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譚雲看著薛紫嫣,微微一笑,「放心,若我在深淵內得到寶物,一定分一些給你。」

「嘻嘻,這還差不多!」薛紫嫣大大咧咧的話罷,目光擔憂道:「姐夫,你可要主意安全,我和詩瑤姐、穆姐姐,在深淵外等你回來。」

「嗯。」譚雲重重點頭。

鍾吾詩瑤上前給譚雲整理衣袍,叮囑道:「你儘力就好,不要為了未知的寶物而拚命。你的命不屬於你自己的,還屬於我和穆姐姐的,答應我,一定要安全的回來。」

「好,我答應你。」譚雲深情一笑。

這時,穆夢囈目光不舍的盯著譚雲,勸阻道:「譚雲,葬神深淵雖然有寶物,可是真的太危險了,不如你還是別再深入了,和我們一起回去吧。」

「是啊姐夫!」薛紫嫣附和道。

譚雲右臂一揮,施展了個隔音結界,看著三女,神色剛毅道:「夢囈、詩瑤、紫嫣,你們也知道我收走的永恆神劍,便是我昔日的神劍火舞。」

「火舞既然是永恆仙宗祖師爺,從葬神深淵內找到的,我懷疑我其他的神劍也在裡面,所以我必須要去!」

聞言,三女見譚雲心意已決,便不再多勸。

「譚雲,把你的身份令牌給我,看著你的身份令牌完好無損,我才會心安。」穆夢囈說道。

「好!」譚雲當即將自己的身份令牌給了穆夢囈后,看著她和鍾吾詩瑤,依舊憂心忡忡的模樣,便在二女耳邊,低聲道:「我還未和你們兩個嬌滴滴的大美女,洞房花燭夜呢,我才不肯死呢?」

「臭流氓,大色鬼!」穆夢囈、鍾吾詩瑤嬌艷欲滴,嬌嗔著逃出了隔音結界。

「姐夫,你和兩位姐姐說什麼了?」薛紫嫣錯愕。

「咳咳。」譚雲訕訕道:「這是大人之間的事,小孩子不能知道。」

「小孩子?」薛紫嫣皺著瑤鼻,挺了挺胸膛,「我已經不小了好不好!」

「是是是,的確不小了。」譚雲忍不住瞄了一眼,薛紫嫣胸前渾圓的驕傲。

「你……下流,連你小姨子的豆腐也敢吃!」薛紫嫣猛地踢了譚雲一腳,便落荒而逃。

譚雲悻悻然的解除了隔音結界,看著皇甫聽風、柯心怡、陸仁、百里龍天、蕭青璇、君不平、上官冰冰,道:「你們是否還要繼續深入?」

「要!」七人異口同聲時,譚雲肩膀上貓咪般大小的金龍神獅,渾身金毛陡然倒豎!

「吼!」

金龍神獅神色不安的對著深淵,接連低吼!

看著大塊頭的模樣,譚雲等人渾身一震,明白它是在示警!

眾人急忙釋放出靈識,卻發現方圓三百里內,並無異常,顯然金龍神獅提前發現了前方,三百裡外有令它感到不安的存在!

譚雲正欲詢問,金龍神獅發現了什麼時,突然,通過靈識發現,深淵中上千道巨大的火球,帶著長長的尾巴,朝自己等人疾馳飛來!

下一瞬,一道刺耳的男子之音,從深淵內傳來,聲音中蘊含著無盡的怨恨,「該死的人類,你們每隔三年,就要進入我的領地一次!我前前後後殺了你們上百萬人,你們居然還敢來!」

「你們這些卑微的螻蟻,今日都給得給我去死!」

聞言,靈舟上的眾人,神色驚恐至極!從妖獸的聲音便能判斷出,殺來的妖獸至少是四階!

因為三階渡劫期妖獸,渡劫成功后,便會擁有口吐人言的能力!

「大塊頭,來者什麼等級!」譚雲忙不迭詢問。

「吼!」金龍神獅用趾甲在靈舟上寫到「四階初生期」五字!

譚雲遏制著心中恐慌,回首厲吼道:「你們全部駕馭靈舟逃走,記得不要再回來,我來擋住它!」

「吼!」

金龍神獅驟然衝天而起,化成百丈之巨,譚雲極速掠上了獅背!

「譚雲,要走一起走!」

「譚雲,快和我們一起走啊!」

「姐夫!」

穆夢囈、鍾吾詩瑤、薛紫嫣,心急如焚的吶喊著。

「譚賢弟……」皇甫聽風剛一開口,便被譚雲截斷,「皇甫兄,來不及了!快帶她們走!再不走,你們都得死!」

「好!譚賢弟,你多加小心!」皇甫聽風當即駕馭靈舟,掉頭就要朝深淵外飛去時,穆夢囈、鍾吾詩瑤提前掠上了獅背,「要走一起走,你不走,我們也不走!」

譚雲雙目赤紅,大吼道:「大塊頭的速度,不如四階初生期的飛行妖獸,我若不和大塊頭留下來阻止,你們都得死!」

「沒有時間了!快走!」

「嗚嗚……我們走……我們走!」二女淚眼婆娑,哽咽道:「你要答應我們,一定要活著回來!」

「好!」譚雲應聲時,雙手將穆夢囈、鍾吾詩瑤推下了獅背!

二女落在靈舟上的剎那,皇甫聽風駕馭靈舟,朝深淵外瘋狂逃去,轉眼間消失在譚雲視線,唯有無數道哭泣聲,回蕩在聲深淵內久久不散:

「姐夫,你一定要活著回來!」

「譚師兄,您要活著回來啊!」

「譚賢弟,我們等你回來……」

「……」

耳畔縈繞著眾人聲嘶力竭的哭喊聲,譚雲置若罔聞,身影一閃,出現在金龍神獅的頭顱上,急忙祭出了鴻蒙神劍火舞!

「咻咻咻……」

伴隨著空氣爆破聲,下一瞬,上千團火球從深淵深處射向譚雲上空后,驀然分散開來,將金龍神獅團團包圍,化成了上千頭龐然大物!

它們高達三十丈,渾身焚燒著赤紅的火焰!

烈火焚燒中,清晰可見,它們通體血紅,擁有獅子雄壯的身體,生長著雄鷹的頭、喙,和那長達五十丈的雙翼!

它們二階渡劫期居多,三階初生期居然整整有一百頭之多!

它們此刻,猩紅的眸子兇狠的凝視著譚雲和金龍神獅,紛紛張開那鉤狀的三丈巨喙,發出陣陣嘶鳴聲!

「烈焰獅鷲!」譚雲神色愈發凝重。因為烈焰獅鷲,乃是同級別妖獸中的王者之一!

他們生性兇殘,脾氣暴躁!

「卑微的人類,待我殺了你后,再將其他卑賤的人類,統統滅殺!」

空間振動之際,一道刺耳的獰笑聲,從天而降!

譚雲猛然昂首,瞳孔驟縮,但見黑霧翻滾中,一頭高達二百丈的四階初生期玄焰獅鷲,猶如一座巨大的獸形火山,扇動著長達三百丈的雙翼,出現在頭頂上空!

譚雲深知,當三階渡劫期的烈焰獅鷲,晉級四階后,便稱之為,玄焰獅鷲!

「吼!」金龍神獅張開血盆大口,獠牙兇狠的朝玄焰獅鷲,發出了振聾發聵的嘶吼聲! 「你叫什麼叫?」

玄焰獅鷲陰測測的俯視金龍神獅,口吐人言,羞辱道:「你堂堂三階生長期妖獅,卻任由一個胎魂境九重的卑微人類驅使,我們獸類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吼!」金神神獅昂視玄焰獅鷲,巨瞳中充斥著無盡的憤怒!

「大塊頭,你先拖住它,待我滅了其他烈焰獅鷲,我再和你一起宰了它!」

「鴻蒙屠神劍陣!」

譚雲叮囑一聲后,躍落在地面上,倏然,金木水火土、風、雷、時間、空間、死亡、光明,十一柄屬性飛劍,從乾坤戒中猶如煙花綻放,迸射至四周后呈環形將譚雲籠罩其中!

幾乎同一時間,譚雲靈池內的九尊鴻蒙胎魂雙目中,迸射出十八道鴻蒙光柱,匯聚一起后,閃電般鑽出眉心,化為十一股,分別射入十一柄飛劍之中!

霎時,十一柄飛劍圍繞譚雲迅疾旋轉,散發出一蓬蓬鴻蒙光幕,那偌大的鴻蒙屠神劍陣,將譚雲籠罩其中!

劍陣內,譚雲戰意高昂!

因為此刻的十一柄屬性飛劍,不再是極品靈器,而是從五千多件戰利品中,挑選出來的極品寶器飛劍!

譚雲是胎魂境九重,他最多只能發揮出極品寶器飛劍的威力,如今十一柄飛劍,皆是極品寶器,那麼他在劍陣內施展的各種能力,將會在十一倍的基礎上,遞增到十八倍!

這七倍的增幅,便是十一柄極品寶器的緣故!

「鴻蒙屠神劍陣——陣幕開啟!」

譚雲一念之間,頓時,籠罩著他的陣幕,浮現出一個個巨大的缺口。

他想將烈焰獅鷲引入后擊殺!

此刻,玄焰獅鷲鳥瞰譚雲,一雙鷹目中透露著人性化的不屑,繼而,對著上前頭烈焰獅鷲,發出了刺耳的聲音,「這隻以人類為伍的妖獅我來對付,你們先把這個人類殺了后,再去追殺其他人類!」

聞言,上千頭烈焰獅鷲帶著陣陣嘶鳴聲,爭先恐後的朝譚雲急衝而下,鉤狀的巨喙張開,一團團烈火鋪天蓋地般將譚雲吞噬!

置身火海中的譚雲,毫髮無損。他擁有世間最強悍的鴻蒙火焰,根本不懼諸天萬界任何火焰,別說區區烈焰獅鷲的烈火,即便是三足金烏、鳳凰、鬼車,等等的上古神鳥的火焰,他也不怕!

「呼呼呼——」

烈火呼嘯之中,譚雲大吼道:「大塊頭,你不用管我!」

「吼!」

金龍神獅應聲后,張開血盆大口,登時,龐大的身軀上湧出了渾厚的金色妖力,帶著長達十丈的金色趾甲,狂暴的朝頭頂上空中的玄焰獅鷲,衝天而起……

此刻,上千頭烈焰獅鷲見自己的滾滾烈火,居然無法傷到劍陣內的人類,頓時,一個個瘋狂的朝譚雲俯衝而下,用巨喙、獅蹄朝譚雲踩去!

鴻蒙屠神劍陣,從外表看只有直徑三百丈,而陣內空間卻是變大了十一倍,達到了直徑三千三百丈之巨,可饒是如此,陣法內也只能容下五百多頭烈焰獅鷲!

另外的六百餘頭烈焰獅鷲,紛紛盤旋在劍陣上空,依舊朝劍陣內噴出一股股火蛇,將譚雲吞噬!

火海中,譚雲面帶獰笑,祭出了神劍火舞,陡然間,神劍火舞暴漲至一丈之巨,劍身紅如血、又似火!

「你們這群雜毛畜生,除了控火外,就憑你們的肉身還想殺老子?」

「去死吧……殺!」

譚雲面目猙獰如鬼,驟然騰空而起,凌空在混沌虛空中穿梭,帶著一束劍幕斬斷了一頭烈火獅鷲的前蹄!

「撲哧!」

隨後劍芒帶著滾燙而噴射的血液,斬飛了這頭獅鷲的頭顱!

眼見同伴被殺,五百多頭烈焰獅鷲不僅不懼,相反變得更加狂暴的朝譚雲攻擊起來!

「空間之潮!」

隨著一聲厲呵,登時,澎湃的潮水之音,響徹偌大的劍陣,但見混沌虛空中,由空間之力幻化而成的駭浪,極速將譚雲以及陣法內的所有烈焰獅鷲淹沒!

驀然!

五百多頭烈焰獅鷲,鳥目中終於流露出了驚恐之色,發現自己在空間之潮的束縛中,猶如置身泥潭,烈火焚燒的雙翼變得極為沉重,使得飛行速度變緩了足足九倍!

它們發出尖銳的叫聲,渾身長毛倒立,就想朝陣法外逃去!

它們不傻,從方才譚雲輕而易舉的斬斷同伴的蹄子、頭顱,便能肯定譚雲手中的鴻蒙神劍火舞極為鋒利,鋒利到自己強悍肉身,無法抗衡的地步!

「現在想逃晚了!」

帶著怒嘯,譚雲在空間之潮中施展了鴻蒙神步,猶如混沌虛空中的幽靈,極速穿梭在一隻只烈焰獅鷲的身旁,瘋狂了揮舞著神劍火舞,簡單、粗暴的收割著烈焰獅鷲們的生命!

「撲哧、撲哧……」

「嘩啦啦……」

一時間,混沌虛空猶如被血洗一般,一顆顆頭顱飛離了一隻只烈焰獅鷲的頸部!

「砰砰砰……」

滾燙的血液,從無頭屍體上猶如火山噴出,屍體帶著轟鳴聲朝暗灰色的大地下不停墜落,發出一串串沉悶的鑿擊之音!

滾燙的血液,早已打濕了譚雲身體,他像是從血湖中衝出的惡魔,髮絲舞動,眼神狠戾,直到將劍陣內的五百多頭烈焰獅鷲屠殺殆盡……

此刻,深淵上空無盡的黑霧中,玄焰獅鷲和金龍神獅,正在狂暴的肉搏著!

兩大龐然大物,渾身布滿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巨大爪痕!

「砰!」

玄焰獅鷲足足比金龍神獅大了兩倍的獅蹄,與金龍神獅前蹄,猶如火星撞地球般轟然撞擊時,金龍神獅帶著嘶吼聲,被擊飛了數百丈,前蹄上金毛脫落,皮膚龜裂,血液潺潺流出!

反觀玄焰妖獅的蹄子傷得更加嚴重,血肉崩裂,血流如注!

「怎麼可能!」玄焰獅鷲發出了難以置信的尖叫聲,「我乃堂堂四階初生期,而你只不過是三階生長期而已!你怎麼可能傷得了我!」

玄焰獅鷲張開巨喙,極速沖向金龍神獅,帶著一碰血液,巨鉤般的鷹喙刺入了金龍神獅胸膛!

「砰砰砰——」

金龍神獅扇動著金色雙翼,獅蹄帶著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撞擊在了玄焰獅鷲的身體上!

金龍神獅四蹄上,那長達十丈的金色趾甲,帶著四濺的血液,插入了玄焰獅鷲胸膛內,勾住了玄焰獅鷲的胸骨!

金龍神獅擁有著金龍神主的骨骼,它儘管境界低於玄焰獅鷲,但力量絲毫不比玄焰獅鷲弱!

「吼、吼!」

「咔嚓!」

金龍神獅怒吼之中,硬生生扯斷了數根玄焰獅鷲的雄骨!

「我要殺了你!」玄焰獅鷲鳥目通紅,瘋狂的用巨喙頻頻刺入金龍神獅的頸部、身軀上,血液噴涌中留下一道道瘮人的血洞! 玄焰獅鷲一聲嘶吼,高達二百丈的身軀內,湧出滔天紫紅色玄焰,將金龍神獅籠罩其中!

「吼!」

金龍神獅發出了慘烈的叫聲,渾身金色長毛在火焰中化為虛無,百丈身軀、兩百丈長的雙翼,變得光禿禿的后,散發著刺鼻的焦糊氣味!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