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說完,凌雪薇徑直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剛下車,就看到一個柔弱的女子,對方正是後車的司機。

「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女子態度很好,凌雪薇也不忍心野怪,只能壓下怒火,「叫警察來處理吧。」

說著,她拿出手機準備報警。

但那女人卻是突然出手,將手機搶了過去。

那女人拿著凌雪薇的手機,後退了幾步,惶恐地說道:「能不能……能不能私了,求求你別報警……」

「把手機還給我!」

凌雪薇話語中已然帶了幾分寒意!

最後,兩人竟然當街吵了起來!

凌雪薇用盡全身力氣,終於將手機搶了回來!

正想報警,她心裡突然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

她下意識地朝車裡看去!

車裡,空空如也!

「瑤瑤!」

凌雪薇衝到車子旁邊,怎麼也找不到瑤瑤的身影!

瞬間,她就明白了一切!

她扭頭看向肇事女子,只見對方一改之前柔弱的模樣,神色冷冽,嘴角還掛著戲謔的笑容。

眨眼間,那女人已經沖回了車裡,猛地踩下油門,直接闖了出去!

這一刻,凌雪薇只覺得自己心底發寒!

她顫抖著撥通了葉臨天的電話!

「喂,雪薇,怎麼了,你不是送瑤瑤去幼兒園了嗎?」

聽到葉臨天帶著笑意的聲音,凌雪薇的眼淚直接掉了下來!

「瑤瑤她……她不見了!」

說完,凌雪薇眼前一黑,直接倒在了地上!

「雪薇……雪薇……」

電話另一邊的葉臨天心頭一顫,身上瞬間迸射出駭人的氣息!

這些人,他向來無所畏懼!

但家人,是他唯一的軟肋!

葉臨天快速撥通一個電話!

很快,一道黑影出現在他的面前!

「五分鐘之內,查到夫人的位置,還有調取監控,我要知道,是誰不怕死地動了我的女兒!」

說著,葉臨天身上爆發出滔天的殺意!

手下恭敬地應了一聲,身影驟然消失!

。 她本以為自己不會動心,可是今天她再也沒辦法自欺欺人了,因為蘇葉不得不承認她對慕容是有了好感了。

而且那好感竟是潛移默化的影響著她,讓她的心,她的眼都是不由自主的圍在慕容的身上。

可是又想到,慕容之前對自己的好全都是因為原主,而不是她這抹靈魂,蘇葉心中就是煩躁得不行。

她也很想說服自己,她現在已經與原主融為一體了,她就是原主,原主就是她,所以原主的一切不管好壞她都得接受。

她接受了原主的家庭,接受了原主的現狀,可是她卻發現,她沒辦法淡然的接受慕容的喜歡。

因為蘇葉清楚的知道,他對慕容的這一份感情是來自她自己,而不是原主的影響。

可慕容對她的喜歡,一定是因為原主,因為慕容並不知道原主已經非原主了,而且不只是慕容,其他人定是都不知道的,因為她失憶了,有變化很正常。

一想到這個蘇葉心中就是很彆扭,心中就像是有一根刺,扎得她難受。

想到剛剛自己在院子里對慕容賭氣說的話,蘇葉就更煩躁了,那完全是因為情緒作祟而說出口的,可卻也是實話。

當時說了之後她就後悔了,可是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

不知道慕容聽了他的話之後會不會多想,也不知道慕容是否會懷疑自己,想來想去,蘇葉覺得自己的腦子都快要不夠用了,快要炸開了。

「叩叩叩~」突然響起的敲門聲讓蘇葉一愣,隨即出聲。「是誰。」

「娘子,是我,能開一下門嗎。」門外響起慕容的聲音。

「有什麼事嗎。」蘇葉並不打算開門,而是隔著門對著門外的慕容問道。

「娘子,我覺得我們是時候該好好的談一談了。」門外慕容的聲音很是平靜,平靜得聽不出絲毫的情緒,但是卻莫名的讓蘇葉心靜。

蘇葉想了想,不知道慕容想要與她談什麼,不過能談一談總比她一個人煩憂來得好。「好吧。」

蘇葉打開了門,慕容跨步進來后,神使鬼差的蘇葉竟是又把門給關上了。

此時的慕容已經往裡走去。

或許是因為關上了門,蘇葉又正好背對著門外,所以亮光從門縫裡照射進來讓蘇葉的視線產生了逆光。

所以此時的蘇葉看向慕容時,發現因為逆光她竟是看不清了慕容的容顏,有些模糊,但也因為這一份模糊,讓蘇葉有種身處於童話世界的奇妙之中,慕容就像是那踩踏逆光而來的騎士,而她則是等待騎士救援的公主。此刻她的心竟是抑制不住的跳動了起來。

「娘子。」還是慕容的叫喚把蘇葉從幻想中給拉了出來。

「嗯,說吧,你想談什麼。」蘇葉正了正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顯得太過暴躁,向慕容走過去輕聲的問道。

此時蘇葉換了個方向,不在逆光,也能清楚地看到慕容那帥氣的面容了。

不得不承認,慕容長得真的睡很帥,不是柔美的那種,而是一種很有擴張之力的帥氣,很有力量,很是吸引人,讓人看了都會忍不住的陷入其中。

蘇葉也終於能體會到,為什麼那些女人看到了慕容的容顏都會那麼的痴迷了,因為此刻,她竟是也有了一瞬間的痴迷。。 「媽,您放心,以後霍霆均對於我來說,是我丈夫的侄子,也是我倆個孩子的堂哥,我會把握好分寸的。」

顧汐的話說到這份上了,黃月蓉算是明白了她的心思。

而門外的霍辰燁又何嘗聽不懂?

顧汐這是間接承認了,她的內心在乎霍霆均,如果那種感覺,又豈會在乎?

一股翻江倒海的醋意侵襲他的內心,使得他不自覺地握緊了門把。

霍辰燁抿住唇,後退幾步,悄然地轉身而去。

而房門內,黃月蓉知道女兒主意已決,也不再多話:「小汐,不管你怎樣選擇,媽媽希望你幸福。」

她輕輕拍著女兒的手背,滿眼的慈愛。

顧汐頜首:「媽,我會的幸福的。」

轉念之間,黃月蓉又想到一件事:「小汐,剛才的那位華嫂,你熟悉她嗎?」

顧汐:「不太熟,她是老太太五年多前雇回來的管家,怎麼了?你認識她嗎?」

「沒怎麼,就是覺得她有點眼熟,長得像我認識的一位故人而已。」

顧汐說:「聽說她無兒無女,也沒有丈夫家人,身世挺可憐的,跟老太太也投契,人品還不錯。」

無兒無女……

這個身份訊息跟她的那位故人,也對不上號。

「媽,您的哪位故人叫什麼名字?我認識嗎?」

黃月蓉淡笑着搖頭:「你不認識,是媽媽幾十年前的一位朋友,可能人有相似罷了,那位朋友她有女兒也有丈夫,再怎麼也不會孤苦伶仃的。」

她嘴裏這樣說,但心裏仍存着疑惑。

但願這個華嫂並不是那個女人,否則她隱藏身份在霍宅當管家,也不知道到底打了什麼主意。

女兒和小外孫們都會有危險。

今夜的霍家一片其樂融融,霍老太太設了宴歡待黃月蓉。

飯後一家人喝茶聊天,華嫂趁著這個時候,上了樓,給顧夢發信息。

她將黃月蓉提前到了北城,住進霍家,並且差點認出自己來的事情告訴了女兒。

當時霍辰燁只給她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後,她要無條件地離開霍家,否則就將她的身份告訴霍老太太。

但現在黃月蓉的到來,卻分分鐘讓這個危機爆發。

岑麗華感覺能呆在霍家幫女兒做事的時間並不多了。

這邊廂,顧夢盯住信息里的內容,煩躁地把手機扔到桌面上。

昨天晚上她原本想把霍霆均灌醉,坐實關係,然而,霍霆均最後根本就沒有出現。

在岑麗華的口中得知,霍霆均昨晚沒有去赴她的約,是因為他親自把試婚紗的顧汐送回家裏,倆個人之間的氣氛十分微妙。

顧夢妒恨得發狂,一整晚都睡不着。

今天早上,霍霆均托徐聘送來一條價值不菲的寶石項鏈,作為對她的補償。

這個取悅的行為,像是有心,卻又像是敷衍。

因為顧夢知道,霍霆均最不缺的就是錢。

他願意給她花錢,但是他並不把她放在心上,否則也不會複合之後,完全不打算公佈他們的關係!

黃月蓉的到來,讓顧夢更加心急如焚。

她不能再坐以待斃,必須要找個機會,將「霍霆均女人」這個位置坐穩。

顧夢和岑麗華商量了一下,決定先做一場戲瞞過黃月蓉,不能讓岑麗華是她母親這件事被黃月蓉飾破,要不然霍老太太知道自己被騙了那麼多年,將來一定不會讓她再進霍家大門的。

顧夢看着面前這條寶石項鏈,尋思良久,心裏生出一條倆全其美的計謀。

翌日,她開車往霍宅駛去。

遠遠地見到霍家前院外高聳的鐵柵外,站着一抹高挑俏麗的身影。

或許是這個人的氣質太過出眾,所以顧夢一眼便認出了她來。

她一腳踩住了剎車,靜悄悄地把車子停在公路邊,偷偷觀察對方的一舉一動。。 一炮將它給轟爛了,要知道在托尼屎大顆心中,他父母的死亡是他的一生之痛,在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

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史蒂夫羅傑斯的好基友巴基巴恩斯,為此,在劇情當中他們還爆發了漫威大事件之一的內戰。

只不過他們看到葉清揚的時候,卻全都愣住了,葉清揚正在抽煙!

居然神情十分的享受,好像完全沒有聽這個機器在說什麼,之間葉清揚美美的抽了一口嘴裡的香煙,然後輕輕的一吐,一連串的眼圈就像是甜甜圈一樣慢慢的擴散。

然後,他察覺到了空氣的安靜,就連那個鬼機器也停止了講述。

整間密室裡面只有那些存儲器在嗡嗡嗡的轉動。

「你們看我干甚?」

葉清揚突然被兩人注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怎麼,左拉博士的廢話還沒有講完?」

他看了看錶,都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從他們進來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

隨後他轉頭看向攝像頭,不滿的說道

「我說左拉博士,你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別耽誤了我下班時間,你知不知道我一分鐘幾十萬美金上下,我看到地上有一塊錢美金我都不會彎腰去撿,因為在我彎腰的這個時間,我都已經能夠掙1000美金了。」

「呃——托尼,這裡有你父親車禍去世的線索,你不過來看看嗎?」

到底是他的長輩,史蒂夫羅傑斯本著關愛後生的心態說道。

「?」

葉清揚眉頭微皺,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竟然發出啪啪啪的鋼鐵撞擊聲,他忘了自己還穿著鋼鐵地獄火。

走到電腦跟前,確實是自己那死鬼老爸霍華德斯塔克出車禍的那個新聞,隨後他痛心疾首的說道

「我和九頭蛇不共戴天!」

他大喊了一聲,雙手高高舉起,好像炸碉堡的英勇猛士,然後他轉過身,看著希爾和史蒂夫羅傑斯說道

「你們覺得我剛剛的氣勢怎麼樣,有沒有表現出那種悲痛中帶著憤怒,憤怒中帶著決勝的感情?」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