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誰知這小子就是血嬰轉世,惡魔帝君都對付不了的人,我怎麼能與其對抗,就算是逆天主人知道了情況,也不會怪我失利的。

老三看著楊華的眼睛,心中充滿了疑惑,他怎麼會有血族的黑暗之瞳?

「好險。」

看著被嚇跑的兩人,楊華鬆了一口氣。

其實,在剛才的那場打鬥中,楊華也不好受,尤其是蛤蟆的最後一擊,楊華雖然滅了他,但是也受傷不小。

主要還是他對新增加的力量不熟悉的原因。

如果剛才那兩人放手一搏的話,楊華知道自己絕對沒有一點勝算。

幸好蛤蟆臨死前喊出了逆天的名字,他才靈機一動,故意提起那件事,試圖嚇退他們。

閣主,老大。。。。。「

華瑩和楊地飛了過來,護在楊華身旁。

「你們還要上嗎?」沒有了墮落三巨頭,這些人在楊華眼裡根本算不了什麼。

突然,外面的警報聲突然大響。

「不好,有強大的力量來犯。「。

墮落城實質上的統治者除了三巨頭之外,其實還有妖姬。

外面的警戒裝置是她親自指揮安裝的,剛才的警報聲意味著有強大的勢力入侵了墮落城。

就在這時,空中突然一陣扭曲,幾餿巨大的戰艦已經把上萬人緊緊的圍了起來。

「我們是天下第一的執法艦隊,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如果有人試圖反抗,格殺勿論。」

戰艦表面瞬間伸出了無數個巨大的炮口,隱隱有光芒閃動,看樣子炮台早就充滿了能量。

能在墮落城混的人自然不是什麼白痴,在科技和修真同時存在的時代,他們很清楚這樣的戰艦有多大的威力。

相信,只要指揮管一下令,那些雷射光,激光,粒子流肯定會在幾秒鐘內將自己化成空氣離子。

「哥哥,把這五艘金龍戰艦武裝起來就趕來了,你沒什麼事吧?」通過生物電腦,天後的立體圖像出現在了楊華的身旁。

「我沒事,你來的正好,幫我把這些姐姐帶回去幫他們接觸禁制。」

天後忙命令其中一艘戰艦減低高度,用傳送光束把上百個女弟子傳送進了戰艦,有專門的高手為她們清除禁制。

「哥哥,你先等我一會,駕駛戰艦的感覺實在太好了,我玩一會就下去找你。」天後說完就單方面切斷通訊,開始指揮戰艦了。

「怎麼辦?」妖姬的心情有點矛盾,究竟是待下了戰鬥,還是瞅機會逃跑。

妖姬有的捨不得自己苦心經營的根據地。

她看了看楊華,心中頓時有了注意。

「冥妖敢死隊注意了,收到我的信號之後請馬上引爆墮落城的自動爆炸裝置。」

「再見了墮落城。」

妖姬是個工於心計的人,她不想把自己精心設置的城堡留給別人,早在當初建立城堡的時候,她就暗中埋下了伏筆,等到自己功敗垂成的時候就同歸於盡。

突然,墮落城發生了劇烈的爆炸,整個墮落城開始顫抖,現場頓時陷入混亂。

妖姬看著懸浮在半空的楊華,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隨手揚起一陣清風,楊華感覺一陣清風飄來,其中夾雜著淡淡的幽香,緊接著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妖姬抱住昏迷的楊華,笑道:「伊甸園的失魂香果然厲害,連他這樣的人都著了道。」

天後急忙指揮金龍戰艦發出次元衝擊波,阻止大爆炸,突然,她看到楊華被一個妖嬈的女子抱著,急忙大喊:「妖女,放下我哥哥。。。。。。。「

「呵呵。「妖姬挑釁的笑笑:「天後,這個男人是我的了。」說完便捏碎了同樣是逆天給的回城符,直接衝破了天後在天下第一外圍設置的時空亂流,離開了墮落城。

也不知過了多久,楊華漸漸的恢復了意識。

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在一處小島上,周圍並沒有人。

「我這是在哪?我怎麼會來到這?」楊華記得自己好像聞到了一股香味,之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難道自己中了迷藥?

楊華起來在小的島周圍轉了一圈,發展這島上幾乎沒有什麼植物,只有一些稀少的灌木和不知名的小草,顯得荒涼單調。

地上的滿是青色的岩石,上面雜草叢生,崎嶇不平。

楊華走了一段,發現這地方實在是詭異,壓根就沒有生命的氣息。

就在這時,小島的東南方突然傳來一陣天籟般的音樂:「「好哥哥你來了,妹妹我可想死你了。」

那一瞬間,楊華感覺自己的呼吸有點急促,身體燥熱不安,尤其是下體,急速膨脹了起來。

「惑心術。」

楊華曾經遇到這樣的情況,很快就搞清楚了是怎麼回事,沉聲問道:「你是誰?惑心術對我沒用。」楊華感覺那女子的聲音似乎有點熟悉。

「嘻嘻,哥哥你是不是很難受?」那女子並沒有回答楊華的問題,發出更加誘惑的聲音。

「糟糕。」

楊華感覺這次有點不妙,這女子的聲音實在是誘惑,自己剛才差點就迷失心智。

「哥哥,哥哥。。。。來啊。。。。。。。。。。我在等你啊。」

楊華大驚,急忙用手捂住耳朵,竭力壓制下體的慾火。

小島金碧輝煌的宮殿中,妖姬通過玄光鏡看著楊華漸漸迷失的樣子,自語道:「小冤家,中了我的失魂香,就算你是上界尊者,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妖姬的失魂香是采自伊甸園九千就百種珍貴的藥材,在天地極淫之地,用玄角蛟龍的熾天淫火加上施法之人的的精血,用上古妖媚之法煉製的,不但能迷人心智,更是催青的至尊藥物。

先前楊華在毫無防備之下,吸入了一些失魂香,當時妖姬意在搶人並沒有印引發其中的淫毒,現在人已經搶來了,她自然就引發了其中的淫毒,別說是楊華,就算是元天尊,釋摩尼那樣的人也未必能抵抗這失魂香的淫毒。

「哥哥,快來啊。。。。。。。」

引發失魂香的淫毒,最重要的一項就是輔以天魔音,激發中毒之人最原始的**。

此時,楊華已經再次陷入迷情,突然,他發瘋似的追尋著妖姬的聲音跑去,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見到聲音的主人。

也不知跑了多久,楊華有點力不從心了,聲音的主人並沒有找到,但是身上卻越來越燥熱,下體的反應也越來越強烈。

「哥哥,快來啊,我在等你啊。」

就在這時,充滿誘惑的聲音又一次傳來,楊華心一怔,感覺全身血液沸騰,渾身充滿了力量,繼續追尋著聲音的方向跑去。

「好哥哥你終於來了!」

楊華停住腳步,發現自己站在一座宏偉的宮殿前,宮殿似乎是有某種特殊的水晶石建造的,通體雪白,散發著柔和的光澤,最引人注意的是宮殿的頂端,那上面似乎斜插著一把寶劍,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彷彿插在了雲霄深處,與天空融為一體。

「小冤家,你終於來了,過來,讓奴家好好伺候你,讓你享受一下人間樂趣。」

楊華傻傻的走了過去,恨不得馬上就得到她的身體,體內的慾火實在是難受。

「哥哥,妹妹漂亮嗎?」

妖姬的眼中散發出誘惑的異色,媚笑道。

「好美。」半透明的襯衫下飽滿的胸部乳波蕩漾,水蛇般的細腰扭得令人動人心脾,超短的迷你裙只能勉強遮她的一半臀部,黑色性感的蕾絲內褲幾乎裸露了出來。。。。。。。。。。。。。

「吼——!」

突然,楊華的手上閃出一道紅光,一閃而落。

「主人,你快清醒一點,別被妖女迷失了心智。」原來火麒麟剛剛修鍊完畢,第一時間發現了楊華的狀況,急忙出聲提醒。

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的呼喚根本就沒有什麼作用。情急之下,它只好祭出了自己的本命精火,遁入了楊華體內。

楊華感覺自己的體內突然一陣熾熱,隨後那道熾熱便遊走了全身,片刻后,他漸漸恢復了意識。

看了看眼前不斷扭動身體的妖女,楊華暗道,看來我又著了這妖女的道。

「主人,你好了。「

這次可把火麒麟給累壞了,用本命精火總算把楊華體內的淫毒給消滅乾淨了,不過這一弄,火麒麟又得閉關了。

「老火,是你?」

「恩。主人,我把你體內的淫毒都梵燒了,現在沒事了,我先去修鍊了,你自己小心。這女子是九尾妖狐所化,體內蘊涵著兩種強大的力量。」

交代完這些,火麒麟就再次潛入次元戒開始修鍊了。

楊華知道妖姬並不知道自己體內的淫毒已清,索性就將計就計,假裝被迷惑的樣子,露出一副很色的樣子,嘴裡胡亂叫喊著,向妖姬走了過去。

「小冤家,快來啊,奴家已經受不了了。」

楊華差點就嚇得閉上眼睛,雖然體內淫毒已清,但是面對著如此尤物,楊華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想不動心,實在是很難。 定五月的保底月天會有三更更靈夏的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尤其是核心五郡金湖西郡轟夏郡。黎水郡轟黃龍郡金渤海郡轟這五郡個於大遼河與大凌河之間的的狹長平原之上轟而夏郡北方則有一道天然屏障轟天橫山,橫亘在夏湖北面金好似一頂帽子金而南面是萬里葦盪。以及無邊的大海漸而靈夏的造船業在夏羽不計成本的投入下轟組建出的三大水營,稱霸大遼河,大凌河水域小保障著核心地區不受外界的威脅倪可以說是靈夏核心五郡能快展轟民生安樂金與所處環境有很大的關係。

然而湖口原轟可以說是核心五郡唯一一塊毫無遮攔的瓶口之地金靈夏儘管擁有了古爾濟特部落,但騎兵的數量卻只佔整個靈夏軍的三成多轟各軍仍已步兵為主倪可以說騎兵的數量限制了靈夏對草原的控制力度轟不過這也不能怪夏羽。因為靈夏養兵是要花錢的金不象草原牧民。戰時是戰士金平常時是牧民。

湖口原是天橫山脈與大凌河之間的一條一百餘里的缺口轟從北面的草原到湖西走廊金一馬平」沒有任何的遮攔金加上湖西郡的凌河縣展滯后金甚至連馳道都沒有完全的修通金而這也導致這裡中呢成了靈複核心防禦圈的一個盲點轟之前天橫山以北的草原是靈夏做主倪抗卜部落全都被吞併了金一些稍大的部落比如額木達等都與靈夏有很好的關係金然而這次鮮卑人金蒙古人氣匈奴人的聯軍到來金卻讓夏羽認識到;自己其實並不是很強大。

深深地危機感讓夏羽對湖西走廊上即將上工的運河水道轟進行了重新修正金一條運河變成了兩條。在北面的湖口地區增加了一條東西向的運河水道轟從臨湖經過鹿鳴鎮。湖西城轟穿過整個湖西原,最後從凌河鎮進入大凌河水域轟因為這條運河是作為戰略防禦為主的運河金所以除了本身的運河體系以及延伸到四周的溝渠體系外漸還布置了一條烽火塔樓轟五里設一座可容納五百人的戰爭石堡,十里設置一座容納三千人的小型要塞金這些要塞氣石堡犬牙交錯的分佈在運河周邊轟形成一道以運河為界限的防禦線轟也可以將其視為一條巨大的護城河道。

因為挖通運河並不是說挖就挖的金這是一個規模浩大的工程,既要考慮到經濟方面,又要考慮到對地方上的影響金同時還要對地形進行勘探之儘可能的利用固有的河道金以減小工程量金而最大的問題則是人力上的問題轟人口問題一直是靈夏一個不可迴避的問題,儘管在吞併東遼轟大金南部以及凌西各的。但算上購買來的奴隸漸靈夏戶籍上顯示的人口總數也還不到四百萬。而靈夏的面積有多大金至少有六十多萬平方公里轟相當於三個遼寧金四百萬人口還不抵一個瀋陽城的人口多。

而烽火大6上可沒有挖土機。又是推土機等大型工程車氣只能用鐵鍬一下一下的挖金當初隋爍帝為了挖一條大運河漸結果將國挖沒了金靈夏的這兩條運河規模雖然不能與那個相比漸但兩條運河加起來也足有近三百多里長金如果算上兩個運河將要覆蓋的溝渠面積金這將是靈夏繼馳道修建后轟又一個龐大的工程。

雖然在內閣會議上漸對運河的挖通達成了共識轟謝金張兩人對運河的開挖沒有提出反對意見。主要是因為湖西走廊靠近夏郡轟目前湖西郡內經濟總量在靈夏核心五郡中佔據很重的比例金尤其是湖西縣金已然成為靈夏的糧倉,而運河的作用除了連通兩大水系外,最重要的就是運河水系將覆蓋沿途的土地,只要將溝渠鋪設開來金四周將是一片沃野良田轟相信那些大地主在的知消息后之肯定會提前進入到湖口原進行圈地轟畢竟豐美的水土對糧食產量具有一定的影響作用金而且有運河這條水路在,運輸上也不是問題。到時候湖西走廊將成為靈夏巨大的糧倉轟讓靈夏在未來不需要為糧食問題擔憂金盛世的古董金亂世的糧金在混亂的烽火大6上誰的糧食多金就意味在爭霸過程中佔據著優勢。

「大人由於烽火大6上各個時代的人都有,加上夏羽本身雖然是一個諸侯,但卻是一個沒有正式建國的諸侯金不能稱孤道寡金加上禮忽部如今以外交為主轟對這些禮儀之類的也沒有多少規定,不過通常個於靈夏核心圈內的文武對夏羽叫主公轟而遠一層的則叫大人轟領主,或者是縣公等等不一而足。

「恩,你來了,張尚書應該找過你了吧夏羽放下手上的事情轟抬起頭轟對著司馬格道。

司馬絡點了點頭轟道:「關於主公所提出的北線方案轟屬下昨晚又查了下地圖金從臨湖倪鹿鳴金湖西城轟走湖口原金通凌河縣轟最後連通大凌河,沿途上地形平坦。不過北線沿途河流稀少金所以工程量不會太小轟如今南線運河所需要的勞力仍顯不足金兩條運河要是同時開工金勞力問題該怎麼解決金而且一個南線的運河預算就達到了一千一百六十萬兩轟如果加上北線轟兩條運河至少要花費兩千萬兩金雖然運河的錢可分川。旦每月也要近一百五十萬方可維持金會不會負擔太重烈

司馬絡是一個人才倪在籌建的運河也是按照最豪華的標準設計金運河水道北線全長在八十多公里,而南線因為拐了一個大彎子倪從上野南下到金都,然後才會西進轟所以南線的距離足有一百五十餘公里長金北線是以戰略防禦為主轟而南線卻純以經濟方面金以及對地方的促進方面考量轟運河設計寬度為五十米轟可並肩通過八艘單桅運輸船轟水深八米轟因為湖西走廊土質鬆軟金所以整個運河將用底部漸兩側都將用青石鋪就漸而上千萬兩白銀的工程主要就是採買石料倪至於挖運河的勞力,以奴隸為主轟只要提供糧草就行。

夏羽卻是嘿嘿一笑轟道:「花費問題你不需要擔心,你只要負責將運河給我修建好就行金這兩條運河一旦修建好,湖西走廊將會成為我靈夏最大的糧倉轟關乎我靈夏幾年內的戰略走向,所以你要給我將這事抓緊了轟從今天起轟你就是湖西運河轉運使轟全權負責兩條運河抗至手水利司缺少什麼。可以與張輔閣去說金另外運河花費我會在靈夏銀行內設立專項撥款轟一切花費都會有人去處理,你只要專心修建運河就好

送走了司馬絡。夏羽又整理了下手頭上的兵部改革計劃倪這才站起身氣回了后宅轟才走到院外金就看趙如月輕手輕腳的走了出來轟看到夏羽裡面走來轟連忙吁了一聲金輕聲道:「夫人才吃用過膳睡下倪主人有什麼事么?。轟

夏羽嘿嘿一笑之探手摟過趙如月的芊柳細腰轟大手抓在對方緊繃挺翹的翹臀之上:「樟裳沒有來么。轟夏羽一邊問著另一隻手卻已經從衣衫縫隙內鑽了進去。趙如月的身體有股子魅香轟皮膚光滑凝脂,正好若是冬雪一般氣用冰肌玉骨來形容在貼切不過轟一團筍尖**被夏羽大手包裹其中氣感受著那**的變化金看著趙如月有些迷離的眼氣瓊鼻之中吐氣如蘭。出輕吟的嗯哼金這女人天生就是為男人生的。

趙如月雙頰如胭。媚眼迷離金身子被對方摸著渾身軟倪腦海里不禁又浮現眼前男人讓自己做的羞人動作金雙腿不由地交錯夾緊轟但下身那痒痒的感覺卻讓她欲罷不能:「主子轟要了奴婢吧金奴婢下面好



夏羽看著嗲的趙如月大力的揉捏了她那柔軟的酥胸。道:「去轟將夏樟裳叫到爺屋裡金等晚上在收拾你這小**。漸趙如月被夏羽這粗魯的動作弄的全身一顫,竟直接不堪的高氵朝了金不得不說趙如月這個帝姬天生的媚骨轟雖然表面上高貴金但骨子裡卻是淫蕩至極轟也許她的心並不想如此轟但她的身體卻總會背叛她的心。加上夏羽經常變著法的折騰她們四個姐妹,趙如月的身子幾乎到處都是敏感點金讓夏羽也有點難以自拔。

儘管夏羽說晚上去找她,但趙如月的眼中還是帶著一絲失落,夏羽來到后宅內院內的水榭之中金水池內遍植荷花金雖然才是五具倪但荷花已經是露出尖塵角。春風和暢金夏羽靠在木椅之上不多時轟夏粹裳在趙如月的帶領下走了過來。

夏桿裳額頭上還帶著几絲汗珠金夏羽倒上一杯茶金遞了過去金道:「怎麼才從外面回來么轟吃過飯了沒。轟,

雖然只是淡淡的問候轟但夏樟裳心裡卻是如蜜一般金點了點頭道:「在街上吃了點。急著叫我過來有事么?之。

「恩轟這次在湖西連挖兩條運河金一南一北轟花費將在兩千萬以上轟這筆錢戶部里怕是拿不出金畢竟網經歷一場大戰金上次運回的金銀支出撫恤等開銷。剩下的估計不會太多金所以這次運河運作的資金由靈夏銀行提供,運河完工後漸運河上的稅金將分出四成給銀行還貸,三成交給地方轟三成上繳戶部國庫金另外運河一旦修建成功金肯定會刺激沿岸的經濟展金地價也會上漲,也可以沿岸的土地充當抵押

夏樟裳聽著。夏羽說完全這才道:「這大概就是紫猜姐說的商業運營吧轟銀行內存儲的金銀只要有足夠應付兌換倪剩餘的則可以用來投資轟放貸轟不過一下拿出兩千萬轟怕是不可能漸雖然現在已經有不少商戶將金銀存入銀行之中轟但前期全都兌換了金元倪銀元金咱們手頭上並沒有多少庫存銀。之

「誰讓你一下子拿出這麼多,只要每個月代為支付各種採購石料以及各種工程款就可以了轟你可以讓那些石礦場的商人在靈夏銀行開戶轟那些商人還能收到錢就全都取走不成,你這邊只要將賬目一轉金銀子還在銀行裡面金又沒有多大的損失金還能增加一部分存銀

夏樟裳大眼睛一轉轟看著夏羽金道:「原來還可以這樣氣那不是說我們一分錢不花。就平添了一筆不菲的收入漸嘖嘖轟難怪你和紫晴姐對靈夏銀行這麼重視

靈夏銀行早晚都會獨立與戶部轟並主理靈夏的財政體系轟不過夏羽現在有一點擔心。就是這裡是冷兵器時代金沒有電腦存在轟靈夏銀行如今只有數十座轟之間的賬目可以快的清點金但隨著靈夏日益擴張金穴出恨行也定然會隨之擴大那之間的賬目將如同,個蜘蛛見激。而賬目最後核算將成為一個龐大的工程金夏羽想到了智腦開啟的虛擬市場轟只哼哼城市之心的城市才能與智腦進行交易漸想到這金夏羽在腦海中聯通了城市之心,城市之心就像於城主府下方核心密室內,夏羽只要在城主府內倪就可以隨時聯通城市之心漸進入到與智腦聯通的虛擬交易市場。

虛擬交易市場內的物品奇貴無比金所以夏羽很少進來這裡交易漸除了用天價買了一批蔬菜瓜果的種子外金就沒在進來過金倒不是夏羽看不上這裡的東西。而是這裡的東西實在是夏羽承受不起金一份工藝流程圖紙最低也要一百萬兩轟而這種東西只要用心研究金或者直接找到一個專門的匠人就能獲得,花費絕對不會過千兩倪如果他買了轟那就說明他腦袋被驢踢了。當然有一些圖紙是夏羽夢寐以求的金比如說當年鄭和下西洋的那種九桅十五帆的寶船製造圖紙金直接開價十億白銀漸夏羽想買轟但估計在未來相當一段時間內漸他都買不起。

夏羽並沒有一項項去查轟畢竟虛擬市場上的物品五花八門氣千千萬萬轟自己找得猴年馬月去漸在虛擬市場內金有一個虛擬精靈,智商不高轟但卻可以幫助尋找各類商品。

「靈夏城的主人你好倪我是購物精靈小靈轟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可以找我哦。轟雖然是一個很媚的女聲轟但看著對方拿僵硬的沒有半點表情的臉,夏羽知道這只是一介。智腦的一個分身程序而已。

「請幫我查找有沒有類似與現代電腦網路之類轟可以用於數據統計匯總的物品。漸夏羽問道通

虛擬精靈眼睛猛地張大轟快的閃過一道銀光轟良久才道:「對不起轟沒有找到符合你需要的物品

夏羽哦了一聲轟略顯失望轟不過就在他要轉身離開的時候,虛擬精靈卻再次開口道:「如果你是想查找關於銀行網路結算方再的物品,倒是有一樣東西可以幫助你倪根據地球上玄幻傳說中的神秘之樹應該可以做到這一點」漸

「神秘之樹?那個是什麼?轟倏夏羽愣了一下金不過轉瞬當看到虛擬精靈調出的神秘之樹的種子的屬性金夏羽無語了金玄幻傳說金智腦居然將二十一世紀網路上的也當成史料了,這神秘之樹居然是一本玄幻中的通靈樹。每一顆神秘樹之間都有一種神秘的感應。並具有強大的記憶功能倪這根本就是一顆異界版的電腦,不過從機器金變成了植物轟神秘之樹的樹根隨著年齡進行芒長金樹根就相當於光纖轟每一咋。樹根都能形成一個數據流,傳輸到主樹之上金幾乎每出年輪的神秘之樹可向外生長十公里。而神秘之樹與神秘之樹之間還有一種共鳴轟距離也是隨著神秘之樹的年齡來計算的。

媽媽咪的倪這個神秘之樹的種子居然要五千萬兩一顆。而促進生長的生命之水,一份居然要五百萬兩漸而效果只是增加一年的年輪轟吃人不吐骨頭啊!不過夏羽也從這顆神秘之樹的種子上看到了更多轟既然烽火大6摻入了玄幻上的東西金會不會有魔法師出現。貌似三清觀里的狗道士,勞守道就會一種天雷術金西方的魔法金東方的道術倏夏羽沒敢往下想金一切都有可能。這他媽本身就是一咋。瘋狂的世界金就算真有龍出現都不稀奇通

不過這個神秘之樹卻能解決夏羽的擔憂金不過這個神秘之樹需要抓緊時間培養啊!只是五千萬白銀他就算掀老本也買不起,看來只能拖一拖了轟夏羽沒有繼續呆在虛擬市場轟因為每次進入,夏羽都有一種窮人的感覺。

凌西沐風原轟昔日的段家主城金沐風城外金十二萬靈夏大軍在沐風城外駐紮了三日倪與城內的燕**隊對峙,也不攻打轟也不挑釁轟不過在沐風城內,樂天,李穆和袁崇煥三人卻坐不住了。

被燕軍解除了重圍之後倪袁崇煥知道在沐風原已經沒了他的容身之地轟所以他投奔了大燕。燕軍快的奪取了整個沐風原金但接下來卻在繼續擴大縱深的時候。卻是頻頻碰壁轟原因無他轟沐風原一馬平川轟無險可守,兵力多寡決定勝負轟而向南北兩側擴張轟卻要面對崇山峻岭轟道路要隘轟兵力多寡的優勢被削弱到最低金加上靈夏及時派回兩路援軍轟雖然數量不多。但據地勢而守轟卻足夠了轟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轟草原聯軍來的迅猛。去的也快,才兩日時間金靈夏主力就抽調回凌西轟大軍壓境倪而向陽通往沐風原的出口,只是一條長不到三十里寬的狹長地帶金兩側被千雲要隘和白雲堡撫住金隨時威脅著向陽地區與沐風原通道。

如今靈夏主力回援。兩處要隘內不時的有兵馬出來襲擾糧道倪這讓在沐風城內的九萬燕軍後方不穩金一旦通道被佔據轟九萬燕軍將成孤軍轟而沐風城也將成為一個死地轟幾個燕軍主將自然急著尋出一個解決方法金是打轟桿撤。 第八集

————————-分割線——————————-

走進了幾步,楊華髮現妖姬已經變了樣子,顯得很是清純可愛,一頭捲曲的長發,寫意的披灑在雙肩上,一身淡藍色的長裙,把她襯托得搖曳多姿。閃亮的眼睛散發著多情的光芒,顧盼生姿,微笑的面龐,顯露出成熟的神秘,風情萬種。

楊華暗贊:「好美。」

「姐姐,我好難受,給我好嗎?…。」楊華極力裝出一副色樣,暗地裡卻積聚著力量,準備趁其不備偷襲。

「小冤家,還不過來與我快樂。」妖姬仰起頭,用手把有點凌亂的頭髮順了一下,胸前的雙峰頓時高高的挺了起來,隨著呼吸一跳一跳的,煞是誘人了。

「姐姐我來了。」楊華假意應道。

「快點啊,冤家,姐姐我要被慾火燒死了。」妖姬雙頰潮紅,嫣然欲滴,,秀眸緊閉,眉頭微微地皺著。嬌姿媚態真的誘人無比。濕紅的檀口輕輕地張開著,

發出一陣含混不清的嬌喘之聲。

本來妖姬打算直接吸干楊華體內的力量,但是,不知怎麼的,林到頭了,她突然改變了注意,想用自己的身體俘虜楊華,和她做一對雙修夫妻,每天行魚水之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