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說完,她轉身走了。

“會長,早安!”

“裴允同學早安。”

玉澤嬈看着沐琉璃的背影,看着她從善如流的同遇到的人打招呼,他眼底的趣味兒越甚。

不是他的錯覺,琉璃學姐好像討厭他了,還不止一點點的討厭。感覺好有趣兒,讓他的心都沸騰了起來。

雨意不斷,洋洋灑灑的小雨變成了中雨,變成了大雨,沖刷了很多的事物。

大約也是下雨的緣故,今天他們不用去養老院做志願,因爲志願者活動快要結束了,所以今天休息一日,可以去買些雲水鎮的特產,也不枉來此一遭。

純雅和瑞櫻看着雨絲,她們拿了傘,正想着打傘出去。這時,默粼已經走了過來,他撐開了傘,看向了純雅,“純雅,和我一起出去吧。”

他的神色平靜,已經不見昨日兩人的不歡而散。

純雅看了看瑞櫻,她和瑞櫻約好了,這樣爽約不大好。

瑞櫻知道她的掙扎,立刻很理解的對她說,“默粼少爺找你大概有事兒要說,我去找宮緒好了,我記得他也要去買東西來着,正好可以讓他幫我拎一些回來。”

如此,也只能這樣了。純雅和瑞櫻道了歉意,這才走到了默粼的傘下。

看着兩人離去的背影,一高一矮,少年少女看起來十分的和諧。

然而,看着這樣場景的人卻不是這樣想的。

看着他們離去的是裴允,也是志願者隊伍中的一員,他看起來對默粼和純雅很不滿的樣子。

恰時,穿着雪紡襯衣和高腰短褲的染璃走了出來,她的手裏拿着傘,長長的頭髮還是老樣子束起,十分的幹練漂亮,身上的高貴和優雅也不可小覷。

她站在迴廊上準備撐傘,只是她的傘有點小問題,怎麼都拉不開。

裴允看着她,終於鼓起了勇氣開口,“學姐,撐我的傘吧。”少年走過去,將自己手裏的黑傘撐開,遞給了染璃。

這是他第一次和染璃說話,心裏既雀躍又緊張。

染璃看到一把傘進入了她的視野裏,她不由擡頭,想看看是誰多管閒事。最近她在志願者隊伍裏是個尬尷的存在,能和她說話的人沒有幾個。除非是必要的對話,否則沒有人會找她說話。

入眼的是一個長相可愛的少年,身高不是很高,只比她高了一點點。他的眸光中似乎有幾分期待,那是她很瞭解的眼神,因爲她常常用這樣的眼神看另一個人的背影。

“謝謝你了,我看你也要出去的吧,把傘給我了你怎麼辦。”

染璃很快就認出了這個少年,是個一年生,因爲長相可愛在曙光學院也有一定的知名度。更難得的是,他的性格比較沉靜內斂,聽說是個羞澀boy。

“沒關係的,我看學姐比較急,學姐先用吧。”裴允見她看着自己,眸光不由有些閃躲。

“這樣啊,不然我們一起出去吧,你去哪兒,看看是不是順路。”染璃有些暗笑,的確很害羞的樣子,真是稀奇。

“我……我也不是要去哪兒,只是出去逛逛……”

“裴允同學,雖然我這個人看起來有點不近人情的樣子,但你不用緊張。”染璃對他笑了笑,有些安撫的意味。

裴允看着染璃真誠的笑容,果然是心情平復了不少,“學姐要去哪裏,我也是想出去隨便逛逛,去哪兒都一樣。”其實他心裏挺高興的,能夠這樣輕而易舉的和學姐聊天。

“好的,真是太謝謝你了。”

看着他們一個個的出去了,玉澤嬈覺得有些心塞。早上在沐琉璃那兒碰了壁,讓他心情一直憂鬱。以至於看到染璃被搭訕,他還覺得聽不可思議。

“竟然有人對染璃獻殷勤,真是難以想象。”玉澤嬈坐起了身來,對着身旁的俊美少年道。

“玉澤嬈能在別人那裏碰壁,也是難以想象的。”聖渝翻了一頁書,漫不經心的說道。

聞言,玉澤嬈有些蔫了,怎麼說他也是曙光學院的大衆情人,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人,若是叫人知道他碰壁了,他的臉也不知道該往哪兒擱了。

不過這些糗事他向來只會對殿下說,雖然殿下並不大喜歡聽他說這些有的沒的。

“殿下,你是怎麼做到這麼淡定的,純雅都和默粼出去了,真是一點也不着急。”或許他該學一學這淡定之法,對他追求沐琉璃能有很大的幫助。

“有什麼意義嗎,純雅喜歡的是我。”聖渝又翻了一頁書,看得出他十分的篤定,有自信。

聞言,玉澤嬈又蔫了。

殿下如此淡定是因爲他知道純雅很喜歡他,可他呢,琉璃學姐已經討厭他了呢。

妖孽一般的少年撐着頭,看着外邊洋洋灑灑的雨絲,眸光漸漸地沒了焦距……

……

踏着雨出行,樂趣不多,卻獨有一份特別之處。

純雅看着雨意綿綿,不由的想到了那一日屬於她的狼狽之日。也就是她到隔壁村而走錯了路的事情,晚上淋了雨,可憐的一路沒遇到幫手。

想起那天,聖渝的出現,久久無法忘懷。

她好像從來沒有對他說過,那晚他的出現就像是一個大英雄一樣,在她的心裏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在這一點看來,默粼是個可憐的人。因爲那晚他也出去尋找純雅了,而且只差了一點點,也就是那一點點,讓他同純雅本來就很遠的距離越發的遙遠了。

“要買桃花餅嗎,我記得你很喜歡吃這個。”默粼撐着傘帶着她停在了店外,對她詢問道。

純雅點了點頭,買回去給雪銀和溪真嚐嚐,他們一定會喜歡的。

買完了桃花餅,當然,默粼的主要目的自然不是帶她來買桃花餅的,“純雅,昨天是我沒有在意你的感受了,我的話沒有傷到你吧?”

“沒事的,默粼,我知道你是爲我好,只是我……”

“我知道,你不用再重複你對妖族殿下的喜愛之情了。”默粼轉過了頭,神色有些淡淡的。

他極力讓自己看起來不要那麼在乎,是了,他們本該是一對的,再次走在一起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妥。只是她現在的身份是靈族公主,這是最爲客觀的事實。

大約也是他唯一的籌碼……

“對不起,默粼,總是讓你爲了我的事情煩心。”

“我從來沒有爲你的事感到煩心過,你很好。”是聖渝先來糾纏不休的,否則怎麼會給他可趁之機。

默粼說她很好?

純雅覺得驚喜,默粼對她從來都是嚴厲的,至少在強調身份這一點上,他一直做得很好——

你要記住,你是靈族的公主殿下。

而她,還沒有完全有作爲一個公主的自覺。

“默粼,不管我和妖族的殿下是否已經交往,我都知道自己是靈族的公主。我相信他會尊重我,也會尊重靈族的。”

兩組究竟有什麼矛盾她不是很清楚,但她知道聖渝很在乎她,兩族或許能夠因此和平共處。 “純雅,你真是太天真了……”兩族之間的事情不是兒戲,百年來的恩怨又哪裏是這麼容易就能化解的呢。“就這樣吧,如果太辛苦的話就告訴我。”

待純雅領悟了他今天所說的這句話,或許她就能夠體會到兩族的恩怨絕非說說那麼簡單。

而純雅或許會成爲兩族的恩怨的犧牲品……

默粼這樣說,純雅自然是領情的點了點頭。

一路上,他們又買了不少的東西。大多都是默粼拎着的,不費吹灰之力。

買好了東西,他們很偶然的遇到了染璃,以及她身旁的裴允。裴允見到純雅和默粼神色變了變,他有些擔心的看向了染璃,哪知染璃對純雅和默粼笑了笑,並沒有絲毫的劍拔弩張。

彼此也都是點頭微笑示意,很快的他們便擦肩而過了。

“學姐,你沒事兒吧?”雖然如此,裴允還是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有些奇怪。

“爲什麼這麼問?”染璃疑惑的看向了裴允。

“其實我也是因爲看到了論壇上的事情……對不起學姐,我……我不是那個意思。”裴允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連忙道歉,他覺得沒有人會想對方當面提自己不想提的事情。

“沒關係的,子虛烏有的事情,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染璃初始還覺得這個裴允的確挺可愛,只是接觸了一會兒之後,她覺得這個裴允大約是不夠聰明,說話總是不能一口氣說完,猶猶豫豫的,她聽着都有些着急。

染璃這樣的人,從來沒有想過對方是在爲她着想。

“因爲論壇上的事情,我覺得默粼這個人很不紳士。怎麼能比女孩子先撇清這些事情呢,而且那張意味不明的照片也是他自己發表的,結果出了事情之後他立刻撇清了自己,絲毫沒有顧慮到學姐的感受。”

最主要的是,裴允是在爲染璃不值。他覺得染璃不是那樣的人,不是那種會處心積慮接近別人從而獲利的人,但是論壇上的那些人卻一邊倒的責怪她一個女孩子。

“突然聽你說這些,我還挺感慨的。”雖然她不在乎論壇上的那些言論,但聽了裴允的話,她還是忍不住感觸了一下。

原來也會有人替她不值嗎?只是感觸之後便沒有什麼感覺了,畢竟這件事對她的影響不大。

“學姐,不好意思,好像是我舊事重提了……”

裴允爲自己的嘴快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論壇上的熱度已經慢慢的退下來了,反倒是他還在當事人面前提這個。

染璃有些無語,“你對我說了好多抱歉的話了,或許不好意思的應該是我。”雖然有些不耐煩了,但她還是繼續保持淡淡的笑容,既不疏離,又顯得她有幾分高冷的姿態。

聞言,裴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麼了,總是一個勁兒的抱歉,好像是過於緊張了。

不過好在染璃學姐看起來沒有生氣和不耐煩,否則那就很尷尬了。

“學姐,我們去哪兒?”

“其實我也是想出來隨便走走的,散散心。”染璃搖了搖頭。

他們走過一條小橋,橋下是一家特色豆花小店,堪稱雲水小鎮的一絕。

而且,舒記月和景恆伊很喜歡吃這家的豆花,她出門之前走就弄清楚了,能夠在這裏同他們來一個意外的相逢。

果然,走下去就看到了舒記月和景恆伊坐在那裏,點了豆花和油條雞蛋餅。

“這家的豆花很好吃,裴允同學吃過嗎?”

染璃指着豆花店同裴允問道,她將自己掩飾的很好,一點也不像是事先預謀的。

“好啊,我平日不怎麼出四合院,雲水鎮上的東西都沒怎麼吃過。”裴允有些受寵若驚的說道。

其實他感覺到了,染璃學姐有一點點的高冷,即便她在對他笑,還是有一點距離感。只是現在她問他這種細微的問題,反倒讓他舉得距離感都沒有了。

可愛的裴允同學哪裏知道自己是被擋了擋箭牌……

“伊,我們吃完就去找純雅姐姐吧,聽說他們的志願者活動快結束了,以後可能就見不到了。”舒記月喝着豆花,有些遺憾的說着。

聽說純雅姐姐他們都要回國外去念書,距離太遠了。

“別沒精打采的,等他們走了,我們就去別的地方玩吧。”景恆伊給她夾了一塊雞蛋餅,有些無奈地說道。

記月到底是對歌月的離去無法釋懷的,過了一年多了,還是這樣,他不免有些憂心。

這時,店裏又來了一男一女,少年長得可愛,而那少女卻是長了一張讓他們熟悉的臉。

景恆伊最先看到了染璃,此時舒記月正在發呆,倒沒有發現染璃的出現。不過她發現與否只是時間的問題,景恆伊不動聲色的移動了身子,將染璃他們給擋住了。

只要他們不發出奇怪的聲音來,就不會吸引記月的注意力。

景恆伊從來沒有想過染璃會再次出現在他的視線裏,而他最不想讓記月見到的,就是染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