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說完,雙方各自退於擂台兩邊。兩個人五枚紫水晶在擂台之上泛起微微紫芒。

林晨看到飛兒的靈晶之後也是微微皺眉。

竟然是一尺多長的靈晶?這小丫頭的靈力值未免也太高了點吧!按說靈力值越高便越難以修鍊才對,自己只有47的靈力值,好不容易才在14歲這年修鍊到了三級靈師的初期水平。

但這小丫頭如此之高的靈力值,是如何能在一年之內便從一級靈士修鍊到二級修士中期的?難道那麼大的靈晶是唬人的不成?

畢竟靠靈晶的大小來唬人的靈師在大陸之上並不少見,但能夠站在這裡參加競技的人應該不會只是唬人之輩才對。

林晨腦子裡充滿了疑惑。但戰鬥在即,林晨也沒敢想的太多。

主考老師見雙方都做好了準備,高舉的手向下一揮,高喊了一句:「比賽開始!」

頓時,擂台之上兩股濃霧分別從林晨和飛兒的身邊湧出。不斷向對方籠罩過去。

竟然都用迷霧魔法攻擊?擂台下觀戰的人們紛紛充滿了疑惑。這要怎麼打?誰也看不到誰嘛!看來這一場比賽又沒有眼福可享了。

觀眾們怎麼想但且不提。此時,站在迷霧之中的飛兒也是心中一驚,沒想到對手在自己放出迷霧的同時也採用了同樣的手法。

顯然對手針對自己的攻擊套路做過詳細的研究了。想要以亂治亂,以霧治霧。讓自己失去先機,好以他高達三級的高級魔法將自己擊敗。

想到這裡,飛兒也是只驚不亂,一個水泡魔法用出,便把自己籠罩在一個巨大的水泡之中。隨後,飛兒隨著水泡飄飛而起,在迷霧的掩映之下飛到了離地四五米的高空之中。

這也是之前三場比賽之時,任憑對手如何攻擊也打不到飛兒的原因。誰也不會想到,只有二級修士級別的飛兒能夠通過這種方式飛入空中。

而能夠在空中飛行的能力是只有達到四級大靈師級別之後才會擁有的。沒想到飛兒天資聰穎,把小小的水泡魔法發揚的如此光大。

飛兒剛飛入空中,兩團迷霧便撞在了一起。林晨的迷霧明顯比飛兒的迷霧更加濃厚。這是魔法等級的差距引起的質的不同。

林晨依靠自身更加濃實的霧氣,不斷強勢地衝壓著飛兒的迷霧向回縮小著。這也是林晨提前擬定好的計劃,只要把對手籠罩進自己的迷霧之中,憑藉自己高達三級的魔法攻擊,那可是穩勝的。

眼看自己的迷霧在對手強勢的打壓下急劇地縮小,飛兒不敢怠慢。她知道,如果自己被對方的迷霧籠罩其中,對手便能夠通過靈力感應,清楚的查覺到自己的位置。自己便也失去了先機,只能任其擺布了。

飛兒馬上催動靈力,身前兩枚紫水晶亮起,一串足球般大小的水泡快速的沖入林晨的迷霧之中,爾後悠閑地向四周蔓延開來。

就跟小朋友玩耍時吹的水泡泡一般,先從發泡器上快速的衝出,然後在空中悠閑的飄來盪去一般。只是飛兒吹出來的水泡未免也太大了點。

林晨本來想通過自己修為的優勢把飛兒的迷霧打壓回去,好把整個擂台變成自己所能掌控的區域。正在加大靈力催動迷霧挺進之時,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迷霧之中衝進來無數巨大的物體,很快便分散在自己身體周圍輕飄飄地遊動了起來。

從這些物體的形狀和能在空中漂浮的狀態來判斷,分明是一個個巨大的水泡。

她想要幹什麼?不可能是為了好玩吧?林晨能憑藉14歲的年齡就修鍊到三級靈師初期,也是聰明絕頂之輩。聯想起之前被飛兒打敗的對手的樣子,林晨知道這些水泡萬萬碰撞不得。

通過迷霧中傳來的信息,林晨感覺著那些水泡在自己周圍不停的變換著方位,心中暗想:莫非她是想通過這些水泡探查到我的位置不成?

其實林晨想的並沒有錯,飛兒的這些水泡還真有探查對手位置的能力。

林晨想到這裡,抬手打出一支水箭,瞄向距離較遠的一個水泡打去。心中暗想:我先試你一試,看看你到底有何圖謀?

隨著水箭的shè出,遠處的那個水泡應聲而破。

果然只是水泡而已。正當林晨迷惑之際,飛兒卻是面sè一喜,心中暗道:終於找到你了。

隨後,飛兒又打出一連串的水泡,直奔水箭飛來的方向衝去。

林晨正在猜測飛兒這些水泡的意圖之時,突然感覺又有一串水泡向自己的方向快速襲來,趕忙打出一串水箭。

水泡在林晨的水箭面前一個個的爆破開來,但四面八方的水泡卻不斷向林晨的方位飄飛了過來。

林晨突然意識到不好,對手用這麼多絲毫沒有半點攻擊力的水泡向自己攻擊,難道是想要查探出自己的具體方位不成?

想到這裡林晨不禁冒出一身冷汗,心道:如果真如自己所想,那對手一定有非常強大的魔法在等著自己。

想到這裡,林晨馬上轉變了戰術,打算不再去攻擊那些水泡,而是馬上轉換自己方位,依然用迷霧來打壓對方,好佔得先機。

林晨的想法雖好,可惜想通的太晚了。正當他轉身之際,一個足球般大小的水泡混在其它水泡之中已然飄到了林晨的頭頂之上。

林晨剛一轉身,只見那個水泡突然加速向林晨的頭頂砸下。因為距離太近,林晨剛發現不好,整個頭便被罩在了水泡之中。

說是遲那是快,林晨馬上用魔法幻化出一支水箭,抬手向自己頭上的水泡捅去。只聽「呯」地一聲,林晨只感覺彷彿扎在了膠皮上一般,水泡非但沒有破掉,反倒令水箭反彈而回。

林晨頓時大驚,剛要動作,便感覺身邊無數水泡突然向是被吸引一般,紛紛快速的向林晨頭上的水泡匯聚過來,然後與林晨頭頂的水泡合而為一。

無數的水泡不斷的與林晨頭頂的水泡融合著,但林晨頭上的水泡卻並沒有變大,反而在水泡之中不斷出現水花。只是眨眼工夫,水泡內的水就裝滿了。

林晨整個腦袋都泡在了水裡。那樣子就跟一個圓形的大玻璃罩子套在頭上一般。而令人恐怖的是,玻璃罩子里卻灌滿了水。

--------------------------------------------------------------------------

飛兒的迷霧攻擊招數已大概呈現出來了,怎麼樣,是不是很過癮?怎麼,沒過完癮啊?也是,悲催的林晨啊,你就忍忍吧,下一章就讓你解脫了。終於超過20萬字了。與起點的簽約申請也發出去了,不知道結果會如何?不過,不管結果怎樣吧,做為處女作的絕不會被太監掉哦。支持我的就把推薦票投過來吧! 第五十七章強敵!瘋一笑

林晨暗道不好,馬上加強靈力,凝聚出一支非常凝實的水箭,用力向頭上的水泡刺去。只聽「撲哧」一聲,水箭彷彿沒被阻攔一般,直接在林晨頭頂劃開一條大口子。

而水泡卻並未破掉,儘管被林晨的水箭一穿而入,但水球依然保持著水泡的形態罩在林晨的頭上。

隨著林晨頭皮的划傷,水球里的水很快變成了紅sè。林晨一下子就慌了。而此時水球卻發生了變化。

林晨只感覺原本平靜的水球突然像是被外力使勁擠壓一般,水球里的水不斷地向林晨的口鼻和耳朵里鑽去。

此時林晨就算有多大的法力也使不出來了。嘴還好說,林晨使勁抿著,不讓水衝進去。但鼻子和耳朵抿不住呀。

林晨伸出雙手,抓向頭上的水球。還好,水球表面並沒有任何防禦,林晨雙手很順利的就伸了進去。林晨心中一喜,馬上用一隻手按住了鼻子,另一隻手按住了一隻耳朵。

可惜悲催的是,林晨卻長著兩隻耳朵。另一隻耳朵沒有多餘的手按壓了,水流便強勢地向林晨的另一隻耳朵中鑽去。

林晨大驚,馬上鬆開按住的鼻子的手,把另一隻耳朵也捂住了。但鼻孔中又被水流衝擊鑽入,感覺更加難受。

林晨沒辦法,又把捂住耳朵的手移了回來。就這樣,林晨一會兒按鼻子,一會兒捂耳朵。沒到一分鐘,被水嗆的就要休克了。

只見林晨倒在擂台之上,不停的翻滾起來。身前的靈晶也沒有jing力凝聚了,很快消失不見。沒有了魔法力的支撐,林晨的迷霧快速的消融著。

總裁引妻入局 正在林晨絕望的時候,突然感覺頭上一輕,水球被主考老師揮手之間便化於無形。

主考老師一出手,就代表被幫助一方輸掉了比賽。見此情景,飛兒馬上從空中飄落於擂台之上,化去了魔法力。水泡和迷霧也盡皆消失於無形之中。

擂台之上的情景又重新呈現在了眾人面前。但唯一不同的是,飛兒仍笑盈盈的站在擂台中間,而林晨卻是倒在擂台一側。

只見林晨此時滿頭是血,不住的劇烈咳嗽和嘔吐著,而吐出來的水都是血紅sè的。就跟一名掉進血池的落水者剛被人救上岸一般。但令人奇怪的是,林晨的衣服卻是一點也沒有被血水弄濕掉。

「怡飛兒勝!下一組上場。」隨著主考老師的話音一落,兩名工作人員馬上跑到台上,把林晨抬了下去。

與飛兒擦身而過的時候,林晨還不忘拿渾濁的雙眼望了飛兒一眼,彷彿輸的很不甘心一般。

其實林晨輸的不甘心也是對的,以他三級靈師的修為,如果正面對陣飛兒的話,絕對有七八成把握勝她。

但怪就怪在林晨太聰明了,自持自己高達三級的修為,想要弄清飛兒的招式路數。在沒弄懂對手招數之前,總想著要穩紮穩打,這才吃了飛兒的虧。

飛兒贏得這場比賽之後,並未再答理林晨,高高興興地跑到老師那領了下一場比賽的號碼牌,然後隨著木宇等人一起離開了競技場。

隨著時間的流逝,比賽很快進入了第三天。

參賽人員也只剩下了32名。飛兒在這一天的兩場比賽中,很幸運的再沒有遇到三級修為的靈師。

只是一名二級中期和一名二級後期的普通靈師而已,而這兩名靈師能夠幸運的闖入前32名之列,也就禁止於此了。

飛兒也只是故技重施,便輕鬆解決了這兩名對手。

時間很快划入到第四天。

今天也是水系學員最後一場選拔賽了。參賽人員也只剩下了最後8名選手。

到底誰能夠沖入前四強,去爭取學院的代表權,也只有今天上午的一場比賽,便會錘音落定了。

與前幾天相比,今天觀眾席上參觀的學生明顯多了好多。大家都知道今天是4強爭奪賽,一定會jing彩紛呈的。

所以沒什麼事的學員都抱著參觀學習的態度跑了過來。

為了能讓大家看的過癮,學院方面今天也只安排了一座擂台。但擂台卻比之前的擂台大了足有四倍,長寬各加長了一倍,達到了40米。

今天上午的4場比賽將會依次在這座擂台之上舉行。

能夠進入8強的8名參賽人員也都是學院中的佼佼者,其中有5名參賽者的修為都達到了三級初期,而只有包括飛兒在內的3名選手還僅是二級修士級別。其中飛兒的級別是最低的,只達到了二級中期,另兩名都是二級後期的修為了。

8名參賽選手的年齡和等級在昨天下午比賽結束后便被學院整理后在競技場外張榜公示了。所以今天觀眾們對這8名選手的年齡等級等情況都很清楚。

這也使得學員之間引出了各種對4強的猜測。但很少有看好飛兒的。

儘管在之前的比賽中,飛兒的表現非常強勢,但其神秘的攻擊方式卻並未被人所了解。所以大多數人也只當飛兒只是憑藉著運氣才闖入了8強之中。

但除了木宇幾人之外,在幾千名觀眾之中,卻還是有一個人是專門為了觀看飛兒的比賽而來的。

這個人便是林晨。此時林晨的傷勢早已被光系老師用治療魔法治好了,並未留下傷痕。

今天林晨過來,主要是想看看飛兒在今天能否進入四強。畢竟自己以三級靈師的修為卻敗在了僅有二級修士中期水平的飛兒手中,是件很沒面子的事。

今天在8強之中,便有兩名三級修為的靈師是林晨的朋友。林晨昨天回去之後眼看二人紛紛進入了8強,感覺在二人面前很沒面子。所以在二人問起飛兒是怎麼贏了林晨之時,林晨也並沒有告訴二人詳情。

二人也沒在意,只當林晨是yin溝里翻船,不好意思說而已。取笑了兩句之後也就過去了。但對於飛兒的修為二人也加強了留意。如果自己也因為大意而步了林晨的後塵,那豈不成了笑話不成。

所以,今天林晨過來,一是為了看看飛兒能否闖進四強之中,如果闖入了四強,那自己敗的也就不太冤枉了。

再一點,如果自己的朋友與飛兒對決的話,也悔在了飛兒手中,自己的臉面也就更好看了一些。

所以,綜合以上兩點。林晨今天是很希望飛兒能夠闖入四強之列的。對於自己的朋友能不能進階,他才不關心呢。

有句話不是說,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嘛。自己今天落了難,當朋友的理應陪自己一同落難才對。

很快,8強選手的排場順序就出來了,飛兒被排到了第二場。

隨著8人的排場順序,每個人的對手也都確定了下來。

林晨高興地看到,與飛兒對決的竟然真的是自己的一位朋友。而這個朋友也是昨天取笑自己的最壞的那位損友。不過想想這位朋友的修為,林晨又不免為飛兒擔心了起來。

第一場上台的兩名選手,是一名三級靈師對一名二級修士。在靈師的強勢攻擊之下,那名修士只堅持了不到一分鐘就大喊認輸了。

按照比賽規定,參賽選手只要開口認輸,比賽就宣告結束了。所以很快就輪到了第二場。

在主考老師宣布選手上台之後,飛兒只見一名高大的男生站在擂台口向飛兒比劃了一個「請」的手勢。隨後很紳士的跟在飛兒身後一同上了擂台。

雙方站定之後,那名男生對飛兒一抱拳,笑嘻嘻地說道:「學妹,你好!在下豐一笑,14歲,三級靈師初期。還請小妹妹手下留情。」

飛兒歪著頭看了眼對方,只見豐一笑比自己高出足有一頭有餘,身形倒是不錯,面容也算有型,可惜長了一臉青chun美麗疙瘩痘。如果不是他自己說才14歲,看他那樣子,說是20也沒有人會懷疑。

看罷之後,飛兒也沖豐一笑一拱手,說道:「你好,我叫怡飛兒,9歲,二級修士中期。」

二人各報名姓之後,轉身向擂台一角走去。豐一笑剛走兩步,就聽飛兒在後面天真地問道:「大叔,你真的只有14歲嗎?」

豐一笑腳下一滑,險些摔倒當場。大叔?我真的有那麼老嗎?

豐一笑穩了穩搖晃的身體,擠出一絲笑容回頭沖飛兒說道:「小妹妹,哥哥我真心只有14歲啊,如假包換。」

飛兒歪著頭,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豐一笑說道:「哦。大叔,你身體要是不舒服,就認輸吧。我看你身體好像一直在晃。」

豐一笑聽完都無語了,沒再看她,扭回頭向自己的位置走了過去。一邊走還一臉黑線強裝言笑地說道:「沒關係,哥哥先陪你玩兩把,再回去休息就好。」

感覺到飛兒也向擂台的另一邊走了過去。豐一笑yin沉著臉暗道:你個死丫頭騙子,還跟我裝蘿莉,看我怎麼收拾你。

雙方站定之後,各自凝聚出了靈晶飄浮在身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