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諾諾和坑爹他們安然無恙,也讓愷撒覺得之前的那一番拼殺是值得的,否則海明威等人現在可能只能為所有人收屍了。

至於灰色鎧甲的安全,愷撒並不擔心。雖然灰色鎧甲已經沒有再戰之力,但有海明威護著,不會有任何問題。

一口氣松下來,愷撒頓時感到有些不支。

島上的人越來越多,愷撒很快變得很不起眼。在場的人,除了那灰色鎧甲,沒人看到愷撒之前的表現,所以沒人知道他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和風險,才讓局面變成了現在的局面。也沒人看到他最後釋放出的那一道光束。

不過愷撒覺得這些都沒所謂了。

因為,還活著,就很好。

恍恍惚惚之間,感覺到有人跑到自己身邊,急聲問:「喂,愷撒,愷撒!頭兒人呢?在哪裡?你見到沒有?」

愷撒的意識漸漸模糊,思維運轉的速度跟不上,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低聲道:「你……你說什麼?」

鷹焦急無比,盯著愷撒,惱火道:「我在問你話。這裡不安全,你還能走嗎,能走就快點給我起來!見鬼的,我有話要問你,沒空和你浪費時間!」

鷹對愷撒非常不耐煩,在場的少年少女之中,就屬愷撒的狀態最差。

其他人都站著,哪怕有人斷了胳膊有人斷了腿,都還勉強站著,就愷撒一人在這坐著。

「行了,別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快點起來吧!」

鷹見愷撒一直不起身,伸出手去,也不管愷撒身上有沒有什麼嚴重的傷勢,就要硬把他拉到一邊去。 鷹對愷撒的有些粗暴的過分動作,並沒有引起注意,這時候所有人的注意點都在那高瘦老者身上。

「你們戰鬥王朝,這次折騰出這麼大的動靜,為了什麼?」

海明威沒有急著動手,一邊說,一邊回頭看了灰色鎧甲一眼,然後問那高瘦老者,「就是為了這傢伙嗎?這番投入和代價,未免太大了。」

高瘦老者這時候已經將身體拉成了一張弓,似乎隨時都會暴起發難。

「別說得好像你們風雷帝國什麼都沒做啊。」

老者低沉笑道,「你們把那個龍道里存活下來的小鬼放到這狩獵季里,不就是把他當誘餌,想要引出你身後的灰色鎧甲嗎?」

海明威眉頭一皺,淡淡道:「別把你們戰鬥法師的邏輯用到我們帝國人身上。我們不會拿這麼小的孩子當誘餌。」

高瘦老者反問:「你不這麼想,你們帝都的那些軍部高層呢?」

海明威擺擺手,喝道:「廢話少說。想活的話,現在我問,你答。你修鍊到今天也不容易,放棄抵抗,我們以不殺你。」

高瘦老者聽了,沉默片刻,忽然怪笑起來,他笑得越來越大聲,笑到最後簡直上氣不接下氣了,歇斯底里的笑聲讓在場之人聽得都有些發寒。

笑聲陡然止歇,高瘦老者緊繃蓄力到極致的身子,忽然間就動起來了。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認為這高瘦老者要做最後的困獸之鬥了,他主動切斷自己唯一退路的舉動,更是讓所有人心下凜然。一個十五級之上的強大戰鬥法師要拚命,誰也不能等閑視之,距離近的風雷法師精銳們都準備好了龍脈咒文或體術,準備隨時出手。

而此刻,當老者真正動起來的時候,人們都愣住了。

準備好的龍脈咒文和體術,有點不知道怎麼用出去。

因為高瘦老者之前擺出一副死也要擊殺灰色鎧甲的姿態,最後實際的行動,卻不是突進,而是……後退。

高瘦老者這一退所包含的技術含量,簡直讓人嘆為觀止。明明是後退,速度卻似乎比突進更快一籌!高瘦老者的身形本就奇異,瘦長如竹竿,此刻飛身後撤,簡直像是一根黑色的箭矢!

現場響起不止一聲悶哼。那是已經準備好龍脈咒文,就等老者一動,便當頭砸過去的一些人,被老者的突然轉向所干擾,準備好的龍脈咒文出手不好,不出手也不對,像是體術里的用岔了力道。

寵婚練愛法則:早安,老公大人 「嗯?」

海明威的臉色,在這一刻劇烈變化。

別人的關注點只在高瘦老者的後撤行動上,海明威卻第一時間看到了對方的後撤方向,或者說,後撤意圖到底在哪兒。

目光順著高瘦老者的後撤軌跡看去,海明威看到的是伸手要去拉人的鷹,還有軟軟坐在地上的愷撒。

鷹這些天都在美食島之外,海明威看過這人的履歷,非常優秀,算是個頗有前途的年輕人,但也就僅此而已。

這麼說,是愷撒?

但愷撒又有什麼非常特殊之處,能讓高瘦老者放下他們此次行動的主要目標灰色鎧甲,如此針對?

之前在美食島,發生了些什麼?

愷撒難道又做了什麼?

這一瞬間,無數疑問在海明威的腦海里飛速閃過,卻沒有一個能得到解答。

不過,海明威不愧是青木城軍事法庭的最高仲裁長,現存的帝國校官中年齡最大資格最老的一位,他思考歸思考,手上的反應可一點都不慢。

其他的風雷法師精銳還在愣神時,海明威手裡的巨槌,已經閃電般劃過一道圓弧,砸向高瘦老者。

這樣的反射神經,是經歷過百年前那場殘酷戰爭的人,才擁有的。不是如今的帝國精銳可以比擬的。

「哼!」

眼看著巨槌就要砸到,高瘦老者低低哼了一聲,地面上忽然亮起一幅黑色的陣紋,看來是高瘦老者剛才暗自布設好的。

黑色陣紋之中,猛地衝起一頭形似鯊魚的黑色能量巨獸的血盆大口,對準海明威的巨槌就咬了過去!

黑暗系戰鬥法術:黑鯊強襲。

轟隆隆!巨槌和巨獸兩兩碰撞,能量巨獸直接被轟得崩潰,海明威的巨槌,卻也被激得高高反彈起來!

海明威追擊的腳步,也不由一緩。

這下,海明威的臉色才真正變了。

要知道他和對方是老相識了,不止一次交過手,雙方都知根知底,所以海明威很確定剛才那一次交鋒,自己本該贏的。雙方實力本來差不多,海明威甚至還有等級上的優勢,對方又是強弩之末,怎麼會反而碰了個勢均力敵?

海明威忽然盯住了高瘦老者隱隱塌陷下去的心口部位,臉色鐵青一片,咬牙低呼道:「裂晶之術……你竟然自碎元素水晶?!」

裂晶之術,戰鬥法師自碎元素水晶以或許最後的爆發,這是比風雷法師的燃莫之術更加極端的招式。

直到這一刻,海明威才意識到,對方此舉的決心有多麼巨大!不惜發動裂晶之術,只是為了愷撒?!

鷹已經傻了。

前一刻他還滿臉不耐煩地要去硬拉愷撒,下一刻就發現一個渾身燃燒著黑炎的身影照臉衝撞過來!

「滾開!」高瘦老者低沉地呼喝,一揮手,鷹便慘哼著橫飛出去,他甚至連風雷體質都沒來得及開啟。

直到落地之後暈過去,鷹都沒想明白自己怎麼會忽然被對方來上這麼一下。

愷撒掙扎著,想要起身,卻又一跤坐倒。撲面而來的強勁壓迫力,還有那濃稠沉重的黑暗氣息,讓愷撒的臉色變得蒼白一片。

他能看到那老者眼中的冰冷而瘋狂的殺意和死意!

自己什麼都來不及想,也什麼都來不及做!

愷撒自己其實也完全不理解,就算自己展現出了一些神奇手段,但實力上還遠遠比不上那灰色鎧甲。

對方為什麼會沖著自己來?而且是如此的毅然決然!

海明威和其他反應過來的風雷法師們怒喝著沖了上來,卻來不及救援,只能將各式各樣的攻擊招式朝高瘦老者身上招呼。

但老者自己明顯不想活了。

眾人這樣做的最終結果,只能幹掉敵人,卻救不下愷撒!

愷撒咬了咬牙,只來得及將標槍器胚拿出來,緊握在戰慄顫抖的手裡,然後隱約聽見了諾諾和坑爹的一聲呼喊,就被死亡的氣息徹底籠罩。

——砰!

愷撒忽然覺得有什麼東西,阻斷了自己和高瘦老者的視線,擋在了兩個人的中間。隨後便是一聲沉悶如雷的撞響。

愷撒滿臉錯愕,慢慢抬起頭。

就看到最後關頭擋在自己面前的,是灰色鎧甲。

它用背脊擋下了高瘦老者的突襲,金屬外殼劇烈的震動了一下,然後好像失去了活力,真的變成了一具空殼。 咚!

海明威手中巨槌落下。

為了救人,這一擊毫無保留,可說是傾力的一擊,槌頭在濃烈如火的風雷之力包裹下,重重砸中高瘦老者背心。

青木獵鷹等軍事法庭的高手、還有青木城的高手、三大家族的高手、青木學院和實驗部的老師們緊接著趕到,將高瘦老者牢牢按住,一連串讓人眼花繚亂的高級龍脈咒文浮現,將高瘦老者體內的力量全面壓制住。

高瘦老者即便發動了「裂晶之術」,短時間獲得了超越真實實力的戰鬥力,卻也禁不起這一番手段。

可看著終於被制服的高瘦老者,風雷法師們卻高興不起來。

這時候,島中央的傳送門的爆炸餘燼,也已散去。滄瀾毫無疑問已經逃掉了,不可能再追上。

高瘦老者引爆傳送門引爆地非常徹底,沒有留下任何可以追溯目的地坐標的痕迹。

青木獵鷹俯身檢查了一番高瘦老者的傷勢,轉頭看向一旁沉默不語的海明威,搖了搖頭:「沒救了。」

儘管這在意料之中,海明威還是嘆了口氣。

理想中的狀況,是將高瘦老者活捉。

但別說剛才海明威的那一槌和眾人的連招,單說高瘦老者自己,他自碎了元素水晶,即便沒有遭受致命打擊,也活不下去。

眾人看著高瘦老者,都感到了壓力,壓得人有些喘不過氣。

百年前,風雷法師在死亡的壓迫下瘋狂起來,爆發出了無與倫比的能力,頂住了戰鬥法師的侵略。

百年後的今天,戰鬥法師也瘋狂起來了嗎?

本就強大的戰鬥法師瘋狂起來,又有誰能阻擋得住?

「高登……」海明威走上前去,低頭看著高瘦老者,終於叫出了對方的名字,卻不知道還有什麼可說的。

面對這樣的敵人,海明威心裡也沉甸甸的。

高登滿臉遺憾,低聲說:「可惜,沒能殺死那個小鬼。」

「到底為什麼?」海明威語氣低沉。

「因為……咳咳,因為明年龍道再啟,我們……必須贏,不容有失!」高登咬牙說,「灰色鎧甲是障礙,愷撒……更是。愷撒這樣的人,在有級別限制的龍道之中,將會是……我方的致命弱點。」

說完,高登嘴裡慢慢湧出黑色的淤血,生機漸漸消散,可他臉上的表情卻說不出的驕傲。

「為了森德洛。」高登抬手撫胸,輕聲說道。隨後,他眼中的最後一縷神采,終於徹底黯淡下去。

至此,美食島的這場猩紅色的獵殺與反獵殺,終於畫下了句點。

倖存下來的少年少女們被攔在了外圍,不允許靠近,就連諾諾也不例外。他們都沉默著,依然沉浸在剛才那一連串驚心動魄的變化里。

片刻后,坑爹吐了口氣,笑了起來:「好啦,總算是結束了,愷撒沒事,我們也都活著,不是嗎?」

開朗的笑容感染了眾人,紅衣點點頭,嘆了口氣:「是啊,終於結束了,萬幸,我們都還活著。」

因為相隔比較遠,少年少女們沒能聽到海明威和高登最後的對話,心裡只是有些奇怪,為什麼高登會盯上愷撒。

不過,現在眾人都顧不上那麼多了,愷撒沒被殺就很好,至於背後的原因,等以後再問問愷撒本人吧。

現在所有人想的都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躺下來好好睡一覺。

來自的地球街的那位灰袍老者盯著場間的局面看了一會兒,低聲對文晶說:「文晶小姐,那個叫愷撒的少年,這些天在美食島上做了什麼嗎?」

文晶出身於大家族,自然明白老者在意的是什麼,渡他們大概不會這麼敏感,文晶和灰袍老者卻都對高登盯上愷撒,而灰色鎧甲救了愷撒這樣的事,非常在意,因為這簡單事實背後藏著的東西,一般都很重要。

「一時間說不清楚,明天我會寫一份報告給家族的。」文晶盯著愷撒,眼神有些奇異,「不過我想,我所看到的,還不是全部吧。」

旁邊,諾諾的那兩名鐵塔般的護衛,也正以森林族的秘術詢問:「三公主殿下,那個愷撒小鬼怎麼會被高登盯上?」

「高登?」

「哦,就是那個戰鬥法師老頭,他是真正的老資格了,參加過百年前的南北戰爭,沒想到這次也死了。」

「殿下知道高登為什麼會盯上愷撒嗎?」

諾諾搖了搖頭,沒有回答。

兩名護衛對望了一眼,識趣地沒有多問,他們能感到三公主的狀態有些異樣。

此時諾諾正遠遠看著愷撒和灰色鎧家,眼神里有著別人看不懂的情緒。

「那個灰色鎧甲……」

諾諾開口了,不確定地問,「應該不會有事吧?」

其中一名護衛搖搖頭,說:「不清楚,但剛才高登的那一下,確實挺狠的,重傷估計免不了吧。」

另一名護衛則提醒道:「殿下,這是風雷帝國的事,現在又是比較敏感的時刻,我們少說少做為妙,看著就好。那邊地球街的人也一直沒表態呢。」

一名女性風雷法師走到了愷撒和灰色鎧甲身邊,看著還維持在原本的姿勢上的兩人,謹慎道:「兩位,我是醫療班的班長,來為兩位治療。」

她的目光落在灰色鎧甲身上,謹慎地說:「這位朋友,能麻煩把鎧甲和防具卸掉嗎?我好幫你療傷。」

灰色鎧甲沒有回應。

醫療班長眉頭微蹙,又看向愷撒,卻見愷撒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像是看到了某些難以相信的事情。

咔嚓。

輕微的破碎聲響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