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說完,宿深海沖著比賽監督點了點頭,整個身體突然發力,向夏瑩發動了攻擊。

「嘭嘭嘭!」宿深海強勢攻來,夏瑩立即將體內六顆金丹之力灌注到了雙掌之中,連續印出了一道道掌芒,籠罩向了宿深海,逼迫著他無法靠近自己。

「轟隆隆!」遭到夏瑩印出的一道道掌芒攻擊,宿深海並沒有選擇閃避,而是突然施展道技,前沖的身體中爆發出一股可怕的破壞力量,震碎了一道道印來的掌芒。

「唰!」宿深海施展破壞道技震碎了自己印出的掌芒,向自己快速靠近,夏瑩果斷的扭動妙曼的身體閃避,但就在夏瑩閃避的一瞬間,夏瑩感覺自己柔軟的細腰被宿深海故意伸出的大手撫摸了一下,一下子激怒了夏瑩。

「好滑好滑!」成功摸到了夏瑩的細腰,宿深海露出一臉壞笑,故意說道。

「嘭!」宿深海話音剛落,惱怒的夏瑩迅速的捏碎了一枚五級地獸符,釋放出了一隻巨大的紅色蜈蚣魂。

「獸符!夏瑩動用獸符了。」看到夏瑩竟然不惜代價的動用了珍貴的獸符,圍觀的眾弟子紛紛露出了詫異之色。

「獸符!」宿深海看到夏瑩召喚出五級地獸紅色蜈蚣魂,臉上也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迅速的祭出了一把下品天器等級的白色長槍。

「下品天器!不愧是大勢力家族的弟子,年紀輕輕就擁有天器。」看到宿深海召喚出的白色長槍,不少人透露出羨慕之色。

「毒氣!」但就在宿深海召喚出白色長槍準備攻擊的瞬間,紅色蜈蚣魂突然裂開血盆大口,噴出了大量的紅色毒液攻擊向了宿深海。

紅色蜈蚣魂噴出毒液襲來,宿深海立即選擇閃避,根本不敢讓紅色毒液觸碰到自己的身體。

但這時,夏瑩白嫩的小手上浮現出了一對碧綠色的手套,以極快的速度向全力閃避的宿深海靠近。

在靠近宿深海身體三米距離時,一道重疊在一起的掌芒急速印出,重重的攻擊向了宿深海,逼迫著宿深海只能將白色長槍橫在了胸前進行抵擋。

不過宿深海雖然藉助白色長槍抵擋住了夏瑩印出的重疊掌芒,但他的身體還是有些失控,不受控制的向比武場邊緣靠近。

「下品天器!」感覺到夏瑩印出掌芒的攻擊力,宿深海面色微變,吃驚夏瑩竟然也擁有下品天器。

但就在宿深海滿臉吃驚,身體失衡之時,五級地獸等級的紅色蜈蚣魂將自己的身體捲成一個團,在半空中劃出一個長長的弧度,重重的擊中了宿深海的胸口,將他直接震飛出了比武場,輸掉了比賽。 「宿深海,就憑你這點本事還想追我,真是讓人笑話。」藉助突然祭出了下品天器以及五級地獸符,擊敗宿深海后,夏瑩白嫩的小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當著眾人的面,毫不客氣的嘲諷道。

「夏瑩,你很張狂嗎?竟然敢打傷我弟弟。今天就讓我試試你的本事吧,看看你有多少猖狂的資本。」夏瑩話語剛落,一名身穿白色長衫,皮膚白皙,書生摸樣的年輕男子召喚出了嬰翅,緩緩飛到了比武場上,釋放出強大的氣息,反覆的衝擊著六級道宗境界的夏瑩,逼迫著她連連後退。

「宿雲崖來了!這宿雲崖短短一年多時間不但突破了七級道宗境界,還連續突破境界,達到二級道聖境界了。」感覺到宿雲崖散發的氣息十分的強大,不少宗院長老紛紛露出了震驚之色。

總裁的暖妻 「宿雲崖,你想幹什麼,你要欺負我暗舞會嗎?」宿雲崖召喚出嬰翅強勢出現,暗舞會會長舞雲耽看到連連後退的夏瑩有危險,毫不猶豫的躍到了比武場上,幫夏瑩抵抗宿雲崖釋放的強大氣息。

「欺負你暗舞會!哈哈,今天我就欺負你暗舞會了,舞雲耽,你能怎樣?」宿雲崖一臉無懼的看著面色鐵青的舞雲耽,囂張霸氣的說道。

「宿雲崖,我承認我的實力不如你,但我有六級地獸符,你覺得以你的實力能擊碎我幾顆六級地獸符。」舞雲耽取出三顆六級地獸符握在了手中,冷冰冰的看著宿雲崖,毫不示弱的說道。

「六級地獸符!舞雲耽,如果你能煉製七級地獸符確實可以威脅到我,不過六級地獸符嗎?你可以試試,看我能擊碎你幾顆。」宿雲崖嘴角微微上翹,霸氣的說道。

「會長,這件事因我而起,還是讓我來解決吧。」如果舞雲耽動用六級地獸符依然被宿雲崖擊敗,那會對暗舞會帶來十分惡劣的影響,想到這一層,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夏瑩硬著頭皮說道。

「這件事已經不是你各人的事情了,看宿雲崖的樣子,我覺得他是有意立威,故意打壓我們獸符系,還是讓我來對付他吧、」舞雲耽輕輕搖了搖頭,語氣低沉的說道。

「好了,你們不用竊竊私語了,你們一起上吧,不要耽誤大家的時間了。」宿雲崖有些不耐的大聲催促道。

「好,我們一起上!」雖然六級地獸符也相當於二級道聖,但宿雲崖背景不凡,掌握著很多強大的底牌,所以舞雲耽也沒有信心動用六級地獸符可以戰勝他,決定和夏瑩一起出手,這樣獲勝的機會大一些。

「會長,對付他還需要你們出手嗎?還是讓我來吧。」就在舞雲耽和夏瑩無奈選擇聯手對抗宿雲崖時,一道速度影子突然出現在了比武場中,擋在了二女身前,面帶笑容的說道。

「雲天羽,你回來了!」看到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年輕男子,舞雲耽、夏瑩神情一怔,緊接著露出了驚喜之色。

「雲天羽,他就是雲天羽,他竟然有命在千塹山脈回來,還趕上了天一榜排位賽!」在比武場下觀戰的眾弟子得知突然出現之人是雲天羽時,紛紛露出了驚詫之色。

「嗯!把他交給我吧,等我擊敗他,再來找你們敘舊。」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十分自信的說道。

「天羽小心點,此人是天涯會會長宿雲崖,自身實力達到了二級道聖境界,十分的難纏。」夏瑩小聲提醒道。

「二級道聖!放心吧,我會打得他連他媽都不認識的。」 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 雲天羽沖著漂亮可人的舞雲耽、夏瑩微微一笑,故意說道。

「呼!」聽到雲天羽竟然敢當眾調侃自己,臉上陰沉的宿雲崖身體中立即爆發出一股可怕的力量,重重的衝擊向了雲天羽的身體。

不過面對宿雲崖釋放的氣勢衝擊,雲天羽穩如泰山一般站在原地,沒有受到一絲影響,藉助地氣本源顆粒的強大輕鬆抵禦住了。

「小心!」看到雲天羽輕鬆抵禦住宿雲崖釋放的氣勢沖級,舞雲耽和夏瑩稍稍鬆了一口氣,小聲叮囑了一聲,躍下了比武場。

「你就是那雲天羽,沒想到你竟然可以活著從千塹山脈活著回來,不知道你有沒有摘到天機草,如果沒摘到,我想你的處境可能會很凄慘。」宿雲崖看到雲天羽十分輕鬆的就抵擋住自己釋放的氣勢衝擊,白皙的臉龐上微微透露出一絲意外之色,冷冰冰的說道。

「我摘沒摘到天機草和你有關係嗎?好了,大家都很忙,不要耽誤時間了。」雲天羽如剛剛宿雲崖那般,十分不耐的催促道,惹來了不少笑聲。

「你找死!」宿雲崖聽到比武台下傳來的陣陣笑聲,立即感到面子上有些掛不住,咆哮一聲,化作一道速度殘影攻擊向了雲天羽。

雖然雲天羽沒有突破到道聖境界,又不想當眾暴露底牌,但面對二級道聖境界的宿雲崖,還是遊刃有餘。

眼看速度極快的宿雲崖就要擊中雲天羽的身體,雲天羽突然晃動了一下,振幅了六倍速度,突然出現在了宿雲崖身側。

「嘭!」當宿雲崖吃驚雲天羽驚人的閃避速度時,雲天羽身體中閃爍出七道金光,七顆金丹之力瞬間灌注到了他的拳頭中,重重的轟出了一拳,擊中了宿雲崖反應不及的臉頰上,將他一拳擊飛,臉頰瞬間紅腫了起來。

「嘩!」圍觀在比武場周圍的宗院弟子看到雲天羽一上來就將剛剛不可一世的宿雲崖擊傷,紛紛發出了嘩然聲,議論紛紛起來。

「七級道宗,雲天羽在短短的一年多時間中,突破到七級道宗境界了。」感覺到雲天羽剛剛擊飛宿雲崖,身體中閃爍的七道金丹之力,舞雲耽等人立即察覺到雲天羽的實力,紛紛露出了震驚之色。

「小子,我要殺了你!」感覺到左臉頰火辣辣的疼,宿雲崖憤怒了,迅速祭出了一把下品天器等級的利爪戴在了右手上。

「天羽小心,這是宿雲崖最強的武器金狼爪,千萬不要被金狼爪抓中,否則你會立即中毒的。」舞雲耽看到宿雲崖祭出了金狼爪戴在了右手上,立即緊張起來,大聲提醒雲天羽。

「沒關係,他攻擊不到我。」雲天羽語氣平淡的說道,根本沒有將二級道聖境界的宿雲崖放在眼裡。

「風狼影!」看到雲天羽眼眸中流露出的不屑,被完全激怒的宿雲崖怒吼一聲,將體內元嬰之力灌注到了金狼爪中,施展下品天技轟出了一隻速度極快的風狼影子,攻擊向了雲天羽。

「影殺遁!」宿雲崖施展下品天技風狼影襲來,雲天羽並沒有選擇施展自己掌握的上品天技進行反擊,而是迅速的化作速度影子,振幅了六倍速度進行閃避。

「嘭嘭嘭!」當雲天羽連續在比武場中折返身體,閃避開宿雲崖施展的風狼影,接近宿雲崖時,故意轟出充斥著七顆金丹拳頭,不斷地轟擊宿雲崖的身體,羞辱著他。

大約一炷香時間過後,發狂的宿雲崖連續施展道技沒有觸碰到雲天羽的身體,而他自己英俊的臉龐被雲天羽揍得扭曲,身上的白衣也被撕裂,布滿了大量的腳印。

「宿雲崖,我發現你現在這個樣子還不錯。」神色自若的雲天羽看著狼狽不已的宿雲崖,故意嘲諷道。

「雲天羽,有種你不要躲,堂堂正正和男人一樣和我一戰。」大丟臉面,快壓氣炸肺的宿雲崖惱羞成怒的咆哮道。

宿雲崖做夢也沒有想到,剛剛突破到二級道聖的自己本想利用這個機會好好打壓一下暗舞會立威,但沒曾想到,自己卻成了雲天羽的踏腳石。

「堂堂正正一戰,宿雲崖,我怕那樣你輸得更慘。」沒有祭出任何武器的雲天羽背負著雙手,淡淡的說道。

「雲天羽你敢嗎?」逼上絕路的宿雲崖一臉猙獰的咆哮道。

「既然你這麼想要和我比拼攻擊力,那我就成全你,希望你不要後悔。」說著,雲天羽祭出了從楚童語手中搶來的冥蛇劍。

「雲天羽,誰閃誰就是畜生。」看到雲天羽祭出了冥蛇劍,宿雲崖眼眸中透出了一道厲色,大吼一聲后,施展了自己掌握的最強中品天技。

「天星墜!」將自身實力發揮到極致的宿雲崖與金狼爪融合在了一起,化成了一顆巨大的星辰,從天而降砸向了雲天羽。

「雷動山河劍!」宿雲崖化成巨大的星辰墜落下來,雲天羽用力的向前踏出一步,手持冥蛇劍劈出了一座雷光劍山,重重的轟擊了上去。

「轟!」的一聲巨響,一道巨大的能量在半空中爆開,化成巨大星辰的宿雲崖被雲天羽施展的雷動山河劍爆發的力量直接震飛出了比武場,砸到了比武場外數百米遠的院牆上,軟綿綿的倒了下來輸掉了比賽。

而見到雲天羽強勢擊敗二級道聖境界的宿雲崖一幕,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驚呆了,一個個目光獃滯的看著站在比武場上,臉上洋溢著張揚之色的雲天羽,腦中空白一片。 「宿雲崖,你的實力也不怎麼樣嘛!看來以後你天一榜的位置要讓給我了。」雲天羽冷視著遠處被兩名天涯會弟子扶起的宿雲崖,囂張霸氣的說道。

「噗!雲天羽,你不要囂張,有種你挑戰天一榜第一的無心師兄。」立威失敗,被雲天羽重創的宿雲崖吐出一口鮮血,一臉不甘的咆哮道。

「好,今天我就會會天一榜第一,看看他是不是和你一樣只是一個繡花枕頭。」 龍紋戰神免費閱讀全文 雲天羽冷笑一聲,毫不示弱的說道。

「你們幾個還愣著幹什麼,還不速速去道系通知無心師兄,告訴無心師兄有人挑戰他。」臉色煞白的宿雲崖眼眸中透出一道厲色,惡狠狠的說道。

「是是!」兩名天涯會弟子點了點頭,迅速向道系跑去。

「天羽,你真要挑戰無心師兄,我聽說無心師兄最近剛剛突破到三級道聖境界,實力遠遠勝過了宿雲崖,就算你當初戰勝的楚鴻長老,都不一定是無心師兄的對手。」擁有一身小麥色皮膚,韻味十足的舞雲耽輕聲提醒道。

「放心吧,如果楚鴻現在出現,我會打得他向宿雲崖一樣慘。」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洋溢著自信的笑容。

說完,雲天羽盤膝坐在了比武場,控制體內二百餘顆地氣本源顆粒瘋狂的吸收周圍的靈氣恢復剛剛消耗的金丹之力。

就在雲天羽默默調息恢復了半柱香的時間時,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在了比武場上空。

感覺到這股氣息,寂靜的比武場周圍立即嘈雜了起來。

「是無心師兄,無心師兄來了。」

「無心師兄一定會擊敗那個囂張的雲天羽,幫我道系掙回顏面,讓獸符系知道,我道系才是宗院最強大的院系。」

「天羽師兄加油,你是最厲害的、」就在道系弟子因為天一榜第一的路無心出現再次膨脹自信心時,完全站在雲天羽這邊的獸符系弟子大聲為雲天羽加油起來。

不過就在盤膝坐在比武場,默默調息的雲天羽感覺到路無心出現,緩緩睜開緊閉的雙眼,與從天而降的路無心對視了一眼時,二人神情同時怔了一下,不約而同的開口道:「怎麼是你!」

「沒想到你竟然進入天宗道院修鍊了,而且還成為了我天宗道院風雲人物。」認出雲天羽就是當初在天雷谷外搭救自己之人,路無心眼眸中的敵意立即消失,露出淡淡的笑容,好似多年未見的老朋友,十分親切的說道。

「無心師兄,我也沒有想到你竟然是天一榜排名第一的那個人,而且在短短几年中就突破到三級道聖境界。」雲天羽看到路無心臉上的敵意消失,也驅散了身體中升騰的戰意,面帶笑容的說道。

「雲天羽竟然和無心師兄認識,而且關係好像不錯。」看到路無心出現,二人不但沒有交手,反而像多年未見的老朋友敘起舊來,夏瑩等人紛紛露出詫異之色,小聲議論起來。

「無心師兄,此人當眾打傷雲崖師兄,冒犯我道系,還請無心師兄為我們道系出氣。」就在雲天羽和路無心敘舊時,一名天涯會弟子突然大聲喊道。

「宿雲崖技不如人與我何干,如果你們天涯會不服氣,可以和天羽單挑。」路無心冷冰冰的看了一眼大呼小叫的天涯會弟子,眼眸中透出了一道鋒芒,不屑的說道。

「無心師兄,你真的不為我道系出頭,如果這次我道系被獸符系壓下去了,你就是罪人。」宿雲崖沒有想到路無心與雲天羽認識,而且關係還不錯,但為了挑起二人的比斗,搬出了道系給路無心施加壓力。

「轟!」宿雲崖話音剛落,路無心手指尖迸射出了一道電光,以極快的速度擊中了傷勢嚴重的宿雲崖胸口,直接將他的胸口洞穿,加重了他身體傷勢。

「宿雲崖,這是我給你的一點教訓,讓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如果你敢再放肆,休怪我不給你面子。」路無心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臉色煞白的宿雲崖,冷冰冰的警告道。

「好,我們走!」 豪門小寵妻:闊少的一品夫人 挑撥失敗,自己還被路無心擊傷,這讓宿雲崖顏面盡失,幽怨的看了一眼路無心和雲天羽,帶著數十名天涯會弟子以及楚童語等人首先離開了。

「討厭的人走了,天羽,你有沒有興趣和我不動用任何底牌和道技,單憑自身的攻擊力和速度比試一下。」看到宿雲崖等人離開,對雲天羽在宗院事迹有所耳聞的路無心突然興緻極高的提議道。

「既然無心師兄有意,那我奉陪到底。」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將冥蛇劍收了起來,點頭同意道。

「好,我們就以一炷香為限,看誰能最終擊敗對方,不過一炷香時間到了,我們無法擊敗對方,那就不要繼續比試下去了。」路無心簡單的說明了一下比試規矩。

「好,一炷香的時間正好。無心師兄小心了。」說完,雲天羽站在原地的身體輕輕晃動了一下,迅速化作速度影子向路無心發動了攻擊。

「好快的速度!」看到雲天羽瞬間化作的速度影子,路無心眼眸中立即投射出一道興奮之色,整個身體迅速化作一道驚雷,迎向了雲天羽。

「嘭嘭嘭!」數聲巨響,雲天羽和路無心在極短的時間內連續交手了十餘次,爆發出一道道爆破聲。

由於路無心規定不動用任何底牌和道技,單純憑藉力量,雲天羽根本不是三級道聖境界的路無心對手。

不過雲天羽也有自己的依仗,那就是勝過路無心的速度優勢。

連續印出十餘掌將雲天羽震退後,路無心整個身體迅速前傾,想要一鼓作氣將雲天羽擊敗。

眼看路無心充斥著強大力量的拳頭就要擊中雲天羽的胸口,雲天羽藉助時空夢境的力量,突然暴漲了六倍速度,輕鬆閃避開路無心的攻擊,並轟出六倍速度振幅的拳頭,雨點般向路無心發動了反擊。

「好快的攻擊速度!」看到雲天羽的攻擊速度瞬間勝過了自己,路無心吃了一大驚,迅速的選擇了後退,閃避雲天羽雨點般的拳頭攻擊。

「無心師兄被天羽擊退了。」看到數個回合后,雲天羽的攻勢竟然壓過了路無心,舞雲耽等人紛紛露出了震驚之色。

攻勢被暴漲六倍攻擊速度的雲天羽壓制,戰鬥經驗豐富的路無心立即通過自己力量的優勢一點點化解危機。

二人在比武場中急速極快的來回對攻,眼花繚亂的攻勢讓眾**呼過癮,而雲天羽的威名也一點點印在了眾人內心深處。

隨著時間一點點流失,雲天羽和路無心誰都沒有沾得一絲便宜,二人身穿的衣服也在一次次激烈交手中被損壞。

就在一炷香的時間即將到來時,雲天羽和路無心極有默契的在最後一招選擇了硬碰。

由於雲天羽的力量遠遠不如路無心,所以雲天羽藉助自己攻擊速度優勢,在一瞬間連續轟出了三拳,通過拳芒的振幅硬憾了路無心勢大力沉的一拳。

「轟!」的一聲,雲天羽和路無心最後的攻擊碰撞到了一起,強大的對撞力量將二人震得同時後退了。

雖然雲天羽通過拳頭振幅,扭轉了不少力量上的劣勢,但還是被路無心震得倒退了六步,而路無心才僅僅倒退三步就穩住了身形。

「無心師兄的實力果然厲害。」穩住身形后,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聲說道。

「我雖然能在力量上勝過你,但如果你動用底牌,估計輸的人應該是我。」路無心輕輕搖了搖頭,十分坦白的說道。

「無心師兄,我想你的底牌也不簡單,所以我們就算都動用了底牌,勝負也很難料。」雲天羽不亢不卑的說道。

「路無心,雲天羽,今天是天一榜排定名次的日子,你們之間的名次如何評定。」看到二人交手,沒有一個人有明顯輸得跡象,此次排位賽的比賽監督,一名實力達到五級道聖境界的長老輕聲問道。

「還是讓無心師兄當第一,我當第二吧。」其實對於天一榜排名,雲天羽並沒有多少興趣,謙讓的說道。

「這樣不好吧,不如我們並列第一,無論以後誰能擊敗我們兩個中的一個人,我們一起將第一讓出來。」路無心沉思了一下提議道。

「並列第一,好像沒有這個規矩吧。」五級道聖境界的長老有些猶豫的說道。

就在這名監督長老想要一口回絕時,一道低沉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聽到這道聲音,監督長老臉上立即露出了恭敬之色,輕輕點了點頭道:「好,就按照你說的辦,現在我宣布,天一榜路無心、雲天羽並列第一,宿雲崖第三、舞雲耽第四、楚童語第五、夏瑩第六……」

監督長老當眾宣布完天一榜前十排名后,突然一張能量大手從天而降,一把抓住了大發神威,震撼眾人內心的雲天羽,在眾人驚恐的注視下,將毫無反抗能力的雲天羽抓走了。 「不要慌,這能量大手蘊含天地之力,應該是那任雲蹤凝聚出來的。」被能量大手死死地抓住,動彈不得的雲天羽剛要動用底牌強行破開能量大手,大魔王的聲音立即在他腦海中響起。

「是任雲蹤!大魔王,你說任雲蹤不會對我不利吧。」想不通任雲蹤為什麼突然凝聚能量大手將自己抓走的雲天羽傳音詢問道。

「他沒有殺你的理由,應該不會對你不利。」大魔王分析道,安撫內心微微有些慌亂的雲天羽。

大約半分鐘過後,死死抓住雲天羽的能量大手突然消失了,雲天羽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靈氣異常濃郁的空間中,一朵朵完全由靈氣凝結而成的雲霧不斷在這個空間中飄蕩。

「仙氣,這空間中竟然擁有仙氣!」感覺到靈氣雲霧的本質,大魔王驚訝的聲音在雲天羽腦海中響起。

「仙氣!難道這就是小乾坤界!」想到當初藏火長老告知,小乾坤界乃是從仙界分裂出來的,內部蘊含彌足珍貴的仙氣,雲天羽心中充滿了震驚,控制體內地氣本源顆粒瘋狂的吞噬周圍蘊含仙氣的雲霧。

雲天羽體內地氣本源顆粒吞噬了一縷縷蘊含仙氣的雲霧后,不少到了分裂階段的地氣本源顆粒開始分裂,不斷在雲天羽身體中形成新的地氣本源顆粒。

「雲天羽你回來了,不知道此次去千塹山脈,你摘到天機草了嗎?」就在雲天羽控制地氣本源顆粒快速的吞噬蘊含仙氣的雲霧時,一道模糊的身影緩緩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打斷了他繼續吞噬,聲音渾厚的問道。

「院長,我已經成功摘到天機草了。」雲天羽看到眼前漸漸清晰的人影,立即停止地氣本源顆粒吞噬,不亢不卑的說道。

「不知道你摘到了幾株天機草!」對於雲天羽可以在危機四伏的千塹山脈摘到天機草任雲蹤並未感到意外,輕聲詢問道。

「我一共摘到了五株天機草。」雲天羽心意一動,取出了五株天機草,自己留下了一株。

「五株天機草!」看到雲天羽取出的五株天機草,以任雲蹤的鎮定都露出了詫異之色,好似萬年深潭一般的眼眸中透出了道道神采。

「院長,不知道你可否履行承諾,兌換我五百萬道力值,並允許我進入小乾坤界修鍊一年時間。」雲天羽將五棵珍貴的天機草交給了對雲天羽刮目相看的任雲蹤后,輕聲詢問道。

「雲天羽你放心,作為天宗道院的院長,我答應你的事情絕不會反悔,將你道力牌拿出來,我現在就將五百萬道力值打入你的道力牌中。」任雲蹤簡單檢查了一下雲天羽遞來的五株天機草沒有問題,收進了乾坤戒指后,聲音渾厚的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