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說白了,那就是一部捧自家藝人,給那些藝人的粉絲看得那麼一部嘗試拍攝的劇,很爛。

包括梁蒼蒼在內,都沒有什麼表演經驗,在這部劇中也沒有學到很多東西。

唯一的加成大約就是他們演過電視劇。

真要成名了,大概都會被認為那是黑歷史。

不過,吉祥理解這樣的做法。

藝人都想有機會上更好的節目和劇,最初也很難爭取到或者遇到這樣的機會。

再加上自己的辨別能力也很弱,最初的作品成為黑歷史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這不能成為她選擇演員開後門的理由,這樣的演員也拉扯不過來,能上她的劇的還是主要看演員和角色的貼合度。

演技也不是吉祥唯一的選角評判標準,大前提還是一切都為了角色服務。

如果符合角色,那麼純素人,吉祥也可能會用。

一曲傳媒向吉祥主推梁蒼蒼時,還是希望她能出任最起碼也是女二的角色,畢竟他們也出資了,還出了《香蜜》三成的投資。

一般的操作都是投資人會塞人,這是默認的行業規則。

吉祥也給了梁蒼蒼機會,讓梁蒼蒼直接到她的組中試鏡,但是不符合她的主要角色要求,拒絕了。

一曲傳媒和吉祥商量通融,商量不通。

梁蒼蒼的經紀人很是火大,回去找他們的老闆馬陳吉。

馬陳吉沒有親自出面再試圖去說服吉祥。

他是個商人,賺錢是主要目的,能夠長期賺錢更是畢生追求。

而他堅持投資吉祥,就是他篤定吉祥就是一個能夠幫助他長期賺錢的人。

推演員只是順帶的,也大抵試出了吉祥的底線和工作風格,這更有利於他們以後的合作。

合作夥伴間也需要不斷地磨合才能誕生出默契。

只要吉祥能夠為他帶來源源不斷的利益,那他也會尊重吉祥,並全力支持她。

自家演員被退是什麼大事? 洛陽巨變,天下目光聚集於此的時候,東南之地發生了一件大事。

楊廣五弟漢王楊諒以報兄仇、清君側為名,悍然起兵十萬,一路攻城掠地,聲勢極是浩大。

楊諒一起兵,擁兵自重的王世充、杜伏威、李子通似乎得到什麼信號,紛紛起兵,劍指洛陽。

一時間,東南、徐州、江淮等地戰火紛飛,大隋似乎陷入風雨飄搖之中。

與此同時,一個更加驚人的消息突然傳開,慈航靜齋將在長安選帝,選出新一任的真龍天子。

慈航靜齋乃是禪宗聖地,五胡十六國時期,已經為這天下選出了四位天子,連大隋開國皇帝楊堅當初都是在選帝大會上脫穎而出,在佛門幫助下,才成就了一代霸業。

如今選帝大會再起,意味着慈航靜齋已經有改朝換代的決心!

據說楊廣已經傳位給太子楊昭,慈航靜齋此舉也無疑是徹底與楊昭、與大隋撕破臉皮!

不過,這同樣代表着天大的機遇!

天下頓時風雲際會,無數野心家紛紛湧向長安,連洛陽的風頭一時間都壓了下去。

就在天下沸反盈天、江山傾頹之際,顧沖的登基大典時間也已經定好,就在三日後,儘快的確定好事實。

一旦登上皇位,那一切就都是塵埃落定,即使有不服者,也好鎮壓的多。

而洛陽城表面波瀾不興,但暗地裏,波雲詭譎,暗潮洶湧,許多佛門、世家勢力,都在暗中阻撓登基大典的順利舉行。

顧沖命宋缺帶一千先天禁衛,在洛陽城中展開血腥殺伐,直殺的人頭滾滾,血流成河。

方才無人再敢冒頭。

登基大典前一夜,皇宮靜心殿。

昏厥數日的師妃暄已然清醒過來,回想昏厥之前的場景,秀麗絕倫的臉上滿是后怕之色:「那……那還是人力所能為的么?」

「武道之浩瀚,要超乎你的想像!」

一身黃龍服的顧沖,不知何時來到了她的身邊:「況且……此還是『至陽無極』,若是『至陽無極』和『太陰無極』融成的『陰陽應象』,無論我再如何留手,妃暄你恐怕也絕無幸理!」

「妃暄不明白!」

師妃暄的佛心不斷受到衝擊,她知道繼續追問下去,會對戰勝顧沖愈發絕望,但仍舊忍不住道:「寧道奇不同樣也是與殿下一般的無上大宗師級高手,為何差距……如此大的?」

實際上,光是寧道奇,都已經讓師妃暄驚為天人了,至於顧沖,洛陽一戰之後,她已經完全想不到任何詞語來形容。

「他雖是無上大宗師,道家第一人……可惜純為氣運推動的突破境界,未能臻至無上大宗師的極致,也就無法真正天人交感,掇取宇宙中的極致之力!」

實際上,顧沖還有一點沒說。

那便是他精修長生訣與太玄經,更將這兩大道家寶典融合,漸漸臻至煉神返虛的無上至境,對於道境也有了一點領悟。

如此境界,加上三千年龐大的真氣,自然更加難以抵擋,寧道奇屍骨無存,卻是死得不冤!

師妃暄還能說什麼?

她訥訥無言,良久之後,才道:「慈航靜齋與靜念禪院的一干大師必然傻了眼,想不到殿下竟真的有能殺了寧道奇的實力……也想不到,殿下敢真的動手……」

顧沖大笑一聲,道:「既然佛門敢派寧道奇來阻我大業,又為何不能殺?」

他說這話時,眼睛注視着師妃暄。

師妃暄當即心裏一寒,在顧沖目中神光之下生出全身都被看透的不妙感覺。

「我知道殿下有傲視群雄的本事,但絕非天下無敵……」

師妃暄斷然道:「殿下今日即使殺了妃暄,但我慈航靜齋依舊沒有敗!」

「為何要殺你!」

顧沖優美而充滿男性陽剛之力的身軀驟然上前,充滿磁性的聲音直接在師妃暄耳珠邊上響起:「如今的我比之石之軒又如何?」

他旋即又深深吸了口氣,一股如蘭似麝,又空寂幽玄,帶着檀香的味道便驟然縈繞在鼻尖。

美人如玉,溫香在懷。

「登徒子!」

他身前一空,如瀑布般秀直,又烏黑髮亮的青絲驟然消失。

師妃暄退開兩步,才轉身道:「殿下無論是實力還是權勢都遠超石之軒,並且與我慈航靜齋仇深似海,威脅更甚邪王十倍百倍!」

「哈哈……」

顧沖豪爽一笑,臉上帶着陽光燦爛的感覺,將剛才的曖昧一掃而空。

「既然如此,仙子就沒有捨身飼魔的打算?或許說不準哪一天,你才是慈航靜齋的最後希望呢?」

師妃暄額頭不由滴下一滴冷汗。

知道楊昭此言,便是不惜一切,也要將自己納入後宮的意思!

而以楊昭現在的實力和地位,天下雖大,又有何美人得不到?

師妃暄當然不認為他對自己動心,更多是要用自己來打壓佛門士氣,連慈航靜齋的聖女都入了楊昭的後宮,佛門還有何臉面出現在他面前?

「妃暄還有其他選擇嗎?」

師妃暄苦笑一聲,首次生出對未來的蒼茫之感。

不過心底還有那麼一絲絲希望,當初碧秀心能亂石之軒的心境,使其精神分裂,她是當代慈航靜齋最為傑出的弟子,未嘗不可成為第二個碧秀心,捨身成仁。

「心靈交鋒亦是一場修行,這皇宮對你而言未必是龍潭虎穴,反倒可以成為你晉陞無上大宗師的福地,至於能否亂我心境,則要看妃暄你的本事了!」

顧沖輕笑一聲,往殿外走去。

師妃暄渾身一震,似乎已經把握到了什麼。

……

翌日,於暗流洶湧中,顧沖更換王服,正式登基稱帝。

這套王服與楊廣所穿大不相同,所用乃是冠冕,遵從漢統古制,天子用大裘冕,配十二旒冕冠,大裘、玄衣纁裳。

換裝完畢之後,便是祭天,繼承大隋國運。

一套繁瑣的流程下來,已至午時。

顧沖這才於一眾群臣或驚懼,或擔憂的眼神中,從容踏上御階,邁向那象著着天下至高位置的龍椅。

踏踏!

清脆的腳步聲,迴響在整個太和殿。 就像金晨敏說的,只要他們同框營業,微博上那些問題全都可以迎刃而解。

儘管也不乏一些人依舊抓着路透視頻不放,但柳聽雯那邊也很快有了動作。

找人自稱是片場工作人員,然後解釋清楚視頻里只是角度問題,現場詩晴跟江朔並沒有挨得這麼近。

事實也確實如此,如果不是投資方壓着江朔不讓他自己澄清,柳聽雯也用不着找別人代發。

圈裏有圈裏的規矩,收錢辦事,大家都心照不宣。

收了錢的營銷號,金主爸爸讓捧誰就捧誰,讓黑誰就黑誰。

再加上柳聽雯買了大量水軍,路透視頻很快就什麼都不是了。

看着超話里重新振作起來,崔越也小鬆了一口氣。

「老么,再教下我這個動作,感覺我做起來有點卡不到節奏。」

練習室里,蘇子涵走過來,踢了踢崔越的鞋。

崔越剛練完舞,盤腿坐在木地板上休息,並不太想動。

「我數拍,你跟我節奏試試。」

「好。」

A團全員近期都泡在練習室里。

每次練舞都會在原有的編舞基礎上做出一些小改善。

最後拍板的全套舞蹈動作都是大家一致非常滿意的。

之後便是沒日沒夜地瘋狂練習,形成肌肉記憶。

在崔越的指導下練了好幾遍,蘇子涵總算找對了感覺,又生怕這種感覺會溜走似的,不厭其煩地練到筋疲力盡,才停下來稍作休息。

其他人也都差不多,各自死扣著自己還不太熟練的地方,空前的認真。

就連舒成弘都沒有動不動就在眾人面前逗崔越了,他對於舞台近乎執著,練習也是最努力的那個。

蘇子涵還知道累了就休息,他卻好像永遠都不知道疲憊。

不過大家也都習慣了,每逢演唱會或者是有節目,他就會變成這副樣子。

因為每個人不熟練的地方都各不相同,所以大家在同一個練習室里,都是自己戴着耳機練的。

蘇子涵摘下耳機坐下來,仰頭咕咚咕咚喝了幾大口水,又擦了一把臉上的汗,說:「老么,你今天就練完了?」

這才中午,要是換做平時,崔越得練到下午兩點,才會坐在地上休息玩手機。

可他今天居然中午就開始玩起了手機,蘇子涵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今天是什麼日子?我們家老么居然這麼早就不練舞了?」

崔越盤著腿坐在地上,按着手機頭也不抬地說:「今天是周五。」

「周五?」蘇子涵想了一下,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夢想的生活》是吧?」

「嗯,還算聰明。」

崔越在微博上看《夢想的生活》官微預告,以及下面的評論。

不知道節目組會剪成什麼樣子,江朔更是早早地就發來消息,問她有沒有在等更新。

當然等了!

還等得心急如焚。

中午十二點,《夢想的生活》準時更新。

節目開頭故弄玄虛地放了些片花。

比如江朔和崔越一起在曬太陽,然後兩人在小魚塘撈魚,崔越倒下那一瞬間,諸如此類。

為了製造懸念,片花都卡在了最關鍵的時候,看得觀眾粉絲們抓心撓肺,恨不得一秒看完整期。

崔越也拿着手機在看,才看了個開頭,就接到了金晨敏的電話。。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張飛未在此處,而身在洛陽,否則又能來場別具一格的三英戰呂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