管閑事。」

惡靈五指一伸,手指伸出十道長長的冰尖,狠狠地朝葉雄襲來。

葉雄掏出匕,跟她纏鬥在一起。

由於對方是楊心怡的身體,他不敢太用力,怕傷到她。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多麼可笑,對方的實力遠遠乎他的想象。

無數的罡風狠狠地朝他襲來,那凌厲的元氣,颳得他身上暗暗生疼。

葉雄被迫使用真元護體,不然的話,他早就受傷了。

這裡是自己的家,他不敢施展開,不然的話,這幢樓非被毀不可。

葉雄身體一掠,越過陽台,落到外面的草地上。

惡靈緊隨其後,來到他面前,一臉傲慢地看著他。

「你不是我的對手,識相得快快滾開。」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

葉雄祭出赤焰,幻化出火龍,朝惡靈襲去。

還沒攻到惡靈面前,一道透明的冰幕擋在她身體,將火龍完全擋住。

赫然就是上次在秘境之中,楊心怡施展過的寒冰護體,只不過比起楊心怡,惡靈施展出來更嫻熟,防禦力更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