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說著,呂老頭子指尖一點跳動的火焰亮起。

火焰之中有畫面閃過,竟是將水幕天華內的場面複製了下來。

而後火焰化作一隻飛鳥飛出了大殿,直奔都城金鑾殿。

封靈島上,陸凡等人看著九道光芒衝天而起。

下意識的,雨天希等人後退了幾步,舞空靈大喊道:「陸凡,你做了什麼?」

陸凡沒有回答,只是目光灼灼的看著九道光柱。

此時九龍玄宮塔正在他體內興奮的叫喊著:「偉大的主人,這是造化尊者的傳承。你知道造化尊者吧。三百年前就成名的高手,在我跟著十方的時候,就赫赫有名的高手。一身九重神功,殺的荒獸妖蠻屁滾尿流。造化陣便是他所創,與他的九重域境其名。」

正說著,九道光芒合為一體,一道虛影跟著出現。

那是一名威嚴的老者,雖然只是一道幻影,但陸凡等人依舊能從這老者身上感受到強大的威壓。

眼神空洞,幻影平靜的道:「人類的氣修們啊,當你們看到這道幻影時,便證明我已經死了。此處埋葬著我的刀劍,我的九重分身,以及我創造的造化陣法。倘若你們能得到這份傳承,便請繼續我的使命,將東海荒獸,繼續擋在東海之外。」

聽著老者的話,眾人面面相覷。

「造化陣法,那不是造化尊者的成名武技陣嗎?」

雨天希喃喃的道,旋即他的光芒變得熾熱起來。

舞空靈也看出了此處估計是一名大能者的傳承。機遇,這就是機遇。

倘若能得到一名大能者的所有傳承,那她將有很大可能也成為大能者。

舞空靈是斷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遇的。

「我們一定會做到的,尊敬的造化尊者。」

雨天希此時忽的朗聲的,對著造化尊者的虛影恭敬的鞠躬。

造化尊者的幻影用空洞的雙眸看了雨天希一眼,道:「武者,不配獲得我的功法。退去吧,武者們。」

說著,一股強橫的力量擴散開來。

那是一股衝擊波,頓時將雨天希等人推開數十丈遠。尤其是小黑,感受到這股力量,登時嚇的狼狽逃竄。

它也是荒獸,自然能感覺到這股力量之中夾帶的無上威能。

唯有陸凡與玉笑兒兩人還站在原地,陸凡只覺得一股清風拂過,沒有任何反應。

而玉笑兒更誇張,連一點反應都沒有,茫然的四下張望,剛剛發生了什麼?

九龍玄宮塔嘿嘿的笑聲在陸凡體內響起。

「偉大的主人,哈哈,他們都不是鍊氣士,沒有資格與您爭奪。哈哈,造化陣果然玄奇,讓我好好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直接收了。」

陸凡臉上也掛著笑容,對於剛剛掃過他體內的力量,他有種特殊的感覺。

這種力量的使用方式,似乎跟他自己研究出來的護體罡氣有異曲同工之妙。

同樣是將對方的力量推開,只是對方只能推罡勁,而他的護體罡氣則什麼都能推。

陸凡轉頭向玉笑兒道:「笑兒小姐,你最好退後一些。」

陸凡的話語很真誠。因為玉笑兒已經暫時失去了力量,面對這樣陣法,稍微有些不甚,可能就死無葬身之地。剛剛她之所以沒有反應,也只是因為,她全身一點力量都沒有,沒有什麼東西可推而已。

玉笑兒點點頭,轉身往後退開。

造化尊者的虛影此時就看向了陸凡,平靜的道:「你願意接受我的傳承嗎?」

此言一出,陸凡還未說話。

倒是雨天希大叫了起來「這不公平,同樣是武者,為何陸凡有接受傳承的資格?」

雨天希一邊說著,便一邊要往前沖。

但是他的腳剛剛邁出一步,衝擊波便再度來襲,這一次,他被直接沖在了遠處的樹上,整個人都鑲嵌進了樹木之中。

陸凡根本懶得看他,只將目光投向造化尊者。

「接受你的傳承,有什麼要求嗎?」

陸凡問道。

造化尊者道:「要求?沒有,只要你能破了我的造化陣,九化九重天功法,便是你的了。你有三年的時間!」

言畢,一片黑白力量升起,頓時將陸凡籠罩。

刀劍冢所在的這一片天地,似乎在一瞬間化為了虛無,連帶著陸凡的身軀都變得不真實起來。

「老九,老九!」

陸凡大聲叫喊著。

他已經感覺到一股磅礴到讓他無法反抗的力量將他席捲。

九龍玄宮塔的聲音傳來。

「主人,你再等我一點時間。我已經摸到一些門路了。造化陣,奪天地造化,您可以先體會一下陣法的玄奇,這是一次機。。。。。。

後面的話,陸凡忽的聽不到了。

因為他周邊的世界開始旋轉,開始變化。

驀地,陸凡發現自己來到了一片**之中,成群的荒獸已然將他包圍。領頭是一排龍族,雖然化作人形模樣,但這些人身上的恐怖龍威卻是少不了的。

「造化老鬼,今日便是你的葬身之地,吼!」

嘶吼聲起,一群龍族人向他發瘋一般沖了過來。

陸凡驚愕的道:「我不是造化尊者,你們認錯人了吧!」

還未說完,這些人便將他撕成了碎片。可怕的疼痛,彷彿深入靈魂,就像是他真的死了一樣。

而後,世界再轉,陸凡來到了一片荒漠之中,無數沙蠍,將他包圍。

每一隻蠍子都有著至少一人來高。

這一次,不等陸凡再說什麼,這些蠍子便直接沖了過來。

陸凡還未來得及用出一招,當即又被撕碎。

。。。。。。

外面,在玉笑兒等人眼裡,陸凡已然陷入了玄奇的造化陣中。

不死心的雨天希還想繼續往裡面沖,但那陣法的衝擊波真不是開玩笑的,只要雨天希敢動,它便會毫不留情的將他擊飛,而且一次比一次狠。

「為什麼,為什麼陸凡他可以!」

雨天希大聲叫著,但卻沒有人理會他。

舞空靈轉頭向雨天希問道:「雨公子,你可知道陸凡現在正在做什麼?」

聽到是舞空靈向自己詢問,雨天希強行壓住了自己的怒火。

「他在接受傳承。造化尊者的造化陣,最有名的攻擊手段便是一夢千年。他可以在陣法中加速時間的流速,讓人身處幻境之中。據說造化尊者親自施展,他可以讓一條巨龍,在瞬間化為枯骨。也可以讓一顆樹苗,長成參天大樹。」

旁邊聽著的曾勇都張大了嘴巴。

此等手段,簡直快要接近神靈。

雨天希頓了頓接著道:「造化尊者也被成為最接近極限強者的尊者。」

舞空靈目光閃爍道:「也就說,陸凡現在就處在一夢千年之中。在我們看來他一動不動,但實際上,他可能已經在幻境中呆了百年。」

雨天希點頭道:「沒錯。不過百年不太可能。既然是挑選傳承者,那時間流速便不會太快。應該是造化尊者在幻境內考驗他,一旦陸凡通過了考驗,破了陣法,他便將得到造化尊者完整的傳承。」

舞空靈明白的點頭,倒是跟她猜的一模一樣。

果然是一次大機緣,不說別的,單單是時間加速這一項,便足以讓無數人為之瘋狂。

想想看,在幻境中鍛煉幾十年,外界只是一瞬間。

也就是說,一瞬間的功夫,一個人就可能從外罡境一躍到了天罡境。

前一瞬,對方還能打的他狼狽逃竄,后一瞬,這幫人就要被他一招滅掉。

這等逆天手段,倘若能掌握,當真要天下無敵了。

「不行,絕不能讓他完成傳承。」

雨天希像是打定了什麼主意,此時忽的從懷中摸出一小瓶東西來。

瓶身呈暗黑色,一股子黑氣繚繞。

玉笑兒看到了雨天希的動作,大聲喝道:「雨天希你幹什麼?」

雨天希冷笑道:「幹什麼?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這般說著,雨天希將瓶口拔開,與此同時,又從懷裡快速掏出了一顆丹藥塞進了嘴裡。

「不好,是麻痹毒藥!」

曾勇第一個反應了過來,當即拉起玉笑兒往後退去。

但毒藥的擴散卻比他們想象的要快的多,霎時間,兩人就感覺走不動了。

舞空靈還好一點,但此刻也裝成被麻痹的樣子,站在原地。

毒藥擴散,很快便飄進了造化陣中。

雨天希左眼紫色的瞳孔閃爍著冷光。

「陣法能擋武者,看你能擋毒藥不成!」 生死輪迴無盡,一場幽夢。

夢中苦痛依舊,幻境之中,陸凡一次次死亡,一次次的掙扎。

時間在幻境中流逝,對於外界來說,可能還不到半柱香的時間,但對於陸凡來說,已然過去了一年。

整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剛開始的時候幾乎每一天,陸凡都要死上幾百上千次。

每一次的死法都有些不一樣,地點也有些不同,唯獨那撕心裂肺的的痛楚,都是那麼真實。

再經歷了無數次的死亡之後,陸凡感覺自己已經麻木了。

與此同時,他存活的時間也開始增加。

哪怕是在荒獸群中,他也找到了方法,能夠讓自己多活一段時間。

陸凡不知道這幻境何時結束,甚至他已經快要記不起來,現實世界與幻境的分別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這一次又一次的圍殺中,一次又一次的絕境中,找到存活的方法。

躲避已成本能,受傷也成了自然。

陸凡在幻境之中,一次又一次的鍛煉著自己的罡氣使用方法。

在那可怕的圍殺之中,他發現自己唯一能夠依仗的,便是他與眾不同的罡氣。

原本青澀的使用方法,在一次又一次的鍛煉中,變得純熟。

到最後,陸凡應是在一群東海荒獸的追殺下,存活了一個月的時間。

坐在一片礁石上,陸凡抬頭看著天空。

幻境之中的天空,也有星辰,也有皓月。

往下看,海面上也有粼粼波光。

驀地,水面升起巨浪。

一群可怕的巨大海獸出現,將陸凡包圍在其中。

此時,陸凡身上全是傷口。

尤其是雙腿處的撕裂傷口,幾乎要將他的兩條腿砍斷。

一眼看去,還能見到裡面的白骨。

陸凡連起身的意思都沒有,他在龍人族的追殺下,堅持了一個月的時間。

這等戰績,已經是他的極限。

今日,他逃到了這裡,也是他逃的最遠的一次。

幻境之中,一共是九個場景。

深海,沙漠,叢林,火山等。

其中,深海算是陸凡能存活時間最久的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