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論算天氣,雲不休確實很厲害。

幾乎一算一個準,就算期間有什麼變化,只要再給他一個機會,也可以算出變化之後的天氣。

列國之中,沒幾個君主不知道雲不休,誰都盼望雲不休能夠到他們國家去當國師。

誰又能夠知道,在他們看來是世外高人的雲不休,已經淪落成天氣預報了,還是心甘情願的那種。

「殿下,接近傍晚的時候,會有一場漂泊大雨,會下一整夜。」

說完,他忘了眼,那邊正在搭建棚子的人,雙眸十分好奇的望著唐果。

難道,她知道傍晚會有大雨,才會叫人去搭棚子?

這裡荒郊野地的,全是錯亂的樹木雜草,並不算什麼好看的風景之地。

尤其是他們對著的地方,還有一個斜斜的山坡。

半個下午,躲避雨的棚子已經搭建好。

唐果的車隊也都挪了進去,隨從們開始煮吃的。

雲不休這一次,不多話了,怕惹怒她,被她嫌棄。

他總有一種感覺,即便他會算天氣情況,對她來說,也是可有可無。

那天他已經表明自己的心思,她好像不是很在意。

他怎麼都摸不准她的想法是什麼,但是隱約有些明白,是因為第一次見面,使得他錯過了最重要的東西。

這輩子,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可能最好的結果就是,他可以留在她的身邊。

最壞的結果就是,留在她的身邊都沒有機會。

「國師,你盯著我在想什麼?」

「我在想,怎麼能夠讓殿下消氣,不再生我的氣了。」雲不休模樣十分的無辜,周圍的隨從都已經習慣,這一路上,這國師真的是不要臉。

唐果吃著零嘴,說道,「我沒有生你的氣。」

「那也是不待見我。」

「要不待見你,我就不會帶上國師了。」

「那……」雲不休沒有問出口,因為她抬起頭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國師,當初你吸引我的注意力,目的是什麼?」

雲不休老老實實的回答,「是為了獲得殿下的信任,想殿下幫忙,從皇后的手裡問一味珍貴的藥材。」

「所以,你是以美色來迷惑我,打算欺騙我的感情,到時候取了葯,便說我們之間不合適,然後走人?」

雲不休沉默。

一開始的決定,是這樣的。

「是不是?」

「是。」

雲不休偷瞄著她的表情,見她還是面露笑容,好像沒有生氣的樣子,可這樣他更加的不安了。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見鬼魅魔鼻口噴血,到在地上,再次因施法失敗瑚引回饋震蕩。

獠牙魔慌了手腳,連忙扶起魅魔:「怎麼回事?」

魅魔淚眼朦朧:「我」我不知道,這個人類太可惡了,魔君,我們走吧」

獠牙魔盯著位於火山幻術中的羅嵐,驚疑不定,一動不動就能把魅魔搞成這樣,難道這個人類還有其他倚仗?

在獠牙魔蜘跑不前的時候,羅嵐的靈魂之中,金色的祖劍之前」仙女似的侍劍睜開雙眼,滿臉羞紅,大聲罵道:「羅嵐,你這個大色狼,到底在想什麼齷齪的事情,竟然讓我,讓我」她不好意思說讓自己做了春夢。

羅嵐的聲音傳到侍劍耳邊:「我已經決定好好對你,你別逼我反悔。什麼叫大色狼,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事。」

侍劍又羞又惱,但目光落在祖劍之上,看到上面附著著細碎的純白光點,驚訝地張開粉嫩的小小嘴:「願力?不對,在這裡應該叫信仰之力。怪不得我會這麼早醒來,羅嵐,你做了什麼?」

侍劍剛說完,祖劍之上的純白光點形成兩條線,一條穿越虛空不知去向,一條直入侍劍的身體,然後以侍劍的身體為中轉點,進入羅嵐的身體。

「呼」羅嵐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燃燒起來,一種無形的力量洗刷他的身體,那是一種無比精純的浩瀚偉力,無論是高等治癒之光的聖力、巨魔藥劑的藥力、五行鬥氣之力還是巨龍之力都無法跟這種力量相提並論。

這種力量無孔不入,無所不在,羅嵐全身籠罩在淡淡純白光輝之中。

另一條純白光線突破空間,連到羅嵐港市中心的羅嵐雕像之上,隨後雕像白光一閃,無數的光點沿著純白光線瞬間抵達祖劍,並從另一條純白光線湧出,湧進侍劍和羅嵐的身體。

這種力量對如今的羅嵐來說太強,於是光線進入羅嵐身體后,又分出三道,一道進入幻蝶的體內,另外兩道則突破空間,瞬間抵達紅石城,進入銀龍蛋之內。

羅嵐身上原本的光輝很淡,但接收了新的力量后,周身的純白光輝猛地爆開,如火焰熊熊,在羅嵐周身躍動,形成一種至高無上的威壓。

獠牙魔噗通一聲跪下,周身冒著黑氣。惡魔之力緩緩消散,魅魔則嚇得渾身發抖,在獠牙魔的懷抱縮成一團。

獠牙魔驚恐地看著羅嵐,他無法相信一個人類竟然有堪比惡魔親王的威壓,讓他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

次元空間內的銀魔角劇烈地震動起來,釋放出火熱的力量,對羅嵐產生一種巨大的誘惑力。

羅嵐正要伸手去拿,侍劍卻阻止說:「如果你想有更高的成就,不要碰那種低等聖物,除了祖劍,一切都是外物!」

羅嵐強壓下心中對銀魔角的渴望,感受純白光輝的洗禮。

信仰之力是至高偉力之一,並不具備直接破壞力,但卻能提升羅嵐的靈魂和生命本質,並且有種種不可思議的神奇作用。

這種中正平和的偉力持續洗刷羅嵐的身體,羅嵐不僅不會疼痛。甚至感覺非常舒爽。部分至高偉力進入羅嵐的高等治癒術之戒中,緩緩改變這枚戒指的性質。

侍劍吃驚地觀察羅嵐的變化,嘖嘖稱奇:「羅嵐你真不是一般的幸運,有祖劍至寶寄託信仰之力,有一個穩固的信仰領地,而且似乎還新建了一座廟宇吸收信仰之力,更難的是在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得到萬民愛戴。這就是,立地成聖!雖說如今只是最低層次的「萬民之聖」但卻是一個合格的「先聖」

羅嵐突然問:「什麼是「萬民之聖。?什麼是「先聖,?和這個世界的聖位有什麼區別?」

侍劍耐心地解釋:「先聖和聖位完全不同。先聖是靈魂和生命本質的升華,而這個世界的聖位則是**力量的升華。聖位再強,也只能止於半神,然後就需要提升靈魂和生命層次,但先聖則一開始就提升靈魂和生命層次。」

「先聖也有高有低,你目前僅僅是最初的先聖,受到數萬人愛戴,所以是先聖中的「萬民之聖。這個世界也有先聖,少數某些方面成就極高的人就是「先聖」根據歷史記載,荷曼大帝等少數對歷史影響很大的強者也是「先聖

侍劍突然皺眉:「你跟兩頭偽龍簽訂契約了?算了,兩條龍留著觀賞也不算掉價,而且對現在的你來說有很大的幫助。以後碰到聖龍再解除契約,這種偽龍都沒資格當座騎。」

羅嵐苦笑,拿驕傲的侍劍一點辦法都沒有。侍劍身份太高,看不起除羅嵐以外的所有生物,甚至都不怎麼看得上這裡的位面之力。

羅嵐又問:「侍友」祖劍到底是什麼寶物?」

侍劍漆黑的小眼珠一轉,笑嘻嘻地說:「現在不告訴你,以後你自然知道。」

「至少是仙器吧?」

侍劍大怒:「不要污辱祖劍!」

就在此時,羅嵐身上的純白光輝終於消散,而他的生命和靈魂層次得到提升。他的**也會逐漸變化,但不是很明顯,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羅嵐無法形容自己的感覺,只覺得眼前的世界清晰起來,不是視覺變好,更像是能看清事物的本源。

受到晉陞先聖的影響,他體內的鬥氣也開始「暴動」五種鬥氣原本如潮水拍岸,發出嘩啦啦的聲音,但此時他體內的鬥氣卻如同滾滾洪流,發出低沉穩重的悶響,連帶他的心臟更加有力。

鬥氣不知不覺遍布全身,影成五種顏色的鬥氣護體。中級劍士的鬥氣護體是固定不動的,但高級劍士的鬥氣護體則緩緩地轉動著,能卸掉更強大的力量。

不多時,他的鬥氣終於完全質變,由粘稠狀化為洪流,在體內滾滾流動,流速又快又猛,也只有這種鬥氣才能支持鬥氣外放。

羅嵐正式成為高級劍士。

羅嵐感受到體內噴涌的鬥氣,戰意升騰,正要出手,卻看到獠牙魔竟然抱起魅魔發足狂奔。

「晚了!」羅嵐猛地一踏大地,一躍二十米遠,竟然比獠牙魔還要快。

魅魔雖然被獠牙魔抱在懷裡,仍然有戰鬥力,眼看羅嵐就要追來,魅魔的右臂突然化成長鞭,抽向羅嵐。

看到長鞭襲來,羅嵐突然發覺自己如同在劍天地中,同時多了一點什麼瞬間判斷出長鞭的力道、路線以及可

他自己看不到,魅魔卻驚駭地發現,羅嵐彷彿在俯視自己,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看穿。

「啪」地一聲,羅嵐抓住鞭子的末梢,用力一拽。

「啊」魅魔發出慘叫,感覺自己的手臂幾乎斷掉。而獠牙魔竟然順勢舉著魅魔砸向羅嵐,自己則以更快的速度逃跑他是經由位面通道來到蔚藍大陸,沒晉陞惡魔伯爵,無法直接傳送回深淵。

羅嵐猛地一甩,魅魔就如同鏈球一樣,在長長的尖叫聲中被甩出數百米遠。

獠牙魔回頭嚇得肝膽俱裂,大聲喊:「偉大的人類,我願意跟您簽訂契約!」

「晚了!」羅嵐微微矮身猛地一躍,宛如夜空中的閃電跳到獠牙魔的頭上,手中的劍聖武器劃破夜色,攜帶肅殺的風之鬥氣斬向獠牙魔。

獠牙魔下意識地抬起四條手臂格擋。

「噗噗噗」一連串的聲音響起,羅嵐手中的蔚藍之光疾斬而下,斬斷蟹鉗手臂,斬斷利爪手臂,最後把強大的獠牙魔劈成兩半。

怪異的是,在獠牙魔死亡的同時,他的兩根蟹鉗手臂和利爪手臂突然出現在羅嵐的身後,驟然一閃便消失不見。

羅嵐還不放心,把獠牙魔的頭顱切下。心臟捅碎,才確信獠牙魔死亡。

羅嵐疑惑地看著失去手臂的獠牙魔,然後把獠牙魔的惡魔角切下,放入次元空間,惡魔勛爵本體的惡魔角相當稀有,至少價值五萬金克拉。

羅嵐問:「侍劍」你看沒看到惡魔的四條手臂跑哪兒了?都是價值上萬金克拉的東西。」

侍劍也疑惑地說:「我感覺祖劍多了一點東西,似乎是把惡魔的手臂吸走了,以前從來沒遇到這種情況。我猜測是你在異界得到了一種特別的能力,現在可能只是初期小等以後才能知道是什麼。」現在侍劍再也不裝老太婆,用平時的聲音說話,脆生生的。

「那以後再說。」羅嵐轉身向魅魔跑去。

魅魔嚇得蜷縮身體,可憐兮兮地哀求:「求求您放過我,我願意服侍您,我可以讓您享受到與眾不同的快樂,讓您快樂十倍,一百倍。」

羅嵐對這種不知道被多少惡魔玩爛的魅魔不感興趣,正要殺她,突然想起阿凡迫,頓時露出微笑,似乎可以廢物利用,阿凡迫那個臭腳正好配這個魅魔破鞋。

他拿出阿凡迪的惡魔角,傳遞信息:「你說一天只能召喚一次,如果多來一次就消耗一百年的壽命,如果我面前有個魅魔呢?」

惡魔角立刻發出微光,隨後阿凡迪出現在羅嵐身邊。這個好色的惡魔男爵看到魅魔楚楚可憐的樣子,頓時雙腿發軟、雙眼發直,鼻子冒出兩條鼻血。

「噢,美麗的魅魔,是什麼傷害了你,你為什麼如此驚慌。」說完,阿凡迪像發情的野獸一樣撲上去,把魅魔抱在懷裡,雙手不老實地亂摸。

羅嵐一旁說:「阿凡迫,你似乎忘記了一件事。」

阿凡迪連忙弓著身走過來,討好地說:「老闆,您說。」

羅嵐一指魅魔:「這魅魔可是我的,你想要可以,拿等價的東西來換。這個魅魔可是個魅魔勛爵,至少價值一袋元素水晶吧?」

阿凡迪眼珠一轉:「老闆,要不我多生幾個漂亮的魅魔,以後都送給您?您喜歡怎麼養就怎麼養,把魅魔女兒送人可是我們惡魔給貴賓的最高待遇。



羅嵐白了他一眼,不過看在他很有孝心的面子上,沒有生氣:「你女兒的事情以後再說,但你女兒她媽現在還在我手裡。」

阿凡迫哭喪著臉說:「老闆,您給我的元素水晶一半買了個魅魔,另一半買了一些手下,我實在拿不出值錢的東西了。要不我把這個魅魔給您留下了。」阿凡迪說是說,但一點沒有鬆手的意思。

羅嵐冷笑道:「好啊,一頭活著的魅魔勛爵,只要加上次元鎖就能被永遠留在蔚藍大陸,賣半袋元素水晶綽綽有餘。」

阿凡迪幽怨地看著羅嵐抓著魅魔的胸抓著魅魔的屁股。

羅嵐看著遠處,裝模作樣思考,阿凡迫急了,說:「大人,您不是想知道銀魔角的秘密嗎?我告訴您。」

「說吧。」羅嵐終於達到真正的目的。

阿凡迪一咬牙,說:「凡是在異位面戰死的聖位惡魔,他們的銀魔角不僅擁有正常銀魔角的能力,比如強制逼迫實力低於自己的惡魔簽訂主僕契約,比如對非聖位惡魔產生「絕對威壓」還因為沾染了位面通道的特性,持有者可以自由穿梭於惡魔深淵和異位面。只要您有足夠的精神力,有位面道標,可以自由來去於蔚藍大陸和惡魔深淵。」

「真的?」羅嵐為之動容,他看過許多魔法書籍,還從來沒聽過過這麼強大的魔導器,恐怕只有傳說中的神器才能做到。

「當然!這次我敢對深淵之主發誓!」阿凡迫信誓旦旦地說,這次他真沒有撒謊。他知道註定拿不到銀魔角,不如用這個秘密換個魅魔。

羅嵐嘆了口氣,說:「阿凡迪,不是我不相信你,可僅僅這樣,還換不到一個魅魔。」

阿凡迪一咬牙,說:「我把我領地的位面道標給你!」說完,他咬破舌頭,用惡魔血畫出一個立體的符文。赤紅色的符文飛出去,落在羅嵐的手中。

羅嵐用精神真覆蓋位面道標小立即得到一條極為複雜的信息,並牢牢記住。

「大人,以後您想去我的領地,只要握住銀魔角,想象位面道標,就能到達我領地,,附近。」

阿凡迪不可能真把自己領地的位面道標給羅嵐,稍微偏了幾十公里,羅嵐也不以為意,只要知道銀魔角的作用就可以。

羅嵐說:「看在你誠心的份上,以後十次召喚免費。」

再凡迪極為不滿,但還是忍了。

於是,阿凡迫把魅魔和自己的血液混在一起,簽訂主僕契約,魅魔不得不認可這個猥瑣的刀魔主人小低頭叫「魔君」

羅嵐看著滿臉銀笑的阿凡迪搖搖頭,他現在正忙著復仇,對魅魔不感興趣,等以後有時間了要什麼有什麼。

「我跟你這種貨色就沒共同語言。」羅嵐重新察看魔法地圖,大步向諾丁王國趕去。

bk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雲溶。羅嵐找時間熟悉,高級劍

高級到士可以說是劍士的分水嶺,一個劍士只有成為高級劍士,才能鬥氣外放,進行遠程攻擊,但高級劍士的鬥氣程度不同,外放劍技的的距離和形態也不同。

外放劍技共有四種基本形態。分別由鬥氣形態決定。

爆裂型,比如火之劍技只有爆炸才能發揮最大威力,如果凝聚成火刃,不如風之鬥氣、如果凝聚成針,又不如水之鬥氣。為了發揮火之鬥氣的最大殺傷力,高級火之劍技都秉承了爆裂爆炸的特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