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說話的同時,關嵐已經繞了車子一圈,打開車門做到了我的旁邊,她扭頭不停的打量着車身內部,在真皮桌墊上拍了幾下,看着我酸溜溜的說道:“這得要幾千萬吧?”

我苦笑了一聲,一邊啓動車子,一邊說道:“朋友送的,沒花錢!”

關嵐一臉不相信的說道:“劉濤,你就別藏着了,你劉大少爺的朋友,有幾個比你有錢的。”

我嘆了一口氣,把剛剛啓動的車又息了火,扭頭看着關嵐認真的說道:“關大美女,你別老說我有錢行不行,你什麼時候看我有錢過了?”

關嵐白了我一眼,把頭扭向了車窗,說道:“切……別以爲我不知道,大柱集團的少東家,加上陳婷在你背後,怎麼說也能拿個華夏年齡一輩的首富吧?”

“那~你關嵐要是覺得我劉濤是吃軟飯,我也沒什麼想法,畢竟我…………”

“行了行了,懶得和你囉嗦,說說你和陳婷的事兒吧!”關嵐扭頭不耐煩的打斷了我,有那麼一瞬間,我看到了她眼角的眼淚。

我很想問她是不是哭了,又是爲什麼哭,可最後,我還是沒勇氣問出來。

我把車停到了車位上,點燃了一支菸,抽了幾口後,我才說道:“陳婷要我二點半到民政局,她……她要和我離婚。”

關嵐看了看時間,說道:“那你只剩下一個小時了,”

我輕輕的點了點頭,靠在駕駛座上,看着快要貼近臉的車頂,緩緩說道:“其實我很想放她去飛,只是…………”

“只是捨不得。”

我歪頭看了關嵐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我也想不到自己會愛上她。”

說着,我坐直了身子,看着關嵐認真的說道:“你知道嗎?當看到她在別的男人懷裏時,我……我的心,就像被人狠狠的搓了一下。”

關嵐把頭扭向了車窗,說道:“那你想怎麼做呢?”

我整理了一下思路,把我的想法給關嵐說了一遍,可當想法說完,我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二點鐘了。

我嘆了一口氣,軟靠在了駕駛座上,有氣無力的說道:“已經二點了,再好的想法也無法挽留了。”

關嵐看着我的咬了咬嘴脣,突然伸頭就狠狠的吻了一下,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她又打開車門走下了車,把頭從車窗外伸了進來,一臉笑容說道:“京都我比你熟,你先去拖延着陳婷,其它的事我來幫你。”

我微微一楞,想不到關嵐會幫我,就連慕容雪,也沒說要幫我。

瞬間,我感覺自己的心中一股暖流流過,恨不得下車抱着關嵐狠狠的親上幾口,以表我的激動。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關嵐,也來不及去追求她強吻我的事了,啓動車子就往民政局趕去。

可讓我想不到的是,京都居然塞車,一直堵在橋上,我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二點十多分了。

而這時,陳婷的電話也打了進來。

接通電話後,我急忙就解釋道:“老婆,我堵在橋上了。你先等幾分鐘啊!”

電話那頭先是一陣沉默,就在我奇怪這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陳婷的咆哮聲突然就響起:“劉濤,我住的酒店是不是你透露給記者的?我告訴你劉濤,你別以爲這樣我就去不了民政局了,二點半,我準時到。”

我還沒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那頭的陳婷就已經把電話掛斷了。

我使勁的抹了一把臉,撐着跑車的前蓋,把頭使勁的在上面敲了幾下,心中卻恨不得把這個背後捅我的人給碎屍萬段,這簡直就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啊。

想了想,我還是打通了小喃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我就急忙問道:“小喃,你在陳婷身邊嗎?”

“濤哥……你可算是給我打電話了,你和大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要不是我拿電影的事虎她,現在我已經被她敢走了!”小喃焦急的說道。

“其它的以後有機會再說,你先告訴我你和陳婷在一起沒有?”

“大嫂昨晚上回來,就是不用我保護她了,然後扔給了我幾萬塊錢,讓我走,我沒要,拿電影的事暫時穩住了她。”

我摸了摸頭,耐着性子再次問道:“小喃,你是喝多了吧,我問你在沒在陳婷身邊?”

電話那頭小喃的聲音小了幾分,說道:“沒…………大嫂讓我離她五十米。”

我嘆了一口氣,看着堵在橋上的車龍,嘆了一口氣,掛斷了電話。

坐進車裏之後,我憤恨的在方向盤上打了幾下,大聲罵道:“塞你老母的車,這雞,巴車也真是的,還私人訂製,飛都不會飛。”

可就在我的聲音落下,那個溫柔的聲音又再次響起:“主人你好,請問你需要開啓飛行模式嗎?”

我眼睛一瞪,扭頭左右看着車的內部,不敢相信的問道:“什麼……什麼模式?”

“飛行模式。”

我翻了一個白眼,罵道:“還飛行模式,你以爲你是手機啊!還………………”

可我這話還沒說完,就聽到車頂一陣噼裏啪啦的響聲,跟着車身就搖搖晃晃的,就在我把頭伸出窗外想看看是什麼情況的時候,整個人嚇蒙圈了。

車身居然在離地面慢慢的上升,而在車頂,正發出踏踏踏的聲音,當我扭頭看去的時候,更是嚇了一跳,剛剛還好好的車頂,不知道從哪裏突然就有個螺旋槳出來,這螺旋槳正由慢向快的轉動着。

我還能聽到有大喊聲。

“快看…………快看……這車會飛……”

“真的啊,我去……不會是外星人吧,不行,我得拍張照…………”

“對對對,得拍照。”

我吞了吞口水,坐回到了駕駛座上,使勁的掐了自己幾下,得到這一切是真的之後,我才欣喜若狂的伸出手朝地面上的人大聲喊道:“兄弟們,我先走一步了…………”

隨後我坐回到了駕駛座上,扭動着方向盤,按照導航儀的路線,向民政局趕去…………不……應該是飛去。 汽車變飛機,我想,這在歷史上還沒有幾個人做到,而我劉濤,一不小心,就成了第一個擁有這輛車的主人。

一路上,我哼着小曲,看着旁邊的高樓大廈,瞬間就感覺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王,意氣風發。

二點三十分,我的車,穩穩的落在了京都民政局的門口。

可讓我想不到的是,民政局門口早已經有記者等候,我剛打開車,走下去,那些記者就像貓發現了老鼠一樣,向我撲來。

跑在第一位的記者,老遠就大聲的朝我問道:“劉先生,聽說陳婷要和你離婚,是真的嗎?”

我理了理衣服,靠在車門上,說道:“咳咳……這個事…………”

可我這話還沒說完,記者人羣中突然就有人大喊了一聲:“天啊……這車好像是從空中落下來的啊!”

瞬間,所有的記者都把目光從我身上移開,看向我旁邊的車,而照相機更是在此刻咔嚓咔嚓的響個不停。

我愣神看着這一幕,突然感覺太喜劇了,這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剛剛我還是一個萬衆矚目的大明星,突然間就失去了光輝,讓所有人對我失去了興趣。

“這是蘭博基尼嗎?我怎麼沒見過?”

“是啊!我也沒見過,最近也沒聽說蘭博基尼公司有新產品發佈啊。”

“你們搞錯沒有,這些都不是主要的問題,如今主要的問題是這輛車會飛。”

…………

一時間,我的耳邊吵鬧聲不斷,有些記者更是撲倒在地,朝我車底一直張望。

而有的記者更是誇張,掀起袖子,擡腿就要踩在我的車上,還好我反應快,一腳把他的腿踢開,然後大聲說道:“大家能不能先回到今天的主題上,車的事情我找個機會跟大家說說。”

撲在地上的記者最先反應過來,她急忙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然後拿起話題就對我問道:“劉先生,你和陳小姐要離婚,是真的嗎?”

我再次整理了一下衣着,對着鏡頭認真的說道:“這都是子虛烏有的事。”

一個提問犀利的記者在我說完就急忙問道:“那你爲什麼來民政局?難道不是爲了和陳婷辦離婚手續的嗎?”

我瞪大着眼睛,使勁的在車蓋上拍了幾下,然後看了看空中,十分霸氣的說道:“我有點受不了高空飛行,想到地上跑跑。”

記者:“…………”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人大喊了一聲:“陳婷來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向後轉,然後擡起手中的照相機咔嚓咔嚓的,跟着就瘋的向前跑去。

人羣中,我看到陳婷在諸葛天的互送下,緩緩的從車裏走了下來,她還是一頭短髮,只是看上去,她憔悴了。

陳婷看了我一眼之後,就開始一一回答記者的問題,等差不多的時候,她纔看向我,向我走來。

我輕輕的一笑,對陳婷說道:“你來晚了!”

“可能…………”

說到這裏,陳婷突然盯着我,停止了說話。

我以爲她是在看我,可當我仔細觀察的時候,才發現她的目光是從我耳邊穿過,而且她的頭,在慢慢往上移動。

順着陳婷的目光,我好奇的往後看去,可當看清楚後,我也楞住了。

滿天的氣球,連成了一顆桃心,在桃心裏,寫着我愛你三個字。

可就在我自以爲是,認爲這都是關嵐幫我做的時候,諸葛天的聲音響起了。

“陳婷,嫁給我吧!”

當我回頭的時候,已經看到了諸葛天跪在地上,手裏拿着一個精緻的盒子,對着陳婷,而在盒子裏面,放着一枚戒子。

雖然已經入冬,可裏面的那枚戒指,卻閃閃發光,讓我感覺很刺眼。

可是此刻的我,卻只想知道陳婷的表現,她是如何去回答諸葛天那句話的。

我扭頭看向了陳婷,可我失望了,自始至終,她都的眼神從來都沒看向我,那麼是一眼,她的眼神,而是聚集在了諸葛天的身上。

“陳婷,答應我……”諸葛天全然不顧我的存在,深情的對望着陳婷。

這時,陳婷終於扭頭看向了我,她在我身上打轉了一圈,咬着嘴脣問道:“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我苦笑了一聲,說道:“你要走,我不留,你要回來,無論風雨,我都會去接你。”

陳婷冷笑了一聲:“呵…………我看你是求之不得我趕快走吧!離婚,不是你一直希望的嗎?這樣一來,你劉濤想要去夜店就去夜店,想睡那個女人就睡那個女人,再也沒人管你了。”

我深呼了一口氣,看了看周圍的記者,我知道明天的頭條一定是諸葛天的了,而全國人民也會知道,他諸葛天浪漫的向陳婷求婚。

我想到那時候,陳婷應該會說我這個老公一直是假的吧,只是爲了應付記者的吧。

恍然間,我感覺這一切太可笑了,本來我還想去解釋一下,試着去挽留,可如今我才突然明白,一個人要走,無論風雨,她也會走,一個人要留,無論你有多醜,她也不會走。

我舔了舔嘴脣,低着頭,把玩着手裏的車鑰匙,無所謂的說道:“隨便你怎麼想吧!”

陳婷的聲音突然就變得沙啞了起來,她說道:“呵…………劉濤,別做出一副可憐的樣子,你是給我看還是給記者朋友看的,以爲除了你,我陳婷就沒人要了嘛,天哥,今天我就答…………”

就在此刻,我的心猛的跳動了一下,而後一聲槍響,劃破了長空。

“老婆……危險…………”我急忙擡頭看向了陳婷,也不管這槍到底是要打我還是要打誰,一個縱身,撲向了陳婷,然後抱着她,滾到我的車旁。

娛樂抽獎人生 “老婆,沒事吧!”我急忙就查看着陳婷,見她沒什麼事之後,我才鬆了一口氣,可讓我想不到的是,陳婷突然把我推開,就要向前撲去,但還好我眼快,伸手一把抱住了她,大喊道:“你不要命了嗎?外面有狙擊手,子彈隨時從你腦門穿過。” 陳婷一把把我的手甩開,回頭瞪着一雙帶有淚花的眼睛看着我,嘶吼道:“劉濤,你還是不是人?天哥受傷了!”

我微微一楞,扭頭看向不遠處,諸葛天正躺在人海中,血從他右胸不停的冒出來。

慌亂的人羣,除了尖叫聲,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

我回頭看向了陳婷,她的手緊緊的抓着我的衣角,一雙祈求的眼睛看着我,苦苦哀求道:“劉濤,我求你救救天哥,要是狙擊手再開第二槍,他會死的。”

“你是讓我去救我的情敵?”我一副你很可笑的樣子看着陳婷,可在心裏,我卻覺得陳婷是那麼的殘忍,她試題想在我的面前,答應另外一個人的求婚,跟着卻又叫我去救這個人。

我把陳婷的手從我衣角上掰開,苦笑了一聲,說道:“優秀的狙擊手從來不會開第二槍,就算沒有打中目標,他也不會開第二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