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說罷,江寂塵一閃身,便已衝上了高空,疾飛而去。

此時,所有的賓客抬頭看天,正好看到江寂塵抱著江雪影對女的這一幕。

「啊,不好,聖女被劫了。」

「快追,絕不能讓賊人跑了。」

「一定要把聖女救下。」

這時候,終於有人大叫起來。

於是,眾修驚醒,紛紛衝天而起,追向江寂塵。

此時,江寂塵已變換了容貌,一時之間,還無人認出他的身份。

「不知是誰,竟然如此膽大包天,竟然敢劫持仙隱門聖女。」

「不管是誰,在仙隱門和紫蘊族面前,必死無疑。」

「只是,紫蘊族少主現在很憤怒吧?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種奇恥大辱啊。」

這裡的動靜很大,驚動了很多看熱鬧的人,此時,他們發出如此的議論之音。

而這時候,江寂塵抱著江雪影,才飛出一段距離,天羅地網便已降下,攔他去路。

同時,一個個強橫的修仙者出現,將江寂塵圍住了。

頓時,江寂塵無路可退了。

然而,江寂塵此時依舊很淡定,他身上的傷口還在,未有治療,顯得受傷很重的樣子。

這時候,一名紫蘊族的長老走了出來,冷冷地盯著江寂塵,驀然開口道:「你是江寂塵?」

江寂塵平靜地回應道:「看來,你查出你兒子的死了。」

那名紫蘊族長老臉色大變,眼中瞬間充滿了無窮的怒火:「真的是你,江寂塵,是你殺了我兒紫青。」

「哼,你在進城路上,用了我兒紫青的身份令牌,你以為,我查不到么?」

「諸位,他就是江寂塵,以凌塵身份,闖入紫蘊城,參加比賽。」

「現在,又劫持聖女,罪大惡極,當該受死。」

紫蘊族長老的話讓紫蘊城所有修士,一陣嘩然,震驚到極點。

他們,絕對想不到,眼前之人,竟然是江寂塵,更想不到,凌塵就是江寂塵所扮。

那個傳奇之人,竟然來了紫蘊城,他來此有什麼目的?

(本章完) 十年未聽到此人的消息,不想,今日竟然在紫笑的接親日上出現,並劫走了江雪影聖女,他想做什麼?

其實,紫蘊族的紫東長老,也即是紫青的父親,他也是剛剛才查到這些,正要向紫笑報告,卻出現了這些情況。

所以,他不得已當眾說了出來,曝光了江寂塵的身份。

而江寂塵那怕被曝光了身份,也依舊是神色淡然之極。

但是,當中有很多人卻無法保持淡然了!

比如,賓客中的催明和沐安琪,已經臉色大變起來。

特別是催明,他可是讓江寂塵幫忙煉製法器的,材料和配方都交給了他。

現在,江寂塵身份已暴光了,怎麼可能把東西交還給他?

「該死的,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有目的而來,還敢劫持聖女。」

催明臉色難看,心中同時在想著對策。

而沐安琪,此時心中複雜!

沒想到,江寂塵其實根本不在意暴露身份。

畢竟,現在是他主動暴露身份的。

江寂塵主動暴露身份,顯然是因為已經達成了自己的目的。

青青此時也在賓客之中,她看著虛空中的江寂塵,雙眼放光。

「竟然是他,沒想到,當年的小仙士,只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成長到了如此地步,太驚人了。」

青青心中震撼無比。

之前,她聽到江寂塵成為仙丹宗和仙器宗老祖的弟子,要獨闖丹器山,她還不敢太確信江寂塵就是她曾經幫她煉器的那一個人。

不過,那時她依舊出面,讓那位仙帝族的唐風公子手下留情。

此時,真正見面,才知道是真的。

其實,她很想來找江寂塵幫忙煉器,但她也是剛剛從秘境中歸來。

在此之前,卻已經失去了江寂塵的消息。

卻不知,其實對方一直就與她在同一個地方,而且還見了面,只是對方隱藏了身份而已。

「不過,現在他的處境很不妙啊!」

青青心中暗暗想道,同時在為江寂塵擔心。

此時,虛空之上,江寂塵劫持聖女,顯然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而最憤怒者,莫過於紫笑。

此時,紫笑已經飛到了江寂塵的面前來,與一眾紫蘊族的長老,將江寂塵包圍其中。

「江寂塵,放開雪影,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

紫笑此時冷冷地開口道。

他心中充滿了無窮的怒火,卻不得不壓制,他擔心,江寂塵會拿江雪影來威脅他。

江寂塵立在人群之中,冷然一笑道:「憑你,可沒有資格跟我說這些話!」

「我今天來此,就是要把她帶走的,誰若攔我,那就去死。」

說罷,江寂塵把江雪影丟入了噬毒珠空間中。

至於依雲、依雪、瑤嫣、小灰他們則也早在噬毒珠空間中了。

只有沈三,隱伏在人群之中。

都這個時候,江寂塵竟然還敢如此的囂張,眾修看著,感到難以置信。

重生之狠毒大小姐 畢竟,這個時候,在眾修看來,江寂塵無論如何,都是死路一條。

「這小子,不知死活,給我殺!」

紫笑下達命令。

於是,紫蘊族強者,紛紛殺出,圍攻江寂塵。

江寂塵面對這一切,也不再多說什麼,神念一動,霸天之劍便已握在手中,封蒼鎧甲披在身上。

「殺!」

江寂塵冷喝一聲,強勢的殺出。

噗!

一劍掃過,殺來的修仙者,當場被生劈兩半,無一可活。

江寂塵表現出來的強大,瞬間鎮撼全場。

「老傢伙,你不是要為你兒報仇么?」

「來吧!」

此時,江寂塵更是主動出擊,殺向紫青公子的父親。

紫青公子的父親,也是一名六品仙君後期境的強者,是與紫笑一起從大秘境中歸來的。

他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哪怕面對江寂塵,他也有必勝的把握。

「找死!」

紫青公子的父親紫東大喝,生猛迎殺過來。

然而,紫東雖是六品仙君後期境,但是,江寂塵連沈三這樣的六品仙君後期境的古仙都擊敗了,他在江寂塵眼中,算不得什麼,依舊是可以擊敗的存在。

咻,咻,咻!

這個時候,江寂塵主動攻伐!

而且,他全身散發出瑩瑩寶光,接著,他身上之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很快完好。

這一幕,自然落入眾修眼中,完全震撼到了他們。

「江寂塵,太強了。」

「比傳說中,還要強大。」

「剛才,擂台上他故意示弱,使出的力量只是冰他全部力量的冰山一角。」

此時,任家的子弟驚呼,同時,心中為他們的公子暗呼僥倖。

因為,這一刻他們才發現,自家公子在江寂塵面前,實是連渣渣都不是。

「死!」

虛空之上,此時傳來一道怒吼之音。

接著,天地震顫,無盡血雨灑落。

他們看到了無比驚人的一幕,身為六品仙君後期境的紫蘊族長紫東,竟然也被江寂塵生劈兩半。

屍首掉落,血水如雨,天地悲慟。

「這……才數十息,江寂塵就斬了紫東,他的強大,完全超乎了我們的想象。」

「不過,剛剛雖然才只是數十息,但他的消耗必定也驚人。」

「所以,江寂塵雖然強勢,但必會漸漸落下風,直至最後被擊殺。」

有人如此分析。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他們目瞪口呆。

江寂塵竟然不僅沒有落下風,反而越戰越猛,哪裡有消耗巨大的樣子?

紫蘊族的修士竟然根本抵擋不住!

「不要派一些無謂的廢物來送死了,紫笑,有本事,出來與我一戰!」

江寂塵狂然大喊,劍指紫笑。

紫笑此時臉色青白交替,眼中充滿了怨恨之意。

但他的心中,卻也不得不震驚於江寂塵的強大的與驚人。

只怕,對方的實力,不會比自己弱多少?

「江寂塵,你很囂張,但是,你永遠不知道,我會有多強!」

「從秘境歸來,我獲得的機緣,絕對是你無法想象。」

「現在,我要讓你死在我從秘境中所獲的最強力量。」

「你很幸運,我是第一次展示這種力量。」

紫笑此時冷然開口道。

此時,他很強勢,很自信。

哪怕江寂塵表現出了如此驚人的力量,他也有絕對勝出的把握。

(本章完) 虛空之上,留出一處空間,那是江寂塵與紫笑大戰的戰場。

紫蘊族少主紫笑,以六品仙君後期境的修為從大秘境中歸來。

據說,他是紫蘊族年輕一輩,血脈最精純者,同階戰力,近乎無敵。

所以,同為六品仙君後期境,他幾乎是低等仙界最強的一個級別。

至少,不是紫東這樣的六品仙君後期境修士可比的。

如紫笑,絕對會比沈三這樣的六品仙君後期境古仙,還要強大很多,很多。

此時,遼闊虛空上,江寂塵與紫笑隔空相對,相距數千米。

數千米的距離對於他們來說,近到極點。

紫笑之所以一人對上江寂塵,那是因為他有絕對的自信,擊敗江寂塵。

然而,他並不知道,江寂塵的實力,絕對是他無法想象的。

紫笑飄立虛空,雙手幻動,秘光繚繞指間。

他要動用,從大秘境中所獲的力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